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50557老鼠籠裡的溜滑梯



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這陷阱的機制是如此精巧
以致於沒有誰能發現...


人們在老鼠籠裡跑來跑去
歡樂 並悲傷著
享受著生老病死
享受著各種美好與痛苦
相聚與離散
背叛與被背叛


炫燿著彼此的光環
以及光環之下的孤單
無人能解的悲哀




隨著音樂在舞池中搖擺精心裝扮的身體
嘿 看看這個身體
嘿 看看那個好玩的事物
宿醉之後
也許到素昧平生的人身旁 相擁入眠
明早起來 又回到原本的生活軌道
繼續成為兩顆互不相干的行星
繞著自己的恆星運轉



像是一種精巧的催眠
沒有人記的起來
自己是從哪裡被送過來的
為什麼要留在這個地方


有光鮮亮麗 跑的很快的冠軍鼠
跟暗自垂淚 跟不上節奏的慢慢鼠
無論是冠軍鼠還是慢慢鼠
都不清楚 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而奔馳



比較有覺察力的人
也只能隱隱覺得不對勁
覺得生活不該只是如此
但似乎又看不到更好的選擇
於是就這樣繼續日復一日的過下去


對大部分的人而言
人生就像是一場溜滑梯
人們在睡夢之中
朦朦朧朧的 恍恍惚惚地
被某種力量送上了這溜滑梯的頂端


在初期 睡夢之中的人們
通常有著比較大的夢
這時他們都還相信自己將來能成為總統或太空人
溜到一半的時候
他們希望自己能嫁個有錢的醫生
或至少當公職人員


溜到後面 他們的夢變的小小的
只希望自己的身體能沒病沒痛
能平平安安度過一生


絕大多數的人
最後連這樣小小的夢也沒有達成
就這樣一路溜進底端
那等待他的木棺
等人把他埋了
然後又朦朦朧朧 恍恍惚惚地
被人送上另一座溜滑梯


溜滑梯上睡著的人們
在這樣的過程中
睡的比較淺的人
會被少數醒來的人把他們叫醒
"喂喂 別睡阿 不要一直再玩溜滑梯了
這不是我們當初來這兒的目的"
但是大多數的人兒
卻睡的好深好深
他們都好沉迷溜滑梯的遊戲
努力從生活中想辦法找出一些有趣的事情
似乎樂此不疲
但卻又很難感受真正的快樂


甚至那少數被叫醒的人們
也經常抱怨
"嘿 你在說什麼東西阿
別吵我 我玩的正開心呢
全世界沒有比溜滑梯更好玩的遊戲了"
或是
"你以為你是誰 基努李維嗎
少自以為是了!"
然後回到睡夢中 繼續下墬


偶而偶而
我也會遇到人們很驚訝的醒來
"天阿 我在溜滑梯上呢"
然後很驚訝的看到他的同伴們
都在睡夢中繼續溜滑梯
他會走向他們 試圖把他們弄醒
就像別人曾對我做的那樣
或是駭客任務裡的駭客們
試圖對其他人做的那樣


大多數的時候 我們總是失敗
人們睡的好深好深
以致於不論我們怎麼用力
都很難將大家都叫醒


於是這個世界
就這樣日復一日 年復一年的
在沒有出口的老鼠籠奔跑著
不停向下地溜下去...



                                                                                                         By 狐狸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無限擴張影音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