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651記夢

臥室有窗南向。目極高遠,地方被風。秋深依然鋪一床竹蓆,恍惚裡,可睡至天明。夢似乎許久不曾有了,有也是極淺的。如庭院中的落梧桐,被風掃動。唯獨今朝之夢是筆筆畫上去的。醒時卻不掉色。約莫在子時,身體將衽席溫熱。幻景移步變動。主觀情緒的大手尚且穩穩地托在後邊。漸漸的就讓幻覺獨立行走。有時候現出一重樓閣。花徑細得如一縷煙,可是一閃即滅。另有口紅抹滿額頭的女人叉腰立於風中。微笑,安靜如一樽塑像。故事走到這步田地就完全僵死了,再也推動不了半步。光景很像那些不知晦朔、春秋的朝菌、蟪蛄。我以小夢謂之。爾後不足半盞茶的功夫,我身體沉下來,如灌迷藥。推門步入後園。花陰下是一具竹床,四腳,六尺寬外,兩米餘長。床面長滿青苔。我被一陣巨風匡噹一聲吹上竹床。逐倒伏大睡。做夢恰到一半就被響亮的呼嚕聲給驚醒,身體有半邊懸空。眼見一油肥光膀的老僧弓臥在旁。背對著我。霸道蠻橫,床被其佔去了大半,為避免竹床的咿呀聲將老僧驚醒,我盡量的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避免身子輾轉。呼吸也凝滯住了。有很長時間我都是在數老僧背板上的汗毛,稀稀落落的,毛孔深陷如一團水渦。汗毛粗細勝過小指。十以內頗為順利,數字超過十就訛誤百出。情緒緊張之極,手心滲汗。恰在這時老僧翻身來一個哈欠。聲音洪亮可以接天。等老僧發覺我睡在他身後竟有半晌,且無半點聲息,整個身子頓時驚懼的彈了起來。我也差一點被翻下了竹床。幸好老僧見狀手勢敏捷。一把將我攏住了。定睛細看,欣喜若狂。原來是西安的賈平凹扮作老僧的模樣。他額頭高聳。大笑時候腦門正中隱約現出一個王字。頭上橫豎三排豆大的戒疤。白得發亮。青色的頭皮上如有細蟻的觸鬚晃動。儼然文字。正當細辨時,眼睛有些酸痛。自覺十分吃力。我坐起趕忙行禮。抽出衣袋中一篇亂糟糟的小文,遞過去。懇求批改。他絲毫也不推脫。將卷子攤放在竹椅上,展開、撫平。巴掌推了推光禿禿的頭心。於是握起一桿硃筆。筆尖極鈍。小字寫不來,畫圈都是實心的、飽滿的。微微凸起。極有質感。文章改畢。我捧著卷子將一小段讀完。文字完全脫胎換骨。之前語句含混的地方,明朗了,讀來拗口的地方,通順了,詞義出現偏差的地方,也精準了。正要再讀。平凹一把將紙卷奪去。眼光落處是一個口徑尺餘的大竹筒,他捏住卷子的一角對著竹筒輕輕抖動。文字郁如青豆。標點圈改處艷如紅豆。辟里啪啦的齊齊落進竹筒。紙捲上不盛半絲墨跡。瑩白素潔。通體透亮。平凹用大手將卷子團成團。一併棄於竹筒內。我

(繼續閱讀)

201304101111母親的曇花

剛進九月,家中那盆曇花的花芽便一天天膨脹碩大起來,開花的徵兆一天天明顯,把母親喜得一遍遍嘮叨,激動的如同是自己的女兒要分娩一樣,每天不知要看上多少遍,也難怪母親這樣,前年小妹抱回這盆花兒時,全家人都問是從哪裡撿來的?猜對了,這正是一家人家喬遷新居,趁機把它給扔了。一個可憐的“棄嬰”。小妹當時見其花盆尚可,就把它抱了回來,當時的樣子好可憐,五六片青中泛黃嚴重營養不良的葉片,30公分高,簡直就是一個流鼻涕的黃毛丫頭,引不起家人的關注。就把它放在魚缸下面一個角落裡,誰也沒有當回事兒,只有母親按時給點水,在給別的花澆肥水時也順便給它一口,誰知這花一下子竄到了一米五高,母親按時用清水給花葉清洗上面的灰塵,彷如給自己的孩子洗澡一樣,那曇花終於出脫得亭亭玉立,蔥綠盎然,只好移到窗前,並為它插桿固定,讓它依附站立,這才算在我家有了一席之地。當年這花進門時,誰也不知叫什麼名字,只有我“見多識廣”,想起上小學時在工人俱樂部裡見過它的同類。那天晚上七點多鐘,俱樂部裡人頭攢動,裡三層外三層,我們幾個孩子從大人的腿縫裡鑽進去,一看,呵!原來是一盆正要開放的花,花頭上翹,一身素白,花腔內密密排滿了細細的絲蕾,並不太香,感到沒有看頭,又從大人的腿縫裡鑽出來,藏我們的貓貓去了。好像沒過多長時間,俱樂部的人漸漸稀落下來,我們跑過去一看,那花已謝了。嗨!什麼花呀,這麼快就敗了?!從大人們低聲議論中,我才知道這叫曇花。平日說“曇花一現”就是它,因為是在晚上開,又謝得快,所以許多人沒有見過。世事以稀為貴,這花才顯得珍貴!後來,經歷的多了,知道它和令箭荷花、仙人掌及蟹爪蘭同屬仙人掌科,曇花屬。全家這才知道叫曇花。母親告訴我“去年一共坐了八個骨朵,最後只剩下了三朵,開花時一朵比一朵賣力,用自己的生命綻放著美麗,驚動了全家和親朋好友。今年又坐了七個骨朵,最後也剩下了三個花蕾,陰曆八月十四晚上,曇花又和大家見面了。母親愛照相,我就給母親和她的“寶貝”照了幾幅合影(見照片)。當天,從央視《新聞聯播》開始,花骨朵炸口,一直到全部開放,我們像助產士似的,一直守在它的身旁,觀察了它的全過程,一直到閉羞顏面,前後一共八個小時,這恐怕是創了曇花史上的紀錄了。說老實話,我並不太喜歡曇花。一是它開花時間太短暫,讓人感

(繼續閱讀)

201205040413如果緣讓你我牽了線

如果有一天緣讓你我牽了線美好的畫面不知在渴望中期待了幾千年我會喜出望外走出心中荒蕪的邊沿無論怎樣我不能丟下你不管我會永遠把你帶在我身邊我知道那分別苦澀的思念就像在腦海裡升起的紅帆從黑夜搖蕩著難眠我會把握每秒每分每一個時間珍惜著你我忠貞的情感不再是孤單單的從前哪怕雪花舞漫天也會給你我的春天寧可脫下我身上的衣衫披在你的身讓你有溫暖的安全感如果有一天緣讓你我牽了線如霞的笑意寫上你的臉原來生命裡也會有藍天我要大聲喊怎樣感謝你對我的信任與愛戀想讓世界都知道我是很愛你很愛你的伊甸園是否要放飛無數個寫著你我名字的紙鳶即使某天在人海中走散我想也會把你送回我身邊因為你是我眼球裡最亮的燈盞總想你能陪我走到人生的終點哪怕不是一起升上天也要等著你在天堂裡團圓免去彼此的掛牽即使睡在幽魂裡也香甜 我倆的生死戀

(繼續閱讀)

201204271819哪年哪月

那年,我們家太不幸了,靠近年關了,先是父親病了,病得很重,幾乎每天都是用液體維持生命。頭暈得厲害,時常處在一種昏迷狀態。醫生們看了不少,就是不能解其危,緩期難。百樣藥都用到了,沒有一樣起作用,哪怕一點點,我們也欣慰點,但沒有過,藥到病不除,大夫們都束手無策了,但還是盡其所能,力挽狂瀾,這點我很佩服。父親的病一天不似一天,我的心一天比一天沉重,精神支柱開始搖晃,臉上掛上了鐵青色的陰蔓,本來體質很差的我,也和父親一樣一病不起,診斷結果:不完全性腸梗阻,肚子疼的哇哇直哭,淚水斷線一般滾動,父親哭,母親哭,妹哭,我哭,錢像燒紙一般流去,病卻絲紋不動。我的病,一天比一天重,令父親百思不得其解,親朋好友不得其解。不知是庸醫誤診,還是假藥害人,我離死亡之線近了。一個病房,父親那邊流淚,我在這邊疼的直叫,母親默默流淚。二十多天了,父親靠輸液維持生命,我靠液體過活。從白天到黑夜,從黑夜到白天,藥瓶出出進進,進進出出,手臂上的針眼數不清了,不知有多少個重複了再重複,護士們都怕了。後來,說服父親,說轉個醫院看看。其時,春節已過十幾天了。我回到家中,試著自己配藥,叫來一位鄉村醫生用藥,誰知,此方真靈,500毫升液體競抽調我二十多天不能排泄掉的水分,我如負泰山的身子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後來又輸了幾次,就算枯木逢春了,但身子骨像林妹妹一樣,弱不禁風,還好陰轉晴,畢竟是個好兆頭。就在我回家的那天,妹妹為了照顧我,不慎失火,火很猛,已衝上後房頂,我卻無能為力,我眼前模糊著……鄰居們,還有路人,幫忙救了火,房子算是保下來了,東西沒燒多少,我流著淚,感謝鄰人,路人。村鄰們不時的打聽父親的病情,我很感激他們。感謝他們給了我們家一份慰籍,給了我一個生命,也成全了我一家人。糖尿病新世界的BLOG |麥小麥新生活 | 沒有堅持。關閉。 |張頤武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41402秋雨的季節

斷斷續續的,雨下著,沒完沒了的下著,它既非傾盆大雨,亦非無關痛癢的毛毛雨,你可以無視它的存在,卻不得不加以防範,像一個跟你捉迷藏的頑童,又彷彿舊時女人的裹腳布,又長又臭,婆婆媽媽,略欠爽快。天空除了一片煞白,再也沒有其他顏色,冷面得令人心悚。這天氣是不夠痛快的,但比起惡毒如烈日,我還是偏愛於前者,起碼它紛紛灑灑天上來的水,我是喜歡的。實在無聊至極,約校長說去基歌,兩人會心一笑,笑這麼一個餿主意。兩個大男人去基歌,除了冒被人誤會“搞基”之風險外,無異於“借酒銷愁”,比起無聊在家,實在有過之而猶不及。喜歡傻傻看著窗外,看著車水馬龍發呆;喜歡徒步雨中,享受靈魂洗禮般暢快;喜歡懷舊,舊事,舊人,舊時光,然後暗自微笑。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以創造很多,而破壞亦然。而我知道一路走來,它是多麼曲折。一路的追尋,一路的傷痕,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獨坐公園裡,百無聊賴的沒有方向,沒有目的。路人都投來詭異的眼光。雨越下越大了它掉在花草上,掉在路面上,掉在我心裡,伴著沙沙聲它在湖面上翩翩起舞。或許這樣的天氣,這樣的雨,才能讀懂我吧。樹下零落著雙雙兩兩的情侶,手中的傘擋著人們視線的方向,傘下似乎傳來竊竊私情話,這樣的情景不由不讓我感歎:年輕,真好。莫名其妙,拜託別老喜歡把自己說得很老!走出公園,路上來來往往著很多人,可沒一個認識的,我匆匆打了個飯盒,回家。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滴滴入心,似乎在訴說著一個個故事。不知道當中有沒有屬於我的故意,它又延續在哪滴雨水裡呢?漂泊的日子,連空氣都是孤獨的。沒人分享的心情,未來的你啊,不知道你是否也是一樣呢?在寒冷深秋的微博裡我靜靜的灑著寂寞的種子,期待來年春暖花開日長出一片屬我的絢爛,那一片絢爛有你,該多好!

(繼續閱讀)

201204222058秋雨的季節

斷斷續續的,雨下著,沒完沒了的下著,它既非傾盆大雨,亦非無關痛癢的毛毛雨,你可以無視它的存在,卻不得不加以防範,像一個跟你捉迷藏的頑童,又彷彿舊時女人的裹腳布,又長又臭,婆婆媽媽,略欠爽快。天空除了一片煞白,再也沒有其他顏色,冷面得令人心悚。這天氣是不夠痛快的,但比起惡毒如烈日,我還是偏愛於前者,起碼它紛紛灑灑天上來的水,我是喜歡的。實在無聊至極,約校長說去基歌,兩人會心一笑,笑這麼一個餿主意。兩個大男人去基歌,除了冒被人誤會“搞基”之風險外,無異於“借酒銷愁”,比起無聊在家,實在有過之而猶不及。喜歡傻傻看著窗外,看著車水馬龍發呆;喜歡徒步雨中,享受靈魂洗禮般暢快;喜歡懷舊,舊事,舊人,舊時光,然後暗自微笑。三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以創造很多,而破壞亦然。而我知道一路走來,它是多麼曲折。一路的追尋,一路的傷痕,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獨坐公園裡,百無聊賴的沒有方向,沒有目的。路人都投來詭異的眼光。雨越下越大了它掉在花草上,掉在路面上,掉在我心裡,伴著沙沙聲它在湖面上翩翩起舞。或許這樣的天氣,這樣的雨,才能讀懂我吧。樹下零落著雙雙兩兩的情侶,手中的傘擋著人們視線的方向,傘下似乎傳來竊竊私情話,這樣的情景不由不讓我感歎:年輕,真好。莫名其妙,拜託別老喜歡把自己說得很老!走出公園,路上來來往往著很多人,可沒一個認識的,我匆匆打了個飯盒,回家。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滴滴入心,似乎在訴說著一個個故事。不知道當中有沒有屬於我的故意,它又延續在哪滴雨水裡呢?漂泊的日子,連空氣都是孤獨的。沒人分享的心情,未來的你啊,不知道你是否也是一樣呢?在寒冷深秋的微博裡我靜靜的灑著寂寞的種子,期待來年春暖花開日長出一片屬我的絢爛,那一片絢爛有你,該多好!

(繼續閱讀)

201204100248瀰漫浪漫風情的聖淘沙島

來到聖淘沙島參加豐富多彩的節目,一定會流連忘返:聖淘沙島(Sentosa)的西羅索海灘(Siloso Beach )、 中央海灘(Central Beach)和丹式海灘(Tanjong Beach)為喜歡陽光的遊客提供了多種海上運動,有腳踏船、水上踏車、划船、衝浪和劃香蕉船。觀賞長尾獼猴,在海灘上採集椰果。可以乘坐飛馳海灘的列車。宿營地和青年旅館可以滿足戶外運動愛好者的要求。 在夢幻島(Fantasy ISland)上進行刺激的激流漂流運動。 高科技的音樂噴泉(Musical Fountain ),將燈光、激光、色彩和音樂融合起來。恰似一曲美妙的芭蕾舞。夜幕降臨時,魚尾獅(Merlion)在瑰麗的光影中醒來,婆娑著,美妙的音樂配合著翩翩起舞的噴泉。 在動感電影院(Cinemania)中盡享歡樂與刺激。 佔地2公頃的Tembusu樹林到處都是美麗的Tembusu樹和麥克阿瑟棕櫚樹。 乘 Monorail(環島火車)40分鐘環遊聖淘沙島(Sentosa) 在海邊 150米長的道路上散步。 高爾夫球愛好者可在 Tanjong和 Serapong球場盡情打球。 體驗Volcanoland(火焰山)的「活」火山,盡享地表震動和地熱噴泉。 Asian Village(亞洲村)以其三個新加坡主題村落和一個兒童娛樂公園而著名。 登上37米高的 Merlion (魚尾獅),島上風光一覽無遺。 WonderGolf-新加坡唯一的微縮高爾夫公園,讓高爾夫愛好者與全家玩得稱心如意。 喜愛大自然的遊客可以通過蜿蜒穿過亞熱帶雨林的 Nature Walk/Dragon Trail,登上Mountimbiah(Imbiah山)山頂俯瞰美麗的風景。 Butterfly Park(蝴蝶園)內有 50多種約 2500只蝴蝶,世界昆蟲館(Insect Kingdom Park)中有千足蟲、多毛毒蜘蛛、獨角仙和許多其它昆蟲。 新加坡海底世界(Underwater World Singapore)是亞洲最大的熱帶魚水族館之一。 聖淘沙胡姬園(Setosa's Orchid Gardens)盡現新加坡國花的光榮與魅力,修葺整潔的花園、初放的胡姬花和日本茶館更引人入勝。 建於1880年代的西羅索炮台(Fort Siloso)是日本侵略新加坡時英軍最後的據點。lmbiah山(Mount lmbiah)炮台遺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