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448夏天的搞笑系列短信

1、這年頭,女人的基本配置是:身邊站個魁梧的,懷裡摟個功夫的,家裡待個賺錢的,遠方有個思念的,夢裡藏個初戀的,偶爾來個溫柔的,老了混個懂保健的。2、這年頭,人有錢有時間有個好身體,絕品;人有錢無病無時間,珍品;人無錢無病有時間,上品;人無錢無病無時間,次品;人無錢無時間有病,廢品!3、這年頭,某某接到五條禁令:禁止和美女睡覺興奮致死!禁止和情人睡覺醉生夢死!禁止和醜女睡覺煩躁致死!禁止和小姐睡覺勞累致死!禁止和老婆睡覺整夜裝死!4、這年頭,男人認為情人是手錶越漂亮越好,小蜜是懷錶越隱秘越好,小姐是電子錶越新鮮越好,老婆是自動表不上弦照樣跑,各種表都想要只是時間要掌握好!5、這年頭,教育好子女是生命延續的重要代表,理順好領導安排好部下是權力重要代表,辦好朋友的事是人生價值的重要代表!6、這年頭,當公司領導的也不容易:體質弱的累死,心胸窄的氣死,智商低的悉死,膽量小的嚇死,酒量小的喝死!7、這年頭,老婆是家情人是花,工資給家獎金送花,病了回家好了看花,離不了的是家忘不了的是花,常回家看看別忘了澆花!8、漂亮的不下廚,下廚的不溫柔,溫柔的沒主見,有主見的沒女人味,有女人味的亂花錢,不亂花錢的不時尚,時尚的不放心,放心的沒法看。9、三十歲的男人學壞,抱著同一代,唱著同樣的愛;四十歲的男人已學壞,抱著下一代,唱著遲來的愛;五十歲的男人最壞,抱著第三代,唱著糊塗的愛。10、有才華的長得醜,長的帥的掙錢少,掙錢多的不顧家,顧家的沒出息,有出息的不浪漫,會浪漫的靠不住,靠的住的又窩囊。

(繼續閱讀)

201205041925一個詞的村莊

一個詞是構不成一個村莊的,可是這個詞落在黃昏的流水裡,梗咽,慘白,荒蕪。我應該意識到這是生命一樣沉重的詞,依附於靈魂。一悲蒼。一個叫碾子壩的村莊,雖然我在這裡只生活了十來年,但找不出理由來忘記的。是的,這裡給了我生命,和生命一樣美好的憧憬。流水是會轉動的。今天,我站在這裡,心生之悲,是懸在西邊的太陽,瞬間就落了下來,砸痛大地,還是沒有炊煙的村莊。殘垣斷壁,蒼茫寂寥。碾子橫在年輪上,碾碎的時光,誰也無法修補。枯草,敗葉。輪迴。流水是不解歲月的,也是留不住歲月的。一片葉子不能主宰另一片葉子的未來。穿過葉子的背面,我看見葉脈裡的水分被記憶擠干了。捲曲,萎靡不振。一株百合和我保持一厘米的距離,呼吸一樣的空氣的重量。這個詞佈滿整個村子,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不能逃脫。山坡已經光禿。擠在春天裡的油菜花,一路奔跑,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煙斗叼在黃昏裡,吧嗒村莊的寧靜,祥和。父親年歲大了,我知道他注視著眼前的土地,雖然無懼風雨,但無法播種風調雨順。曬壩坎下,是一片水田,一層一層伸展開去。田的對面是開花的竹。細碎的花朵,搖曳一片夢境。蝴蝶不知道這種花朵是堅硬的。整個一片竹林,都掛滿了竹花,以前很清脆的竹葉不見了。上了歲數的人很歎息地說,這些竹子都要死了,真的要死了。竹花是生命最後的燦爛。我想著,鑽在竹林裡的笑聲,驚過每一片竹葉,曾都是那麼的無憂無慮。落下的竹葉鋪在腳下,那麼柔綿,夢一般。父親最能理解悲蒼。起早貪黑,將一樹柿子望到落地。可是,這是春天,山花爛漫的春天。我解不開悲蒼這個詞,深深的鑲嵌在每一個黃昏。黃昏,一個村莊寂寞的開始。流水盤繞嘩嘩聲。坐在門欄眺望的眼神,已經看不清遠山。遠山其實並不遠,隔著空氣,我就能聽到山體的移動。土地啊,栽種思念的土地。儘管貧瘠,也曾荒蕪。但沒有想到移動。生長的五穀雜糧,我用什麼來收貨。父親滿眼的淒楚和悲涼。旱煙斗在鞋子上扣了扣,咳嗽很厲害的,一言不發地進入到夜色深處。二沒有多久,父親倒下了,一片霞光在返回村莊的路上。我也在路上,趕緊去與父親打最後一次照面。父親緊閉眼睛,嘴唇慘白,面部沒有表情。姐姐說,父親走得很安靜。葬禮。小雨。相忘於江湖,綿綿的群山,恰逢倒春寒。很早之前,父親就說過,要葬在什麼地方,可是這塊地,現在沒有了。屋後的竹林呢,山坡的松林呢?我不知道它們移向了哪裡?是不是人們說的死無葬身之地?殘垣斷壁的村子啊,已不是炊煙裊裊。枯草,還

(繼續閱讀)

201204301848時光兀立在手旁

一剎那,淚光裡有燕宿雕樑,月度銀牆,跌進年月的深淵裡,在愛中尋找銳痛。然後世界便帶著暖沉寂靜默下來。在所有蒼荒的時光中顛沛流離,又在所有已逝的回憶裡將情感分離,如此這般竟再也回味不了從前以及其他,於是略帶感傷,對著生命裡的吉光片羽安撫,在很小的時候無法讀懂錯失歲月的人們的苦痛,但當我明白過來他們的苦痛時,所謂的意義也就沒有了詮釋的必要了,生活本身就是一種富有生命力的東西,無限制的自由,且沒有終點。在或明或暗的時光裡蹁遷徘徊,尋找著一個巨大的缺口,需要氧氣,緩解窒息,時間與時間的摩擦,誰也不瞭解這種無助且軟弱的摧殘,任何試圖發生的改變,都如同過度曝光的底片,顯得蒼白無力。而當他們終於老去,對著低低矮矮的墳頭歎息,原來生活是一場完整的廢墟。一個人總要走過一條最為放肆的路。人生才算是完整的,與不同的陌生人相識,與之相擁,這是多麼原始而拙劣的情感,而這種相視而笑的默然,卻又是多麼的真實,與其說海枯石爛,我更期待三五鴻雁輕掠而過,泛動四季漣漪,一點硃砂後,平靜如常,而後終是週而復始的等待,一些呼嘯而過破碎而渾濁的細末,以一種凹凸不平的質感詮釋生活的姿態。而一些生命終止於此,它們來不及選擇亦是別無選擇,如同飛蛾撲火般的決絕與卑微。那些稱之為宿命的東西,很容易讓我們流下眼淚而後又徹然頓悟,相視而笑。燈火闌珊 夏明 |張磊的老巢 | 摘星工廠 ~ Xingbar |我們麼屜? | 瘦馬:行走在時尚的江湖 |淺滄梅@ @ @ @ | 發燒法蘭西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0451一葉知秋

久未動筆,不曾想到過放棄寫字,卻不得不停下來——有時,生活就是這樣無奈,在願與不願中糾結,如同秋葉,在留戀與割捨中走向生命的終結。忙,永無盡頭的旋律,已成習慣。兩個月來,新的環境,新的人事,新的心情,一切皆從頭開始。勇氣,意志,氣量,耐心,以及意念,都在或明或暗、或鹹或淡中經受著考驗。一言難訴,只能說開端良好。儘管忙著累著,但心底踏實。總要心懷感恩的。感謝一些人,給了我鼓勵,給了我支持,給了我啟發,給了我反省和思考,給了我前進的動力和理由。他們,或親或友,亦非親非友,卻都是我生命中不可錯失的遇合。對於家人,我始終心懷愧疚。儘管離家近在咫尺,卻無暇顧及老人和孩子。每天兩頭摸黑,中間馬不停蹄,累了母親,苦了孩子。只能在電話中、在回想中、在睡夢中享受親情的片刻溫存。生計,讓人變得如此庸俗。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或者我們只顧著趕路,卻真正忘了將去向何方?!無可奈何。除了單純的工作,我們的生活還需要太多調味劑。對於將來,該怎樣去給未來的人生著色,該在哪一站駐足停留,是一場無可預知的較量。我們唯一能做的,是且行且走,哪怕明朝風雨暗淡,哪怕前路水急灘險,哪怕沒有哪怕。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從明天起,做一個簡單的農人,早出晚歸,披星戴月,幾卷詩書一壺煮酒,難得糊塗。過好每一天,我就是幸福快樂的人。一葉知秋。這個深秋,晚風夕照裡,手執一枚金黃的落葉,邀約寒霜冬雪的降臨,我不再彳亍。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