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4509條愛情短信

1、一個人有點寂寞,兩個人才有快樂;蒼天安排了你和我,一路上不斷奔波;苦一點累一點算什麼,開花就會有結果;沒有你陪的日子,思念總牽著我的手!2、寶貝,每天的最開心的事就是想你,睡覺時想,做夢時想,睡醒了想,吃飯時想,甚至不聽話的工作時也想,因為你是我生活的動力,愛你!!!3、夜晚,你在我的夢裡;白天,你在我的心裡;相依,你在我的眼裡;分離,你在我思念裡。親愛的,天天有你,分秒不曾忘記!4、因為想你,闖紅燈被扣了鈔票;因為想你,睡不著覺上班遲到;因為想你,短信發到拇指起泡;快點讓我抱上一抱!5、夢你,用美美的夜;看你,用癡癡的眼;疼你,用滿滿的愛;抱你,用暖暖的懷;親你,用甜甜的嘴;想你,用空空的心;愛你,用永遠的情!6、我不是個絕好男人,也不是一個有錢有面的男人,我只想用我這雙手為我們的未來而奔波,讓生活一天比一天好過,用自己的肩膀讓心愛的女人有一個安全的港灣.7、有了你我多一份牽掛;有了你,我多一份快樂;有了你,我多一份惦記;有了你,我多一份溫存;有了你,我多一份思念,想你在此刻,愛你在永遠。8、不想想你,心一動卻想起了你,不想夢你,眼一閉卻夢見了你,不想談你,嘴一動卻說起了你,不想理你,手一動卻發給了你,只是為了向你說一句照顧好自己!9、寂寞的人不一定孤獨,開朗的人不一定開心,風流的人不一定快活,愛你的人肯定在想你,你愛的人不一定想你,你想的人不一定是我,但是我想的人卻總是你。

(繼續閱讀)

201204301911中年感悟

中年感悟生活的感受,是一個人心靈躍動的軌跡。這些感受支配著人的言行,從而演繹人生的歸宿,不論是心酸,還是歡甜……【話題一】垂釣所悟養成釣魚的嗜好,久已。悄悄地呆在塘邊,一竿一線一鉤,選擇三至五寸的薊魚,捕獲時手感舒適,視覺滿意;加工時方便快速,吃味醇香……半天下來,不管能釣多少,依然守候。有時忘記了飢餓的感覺,忘記了朋友相聚,忘記了其他安排……原來雙休日關了手機,無人查詢,贏得享受 “閒來垂釣碧溪上”的景色,心情真好。靜靜的水面,早晨清晰,中午耀眼,傍晚幽暗。不經意間,魚漂搖晃;心情有點興奮,目光多了凝視。當魚漂上下飄動,且向遠去移去;輕輕起竿,魚順著水面慢慢拖向身旁;一手收竿,一手抓魚放於網兜裡保養。魚本可自由地游動,空間寬廣;年復一年,生息繁衍。因微不足道的誘餌,片刻失去享受的天然。如有些人不知不覺中身陷物色漩渦,最終後悔莫及歸途難;荒唐,荒唐。寧靜的箐塘,叢林懷抱。清風拂面,自己竟忘記垂釣之事,沉入酣睡。萬事退卻,曾煩惱的事情,不知道是怎麼接納;喧囂的片段,也不知道是怎樣忘記;寂寞之惑,也不知道是如何消淡。惺惺然醒來,衣服涼涼的,臉部潮濕;眼前雲霧纏繞,遠處點點燈火。好個舒適的塘邊酣睡,竟有張志和《漁歌子》中“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感懷。閒適的歲月,人心若能如塘接納四邊點點溪流,包容雨季混燭的水流,過濾沉澱,演繹清晰,那世事就沒有過不去的風煙,更不會迷失於紅塵變遷的煩惱。有時遇上下雨,景致靡麗。樹叢裡“沙沙”的雨聲和鳴,塘面水霧籠罩,魚漂依稀,亦不覺煩心。其實,人能看清一切事情的真實嗎?世事如迷茫的雨景,深究其理往往事與願違;若要追根,身處困境也是必然;可笑,可笑。迷茫中,尋覓忘我的間隙,如柳宗元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追求超越凡塵的快活與坦蕩。釣魚的快事,就是這樣。【話題二】紅塵煙雨品著清茶,抽支香煙,一個人在陽台上欣賞滿目的晨霧,思緒飛躍於煙雨紅塵的朦朧畫面……【1】就“紅塵”而言,這是個比較普通詞句,沒有更多引人多思的況味。在地球上,紅塵就固定了人類活動的空間,它演繹著山川河流間的不同種族的生存,內涵著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4紀念父親

父親去世後,一直想寫點東西紀念他,可每次提筆,腦海裡總會冒出當年寫的那首詩《父親》來。多年前一位大學同窗向我索稿,我以此詩搪塞,後來編到一本詩集裡。在這首小詩裡我寫了父親的沉默——面對命運,面對生活,面對明天,他都默默的承受,承擔。當年是他趕著驢車,把兒女們相繼送出大山,默默的看著我們一個個遠走高飛……父親年輕時就出去做工,並成了正式工人,在一個千人大廠裡干車間主任,後來他提前退休,又回家操起了鋤頭。那時候大哥剛參加工作,我們兄妹三個還在上學,家裡負擔很重,他的那點工資哪夠花的。從中學到大學,每到新學期開始,他就四出借錢。一時借不到,他就坐在炕上抽煙,不說什麼,抽完煙又說:再上誰誰家去淘換淘換。所以他就拚命種地,我家最多種到18畝地,全靠父親、母親和爺爺三個人肩挑手刨。身體瘦弱,乾乾巴巴的父親,卻有著駱駝般的堅忍、耐勞。後來兒女們都長大成人,父親也幹不動了,逐漸退了一些地。父親說,每當他走過當年種過的地頭,心裡就怪不得勁兒。他是怎樣的心情?他沒有說,我們也不知道。前兩年他把地裡全種上了樹,看著滿地樹苗,他對母親說:我恐怕看不到這些樹成材了。不料竟成讖語!父親是個老實人,平時寡言少語的。他不大過問兒女的事,他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甚至也提供不了建議,不管是上學還是工作,他都由著我們自己折騰。每年過年回家,除夕晚上一大家子都在炕上看春晚,父親裡裡外外的操持年,我則獨自呆在廂房圍著爐子喝茶,父親忙活得差不多了,就來坐下喝茶,每年總是問一句:今年弄得怎麼樣?我回答“挺好”或者“還行”,他也就不再說什麼,爺倆只管喝茶。如果是他倒水,他總是先給我倒上,然後給自己倒。喝酒也是,如果酒瓶在他手裡,他先給我們斟酒,再斟自己。這是禮道,他說,爺們之間也不能廢,兒大三分客嘛。很少見父親疾言厲色,他對兒女很開明,我們常常和他沒老沒少的開玩笑,他也不著惱。在父親面前,母親很強勢,脾氣大,嗓門也大,一急了就劈頭蓋臉的,但父親從不和母親吵。有時候我們在一旁起哄架秧子,開他的玩笑:你在俺娘面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一個大老爺們,也忒那個了吧!你就不能挽挽袖子冒冒火,把俺娘的囂張氣焰打下去?他笑罵道:滾了半邊去,你們這些東西!隨後他輕歎一聲:恁娘這輩子,不容易!聽了這話,我似乎明白了。有時喝上點酒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