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22132提芭第的蝴蝶夫人

 

二月份才聽了「安赫麗絲」版的蝴蝶夫人後昨天又再聽了「提芭蒂」版的,短短不到半年聽了兩種不同版本的蝴蝶夫人,若將去年728日國家戲劇院上演的大戲及普兄其他的歌劇一起算的話,這個階段我對蝴蝶夫人或說對普契尼的需求非常高的。

 

雖說歌劇是歌唱、管弦樂為主體並融匯戲劇、舞臺設計、文學甚至哲學等精粹,可我一向只喜歡「聽」CDLP而不喜歡DVD,歌劇要「看」的話我只到劇院。歌劇用「看」的總覺得是干擾(劇院除外),想像空間受到侷限。胖大女高音唱秋秋桑(蝴蝶夫人),怎麼「看」怎麼不對,可這角色沒足夠演唱經驗、人生歷練與體力是唱不來的,十五歲的角色,非有些年紀與身材厚實的女高音才唱得好。所以「聽」歌劇相對來說就實際多了,蝴蝶夫人我就有安赫麗絲、提芭第、弗瑞妮等最佳選擇。又如威爾第的「阿伊達」裡頭楚楚可憐的小丫環柳兒,這個的角色非得卡芭葉這個胖大女高音才唱得好,那個弱音就卡芭葉最正點,這類的「視覺障礙」只是我不喜歡「看」歌劇的原因,非外貌協會的樂友或許沒有這個困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