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71414我看電影悲慘世界

 

人類最高尚的情操就是為他人犧牲,這應是「悲慘世界」感動人心的原因。電影悲慘世界雖不若原著小說那般動人心弦,但藉由優美的旋律與演員們精湛的演技也賺了不少的眼淚,雖然大家都很熟悉這個故事了。

 

看著電影的革命場景我腦中浮現一些「巴黎公社」成員站在臨時堆砌的工事前的照片(巴黎公社革命比「悲慘世界」晚了幾年),羅蘭巴特在「明室攝影札記」以這些照片為極端的例子為「被攝者」做哲學思考,影像為被攝者製造了另外一個影像,轉變過程相當劇烈……以報導攝影的功能來說「只要社會存在不公不義的一天報導⋯⋯攝影就有存在的價值」(黃建亮)。這些在碉堡前得意的照片原來的只是要記錄烈士的影像,宣揚巴黎公社的崇高理念,卻沒想到卻成為提耶爾(Thiers)政權警察事後按圖抓人的線索,公社成員幾乎全遭到槍決……電影進行中我腦中一再浮現巴黎公社以及從前咱們革命先烈的照片,這些徹頭徹尾浪漫的年輕人明知寡不敵眾生機渺茫,卻仍以生命「喚起民眾」此事題外話了……

 

悲慘世界一點都不迂腐,也不俗氣,看著幾乎滿座的戲院大家一起為熟悉的故事感動著我相信好人是佔多數的,咱們會愈來愈好的^^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