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72047動人的忘年之交~女人香(Scent of a Woman)

 

很妙,1992年問世的"女人香",即將邁入20年.這期間反覆觀賞不下數十次,一部電影不會因為隨著時間改變內容,但觀賞者會因歲數的增長而對電影有更深刻的感受.記得當初首輪上映就前往電影院,雖然很喜歡這部電影,卻談不上能充分理解句中台詞的意涵,而今每一次觀賞都有新的體驗,這就是經典電影的迷人之處.

查理靠著獎學金離鄉背井遠從奧瑞岡州前往波士頓就學,與其他博德學生不同的是,眾多的同學正安排著感恩節要到哪度假或團聚,他卻只能尋找打工的機會以賺取耶誕節回家的機票錢。而查理找到一個感恩節期間照顧老人的工作,便前往一試。由於雇主蘿絲要回紐約夫家團聚,而蘿絲的舅舅法蘭克卻不想一起去,因此照顧法蘭克就是查理這感恩節的任務。初見法蘭克是一位怪裡怪氣的老人,使喚查理大吼大叫,更讓查理無法掌握他的脾氣。重點是...法蘭克是盲人,但聽覺及嗅覺卻是如雷達般靈敏。法蘭克的言行讓查理極為困惑,跑去向蘿絲請辭。但因為來應徵的只有查理,蘿絲懇求查理接下這個工作。夜晚在學校兼任圖書管理員的查理遇到同學喬治借書,兩人在返回時看不遠處有兩三個學生鬼鬼祟祟拿著長梯,彷彿是在路燈上設什麼機關似的。此時杭賽克教授從兩人後方出現,隱約也看到有鬼鬼祟祟的學生,喬治儘可能把杭賽克教授打發走開,因為那三位同學正是與自己同一掛的"公子哥"。

隔日早上舍監開著新的積架房車來上班,停好車後聽到學校廣播有人正諷刺的他能開積架房車是奉承巴結學校董事會的獎賞,舍監回頭後汽車的正上方有個黃色的大氣球懸吊在路燈上,舍監試著把氣球刺破,沒破還好,刺破了弄得滿身都是白色油漆。由於杭賽克教授指稱查理與喬治應該知道是哪幾位惡作劇的同學搞的鬼,及招見兩人去問話,兩人都矢口否認知情。舍監把痞子調調的喬治支開,希望從老實的查理身上可以得知一些線索,並用代查理申請名校為條件誘使查理供出這些學生,要查理好好考慮,打算在假期結束招開公聽會,揪出兇手。另一方面假期開始,查理開始照顧法蘭克,在蘿絲後腳一踏出前往紐約之際,法蘭克命令查理開始整理行李,要帶著查理出遠門。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查理極力阻止,但法蘭克已經安排好兩人的行程,搭頭等艙前往萬象之都~~紐約。

即使登記入住了世界知名的華道夫飯店,查理還是不能釋懷自己會何會在紐約。法蘭克告訴查理來意,他要喝最好的美酒、住最好的飯店、去他以前風光時期常去的場所、召最好的妓女,最後一槍轟爆自己的頭。查理以為法蘭克是在開玩笑,但法蘭說話卻一點也不像玩笑。查理去電詢問度假中的喬治,問學校惹上麻煩的對策,喬治要他完全否認,甚至連自己的父母親都不得透漏。法蘭克帶著查理去拜訪住在紐約近郊的大哥,豈知一進門所有人臉色沉重,似乎不是很歡迎法蘭克。在一同共享感恩節大餐時,法蘭克開口閉口都語帶顏色,最後惹惱侄子蘭迪。蘭迪向查理解釋法蘭克酒後失態在軍中引爆導致失明,藉此在查理面前羞辱法蘭克,法蘭克依然面帶微笑應對,孰知蘭迪無意語帶輕蔑稱呼查理為"查查",惹惱法蘭克將蘭迪押按至牆上鎖喉,最後不歡而散。

法蘭克在飯店房內分解及組合點四五配槍,要求查理幫他計時。然而查理卻格外緊張,要求法蘭卡把槍交出來,否則將去電給蘿絲。法蘭克反應極快搶走查理手上的字條吞了下去,查理只能以要返回學校要脅,最後法蘭克妥協,將彈匣交給查理。兩人前往另一家高級餐廳,法蘭克與查理遇見一位美麗的女子,法蘭克邀請女子共舞探戈,原先女子因舞技差拒絕,經過法蘭克妙語如珠般的請求,女子決定一試,在法蘭克的領步下女子感受到探戈的美妙,對法蘭克散發出來的魅力更是傾心不已,只因該男友來接她離去,留下遺憾的法蘭克與查理。法蘭克與高級妓女共度良宵,查理在車上打電話給喬治,豈知喬治已將學校的事告訴父親,希望父親以校友及學校贊助者的身分幫他解圍。

這天早上法蘭克睡到下午,查理發現醒後的法蘭克無精打采,查理提及喬治求助於父親一事,法蘭克警告查理說喬治會因此出賣查理。而原先法蘭克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待在飯店睡一天,當查理提到兜風,法蘭克眼睛一亮。來到法拉利的經銷商,老業務員因查理過於年輕,法蘭克又是盲人,說什麼也不想借他們試車,然而法蘭克靠三寸不爛之舌,更塞了兩千元美金給號稱"老黑爵"的業務員順利借出法拉利。查理載著滿面愁容的法蘭克奔馳在紐約街頭,最後換法蘭克親試這部世界的頂級工藝,法蘭克卻在查理意料之外越開越快,令查理直冒冷汗,直至超速被交警攔下。法蘭克巧妙的眼神與應對騙過交警,或許美國人對軍人是保有相當程度上的尊敬。回到飯店精神萎靡的法蘭克要查理去買酒與雪茄,查理至飯店大廳時發覺有異,折返房間時發現法蘭克正持著手槍,準備自殺。查理極力阻止用盡一切的安撫話語,稱讚法蘭克的舞技與開法拉利的技術,法蘭克才冷靜下來。因班機錯失,法蘭克指示司機曼尼直接開回波士頓。查理在聽證會開始之前到校下車,法蘭克給了他300美元。

聽證會開始,舍監首先問質問喬治,然而法蘭克突然出現在禮堂的入口由曼尼攙扶入場,查理前去迎接把法蘭克安排在自己身邊。舍監忍不住咆嘯問法蘭克的來歷,法蘭克自稱代表查理的父親,舍監沒有理由請法蘭克離開。喬治含糊辯說當天沒有掛戴隱形眼鏡,因此沒有看清楚是誰。但在父親的建議之下,喬治改稱"可能"的哪幾位同學。隨後質問查理,查理不願意透漏,舍監建議評議會直接開除查理,此時法蘭克說話,法蘭克諷刺"博德"對外宣稱"領袖的搖籃",竟是如此黑白不分。一位不受利誘不受威脅的男孩只因不出賣朋友得遭開除的處罰,而為了利益全盤托出的同學卻被學校視為優秀的學生。一波又一波排山倒海對學校的指控,令在場身為評議委員的教授面有難色,現場卻是掌聲如雷,最後評議會宣布查理無須為此事負責。

學校一位美麗的政治學女教授唐依追上正步出禮堂的法蘭克,想與法蘭克聊聊,法蘭克一聞就猜出女教授所擦的香水,令女教授驚喜若狂,深深為眼前的這位紳士著迷。禮車開至法蘭克的住所,法蘭克步出給了曼尼極高的酬勞。法蘭克與查理相約耶誕節再聚聚,查理還沒回應,法蘭克即道再見步入庭院。

 

三區韓版"女人香"選單

女人香 查理在感恩節假期前找尋打工的機會以賺取耶誕節回家過節的機票錢
學校有錢的公子哥們邀查理一起去渡假,查理打工為由拒絕 找到一個看護老人的工作,因雇主要回紐約,老人不願意同行
老人是個眼盲脾氣又暴躁的退役中校軍官法蘭克 查理對於怪老頭有點招架不住
打算放棄這個工作,但雇主蘿絲一再慰留 夜晚那些有錢的學生架設陷阱
被在遠處的喬治和查理看見,同時也遇見杭賽克教授 隔日舍監開學校送的積架汽車來上班,車子上方一個大氣球
舍監刺破上畫有諷刺他拍董事會馬屁圖案的氣球 喬治與查理被叫去問話,舍監要他們供出惡作劇的學生
舍監獨留查理,以為他申請名校作為交換條件,並在假期後開學生聽證會 蘿絲一家子準備出門,前來向舅舅法蘭克道別
蘿絲後腳一出,法蘭克立即準備行李,要帶查理去紐約 兩人坐上頭等艙,查理煩惱纏身根本不想遠行
住進高級的華道夫飯店,打電話訂最高級的餐廳 查理打算返回波斯頓,法蘭克要他吃飽了再走
查理在車上告訴法蘭克在學校遇到的麻煩 橡樹園餐廳一個漢堡要24美元
查理的班機時間被法蘭克騙了,打電話給喬治商討學校的事 法蘭克整裝要帶查理去玩紐約
感恩節法蘭克萊拜訪自己大哥的住所 進來發現氣氛不對,法蘭克似乎不受歡迎
餐桌上言語起爭執,侄子蘭迪一直羞辱法蘭克 蘭迪輕蔑叫查理為"查查",惹火法蘭克
回飯店後查理發現法蘭克竟然帶槍 查理要打電話給蘿絲,電話號碼卻被法蘭克搶走吃掉
兩人到餐廳用餐,法蘭克聞到特殊的香水味,兩人回頭一看是位美女 法蘭克要幫查理牽紅線,聊天後法蘭克邀請美女共舞
法蘭克要查理先把舞池範圍描述一遍 美女對於法蘭克的舞技、幽默和風度傾心不已
最後美女的男伴出現,兩人離去 查理又打給喬治,得知兩人的麻煩喬治求助父親
法蘭克警告說喬治會出賣查理 法蘭克精神萎靡,查理提議去兜風
法蘭克三寸不爛之舌說服車行"租"法拉利給他 查理帶著法蘭克奔馳在紐約街頭
只是讓法蘭克過下小癮,法蘭克卻越開越快 被警察攔下來,法蘭克巧妙騙過年輕的警員
法蘭克在紐約街頭失態,查理緊張不已 法蘭克要查理去買酒和雪茄
查理發現狀況不對立即折返,發現法蘭克正準備自殺 兩人拉扯
查理的一些話讓法蘭克發覺活著還有些許樂趣與價值 查理必須趕回學校處理問題,但班機也沒有了
法蘭克指示紐約僱請的司機曼尼直接開車奔回波斯頓 查理收取法蘭克給他的薪資300美元
臨走前法蘭克要摸一摸查理的臉 聽證會開始,由舍監主持
曼尼卻扶著法蘭克進場 法蘭克等於代表查理的父母出席聽證會
喬治接受老爸的建言,用"可能"的字眼指出惡作劇的同學 查理執意不願說出惡作劇的是誰,舍監火大要求開除查理
惡作劇的三個學生極為緊張 聽完舍監的話,法蘭克發火教訓舍監,甚至教訓整個學校
評議委員會聽完法蘭克的辯解,立即做出決定 查理獲判無罪,不用為此事負責
所有的學生都認同法蘭克為查理的辯解 法蘭克照樣迷倒前來問候的政治學教授
法蘭克給了曼尼很多的酬勞,讓曼尼非常感激 法蘭克回到老家與小孩問好

 

這部韓版的"女人香"與台灣發行的是同一版,由於購買當時台灣號稱已"絕版",遺憾之餘利用韓國網站將近以台幣七百大洋購得。豈知近來台灣德利在環球的片特價片中,又安排了這部片子,而且售價大約三百出頭。所以,美國有DVD絕版這回事,台灣都是騙人的。

艾爾帕西諾在"女人香"裡是飾演一個失明且對人生已經絕望透頂的退役中校法蘭克,藉著查理來照顧他的這個機會,有計畫性的安排查理帶領他到紐約重拾年輕時風光的回憶,待無盡的享受之後,快活一槍轟掉自己的腦袋,結束自己不堪的晚年。然而事與願違,法蘭克從查理身上,找到活下去的另一個春天。說艾爾演技多好太濫情,但是對於詮釋一位看盡人生百態還具備風趣、靈敏、浪漫的特質的盲人紳士,艾爾顯然沒有搞砸了這個難以揣摩的角色。還抱走了當年的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就如同法蘭克遇到查理,艾爾遇到奧斯卡也不再失意。當時艾爾幾乎已從影30年,1993年奧斯卡之前共提名六次,但次次摃龜,是好萊塢著名的摃龜王。而當年艾爾同時入圍了"女人香"的最佳男主角與"大亨遊戲"的最佳男配角,而當典禮最佳男主角出爐報出艾爾的名字時,全場觀眾起立掌聲。

法蘭克有幾個特質,除了親戚比較不諒解他毫無禮貌的對待之外,接觸過他的每一個女人,總是會為他散發出來的紳士魅力搞得小鹿亂撞,一個女人對於一個男人細膩的觀察她,往往就可化解她冰冷的心房。他可以聞出女孩子是塗抹什麼樣的香水或是洗什麼牌子的香皂,也可以感受到查理看見了什麼或是正在做什麼,甚至聽幾句話就可以洞悉一個陌生人在想什麼。就如同他自己形容自己:"這老蝙蝠的雷達不是蓋的,少跟我玩把戲,查理。"(This bat has got sharper radar than the Nautilus. Don't fuck with me, Charlie)當替他量身製作衣服的設計師不小心刺到他,他說:"哇...我喜歡你把我弄痛"(I love you when you hurt me.)法蘭克的智慧與經驗,巧妙運用騙過了不賣啤酒給查理的服務生、賣法拉利的老業務、抓他超速的交警,他非但是把妹的能手,靈敏的老蝙蝠,還是EQ頗高的老狐狸。觀賞"女人香"猶如是在上一堂課,一開始他就有計畫性要帶這一個與他投緣的年輕人去看看這個世界,誠如在飛機上他曾握著查理的手非常感性的跟他說:"查理,給我你的手,此乃你教育的開始"(Charlie? Give me your hand. This is just the start of your education, son.)

如果說,美國總統擁有了全世界,身邊服侍他的人也有了半個世界。哪怕是一個小兵也是跟著吃香的喝辣的。法蘭克曾經是詹森總統的幕僚或許想都沒想過連當個保衛國家的軍人也可以過足所謂的上流生活。然而上帝給他的難堪,並非是隨著詹森下台而結束奢華的日子而已。雙眼失明後黯然退伍,曾經叱吒風雲,如今卻是連走路都要持著拐杖的老人。活在黑暗的絕望,人因此變得暴躁易怒,曾經有多少達官貴人前來巴結奉承,隨著改朝換代全都不見了,查理前來照顧怎看也像是一種偽善的動機。當任何事情都不再那樣美好,計畫死亡成了唯一的念頭,然而死刑犯好歹也要吃一餐最好的,因此決定到紐約再重踏一次曾有美好回憶的步履,然而查理的出現成了現成的可魯。片中法蘭克把人生中的基本所需~食、衣、住、行,全都用最奢華的方式包辦了。這老頭兒一無所有,就是錢最多,吃橡樹園餐廳、穿量身訂做的西裝、住華道夫飯店、坐頭等艙及專人禮車接送。而人生的物質生活再完美,法蘭克還是無法釋懷他對人生的絕望。查理的正直與勇氣,讓他心裡深深地感到敬佩,或許繼續活下去,多了查理這為關心他的朋友,有甚麼不好?

 

法蘭克語錄:

Lt. Col. Frank Slade:
Well, gentlemen, when the shit hits the fan, some guys run and some guys stay. Here's Charlie facin' the fire, and there's George hidin' in big daddy's pocket. And what are you doin'? You're gonna reward George and destroy Charlie. 各位男士們,要知道當大便丟到風扇,有人會溜掉,也有些人會留下來。查理留下來面對烈火,而那位喬治卻躲在老爸的口袋裡。然而你要怎做?表揚喬治卻摧毀查理?
Out of order, I show you out of order. You don't know what out of order is, Mr. Trask. I'd show you, but I'm too old, I'm too tired, I'm too fuckin' blind. If I were the man I was five years ago, I'd take a FLAMETHROWER to this place! Out of order? Who the hell do you think you're talkin' to? I've been around, you know? There was a time I could see. And I have seen. Boys like these, younger than these, their arms torn out, their legs ripped off. But there isn't nothin' like the sight of an amputated spirit. There is no prosthetic for that. You think you're merely sending this splendid foot soldier back home to Oregon with his tail between his legs, but I say you are... executin' his soul! And why? Because he's not a Bairdman. Bairdmen. You hurt this boy, you're gonna be Baird bums, the lot of ya. And Harry, Jimmy, Trent, wherever you are out there, FUCK YOU TOO! 過份?我告訴你啥叫過份。垂斯克先生,我很想示範,但是我又老又累又瞎。如果是在五年前,我會拿火焰槍來這。過份?你以為你是在和誰說話?我看太多了你知道嗎?過去我還看得見,看見比在場還要年輕的男孩,手臂扭斷腳被炸斷,但都不及醜陋的靈魂,因為靈魂沒有義肢。你以為你把這落水狗打回奧瑞岡州而已,但我認為你在處決他的靈魂!怎說?因為他不是博德人。博德人,如果你們傷害了這個男孩,你們就是博德乞丐,全都是。而哈利、吉米、德倫不管你們坐在哪,去你媽的!

法蘭克在聽證會的這一段演說,揭露長久以來名校的偽善風氣,是為全片最深動人心的一段。法蘭克前來聽到舍監垂斯克先生自誇該校的優良傳統,並以所謂"領袖的搖籃"自居,相信早期讀"國立編譯館"教材長大的我們都有點對於那樣的自誇感到一樣噁爛!!然而所謂聽證會的重點在於查理看到犯罪事實卻避而不談,至此來決議查理的是非及在該校的去留。但垂斯克先生先前曾賄絡查理以推薦往大學名校為條件,讓整個事件扭轉了正當性。這並非刻意添加的戲劇性,因為這樣狗屁倒灶的賄絡與脅迫一直都充斥在現代的社會,就即使是在令人景仰的名校機構或政府單位,有這樣的現象似乎沒啥好大驚小怪。

由於這個誘因,指認與否即牽涉到查理人格及前景問題。力保朋友查理將被踢出學校,或許獲得這幾位豬朋狗友的讚揚,但前途就如法蘭克所戲謔,在奧瑞岡父母所經營的便利商店終其一生。反之向舍監告知事實,背上賣友求榮的罪惡,卻可以一帆風順邁向名校大學。一個簡單的證詞影響人生兩種極大反差的結果,是你,該當如何決定?

法蘭克先前試探過查理,就用最簡單的思維,踩著別人的屍體走向康莊大道是最理所當然的決定,不是嗎?然而這位年輕人卻是為此困擾不已,冒上風險及無視利誘的決定讓法蘭克打從心底敬佩不已。正直與勇氣正是軍人的核心精神,看盡人世醜陋面貌的法蘭克遇上這樣的查理,即使只是個年輕人,但似乎交到這樣的朋友而產生更多的理由不能去自殺。

 

片中最讓人難忘的一段,就是法蘭克在餐廳邀請女孩唐娜一起共舞。這個橋段雖然是無關劇情的一筆,但足以列入經典。法蘭克帶著查理去與她搭訕,一開始女孩有點靦腆且覺得難堪(認真說來算是有點排斥),當法蘭克提到女孩散發出來的香味是某牌子的香皂,慢慢引起女孩的另眼相待。法蘭克聽到樂曲聲邀女孩一同共舞,女孩聲稱對於探戈極為拙步,最後還是在法蘭克的說服下接受一試。這一小段雖然簡單,卻拍得相當唯美。女孩的表情從不耐、懷疑、驚訝到仰慕,就在短短將近五分鐘讓一個女孩因法蘭克的散發出的魅力深深著迷。而該首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 ( 中譯:一步之差)曾用在"辛德勒名單"和"魔鬼大帝",不過眾人一聽到這首曲子,還是會想到"女人香"。偶爾都會反覆觀看法蘭克與唐娜的這一段探戈,會深深地醉心在悠揚樂曲和賞心悅目的畫面裡,法蘭克紳士般的態勢領著唐娜享受著探戈之美,讓唐娜顯露出崇拜且毫不扭捏的歡愉。與其說法蘭克是要幫查理牽紅線,果真如此的話女方絕對愛不上查理,反而會被法蘭克的魅力給迷倒。

 

法蘭克把妹對話:

Frank: Excuse me, senorita, do you mind if we join you? I'm feelin' you're being neglected.
  不好意思,小姐,您介意我們的加入同坐嗎?感覺您好像被忽視。
Donna: Well, I'm expecting somebody.
  啊...我在等人。
Frank: Instantly?
  馬上就會到?
Donna: No, but any minute now.
  不,但隨時有可能。
Frank: Any minute? Some people live a lifetime in a minute. What are you doin' right now?
  隨時?有人用一分鐘過盡一生。那現在您在做甚麼呢?
Donna: I'm waiting for him.
  我在等他。
Frank: Would you mind if we waited with you,  you know, just to keep the womanizers from bothering you?
  不介意我們和您一起等他吧,您知道,可以防些登徒子前來騷擾。
Donna: No, I don't mind.
  不,我不介意。
Frank: Thank you. You know, I detect a fragrance in the air. Don't tell me what it is. Ogilvie Sisters soap.
  謝謝,您知道嗎,我察覺到空氣中有某種香氣,別告訴我答案,是"歐吉維姊妹"香皂。
Donna: Ah, that's amazing.
  啊!太神奇了。
Frank: I'm in the amazing business!
  我正從事"神奇"的事業。
Donna: It is Ogilvie Sisters soap. My grandmother gave me three bars for Christmas.
  這是"歐吉維姊妹"香皂,祖母在耶誕節時送我三塊。
Frank: I'm crazy about your grandmother. I think she'd have liked Charlie, too.
  我開始對您祖母著迷。我想他會喜歡查理的。
Charlie: Don't pay any attention to him.
  別聽他亂說。
Frank: What's your name?
  您叫甚麼名字呢?
Donna: Donna.
  唐娜。
Frank: Donna? I'm Frank. This here is--
  唐娜?我是法蘭克,這是...
Donna: This is Charlie.
  這是查理。
Frank: Yes. She likes you. Charlie's having a difficult weekend. He's going through a crisis. How does he look like he's holding up?
  對。她喜歡你唷。查理有個難熬的週末,他現在看來如何?
Donna: He looks fine to me.
  在我看來還好。
Frank: Oh! She does like you, Charlie. So, Donna, do you Tango?
  喔!她真的喜歡你,查理。唐娜,妳跳探戈嗎?
Donna: No. I wanted to learn once, but --
  不,我以前想學,但是...
Frank: But?
  但是?
Donna: But Michael didn't want to.
  因為麥克不喜歡。
Frank: Michael, the one you're waiting for.
  麥克,您等的那一位。
Donna: Michael thinks the tango's hysterical.
  麥克覺得探戈很可笑。
Frank: Well, I think Michael's hysterical.
  那我才覺得麥克才可笑。
Charlie: Don't pay any attention to him. Did I already say that?
  我有跟您說過不要理他吧?
Frank: What a beautiful laugh.
  好美的笑聲。
Donna: Thank you, Frank.
  謝謝,法蘭克。
Frank: Would you like to learn to tango, Donna?
  妳要不要學探戈呢,唐娜?
Donna: Right now?
  現在嗎?
Frank: I'm offering you my services... free of charge. What do you say?
  我提供免費的服務,妳覺得呢?
Donna: I think I'd be a little afraid.
  我有點怕。
Frank: Of what?
  怕啥?
Donna: Afraid of making a mistake.
  怕踩錯步。
Frank: No mistakes in the tango, not like life. It's simple. That's what makes the tango so great. If you make a mistake, get all tangled up, just tango on. Why don't you try?
  探戈沒有錯步,不像人生,很簡單。探戈之所以棒,是因為踩錯了就繼續跳,要不要試試?
Donna: All right. I'll give it a try.
  好,試試看。

 

Christine: Colonel. I'm Christine Downes, Colonel Slade. I teach Political Science. I wanted to tell you how much I appreciate your coming here and speaking your mind.
  中校!我是克麗斯汀唐依,史雷德中校,我教政治學,很高興您來學校告訴我們您的想法。
Frank: Thank you. Are you married?
  謝謝,結婚了嗎?
Christine: Uh-- I, uh--
  啊?我...
Frank: Went to a artillery school at Fort Sill with a Mickey Downes. Thought he might've snagged you.
  以前軍校炮兵課有個米奇唐依,不會釣上妳了吧?
Christine: Uh, no, no, I'm afraid not.
  喔...不不不...恐怕沒有。
Charlie: Uh, Colonel Slade was on, un, Lyndon Johnson's staff, Miss Downes.
  史雷德中校以前是詹森總統的幕僚,唐依小姐。
Christine: Were you? Fascinating.
  真的?那真是太棒了。
Frank: We should get together, talk politics sometime.
  我們應該聚聚聊聊政治。
Frank: Fleurs de rocailles.
  "芙洛兒迪卡蘿利斯"香水。
Christine: Yes.
  對!
Frank: "Flowers from a brook."
  "小溪之花"
Christine: That's right.
  一點也沒錯。
Frank: Well, Miss Downes, I'll know where to find you.
  嗯,唐依小姐,我知道到哪可以找到您。

 

飾演查理的克里斯歐唐那(Chris O'Donnell),認真說來應是以"女人香"而走紅,當時以22歲的年齡超齡飾演高中生查理,往後幾年加入"蝙蝠俠"(Batman)的陣容飾演羅賓,可惜他參與的兩部蝙蝠俠評價慘不忍睹。而只有出現幾分鐘飾演探戈女孩的英國女星嘉伯莉安沃(Gabrielle Anwar),原先在"女人香"之後被視為最有前途的明日之星,但再與米高福克斯(Michael J. Fox)合作"小生護駕"(For Love or Money)後,就沒有甚麼代表作出現。2006年因"卡波提"(Capote)終於熬出頭獲得奧斯卡影帝的菲利普西蒙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在本片裡面飾演喬治,當年也是超齡演出,飾演人格瘋癲的角色或獐頭鼠目的痞子幾乎是他最拿手的本事。基本上他飾演喬治這個學生和在"龍捲風(Twister)裡面見人就要親的瘋癲科學家戴維斯是同一種類型。至於導演馬丁布瑞斯特(Martin Brest)說來也夠傳奇,之前的"比佛利山超級警探"(Beverly Hills Cop)和"午夜狂奔"(Midnight Run)的評價都很高,延續到女人香達到頂峰。而中間插了一部不怎樣的"第六感生死緣"(Meet Joe Black)之後,在03年竟然推出那部被眾人罵到臭頭且榮獲好幾項金酸梅獎Razzie Awards的"絕配殺手"(Gigli)。



這片DVD音效只有杜比2.0,畫質普普,沒有甚麼特別收錄。選單設計風格簡單,是環球DVD初期發行的作品。

回應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