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01420畢旅

我真的不想再聽他廢話了

自我有意識開始,耳熟門祥的氣話往往都是那一句

多少次明知道無畏還是傻傻的去跟他辯

但最終還是沒用......

 

畢旅

事實上,這應該是一個很開心的旅程,小學生活最難忘的幾個小時

可以與自己的好朋友創造最經典的回憶的地方

可以和好朋友一起尖叫、一同玩樂的美妙勝地

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一同享受那份樂趣的同時

我卻不能共享

更可悲的, 第二天竟然是我的生日

看那炫麗的遊樂設施世界

能親自體驗當然再開心不過了

但一切都是我的想像

卻不能親身體驗、親自享受.....

這應該算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飯店。

但是在那一天,在那個房間

有一場悲劇要發生:

她們並沒有要睡同......

 

再那一天,我不能實行我的職責......

對她感到愧疚

 

到後來我才發覺

其實我最痛恨的

不是不給我去畢旅的那個自稱是我父親的男人

而是不能陪伴我的她......

但是,我卻承諾過......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無法癒合的傷痛

無法消滅的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