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街燒餅油條的倒數計時 @ SPACEBOX 72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1304172339金華街燒餅油條的倒數計時

    4月24號,這回是真的要熄燈了嗎?或許是因為最近這五年來總按著幾條固定路線騎腳踏車穿過或經過華光社區去上班,看著熟悉的景色建物一片片逐漸地緩慢地被蠶食般地剝落凋零,在大規模拆遷前夕,各種團體媒體議題討論的沸沸揚揚之際,我反而沒有特別的感覺。倒是對原本就已經因世代交替而逐漸褪色、搬遷、甚至結束營業的各種無名美味感到可惜。其中大部分的店家都已在附近另覓新址開張,因拆遷而歇業的,除了先前的中原饅頭外,可能就是倒數計時中能賣幾天是幾天的金華街燒餅油條了。詢問了幾次都得到不打算繼續經營的答覆,如果這裡的微甜老麵厚燒餅曾經是你記憶中的滋味,請把握最後幾天。

    對於大部份看了舒國治文章才來金華街尋訪這家無名燒餅油條的人而言,多半會失望而歸吧,我不知道舒國治是什麼年代在吃這家燒餅油條,但它的確已不復從前的滋味,就跟新鮮豆漿店在製作燒餅的師傅過世後,水準就一落千丈一樣,很多手藝傳承的遺落是無法逆轉的。我不清楚金華街燒餅油條到底已經更替了幾個世代經營,如今它的厚燒餅,雖說品質偶爾有點參差不齊,仍能找到淡淡蔥鹹中帶著微甜的扎實嚼感,但我小時候最愛的甜鹹圓形燒餅則已經是完全已不是那麼一回事。

    說起小時候的滋味,國中和高中六年,儘管每天上下學都要穿過金山南路跟杭州南路間的這段金華街,我一直到這幾年拆遷議題掀起後才知道這一區有個名字叫華光社區,開始去刻意留意這些已成呼吸般自然的景物與店家。但從兒時起這一帶的眷村美味早已是餐桌上輪替的景色。身為幸福小孩的我在求學過程中其實沒有自己買過早餐,長大後追本溯源了解他們多半輪流來自中原饅頭店,新鮮豆漿店,還有金華街無名燒餅油條。而其中我最喜歡的分別是中原饅頭包著粉絲的那種菜包,新鮮豆漿店的燒餅油條(很多年前的版本),還有金華街燒餅油條的甜鹹圓燒餅(一樣是指很多年前的版本),如果我起得夠早來得及跟老媽指定要吃什麼的話,我會說要一個小甜跟一個小鹹,這是我幫他們取的暱稱。金華街燒餅油條的厚燒餅當時對我而言份量太大,一套吃不完,早起要這麼費勁嚼著一大塊餅也是累,反而多年後習慣了歐式麵包譬如法國長棍般的口感,回頭就愛上了這種厚燒餅。

    儘管在台北仍能找到一些保有傳統風味好手藝的燒餅油條店家,好比排隊人氣永遠強強滾的阜杭豆漿,但在台北市中心坐在這種帶著複雜歷史記憶眷村風味的違章建築裡很市井小民的飽餐一頓的機會真的不多了,如果你在4月24日前看到這篇文章,找天起個早走趟金華街,陪華光社區做最後的倒數計時吧。





     

    蛻變中的西班牙(6) — 科學...|日誌首頁|La Rioja Alta -...上一篇蛻變中的西班牙(6) — 科學小飛俠 Comando G...下一篇La Rioja Alta - 延續傳統價值的Rioja經典風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