201208040524鬼打架的「悲愴」

 

這幾天忙著準備今天機關首長交接相關事宜,昨天卻來個「颱風假」攪和使得這種絕對不能出錯的儀典變數增加,壓力自然不小……餐會完畢原本應該輕鬆的心情卻未能因此抒解,於是直奔球場廝殺期盼劇烈運動能夠提振情緒……唉,還是悶悶的,要是能夠解決的話也就不會有這篇文章了

 

於是我想再用「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方式---聆賞柴可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悲愴」。以前我會選擇穆拉文斯基/列寧格勒愛樂或是卡拉揚/柏林愛樂的版本,通常在我聽完「悲愴」之後應該是全身的細胞都分解癱掉,來個「悲到底就成美」。可是因為整理屋子的關係大多數的書籍與CD都已裝箱,現在只能冒險聆聽柴利比達克/慕尼黑愛樂的版本……在音樂進行的同時我開始有些憤怒了,這個柴利比達克到底是哪裡有問題啊?慢吞吞的速度讓所有的fu都沒了(真不是普通的慢,容我另文稟報),若不是柴兄的布魯克納夠經典的話這套CD我一定拿去填海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