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104斜彈紅塵

人一旦生下來,紛擾紅塵中時常是茫然不知所措,隨著人生的慣性行走,直到有一天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卻已由不得自己。人世間的種種牽絆,枝枝蔓蔓,誰人能坦然放下?有些東西,一旦結緣,是一生一世都無法割捨的。比如愛情,比如親情,就如同魚和水和氧氣一樣,離開了就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每天一大早,睜開雙眼爬起來,就匆匆忙忙去上班,一份單調而有秩序的體力活,早已讓人失去了熱情。時光就那麼一日復一日的消逝著,昨天與今天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只是覺得精力一日不如一日,人懶懶的,幹什麼都沒有激情,時常像小學生樣,扳著指頭盼週末,期盼著生命中的這一歇腳地兒。日子,總是在懊喪後悔中度過,這樣的日子讓人悲哀。自己真的老了嗎?真的老得沒有了精氣神?只剩下吃飯睡覺的力氣了嗎?青春尚在,生命的葉子依然蒼翠,怎麼就這樣了哪?一切讓人這麼糾結,這麼難以釋懷。常常羨慕別人的灑脫,末了自己卻無法做到,不由暗地裡埋怨自己活的辛苦,卻沒有底氣放棄工作,做一個全職太太。總是害怕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呆在幾十平米的家中,徹底同外面的精彩斷絕聯繫,使生命的瑣碎一點一點地將自己完全淹沒,徹頭徹尾地把自己變成一個庸俗的家庭婦女,一個竭斯底裡的更年期的黃臉婆。不!我拒絕。如果是那樣,連自己都覺得討厭。總希望自己像植物那樣,靜靜地安詳地生長,從外到內,都有脈脈的清香裊裊溢出;總希望生命中那些詩意的元素,不被現實的熱浪沖擊而消失殆盡。總想做一賢妻良母,慢聲細語,清溪樣的溫婉、雅致而美麗。卻因為瑣事無法抑制內心的焦躁,神經質的粗聲大氣,叨叨嘈嘈,如同市井悍婦。骨子裡渴望自己可以做一慈母,愛心滿滿,慈如月輝,但因為世俗同孩子產生的種種分歧,而大發雷霆,聲震四野,恨不能每個孩子扇幾巴掌,然後再狠狠踹上幾腳,就如同傳說中那惡毒的後娘。天使與魔鬼,真不清楚到底哪個是自己了。或許說人本身就是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吧!今天,又是一個週末,一睜開眼,就是陽光燦爛。我想,這麼美好的一天,我決不讓它在沮喪和失望中度過。

(繼續閱讀)

201204301920北京的春天

從海南回來,北京的色彩是不必期待的。但也有例外,因為北京的春天。四月,雨後。早班機在接近中午時分抵達。坐上出租車,開出去一公里以後,突然有一種心動的感覺,因為路兩旁的綠。鵝黃色為萬年青的嫩芽,長在最頂端的是新鮮的生力軍。嫩綠的是槐樹和柳樹的葉子,從來沒發現這個季節雨後的槐樹如此之美,而柳樹的枝條比起盛夏要短一些,彷彿青蔥少女的髮辮。還有銀杏的葉子,典雅標緻,其顏色我稱之為“柔綠”,如同春天午後的池塘水,綠得那麼清淡均勻。雨本來就不大,現在已經完全停了。松柏被掃除了暗塵,綠得深邃,不再那麼灰不禿嚕。而且,針葉松乳黃色的花已經亭亭地開了,還有那一簇簇的“貂尾”,如小箭合湊,頂端雙紅。冬青更因此而泛著翡翠般的光,與上面的生力軍們用變化的色彩昭示著春天帶來的復甦與生機。車進入城市,轉過彎,桃花妹妹即跳入眼簾,一簇簇的粉紅色成為她身後灰色建築的靚麗裝點。她旁邊是一種葉子棕紅的植物,不知道名字,但似乎明白深淺,在以綠為主的色彩裡成為恰當的補充。陽光來了,黃色的雛菊在青青草地上搖曳著嬌弱的身姿,與她作伴的是充盈飽滿的蒲公英,風一吹就將騰空而起。一串串的紫羅蘭則從水泥架上垂下來,紫白相間奪人眼球。梧桐樹和懸鈴木各展風采,一邊是淡紫漫天,一邊是草球遍掛。碧空如洗,一抹微雲下。沿著長安街從東五環可以直眺西山,這是最適合拍攝北京城市風光的時間窗口。灰色古塔下的紅色馬自達小車,人民大會堂南側的五星紅頂歐式鐘樓,國家大劇院身後攜手走過的老夫婦,西單ME&CITY的戶外廣告板,老護國寺賓館與地鐵平安裡站相疊的畫面,還有新街口琴樂一條街上“百花深處”指路牌,以及建國路上的新款美洲豹和綠色的蘭博基尼……這些都是我眼中的風景,也都屬於北京的春天。打字家。以有涯汲汲於無涯 |瀟瀟·小蜜糖的幸福點滴~~ | 早早孕 性健康 |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8月照皂莢樹

月上中天,我又想起了故鄉初夏的明月,還有那棵皂莢樹——天氣熱起來,院外那棵皂莢樹,柔長的枝幹早讓葉子裹住了。月芽一樣的果實,一嘟嚕一嘟嚕的,只是還很小,天一暗下來,就融到了葉子中間。晚飯後,母親沖好了茶,扶奶奶在院子裡乘涼。一輪滿月早已升到牆頭,天空清潔高爽,只在月亮旁邊閃著幾顆星星。月高高地浮在空中,像沉在水底的玉璧。月光瀉下來,四野一片銀亮,猶如扯起萬丈輕紗,把院外碾坊裡射出的燈光都遮住了。月亮慢慢地藏到了樹的那邊,人們散去了。耳邊靜下來,只有碾坊裡傳出“吱吱”的聽慣了的聲音,顯得分外悅耳,好像小提琴奏出的田園曲。流水般的月光透過樹隙,激起了一朵朵浪花,零星地濺在我身上,涼絲絲的。石桌上也印著一片斑駁的影子,這影子裡分不出什麼是葉片,什麼是果子。一陣微風吹來,帶著落英的香氣,像是從月光裡浸透出來的。樹上的葉兒動了,地上的影子亂了,月光像皺起一層細細的波紋。又一陣風憑空撲來,樹枝開始來回地擺晃,月亮在中間忽明忽滅,光影在身旁搖曳不定,猶如跳爍著陽光的水面,耳邊也似乎響起了鋼琴上清脆而激烈的旋律。我甚至擔心起那只在石桌上跳躍的水杯,伸手去抓,抓住了,光與影卻又在我手上來回飄蕩。真有點“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了。站起身,走到院中,望望明月,依然像張微笑的臉,在天宇中一動不動。風住了,斑駁的影子又畫在地上,如爬滿牆頭的籐蔓,長長的枝條在繁密的葉子裡隱現穿繞。它的表皮很光滑,像祖母溫存的臂彎,我又彷彿聽到了太行留給我的傳說。已是夜闌人靜,周圍悄無聲息。屏息片刻,耳朵裡傳出蟬鳴般的輕響,一會兒又像古簫裡流出的柔美的長音,低下頭來,則像月光落在地上的“窸窣”聲,一轉身,又什麼也聽不見了。驀地,牆縫裡竄出一串蟋蟀的叫聲,打碎了這一片寂靜,在空中迴繞,而不等細聽,卻又沉了下去。月光下,皂莢樹恬適地吐著夢囈;遠山像襁褓中的睡兒,安然可愛……——這是我腦海中最優美的圖畫,不論走到哪裡,她都伴著我,給我溫情,給我甜蜜。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