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80412電話拜年


新年,既沒有童年時放鞭炮的衝動,也沒有跟朋友搓麻將慾望,簡簡單單地跟家人吃過年夜飯,便繼續做著自己的事。也許年假不應該就這麼白白浪費,在連假越來越少的今年,不去好好玩一下怎行?但是自從我離開上一份工作,已經放了快四個月的假。於是,年假,相對於四個月尼特族的日子,便有舉無輕重之感。

那段日子,除了做音樂參加比賽之外,我看了之前就想看的電影、日劇等等,還有玩無雙系列。書我到是沒看幾本,關於寫作也意興闌珊。

除夕前找好了工作以後,這幾天就待家裡準備讀一讀之後工作上會用到的書,讀到倦了,便靈機一動,用電話跟人拜年。至於為什麼用電話,乃是因為比起簡訊炸彈、COPY-PASTEMSN祝賀,我還是喜歡直接用電話,比較能夠掌握對方的情況,也能讓人感覺到誠意。

我將太親密幾乎天天見面的朋友刪除,太詭異難以掌握的朋友刪除,打了五十多通電話。

為什麼之前我都沒有這麼做呢?我想是由於以下的心態:淡了、也就懶得打了;不想讓人知道現在的我;怕比別人成就差、不敢面對;舊敵人、舊情人等等。

不過呢?拜年是一個非常好的理由,一句新年快樂,可以消除對方對於你是否想要推銷保險的敵意;更有可能,化解過去的冤仇、恢復過去被意中人拒絕的溝通。畢竟我什麼也沒做,只不過是想祝賀,順便看看其他人在幹什麼。─當然,由於日後工作的關係,了解一下過去這些朋友現在的工作是否有合作的可能也是很好的。

打過去空號的朋友,基本上算是無緣接受我新年的祝福的。

有嘟沒通的人,好像心電感應不太靈,有時我有感覺是否在電話接通之前,某種感情的天線必須先接通,否則現代科技也沒有辦法為你傳遞訊息的。

有嘟沒通,後來會打回來的,蠻多是搓麻將搓得太激烈,以致沒空理電話。

有一些人好像很意外我為什麼會突然打電話給他,很小心翼翼地詢問著我,最常見到的問句是:「有什麼事嗎?」基本上,有事不會打給你的,沒事才打電話給你。所以不要緊張。

我也遇到了一些之後可以合作的對象,還算是有所收穫吧。

舊情人,我也打了,她的女兒也五歲了,哈哈。

舊的單相思情人(沒有很多啦),沒通;唯一有通的,是個本來就很適合做朋友的人,笑談過去我告白失敗的情況,並進一步討論當時假如怎麼做,應該就會成功。她的女兒,三歲。

接下來唯一感覺不好的兩通電話,一個是以前玩樂團的朋友,很久沒碰吉他,並且對於我的祝賀感到相當不耐煩。我以為他會一直走音樂這條路的,並且充滿熱忱。多年不見的他應該早已超越我不知幾百倍,也是因為這種沒憑沒據的想法,讓我不敢去找以前的朋友。說穿了,也許別人並沒有比自己好過到哪裡去。遇到這樣的人,我的祝賀,搞不好是他人的難堪,不過我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退伍之後,一直打雜工,薪水少,債務多,下一份工作又不知道在哪裡的窘境。未來在哪裡?音樂夢在哪裡?心酸地彈琴,下一段樂句如同我的人生不知該往哪裡走下去?聽說在RAP音樂還不是那麼令人接受的時候,大支曾一度抱著自己的DJ機哭泣;我也曾經抱著DJ機淚流滿面,哭著說:「嗚~~,我買不起~~」

唉,何必拒他人於千里之外,我的老友,面對同樣沒有成就的我,應該更感到溫暖才對,何必啊!何必~

另外一通電話便是我的初戀情人,打給她,我的手指莫名地顫抖。因為沒有手機,便翻了畢業紀念冊打到她的家裡。電話是她哥哥接的,說她沒有住在家裡,也沒留下任何聯絡方式。其實,她和我一同走過的所有地方,曾是我逃避的風景;甚至,也沒有勇氣燒毀她寫給我的信,信中寫的,感謝的話,我是她療傷的愛情。用情療情傷,最後還是傷情。

如今我可以面對她了,儘管手指發顫、背脊僵直、血氣逆流,還是想要向她祝賀新年。但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大概也傳不到她的耳裡了。


祝福完那麼多人,世界依然寂靜,心仍是寂寞,去找朋友,又怕失去寂寞(好像沒有人會怕失去寂寞);假如不寂寞,我可能就沒辦法寫文章了;假如不寫文章,寂寞就無處可發洩了;但是發洩了寂寞,又好像失去了一個朋友一般地寂寞;於是品嚐了兩種不同的寂寞;前一個寂寞緊緊地粘著你,想甩也甩不掉;後一個寂寞是在甩掉前一個寂寞之後出現的、有距離感的寂寞,有一種舒服的感覺,伴隨著滿足與安心。這時寂不寂寞已經不是重點了,我可以面對它,與之共存,甚至可以相依為命;既抽象也實在,有時比身處在一堆人之中變成透明的自己更有真實感。寂寞超越了我喜不喜歡它的到來這件事,如果不帶來一些惆悵感、眼淚等等的東西,寂寞了一點,到是無所謂…。

PS:假如你需要人跟你祝賀的話,請留下手機與暱稱(我不喜歡寫簡訊和在部落格上流言敷衍了事),等到下一年到來時,我會打電話祝福你,免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無限擴張影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