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51700(勿忘初衷)我為什麼決定到全台灣147所大學去演講(by徐培剛)

我為什麼決定到全台灣147所大學去演講

 

我很幸運,出生在一個平凡完整的家庭,雖然我們家在物質並沒有擁有特別多,但我們卻能夠擁有彼此的愛,我相信,那是上天在我出生那一刻就準備給我的珍貴禮物(而就是因為我擁有、我珍惜,所以我希望試著用自己的力量去給予、去付出...)

 

 

 

其實,我這輩子更幸運的是,我從小到大這一路走來並不是那麼的順遂,無論在我的求學、生活、感情、競賽、社團活動等等的過程…都曾是有起有落、有歡笑有悲傷。雖然在大部份的時間裡,我沒有辦法能馬上理解當下所發生的事,它發生的原因為何?它又將對我的生命產生什麼樣的意義?不過,我卻也常常思考,到底我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做對了什麼?又或做錯了什麼?就在這反省檢討的過程中,我得以慢慢的成長。

 

此外,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更常思考一個同年齡層的學生不太會去想問題-那就是,如果是我將來的孩子遇到這些問題,我該怎麼啟發和教導他?才能讓他在未來這個充滿著誘惑和變動的社會,能夠學著去判斷、學著去自我成長、有自己正確的價值觀。 

 

 

我從小就一直有個理想,希望自己長大能很有成就,可以有能力去幫助沒錢吃飯的窮人、沒書讀的孩子、沒人照顧的老人家和更多更多其他需要幫助的人…若能如此,我的這一生將會非常滿足且快樂。而在成長過程中,我也試著從生活中慢慢實踐,從搭車讓位這樣的小動作開始隨時隨地幫助人、在能力範圍內捐錢給慈善機構、八年前加入台北市紅十字會救生隊並持續擔任救生教練志工、也曾到一些醫院裡彈吉他唱歌給生病的老人家聽……

  

我相信,這些努力都有意義,但是,我總覺得自己所能付出的那些力量還是很小很小。後來,我慢慢明白,自己必須要先能努力達到一個夠高的位置或擁有更多財力什麼的,然後才能真正影響別人去幫助更多人,也才能發揮自己正面影響的極限價值。

 

然而,問題來了,相信這也是許多社會新鮮人同樣的問題。我應該再出國讀書或先工作?我出社會第一份工作應該先做些什麼?哪個領域?我的興趣很多,商業、管理、運動、音樂或寫作…等,這些自己雖然都不夠精通,但相信只要堅持一個方向或許能因努力而有所成果。然而,真正最適合我的舞台在哪裡?在哪裡?這個問題在我心中不斷的反覆,彷彿回音似的在那不停迴盪著,我也開始不斷的思考,曾經有些方向也有些模糊的答案,但是都不具體也不夠明確。幸運的是,我無時無刻的想,想的很深入,不只是隨便想想就算了,再加上當兵那段期間吸收融會書中的許多精義後,也才慢慢收斂出一個明確的目標。 

 

在我所看的許多書和雜誌之中,天下雜誌347期面對中國(世紀難題)裡的內容便深深影響了我,特別是那一篇<地球養不起>更讓我猛然驚覺,假設有一天我幫助了很多人,他們因此生活的很好,那麼地球就真會是和平快樂、世界大同的嗎?又倘若大陸有幾千萬或一億的人生活水準跟台灣人一樣,甚至到了美國人的生活水準,那麼地球哪來那麼多資源養大家?到時候是不是又會因為資源不足而起紛爭,甚至發起更大更頻繁的戰爭。若此,生靈塗炭、世人苦難的悲劇不就又重演了? 

 

此外,前陣子剛得到奧斯卡最佳記錄片的「不願面對的真相」一片,美國前副總統高爾也親自闡述嚴重的溫室效應問題,影片中的畫面更是一幕幕都深刻的印在我心中。包括非洲第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和全球第一高峰喜馬拉亞山的冰河都以驚人的速度融化、史上最熱的十年都發生在最近的十四年、海洋的溫度急速上升,形成更多威力更強大的熱代暴風和颶風、甚至因為冰層與冰層之間的距離變得太遠,北極熊已經沒有體力游得那麼遠,於是牠們第一次被淹死在海中

 

多了這些新疑問和震撼後,我聯想到宗教一直是能安定人心的重要力量,所以也再重讀了凡四訓和證嚴法師、星雲法師、聖經等有關宗教的相關書籍,希望能從宗教裡尋找方法或答案。幸運的是,從中我真的深深領會到,教化世人的工作是非常重要且有用的,如果大家能彼此相愛,能有更高的道德標準,好好珍惜環境,做什麼事都能想到他人,不全以利己為出發點,那麼,就算資源不夠,只要往善的方向努力,不要再用爭奪、戰爭等負面方式墮入生存賽局中,那地球似乎還有救。

 

當然這說的容易做的難,不過這個想法,卻也堅定了我決定努力朝教育文化方向發展的決心,如同證嚴法師曾說:「無論慈善、醫療皆有形,只有文化能藴於無形,而無形者方能無處不在」。韓愈也曾說:「化當世莫若口,傳來世莫若書」。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先利用在體制外演講或寫書等方式努力,然後慢慢去影響體制內的教育,例如利用提供更多生涯規劃、正面思考、教育溝通、成功學或其他具誘因的演講和資訊,並適時在其中融入正確價值觀精神,如此便能影響很多人,當他們再去影響自己的家人、朋友.....那麼這股善的力量就能慢慢擴大,最後再結合宗教(如佛教、基督教、回教…)力量,才真可能有世界和平、天下大同的一天。

 

目前我決定先從全台灣的147所大學開始,利用親自走進每一間學校演講的方式,慢慢去和大學生們溝通並分享一些我覺得非常重要,但在過去傳統的教育過程中可能缺乏的一些觀念和體會。

 

選擇從大學開始,主要是因為現在的大學生絕對會是我們未來發展方向的決定和主導者,我相信他們應該趁著大學時好好的思考自己的未來,而不是等出了社會才去不斷浮沉或空轉,最後甚至可能因此跌進社會名利的追逐遊戲之中。

 

我真心期待我演講的內容能對他們有所啟發,就算一場演講只能影響十分之一或更少的人,那怕只有一個人可以因為我的一句話有所觸動,進而對他未來有所正面的引導,我都會覺得非常非常值得。

 

我也一直相信「蝴蝶效應」的力量,沒錯,電視或社會上某些負面的東西的確會有負面影響,那我們就更需要更多正面的力量來對社會產生正面的影響,這就是我想做的事,也期盼將來有更多的朋友,願意負起責任,把面對和解決現在社會上的問題當成自己的責任。

 

 

最後和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

 

 

在暴風雨過後的一個早晨,一位成年男子來到海邊散步。他一邊沿著海岸走著,一邊注意到,在沙灘的淺水窪裡,有許許多多昨夜被暴風雨捲上岸的小魚。牠們全都被困在淺水窪裡,只能不斷跳呀跳的,雖然近在咫尺,很希望能回到大海但卻始終無法如願。 

 

被困住的小魚,也許有幾百條,甚至幾千條。相信再過不了多久,淺水窪裡僅存的水就會被沙粒吸乾,或讓太陽蒸發,這些小魚全都會被曬死的。

 

那男人事不關己的繼續朝前走著,忽然間,他看見前方有一個小男孩,在沙灘上徘徊,而且不停地在每一個水窪旁彎下腰去...原來,他正在撿起水窪裡的小魚,並且用力把牠們扔回大海裡。

 

那個男人停下來,注視著這個小男孩,看著他努力拯救著小魚們的生命。

 

終於,那個男人忍不住走過去:「孩子,這水窪裡有幾百幾千條小魚,你救不過來的。

 

「我知道。」小男孩頭也不擡地回答。


「哦?那你爲什麽還繼續扔?誰在乎呢?」男人接著問。


「我在乎,這條小魚在乎!」男孩兒一邊回答,一邊忙著拾起另一條魚扔進大海:「這條在乎,那條也在乎!還有這一條、這一條……」

 

 

 

其實我相信能救多少條小魚,小男孩肯定不知道,但重要的是,被扔回大海的那些小魚兒牠們都在乎自己是不是有機會能好好活下去!

 

 

我也不知道這一生,自己能真正影響和幫助多少人

但我想說的是:「在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我都在乎。」      


 

(by快樂希望與愛的分享家~徐培剛2007.06.15 http://blog.xuite.net/erickhera.tw/nomore )

 30.jpg - 培剛資料

 

相關文章:

培剛演講的題目與服務:

http://blog.xuite.net/erickhera.tw/nomore/15949659

回應
趕緊追蹤Line一下
加入好友
掌握FB活動訊息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訂閱文章搶鮮看

請輸入E-mail訂閱部落格_(稍後到信箱收到確認信後~按連結~就可以免費搶鮮收看新文章囉^^):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部落格觀察與訪客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Yahoo! blog badge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