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料與法國酒 @ SPACEBOX 72 :: 隨意窩 Xuite日誌
    1. 沒有新回應!
  • 關鍵字
  • 201103311104核廢料與法國酒



    近來人人聞"核"色變,昨天的電視節目名嘴們沸沸揚揚談著美國跟蘇聯的核廢料都丟哪去了? (那些資料跟數據真難背啊,名嘴們猛吃螺絲也真是辛苦了 XD),當初我整理的這篇文章剛好為大家介紹了法國的核廢料都丟到那邊去了,拿出來再跟大家分享一番。

    當時發表這篇文章是因為看到趴可先生幫南隆河的2007年份打了很多很猛的高分跟滿分,讓一些教皇新堡酒款價格水漲船高,也讓它們失去了原本可親的面貌。倒是有點好奇趴可先生在試飲新年份的南隆酒時,有沒有帶著Geiger counter? (輻射探測器的一種)

    這個事件與葡萄酒的關聯報導早就消失殆盡,但是純就這起意外事件,在歐洲的一些媒體上仍可見到持續的追蹤報導。許多批評的言論多半是針對政府當時的應變措施,好比說當地民眾太晚才被通知禁止飲用當地水源,禁止游泳釣魚等。而後也看到法國政府終於正視問題,針對全國所有的核能電廠周遭開始進行地下水的檢驗。不過又有誰會知道這些檢驗結果呢?

    上圖:位於Bollene的Tricastin核電廠,順流而下約30km處就是我最愛的教皇新堡。
    圖 from SPIEGEL Online


    核廢料與法國酒

    現代生活中早已充斥著各種有形無形對人體有潛在傷害的因素,與其說這篇文章要做作地探討法國酒受到核廢料輻射汙染的真實性,不如說每次熱血沸騰想要砸錢收藏心中好酒之際,來被這些資料潑潑冷水,應可適時攔截大把銀子,最近需要管緊荷包的酒友們可妥善利用。

    國自1973年的石油危機後,致力於建立核能電廠,以確保其電力能源的自主性。至今日,在法國境內總共有十九個核能電廠,五十八個反應爐,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最大核子電力生產國。法國境內的數十個核電廠,至今電力能源完全自給自足,而且還是周圍國家英國、西班牙、義大利、瑞士等的主要電力供應者

    摘自「綠色的法國:核能核能萬萬歲

    但是核廢料去那了? 看看法國的核廢料掩埋史

    摘自「法國全國反輻射性核廢料掩埋聯合組織協調會」的資料,請參照連結網頁中,最下方的年表:

    許多地區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選定(包括隆河與香檳區附近的地點),被選上了也是要低調:1995Gard被選作預定地起,隆河谷省的葡萄栽種工會便積極動員。『這對此地區的名聲可能造成嚴重損害。想想看,往後人們在提起隆河海岸省時,都會說:喔!那裡是歐洲核廢料的垃圾場!』(Christian PALY,隆河海岸省葡萄栽種聯合工會理事長)

    法國葡萄酒的迷人之處就在風土,核廢料掩埋的影響恰恰好都cover到了:掩埋法無疑將對水資源造成無可彌補的危害。並且,不但水的本身受到污染,它也將成為把輻射物帶到生物圈的運載媒介。因此,無論是水、土壤或空氣,最終都將遭受輻射污染的威脅

    在「綠色的法國」文中提到,法國曾經異想天開把上千噸核廢料用巡洋艦克里蒙梭戰艦載到印度去,結果吃了一鼻子灰,原船開回法國後,又載到那邊去了??

    國際的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2006年時就已經提醒法國香檳區地下水中已驗出輻射元素位於香區中心建有一座核廢料棄置站,綠色和平組織指出,在廢料區附近的地下水中已驗出輻射元素氚,並證實這種放射元素已經透過空氣擴散到大氣層中。如果政府不及時採取措施,這將對香檳區造成破壞,目前法國政府已經計畫重新選址建設新的核廢料區,處理輻射性最強的核廢料。綠色和平組織指出,法國的核廢料危機若一發不可收拾,不單會破壞環境和影響公眾健康,更會影響全球消費者對法國酒的信心,從而造成更大規模的經濟損失。

    原文請參照綠色和平組織網站:Greenpeace reveals that France's iconic sparkling wine, Champagne, is threatened by radioactive contamination leaking from the nuclear waste dumpsite in the region.
    http://www.greenpeace.org/international/news/radioactive-champagne-30-06-06

    2008年七月份的隆河區核電廠意外事件,Decanter上的新聞上架後很快就消失了,但一些非關酒的網站還是可以找到很多報導,三萬升夾帶12%鈾的外洩,流入兩條隆河的支流,往南再匯流進入隆河:

    Last week’s accident – which was curiously under-reported in the European media, during the same week when France assumed the presidency of the European Union – took place between Monday 7 and Tuesday 8 July at the Tricastin plant in Bollene, 40km from Avignon, in the heart of the Côte du Rhone wine-producing region.

    After a plant malfunction, some 30,000 litres of a solution containing 12% enriched uranium overflowed from a reservoir into the nearby Gaffiere and Lauzon rivers.
    http://www.maltatoday.com.mt/2008/07/16/n6.html

    結論是:趕快去買一些隆河老酒來喝

    蛻變中的西班牙(5-2) — ...|日誌首頁|小酒農的Vin de Fran...上一篇蛻變中的西班牙(5-2) — Los Vinos de Raúl Pérez...下一篇小酒農的Vin de France(1) - Claude Courtois, Loire...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