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52139花眉土地公廟和村樹

                        花眉土地公廟和老村樹

    我家住在西寶村的花眉巷,花眉巷的另一頭,有個花眉土地公廟,廟旁原有兩棵高齡大樹,一榕一朴,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其中被估計有一百二十五年以上的老朴樹,被選為西寶村的村樹。

    


   

                    老榕樹

    我拜訪住在土地公廟前的張金生耆老,他表示─最大的老榕樹和老朴樹,年代久遠,樹齡無從可考。長輩曾提及:族親張尾先人(附近張家米店老闆的祖父)曾把老榕樹的氣根放進中空竹筒裡,接到土裡,塞進泥土,種成了兩棵『子』榕樹。童年(十歲左右光景)的記憶裡,親眼看著父親、叔父(張榮、張啟容)兩位先人又從廟南側的『子』榕樹氣根接種出兩棵『孫』榕樹。北邊一棵不知何時由氣根落地自然長成的『曾孫』榕樹,也已亭亭玉立。目前的兩棵『子』榕樹,一棵就在廟的前右側,樹胸圍已有206公分,另一棵在廟後方,因開路而移植,可惜沒存活。兩棵『孫』榕樹樹胸圍都在106公分上下。這些血脈相通的家族榕樹,棵棵樹幹相接連,枝葉交織,欣欣向榮,成了奇特榕樹群景觀,樹冠枝葉延展成綿密的大遮棚。

     
  
   93年元月8日拍攝的土地公廟全貌(右邊是兩棵老樹)

    民國九十三年元月八日,我隨大雅文化學會志工到此拍照,老榕樹旁的老朴樹仍健在,兩顆老樹和南邊三棵家族榕樹,像開屏的孔雀,好像把扇形的羽毛平鋪在花眉土地公廟的上空,巍然而秀麗。縣議員許水彬當年出馬競選時,花眉土地公廟和老樹都上了競選海報,讓整個選區的選民印象深刻。在這裡,我看到拜拜的、聊天的、乘涼的、講古的、嬉戲的,樹下的廟埕像個川流不息的舞台,妝點著純樸村民的信仰與休閒。

    兩、三年後,朴樹因年老體衰加上蟲蛀而枯死,老榕樹經幾次強颱侵襲,不堪強風摧殘,終於傾斜後主幹折損,以後公家單位多次雇工修剪,土地公廟的大榕樹群早已不復當年景象了。

                 老榕樹枝幹被颱風吹斷                 


                    老朴樹蟲害枯死
                    花眉土地公廟現狀

    老樹的維護工作,如例行的除蟲、修補坑洞、做支架支持等的照護,須要專業人員參與或指導,雇用工人做修剪樹木工作時,更須要熟知樹木生態的專家監督,否則錯誤的剪切口,讓緊鄰剪切口的枝段飽受病菌蟲害的侵害而乾枯,甚至禍延整株而死亡。原本枝條優美樹形勻稱的大樹,成了枝幹裸露、東秃西崩毫無美感的斷肢殘臂樹。許多行道樹上,處處可見修剪不當造成的病枯枝,儘管有心人士一再呼籲,但什麼時候才能終結這種認知不當的損傷?

  
                    
澎湖通梁古榕

    民國九十八年十月大雅文化學會志工再度拜訪西寶村土地公廟和村樹,感慨良多。澎湖的通梁古榕,樹齡300年,97條大氣根,佔地660,是多少遊客深入心底的記憶,它吸引了無數的觀光客,人潮帶來錢潮,創造了無限社會生機,提昇了當地風土文化深度廣度。我們這兩棵估計有一百二十五年以上風光的老樹,大家都疏忽了維護工作,老朴樹已走入歷史,老榕樹家族還要經過多久歲月洗禮才能回復曾有的風采?老樹無語,鄉民有責!

    文化學會志工透過影像為家鄉老樹做記錄,感念一百多年前不知名的播種者,感念用竹筒造樹的張氏宗親兄弟,感念那些默默照拂老樹的近鄰村民,我們希望西寶村老樹風華再現,在歷史長河裡,讓老樹與近悅遠來的村民、來客,共同擁抱更寬廣的天空。      

               (圖文:爾雅 )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