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10733我的第五大小提琴協奏曲

 

 這是我剛得到的經典錄音---蕭士塔科維奇題獻給歐依斯特拉夫的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也是我心目中的第五大小提琴協奏曲。我想若不是村上村樹的關係恐怕連平常有順順的聽古典音樂習慣的朋友都不太熟悉蕭士塔科維奇。

 

 

蕭士塔科維奇與大歐是好朋友,兩個人都經歷了十月革命、世界大戰的生靈塗炭與政治鬥爭等,在此背景蘇俄藝術領域產生類似的動盪和緊張表現為各種各樣的激進試驗。藝術家們親眼見到了人類野蠻的殺戮、經濟蕭條的衝擊,許多作品中自然強烈反映出這時代的不安及血腥殘酷的一面。這樣的作品,如何欣賞?美嗎?跟朋友們分享以下這句話(王小慧說的)

 

藝術中的「真」是最重要的,而藝術中的「美」,可能是生活中的「醜」。

 

我一直不相信音樂出版品的「血統主義」,演奏家屬於哪個族裔就比較適合詮釋那個樂派的作品,個人以為這多是唱片公司炒作的題材,可這份「純粹」的錄音卻是血統主義的極端例子,不可能再有如此深厚內斂張力十足的詮釋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