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61515這就是所謂的兩性作家(上)




以下,我要講一個虛構的故事,也許…,真的是虛構的吧…。我隨便講講,你們隨看看,當作打發時間也好。反正,假似真時真亦假,無為還處有還無

  

真或假,由個人判定,你相信是真的就是真的,是假的就是假的。

  
        這個兩性作家呢,是日本人,全名叫做IROKOOICHI,不好意思,日文我只懂五十音,漢字要怎麼寫我不知道,儘管我日文檢定有四級,這麼低的等級是不足以理解日文的漢字,所以我只能寫出他的羅馬拼音,請別介意。

  
        我們就簡稱他為先生好了。

 

         對了,可別誤會,聽說你們台灣也有一個叫做H的作家,別搞混了,此H不同等於台灣的H。

         這個日本的H,是個兩性作家,哼!當我用「」這個字眼代表我是不太嚴肅地形容,跟政治家,哼!─是差不多的意思。

  
         這個H呢,除了出書以外(對了,書名我不太記得,因為我不懂日文的漢字,所以我想應該是叫做什麼…,愛情還可以存提款之類的意思的書名吧),也常常到處演講。曾經有一個在自衛隊服役的朋友說:「有一次我在日光課的時候看到他在演講,不知道在講些什麼東西!」

  
       (備註:日光課是日本自衛隊安排的課程,其中內容充斥國軍思想,捍衛民主,宣揚支持軍購的浮濫的課程,通常是在每個禮拜五的下午,阿兵哥放假前播放的電視節目,日光課全名為,大日本光榮思想教育課程

  
          H,是個又帥又有才華的作家,哼!自然也吸引不少女粉絲。像他那樣的男人,曾經是我期待想要變成的人,不過,也只是想想而已。

  
        但是我怎麼會跟這個兩性作家(哼)有瓜葛呢?天差地遠,他,出書;我,文筆差勁別作夢了;他,型男;我,宅男,醜得我無法用筆墨形容,而且受盡人數落,我的日本朋友TAKESHI還嫌我因為穿的太差,所以害他在夜店把不到妹。

  
        親愛的朋友,日本的妹非常奇怪的。假如金城武跟我走在一起,他們也是會鄙視金城武的。但是假如金城武跟我的帥氣打扮有型日本朋友TAKESHI走在一起(他全身上下最迷人的就是那件軍裝大衣),金城武才會變帥,自然也就在夜店才能呼風喚雨,迷死東京色渉谷夜店裡的那些辣妹。

  
        在日本,假如你要把妹,千萬要記住,得慎選你的朋友,假如跟你一起去玩的朋友穿著不夠時尚,最好先提昇他的衣著,否則你們只得落得空手而歸,要不到半個電話號碼─別以為這不甘你的事!

  
        嗯,對了,在日本,部落格也是全民運動。就像你們台灣的無名小站,全日本最受歡迎的就是NAMAENASHI,這個兩性作家(哼)H的文章也常常刊登在首頁上面。

  
        剛好我有一個女性朋友,又正又會寫文章,她的名字日文漢字好像是這樣寫─果樂手攵(很不好意思,一方面日文漢字本身就很奇怪,再加上我的日文程度不好,所以名字感覺怪怪的),她在部落格上面自稱蛤蠣小姐。這個蛤蠣小姐,每天有上百萬的人氣(日本人比較多),大概是因為又正又會寫文章的正妹(或是說:蛤蠣)不多見,所以人氣才這麼高的吧。

  
        有一天,蛤蠣小姐與這兩性作家(哼)H搭上線了。

  

        對了,我忘了講,在一個小說家─豆漿店的簽書會之後,蛤蠣小姐立即拋下我們,去找這位文質彬彬、風度翩翩的兩性作家(哼)H。

  

        豆漿店這位作家,其實應該要解釋一下。他帥的程度不亞於兩性作家(哼)H,但是卻罹患先天性的眼球震顫。為什麼要講這個作家呢?因為曾經我也一度失去光明,我的左眼被衛生紙割到,還因此眼角膜破皮,兩個禮拜無法張開眼睛。

  
         這樣也許會跟他一樣帥吧,我想。

  
         但是等我眼睛好了之後,不想如此詛咒自己,看到兩性作家(哼)H眼睛完美且正常,所以就期待成為像他那樣的人。豆漿店這位作家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至於為什麼叫豆漿店,我也不知道。

  
        後來,蛤蠣小姐打電話給我,報告當天與H面談的經過。

  
       「你知道嗎?作家表面與私底下差很多,他愛喝高梁,講話有大陸腔,且家裡髒亂不堪。」蛤蠣小姐如此說到。

  
       「這應該不是重點吧,應該還有發生什麼?」身為朋友的心有靈犀,我聽得出來有些不對勁。

  
        「嗯…,他強烈要求我留下來過夜。」

  
        「啥?兩性作家,自己有女朋友,還強烈要求第一次見面的女孩過夜!?」

  
         也許,兩性議題是需要男女兩人,一同過夜才能討論出個所以然的。因為,我不是作家,不是型男,被朋友TAKESHI吐嘈穿的不夠時尚,害他把不到妹。還有,我曾在msn以為女孩子喜歡我,於是我便跟人在線上表白,結果被拒絕,被女孩子認為「把你當好朋友,你竟然有這種心態!」這種可恥、齷齪的情感,不是愛,是一種下流的企圖,也就是所謂的假裝當好朋友,其實只是想上她的好人…。

  
       「所以我最討厭你們男生了。」那女孩在MSN上如此寫。

  
       
      (對不起…)

  
       「我以為交到一個異性的好朋友呢!」

  
       (對不起…)

  
      「說什麼我接近你們是為了認識蛤蠣小姐,別把我講得這麼下流好嗎?」

  
      (一時氣話,請原諒我…)

  
        總之,我是個可憐到在家幻想戀愛的宅男,不過,現在搞不好連網路蟲男都不如。

  

        友人TAKESHI曾對我說:「你幹嘛因為我先去找她而發脾氣,你想想,我也是先幫你試探一下那個女生啊!」

 

       (我記得那個女生曾跟我說討厭你的侵略性…,倒底想要試探到哪裡呢?算了,萬事以和為貴。而且,穿著不夠時尚的我,沒資格把妹,所以失敗,也是正常的,跟你搶,我搶不贏啊)

  所以我根本沒辦法成為什麼兩性作家,也無法強烈要求什麼正妹第一次見面就跟我過夜。因為我跟本比不上H的風度翩翩、文質彬彬、文筆好、講話有大陸腔、愛喝高梁的酒量,也吸引不到一堆女粉絲來我的部落格留言。

  
        更別提,要求像蛤蠣小姐那樣的正妹跟我過夜了。說過夜並不正確,也許該說,談論兩性議題,不過個夜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那你跟她…,莫非…」我問。思緒回到我與蛤蠣小姐的對話。

  
       「沒有做什麼,除了她把我抱住,要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不過馬上我就說我要走了,所以沒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後來有幾次,H先生要跟我討論一起合寫什麼東西,都會附帶一題,要我跟他過夜才行。」

  

        果然,兩性作家(哼)與一般人不一樣,對於把妹也是超有自信,有自信到可以不把自己的女朋友放在眼裡。大男人,三妻四妾本應如此,但其實三妻四妾也挺麻煩,最好是吃掉那些自動上門的,做個愛,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樣的道德關真是提供人類的一個新方向啊,真不是蓋的,真不愧是兩性作家(哼)。這不是在msn跟人告白,卻連對方什麼也不了解、穿衣不夠時尚把不到妹、年紀一把卻還是一副大學生穿著的我可以到達的境界。

  

       要談兩性議題,我還差遠了。我連在鍵盤打字都感到羞愧,不,應該這麼講,連坐在電腦前都不應該,因為我穿著不時尚嘛!還談什麼兩性議題呢?

  

「我跟你講,他對曖昧的定義。」蛤蠣小姐如此說到。

 

 「不就是模糊不清,若有似無的感情嗎?」我回答。

  呵呵,你聽著,H先生對於曖昧的定義是:在有女朋友的情況之下,跟其他女人有感情,砲友不算(應該是複數,不過中文的缺點很難表達出底幾個)。」

  
         高明啊!!!!深奧啊!!!!

  
         兩性作家(哼)的境界果然不是我能理解的。我不知道愛情要如何存款和提款,就跟我不懂穿衣要如何時尚,也不懂如何出書,文筆如何變好,如何彈鋼琴彈吉他作曲玩midi寫詩寫散文寫小說講日文英文西班牙文一樣。(而且,家裡也不夠髒。)

  
        甚至連中文的表達能力都有問題呢!而在這問題之前,還得先穿得時尚才有資格坐在電腦前打字呢!

  
       「最高(SAITEIDA)!」是我對日本兩性作家(哼)H的最高讚美。意思是:屌、強、厲害、你真行的意思。(抱歉我日文不太好,所以請讀者幫我看看有沒有寫錯)

  
       「抱歉,我不太懂男女之間關係的問題…,所以造成誤會…」在msn上拒絕我的女孩傳簡訊給我。

  
       (我也不太懂,對不起…)

  
        為了解決那女孩的問題,或是說,我們的問題,我希望能藉由閱讀先生的著作,來更佳的了解所謂的兩性關係。用先生對於此方面式的思考來了解為何他要如此的,也許能有一天可以洗刷那女孩認為所有男生接近他的目的都是為了跟她H的想法。(儘管也許我也被貼上只想跟她H的好人,做什麼都是徒勞無益的,不過,我還是希望我能做一點什麼)

  
        但在購買H的書之前,我還得需要TAKESHI幫我打扮時尚一點,就像進入聖堂之前,你不可能穿得太糟糕。

  

未完

 

 本文轉載至 

明民刊書房周報

為王大人翻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無限擴張影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