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06流不住,似水年華

天氣變幻莫測,突然的溫暖如春,突然的寒冷入骨。穿著不知道幾年之前的長袖寒衣,聞著如期而至的冬寒,寒顫,噴嚏,鼻子一場酸酸的冷冷的,直達全身各處細毛的經脈。樹葉變黃了,要落了,留戀枝頭卻翩翩離去,晃過眼前,彷彿魔力似的凍住了某人的心…冬去春來,夏末秋霜,四季輪迴的恆久不變,千年以前,千年以後,曾經草木匆匆,清湖靜著雪山;轉瞬,人行忙忙,冷雨隔住高樓。不記得了,青澀地坐在你後面,望著你暖心的背景,伸手夢幻感觸你那輕柔的發稍,彷彿至身在天堂裡;花開的石徑,沁心地路過,每次與你察肩的瞬間,你的芳香總能流進我的心田,讓那如七上八下的小鹿心扉也會靦腆;或匆匆忙忙地書海嚼食,或安靜閒適地獨坐,總會不經意間偷偷想著你的一抹一笑,你的眼神似乎充滿了感情,你的一舉一動好像在無聲地做著最為偽善地回應;也常常在夜間裡,獨做草地涼庭,抬頭仰首,明月似缺,圍繞著暗暗地星海,空了的心,知道那個方向就是家鄉,知道此刻淚水汪汪卻不往眼角流下;記憶深處黑了的夜裡亮著路燈,安靜地陪著我,失了的心,唯有你們,沒有了誰,能如此聆聽我…路過的靜思湖旁,紅豆不知道為誰落下滿地相思,引來少男少女象牙塔裡的陣陣歡心的笑。繁華似影,青春如夢,腳步的匆匆,注定了離去,那一次輕描的轉身,就如一絲涼過臉龐的微風,輕輕地劃過指尖,帶走了我的回憶,留下了你給的悲傷。千年不變的落日,如今灑下了殘黃色的餘輝,那似擁有溫度的光芒裡,抵不住內心一陣一陣無住地抽泣…天南地北雙飛燕,老樹幾回寒暑。干了的嘴角,凍紅了的手背,堅毅了的臉孔,還有濃濃回憶的舊外衣,心裡徘徊著,當初信誓旦旦的你我,是否如願了你,或者也還如我這般,這般依舊踏住殘陽的血,望盡天涯的路…?

(繼續閱讀)

201304111009村莊很近,路很遠

一南去的雁群,帶著北方濃郁的愛情,飛著飛著,將漫天飛雪印滿自己的一生。只有村莊的風,也許只有憋足了吃奶力氣的風,才能跟上大雁飛翔的內心,並久久地一唱一和,像一個急於述情的遊子。一些事物或一些情景,說遠也遠,說近也近。比如,夢中返回村莊,只見母親一手打開吱呀的木門,一手掌著油燈,那炸開的燈花,讓我仍能聽到秋天花開的聲音。那夢中的一草一物,就連吹疼臉頰的涼風,原來,與我都這樣的親近。二多年前,老籐繞籬欄,村莊總擋不住秋風。母親常常添上一道傾斜而佝僂的背影仍在遮擋風雨,總是令我這顆流浪他鄉的心一陣陣絞痛。只要母親一看到鳥兒從漏風的巢裡跪起來,就急忙把一些扑打天空的鳥影捧在自己的手心。至今,仍有許多皺裂的、我還沒涉足的道路握在母親的掌心。並在農閒後的陰曆裡,她還讓村裡的劉半仙占卜了我的婚期。從此,我的妻子,一個用目光點燃炊煙的女人,就在兩間舊瓦房裡,開始為我們的兒女縫縫補補,唯恐十指遮擋不了簷脊滑漏的風霜雪雨。三從此,村莊很近,路很遠。而身處異鄉的我無論躲在哪一片屋簷下,一場雪都沒避過。那年,莊稼們都被母親護回家了,過著一個溫暖的冬天。可母親卻在那盞油燈下安祥地睡了。於是,妻子踏上冬原,開始和母親扎綁的草人不停地嘮著心裡話,然後一同陶醉在夕暉裡,為腳下的黃土地祈福守春。四故鄉呵,若每年雪花舞滿了天空,覆蓋了村莊,一種深情的了望能不能入木三分?我總想,在最後的風聲以後,在村莊的草抬頭的那一瞬間,消散多年的草人,會不會陡然站立,像母親或妻子守望著自家田里的莊稼?也許,那時的冬天已過去,一個春天正在開始。我所經過的每一個村莊或每一片農田都會是一種親切的懷戀。還有母親或妻兒那一句往日溫暖的問候,肯定牽掛著我一生的疼愛。文章來源:林怡:真正的教育不著痕跡

(繼續閱讀)

201206151427為什麼蚊子叮過的地方又癢又腫?

  因為人的血液很容易凝固,所以蚊子在把嘴插進人的皮膚後,會先向傷口中裡注入唾液,這種唾液能使血液不凝固,這樣才能把人血吸進它自己的肚子裡,蚊子的唾液中含有刺激性物質,人對這種刺激有反應,所以傷口又癢又腫。文章來源:Times on the Trail - Political Animal - 叛逆教育 - 黛黛女巫占星筆記 - SuperBlog XXXVIII -

(繼續閱讀)

201205041051一朵一朵的雲

早高峰時候的地鐵,擁擠的程度可想而知。因為靠的太近,我看了她一眼,因為這不經意裡的一瞥,我不禁又細細地端詳了她一番。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原來可以這樣美!沒有靚麗的裝扮,妝化得也淡到看不出,安安靜靜站在門口的角落裡,表情恬靜柔和——不像這個城市裡應有的面容,她帶了一頂乳白色的秸稈帽,帽簷向上翻起,她眼睛很大,鼻樑筆挺,我注意過很多上了年紀的女人,她們的眼睛不是黯淡就是落寞,當然也有的從容,有的世故,而她卻不同,她的眸子很清晰,雖然談不上清澈,談不上深邃,但是淡淡的,讓人覺得很美。不知道你有沒有留意過那些四五十歲的女人,她們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是什麼樣的表情?我也有觀察過的,她們或焦急或麻木;或不屑,或挑剔,而面前的這個女人真的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儘管在地鐵裡,人多又擁擠,她始終淡淡的,不茫然也不著急。地鐵靠近HN站的時候,她開始朝門口張望,起初我以為她要下車,待車停穩了,我才知道她是在等人,她等的那個人上了車,那是個與她年齡相仿的男人,他們很和氣的點頭,招呼,而我卻因為擁擠給夾在了他們中間,我手扶著門口的欄杆,身子朝另一面掣,為的是讓他們說話能夠便利一點,但是這麼稍一留意,我覺得自己的姿勢真是尷尬,她似乎覺出了我的感受,和她的朋友商量了一下,於是,我和那位男士串了一下位置。而正是這位置的換動,讓我看到了屬於這個女人的故事。她很自然地攙住了他的手臂,他也很溫和地看著她,他們相互地注視,那目光像兄妹,像情侶,也很像是知己。她的聲音輕輕的,但清晰細膩,她說:昨天傍晚的天空真美啊,雲都是一朵一朵的。他說:是啊,我也看到了,一朵一朵的雲,似乎數的過來呢。他們的談話讓我感到很詫異,她還告訴他:我給小蕊找了幾件衣服,都是我們家欣欣出國前在家穿的,我覺得很好看的,我想她也會喜歡……大概又過了兩三站,他們就一起下車了,我目送著他們走出車門,發現她的髮型是那樣的清新自然,他們一起走著,他的手臂輕輕地環住了她的肩。

(繼續閱讀)

201204272026老牛

樸素的日子仍依門開放著心事,門前那棵同齡的老樹仍經營著多味的故事。而秋日正一步步從容的接近冬天。你再提不起犁刀了,那一首曲子的最後一段,無論如何也演奏不成了。於是,你的今生,有一樁心願,注定無法了結,在這靜謐的氛圍中,凝在巴掌大多味屋角,眼睛看到一首詩,如魚一般四處遊蕩,表現出許多輝煌,結果淹死在一潭清水中。其實,你來到這裡之後,默默地,走了很長的路,征服過一個又一個的季節,為了農業的四季,匍匐於地,白天間或黑夜都認真耕耘著希望。現在,你抑鬱的閒居在屋簷下,寂寞和無奈。那一節未完的曲子,有誰能繼續吹奏。在這謝幕之時,沒有一處腳印踩亂,你唯一的願望是:一個小孩來到身邊,接過那短笛,吹響。時尚•時裝攝影 碩帝國 |柯雲路的部落格 |金余編輯的詩性空間 |The Checkout |聰明看世界,糊塗一顆心 |瑜- 愛的指南針 |U文字 U夢想 |吳小莉(Sally)的BLOG |A Capital Idea |Seahawks Insider |

(繼續閱讀)

201204222257一抹彩霞楓葉紅

季節的風鈴,搖醒了秋天的夢,披一縷霞光走進秋天,天空淡淡的雲閒閒散散。一抹嬌紅爬上了秋的容顏,牽著楓的衣角,挽著雲的綵帶,緩緩地展開了秋天的畫卷,恣意地把秋色渲染。清溪流過碧山頭,空水澄鮮一色秋,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這是秋天的魅力,這是秋天的詩箋。醉紅的嬌羞已把詩箋蓄滿,仄平的詩句把天邊的酡紅點燃,在秋陽黃昏裡、山青水秀間,那蹁躚的楓葉,畫出了秋日的靜美與恬淡。秋天是一首歌,曲幽情深,總在秋的枝頭響起,那楓葉在秋陽的映照下,錦繡如霞。大自然用它生花的妙筆潑墨吟楓,繪就了一幅雲繞山巒,楓葉如火的晚秋畫卷。一片片的楓葉,隨風打著轉兒,柔柔的飄曳,含情脈脈的飄飛在夕陽牧童的笛聲裡。那片片的楓葉是一首詩,鋪一紙筆墨,打撈記憶的眉眼,用清雅飄逸的語言,編織出綿綿的情思,在柔和的筆觸裡,婉約成一縷馨香,拈一縷桂香,用如水的纏綿,把素箋上的小字點燃,仄入你懂的弦,蘸一池裊娜的花語,撩動心底的柔軟。只是這滿池的詩,這首還沒吟完,那首就已經飛出了醉酒的詩篇,這醉酒的詩篇還沒有撿完,微醉的聲音已在那邊呢喃。我舞文的手總是來不及流轉,只能把所有的情感付諸於筆端。那飛舞的楓葉是一個多情的人兒,總是舒緩、輕柔地擾亂我的思緒,觸動我的心弦。黃葉舞,紅葉翩,手被輕輕地一捏,所有的情感就順著手指流淌到心間。心在聆聽也在傾訴,傾訴在這楓葉飄零的林蔭小徑,一點一滴的感動,一股暖暖的思緒,溶解在心頭血脈之間,抒情的音韻渲染了每個心能觸及的角落,思念也隨著琴鍵有緊有慢、有堅有柔,訴說著愛戀,直到永遠。我愛秋天,愛那鋪灑滿地的金黃,不需彩筆濃淡,潑墨自然,流動的溪水似跳動的音符,唱著秋的輓歌,獨守著那份溫馨、多情、靜謐和夢幻。我愛秋天,萬山紅遍,層林盡染,風中舞動的紅葉,像一抹絢爛的彩霞,嬌艷得似新娘的醉顏。紅得像花,紅得似火,紅得熱烈飛動,紅得讓人動情。我愛楓葉,因為她那一抹的飄紅,紅得獨特、紅得深沉,像火紅的夕陽語溢山澗。楓葉翩纖似流瑩,霞光融融向晚情,西天彩霞艷如火,山泉叮咚鳥啾鳴。我愛秋天那蒼翠中的一抹流紅、一抹金黃、一抹鮮橙,如天邊的流霞,裝點出秋之浪漫,托起秋日紅色的夢。掬一捧秋水漾秋裝,撿一片楓葉合琴音。徜徉在紅葉中,看滿山丹紅如血,滴醉嬌容,曲徑通幽,閒走落滿紅葉的小路,傾聽秋聲,聆聽秋蟲的私語和呢喃,感悟著秋的纏綿。楓葉舞秋水,天地共綃紅。丹楓輕舞細語濃,愛在深秋山谷中

(繼續閱讀)

201204100926姥姥家裡過大年

兒時最快樂的是過年。過年是一種團聚,是一種親情,是一種心境,是一種氛圍,更是一份翹首的期盼。  中國人喜歡過年,大年三十一家人團聚,兒孫滿堂圍坐在一起吃著年飯,聽著爆竹聲聲,看著春晚笑聲朗朗,熱熱鬧鬧,感受到那幸福的生活,喜悅不由得從心中升起,是那樣美好和愜意。  我常常想起兒時過年的情景,雖然是清苦,卻別有一番趣味。  那是1964年冬季,國家剛從三年自然災害中走出來,生活在逐漸好轉。這年的臘月,媽媽決定讓我們去天津看望姥姥、姥爺,陪伴兩位老人家過大年。爸爸把我們姊妹五個(最大的16歲)送上火車交給了列車員,在站台上注目著我們乘坐的火車逐漸遠去。一路上在列車員熱心的照顧下,安全順利的到達了天津。  姥姥家住在天津市老城廂東門裡一個青磚瓦房的四合宅院裡。最吸引人的是姥姥家那條文廟街要穿過兩道牌樓,雕樑畫柱古色古香,每次我都不由仰起頭來看看上面的花紋圖案和金字匾額。第一道牌樓上嵌刻的是:「德配天地」,第二道則是:「道冠古今」,其中的含義,表哥告訴我那是頌揚孔子的道德觀,可見我國古代就已非常注重禮儀道德的教育了。  我們姊妹的到來,給姥姥一家的春節帶來了歡聲笑語,增加了節日的氣氛。我好喜歡姥姥、姥爺,老人操著一口山東招遠的方言,慈祥溫良。每當吃飯的時候,我都悄悄地看著姥爺,看他小鬍子隨著嘴角上下翹動,在吃魚的時候魚刺會在他蓄著的八撇胡下面蠕動著爬了出來,他的八撇胡那麼的有趣,我總是不敢在老人面前放肆而背後偷偷地去樂。  小年那天,(臘月二十三)姥爺告訴我們要送灶王爺上天,我問:「幹嘛去?」「向玉皇大帝報告咱家的過去一年的表現哦,為了讓灶王爺多講好話要供他糖瓜的,送行的時候糊在他嘴上。讓他上天言好事,除夕再接他回來。」「那幹嘛讓我們也吃麥芽糖啊!」我調皮的說,姨媽接過來說:「小孩子從今晚以後要說吉利話哦。」原來是把我們的嘴也粘上啊!可是孩童的我們總是忘記大人的囑咐而犯了祖規,不時得到大人們善意的訓斥。但是,我卻牢牢地記住了這個祖訓,把它直至傳到如今。  三十那天,姨媽早起就忙開了,準備著晚上的年飯。只見她包餃子時裡面放上老錢(古幣)、糖,姨媽告訴我誰吃著了就會有福,哎呀!那我一定多吃幾個,吃到老錢準會有福,我一邊暗暗的想著一邊幫著表姐把院子的大木門貼上對聯、門神,表姐說:貼上門神就守住了大門,大鬼小鬼進不來了!姨媽把福字倒著貼,我不知道寓意的大聲喊著:福字倒了!哈哈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