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336第4堂 唯獨聖經 (逐字稿)

基庫尤語翻譯翻譯社

羅光喜老師上課的逐字稿

啟示錄差一點點不是聖經,奧古斯丁硬是給它支撐下去,才釀成聖經。這個聖經本來各人都不太一樣,有的讀希臘文、希伯來文、敘利亞文等等,但是也不知道哪幾本要做聖經,舊約要讀還是不要讀,了局泛起一小我,Marcion,他就出來喊一句話,舊約聖經掃數都不用讀,只能讀新約,福音書只讀路加就好,馬太馬可約翰不太像是耶穌的徒弟寫的,不太有崇奉,他感覺保羅的手劄,要緊的幾封信要讀,剩下的都不消讀,固然,啟示錄更不用講,不行以讀翻譯本來沒事,人人都讀本身的聖經,人人互相紛歧樣,保羅的信,正本人人都輪番拿來拿去讀,那如今有小我俄然說只能讀那些,就產生其他地方的人在檢討這些是,如許弄來弄去,差不多到主後三百年,最先開大公會議,給與聖經,回收舊約成為聖經,新約也接納哪幾本成為聖經,或者最後一本是啟示錄。

Origen,一生在研究聖經,他馬太讀一讀就照馬太的經文去做,本身閹,事送上帝如許。

是以正典的過程必然要講到長老教會的崇奉廣告,因為萬國翻譯公司們用這個聖經做為豎立信仰的原則,但這裡也有一些空間跟無奈,聖經要做為崇奉跟生活的準則,是要憑據哪一本啊?此刻和合本都還沒讀熱,新編的和合本出來了,本年年頭出來的,當然,中華福音神學院的院長率團把這聖經丟到垃圾桶,我是要說,既然他要丟到垃圾桶,怎麼不裝箱送來台南神學院(哈哈哈),因為我們台南神學院讀聖經沒有在讀一本的,我們都讀希臘文、希伯來文,讀越多本越好,包括上帝教的聖經我們有時候也要讀,才能有設施跟人做朋友啦,也包括白話字,巴克禮,我們第一任的院長,台南神學院是台灣唯一的神學院有翻譯聖經,獨一的神學院叫做台南神學院,萬國翻譯公司們有出白話字聖經,show一下,阿,新的,那就不要拆了。

說話有良多種
(上一堂說過,不再反複)翻譯希伯來文又分成兩派,遭到地方影響,在德國以東的,叫做Ashkenazi,法國荷蘭西班牙這邊的,稱為Zarphatic,東歐是對照接近德國系統的Yiddish這種希伯來文。

就舊約來說,在這每本,差不多就是阿誰區域、教區的信仰,若相互沒有連系、沒有組織,公同的教會的時辰,相互之間差不多釀成分歧教派,所以分歧教派在很早之前就有了,特別撒瑪利亞五經,跟猶太人不和,本身一個教派,死海經典也是一教派,他跟處所集會所、禮堂又紛歧樣。所以信仰跟生活的準則,是聖經,包括對天主的熟悉,憑據聖經翻譯若你無法從聖經應證誰人天主的顯現,多是什麼就沒人知道,所以這個部門是很主要的。

在這種情形,新鮮,為什麼耶穌蹲在牆邊,牧師對她說,照聖經記錄,耶穌在來會身騎白馬閃電在旁邊,那妳的耶穌怎麼蹲在腳邊?跟聖經紛歧樣,所以那是撒旦啦。我們長老教會的崇奉廣告明文劃定我們的信仰,是說,聖經是天主所啟示的,記載祂的救贖,做我們崇奉和生涯的準則翻譯信仰和生活的準則是憑據聖經,對天主的熟悉也是按照聖經,但是你若是要用你的眠夢,或是翻譯公司昨天看到耶穌蹲在牆邊,用這來跟牧師講,有的牧師很不客氣啦,我曾遇到一個牧師,在跟牧師開講,有一個女孩子跑過來,就說牧師牧師,萬國翻譯公司昨天看到耶穌蹲在牆邊,牧師就對她喊一句,撒旦退去(全班笑),這女孩子差點號啕大哭,有人說耶穌蹲在樹上,就跑到頂樓去卻摔下來,這個異象看起來很有權勢巨子,可是卻也帶來很多危險。萬國翻譯公司是不喜好這樣去跟人家傷害啦,只會說聖經好像不是如許講,我們梗概順順講聖經不是如許講,就能夠啦,阿那個牧師是知道這個女孩子有問題,有幻聽幻覺很強,就一刀射下去,摧毀她既定的信仰,可是是要救她,不是不要她信耶穌啦,是說她的崇奉形態害到她,所以牧師要處置,那翻譯公司是屬靈的對象,固然要這樣。

長老教會用議會軌制,比較接近又回到之前各處所教會代表出來決意工作,對照不喜好有一小我代表耶穌下敕令做诠釋,萬國翻譯公司們今後要很會帶查經班,可是千萬不成以一小我說了就算。但是,萬國翻譯公司們目下當今要想的另外一個問題,是聖經本身是不是夠堅定穩固,可以來做為信仰建立的原則?這是舊約導論可以做一個基本上的了解翻譯我們一方面強調惟獨聖經,另一方面卻也知道聖經不太穩固,又允許一個空間,各教派的信仰不同、會友的崇奉不同,這要可以或許接受。這種景象不是此刻才有,在古代就已產生,萬國翻譯公司們目下當今看到舊約聖經的抄本,要緊的有這幾項,然則就已這麼多樣,互相之間又有些不一樣。

那我們處置一個問題是說,惟獨聖經是很要緊、崇奉建樹的原則,沒有建立在神秘的事情,也沒有建樹在人的身上,你的信仰只能建立在聖經上面,這是宗教改造領出來的一條路。差不多在一千五百年前到兩千年前,我們可以拿到的聖經,自己就已經不太穩定,互相之間已經不太一樣翻譯舊約聖經自己,有一些穩固,這我們要去采用。加爾文到最後也沒有法子,也說要有聖神的扶助來領會聖經,而經由過程議會軌制,是大師可以或許相互查經討論,來尋求真谛,也沒有把真谛羁絆在某種了解上面、某種聖經注釋或某種經本上面翻譯固然加爾文特別很是厲害,他已有設施讀希臘文、希伯來文,連英語也很利害。

所以基督教依靠下階層來插手,這是很要緊的根蒂根基。

聖經本來是人人讀哪一本隨人啦,因為禮拜本來都在墳墓裡面,羅馬帝國要殺基督徒,基督教不是國家立定的宗教,是地下的,都下階級的,奴隸、跑路的啦,獲得教會的接納,那教會也很懼怕,你到處去會見,若是要找教會,就要會秘密號碼,隱秘記號翻譯羅馬帝國也想要沖破教會系統,要來抓你,最少在主後三百年之前,有幾個時代很嚴厲,所以你要用機密記號,一隻魚,你到一個處所,就要去菜市場,你要去找魚店,到魚店,你就沾水畫,那魚店的人會補上一劃,變如許,接著你再畫,他又補上,成心思喔,那最後就是畫成耶穌基督天主的子救主,這樣他就知道翻譯公司是兄弟或是姊妹,帶翻譯公司去教會,否則你也要會畫車輪,你畫一個圓,他加上一劃,你再補上一劃,將如許下去,釀成一個輪子,啊這個輪子也是魚,對輪子是如許看耶穌基督天主的子救主,這在以弗所最多,大家都畫在地上,這裡一個車輪,那裡一個車輪,基督徒在以弗所不少,可是百分之25的人是奴才啦,去給羅馬帝國變成奴才。

其他的聖經修編我是感覺我們管不著,然則聖經公會要修訂白話字聖經,固然說是長老教會有組一組出去,可是裡面沒有什麼聖經人材,萬國翻譯公司是對照耽憂啦,啊這白話字聖經要修訂,翻譯公司應當要玉山神學院、台灣神學院、台南神學院的聖經學者,一排出去,也才差不多,但現在又強制我們用,如今新聖詩後面的啟應文就是新翻譯的,但這翻譯到某一種程度,唉,翻譯的准確度又到什麼水平呢?因為看的人不是得到聖經學博士的人,我是對照耽憂啦翻譯

東正教認為本身最正統,因為不曾被消滅過。

正典的過程,很早就有,列王下就說有找到約書(這段重複上一堂,省略不打),那時刻說律法書不見得都是法律,有出埃及的故事,在曠野的故事,飄流的故事,其實Torah,應當翻譯做教誨的書,應當會比力好,等於此刻的聖經,是很初期的聖經,主後90年才是現在看到的舊約聖經翻譯大公會議,各地方教會把正本是散開,後來君士坦丁以後,基督教合法,甚至釀成國家教會,羅馬帝國真的被基督教征服了,可是不幸的,是起頭腐化,出了良多工作,也差一點被回教覆滅(重複上一堂,不贅述)。大公會議上次講過,聖經配合遵守,教會同一,主耶穌基督的徒弟出去傳福音,各地方的教會跟教派,後來有大公會議,教會同一,宗教改革又分裂,這割裂又更加淒慘,此刻基督教會許多教派,是如許來的,又恢復初代教會散開的景遇。所以根基上,崇奉上有個平台,可以或許對話,是按照聖經。你若是神蹟、眠夢,那種的器材就沒辦法。

長老教會不好歸欠好,但唯獨聖經,人人開會,根據聖經,人人拿出來辯論,你若聖經不熟,诠釋輸人,那就要克服。唯獨聖經,方才好在那個時代,在後來的時代又方才好能解決兩個問題,一個是說,用人來解釋信仰、把持崇奉的錯誤謬誤可以獲得處哩,所以宗教改革以後,牧師的權益不大,你要開小會、長執會,牧師會被人開除啦,牧師也要降服在很多工具,你的謝禮是劃定出來的,不是本身要如何就如何。

Tyndale被吊身後,又被焚屍。但如果沒有這兩個,英語版的King James,詹姆士欽定本就沒有門徑出來,KJV跑不出來,那ASV,美洲標準本就沒有,在這本之前有RV,那本是和合本首要的參考本。宗教鼎新,一起頭不是在民間,馬丁路德是修士也是個博士,他感覺主教沒有照聖經,所以才有宗教改造出來翻譯翻譯聖經加倍異端,要判死刑,然則Wyclif太利害,比及身後才鞭屍啦翻譯而今有聖經可讀,這麼遍及平時,都要感謝這麼多人的犧牲啦。

乃至在星期,會將主教的腳或手親一下,這是敬虔,敬虔是很好啦,宗教改革今後,這些步驟都刪除去。大部份在那時辰,能讀書的沒幾個,能讀到聖經的更沒幾個,聖經要用鐵鍊鍊起來,神聖的話常人不能讀,只有主教讀。

這聖經最早翻譯的,是Wyclif,聖經是普通不克不及讀的啦,你要執事從裡面扛出來,主教拿起來親一下,讀一讀,合起來,親一下,再請執事扛進去,古早時候,很工夫的時辰會如許。

萬國翻譯公司們今朝又有良多教會在強調牧者的權益,這要很當心,甚至要歸去主教制,你這個會友我不喜歡我把你趕走,這個教會是我喜歡的會友我才來,如許就都壞了了。乃至耶穌都有個徒弟把他出賣,如今的牧師有會友要把他出賣的,我看很少,因為我們此刻牧師要做的工作,很多跟耶穌分歧(),這也要很小心翻譯權柄沒有創立在職分上面,而牧師要受到會友的尊重,是若何在崇奉、聖經或是建造上面,可以受人尊敬,這是很要緊。乃至你做得很好卻被人趕走,你也要接管這樣的成果,但萬萬不成以為了要在一個處所而趕會友,如許就回到宗教改造的時辰了。

第4堂 惟獨聖經 (逐字稿)

Origen,這小我很要緊,他編一個六經合編,將六本的聖經放在一路,將不異與不相同的都列出來,從創世記第一章第一節就起頭出問題了,說源開端,那這個源開端有定冠詞嗎?有定冠詞就是起頭就那一個罷了,一般希伯來文沒有定冠詞,berasikbarasik(音譯,希伯來文我不會打),翻譯釀成in a beginning  in the beginning,如有定冠詞,那不得了,這個開端;可是若是in a beginning,在一個起頭,到底天主有幾個開端?到一個水平就會成為一個問題翻譯那他將這六本都放在一路,萬國翻譯公司們要感激這小我,若不是這小我,萬國翻譯公司在看,我們古代的聖經一堆都沒得讀,他將希伯來文、希臘文,要緊的經本都放在一起,固然,萬國翻譯公司們目下當今拿到的,是五百年後、六百年後乃至一千年後的斷卷殘篇,沒門徑拿到他本來編的那一本,雖然是如許,最少有證聽說,那個時期有如許的聖經翻譯

在這裡,我們最少可以看到,古代的經本,包括文字都分歧,希伯來文、希臘文、亞蘭文等等,都是古代很重要的經本。

白話字已很白話字話。和合本有兩個版,上帝版跟神版,就是那時候有兩派不和,一個說那不知道什麼意思一個說那是道教的用字,可是在那前一本更慘痛,溟溟上帝玄之又玄,很像大秦景教風行中國碑的那個用法,其實和合本已將翻譯的用詞修整得很好,但是翻譯公司會發現為了傳福音,會盡可能接近中國的某一個宗教,特殊是道教,對照民間化,所以翻譯公司會發現用字很多都是從道教文字拉出來用,到如今天主啦、神啦,還都是道教的東西,是否是能翻成伊羅欣或是歇歐思,這是翻譯上的無奈,但是也有它的優點,因為翻譯成這樣,常人才會知道說,喔~翻譯公司說的就是天主,然則現在用天主、神,已很平凡,但誰人時期,每一個用詞,都是要很大的思慮跟決意,都要乞求聖神的率領,否則不知道若何再翻譯下去翻譯我們休息一下,等一下再繼續。

和合本翻譯了30年,從清朝的時刻起頭翻譯,碰到耶和華屠龍就翻譯成耶和華殺大魚()。有問題上課問。

一方面為什麼要喊出這樣的口號?一方面惟獨聖經是真正嗎?主要的對象是針對誰?(同學:異端)那時異端喊來喊去啦,固然宗教改革說教宗那兒是異端,教宗那邊說宗教改革異端翻譯上帝教的注釋有他的立場,但首要是"罪的赦宥"需要付錢嗎?拿一張票據,先人都包括在裡面。第一代的宗教改革家,恩賜很好,寫聖經註解,馬丁路德、加爾文都有翻譯

一旦付錢今後,耶穌基督所有的替贖要放在哪裡?基督教依上帝教來講是迷失的羊群啦,從上帝教分出來的。惟獨聖經是要打破流弊啦,不要讓牧師或主教、教皇來決議翻譯公司的崇奉翻譯所以惟獨聖經是說崇奉件立的原則是憑據聖經,可是宗教改造不久以後卻進入了靈恩活動。但其實一入手下手馬丁路德等等都是神父阿,還有在上帝教內是博士級的。

但到了第二代第三代,品質就壞去了,跑去靈恩活動,靈恩運動的問題是,要獲得信仰的權勢巨子權益,是通過異象、神蹟、出格的恩賜、講方言啦,跟別人不一樣,又不是聖經可以诠釋的,這樣才有才調能否決有才調解釋聖經的,所以沒才調解釋聖經得跟有才調整釋聖經的,就衝突在一起,靈恩活動差不多每個時代城市鼓起一陣子,後來又崩下去,崩下去是說,要強調"呼呼呼呼"或是什麼的(),一定會有人比翻譯公司更利害,他如果比你更強,就會把翻譯公司拉下去。

靈恩運動不安定,所以第一波第二波第三波,此刻在喊第四波,否則你能怎麼樣?靈恩活動的帶領不安定。

以下內文出自: http://blog.roodo.com/gentle_whisper/archives/17106115.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萬國翻譯公司02-23690931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