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飛鷹之墓 @ 飛鷹人大學堂~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背叛第二人生照片
  • www.flickr.com
    efly 飛鷹人 背叛→第二人生 的相片更多 efly 飛鷹人 背叛→第二人生 的相片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1. 沒有新回應!
  • 飛鷹人最近的書籤
  • 文章得來速
  • 使用Google搜尋站內文章
    輸入關鍵字

  • 請點以下廣告默默行善作公益,感謝您!!
  • 娜娜愛台灣319鄉

  • 飛鷹人之友
  • 背叛→第二人生

    營活大使

    Palacan!部落格聯播

    **以上有遺漏的請速洽angelefly@gmail.com

    訂閱飛鷹人電子報:

  • New sweet Xuite home !!
    Welcome!!--efly 飛鷹人

    Who are EFLY?
    我們是誰?
    要如何過圓滿無缺的生活?
    人性存在科學與靈性的夾縫間,
    一邊是知識,一邊是善良本能,
    兩者如何密切合作?

    200610172359【小說】飛鷹之墓

    【小說】飛鷹之墓

    「璐瑤不想住在阿姨家,她希望能夠獨立地活著。」

    每天一大早從床上醒來,睜開眼睛,腦袋就無法停止思考,想著昨日、前日很多數不盡的往事或是惡夢,連自己都清楚地說著:「真是亂七八糟的想法!」停止他的入侵只有一個方法,「起床」,但是璐瑤差點忘了,她沈重的身體,怎樣也不聽使喚,簡直就像小時候白天睡多了,作了惡夢,全身無法動彈,掙扎著起不來的恐慌與壓力。
     
    「我是否一輩子無法獨立?」
    「我要屈服於我的命運嗎?」璐瑤不斷地問自己。
    一直清醒地等待著阿姨過來關照她一下,腦中該想不該想的不知繞了多少回,「等一下我要在電腦前寫下來!」璐瑤默默地想好每一個文字。
     
    「這個募款計畫實在有點心煩」,
    「別人作得到,我就沒理由作不到,更何況我受傷以前也是優秀的人」
    「我相信我的能力」。

    璐瑤的工作就是推動「中途受傷者的職業重建計畫」,目標是「幫助更多跟她一樣遭遇的人」,自從璐瑤受傷後不得不強迫自己學習電腦,每天使用手臂及手腕敲打鍵盤,整隻手必須舉上舉下很酸很費力,但是「比起以前完全不能動」的狀況,實在好多了。
     
    好不容易等阿姨忙完「起床的所有動作」,已經過了一個小時,璐瑤需要她的幫忙,也不敢抱怨,直到阿姨來協助她起床,璐瑤始終保持感激之心,不敢稍有不敬。(畢竟不是自己的母親,換做是自己也不見得能有這等愛心!),整個人被翻了起來、扶正、移位上了輪椅,「終於又可以還我自由,以輪子代替我那笨重沒用的軀體」。
     
    打開電腦,先連線上網,啟動即時通與SKYPE,然後速速將我剛剛在床上腦中構思好的企畫案,一個字一個字敲打在WORD,這是一個部落格的募款想法,我想創意還不錯吧,不必另外花錢,重點是我自己可以維護,不需要靠他人的協助,我想到這個就不禁非常開心,「想我璐瑤這些年來遭遇受挫的機會太多,甚至連網路、電腦都可以欺負我,但是等我想好了怎樣操控電腦,這個世界就讓我來好好掌握你吧。」
     
    這些年來,每天都有一丁點的進步,學會自己刷牙、洗臉、吃飯、、甚至梳頭髮,這些生活小事足足學了二年,還差強人意,勉強及格,但是最得意的還是「我堅持要買一台電腦」,阿姨起初不懂又不想浪費,讓我猶豫好久,畢竟我自己不能賺錢,而且不斷地需要消耗一些生活必需品、醫療、復健等等,實在實在不敢堅持任何一件東西,但,就在一次「活動中我看到芢馨很自信地打電腦的樣子」,我就下定決心,不管怎樣一定要學會,「這幕影像激起我久違的鬥志」。
     
    突然,開啟了一個小視窗,一個笑臉,說「早安!」,又是芢馨來打招呼了,我起床慢,芢馨早就上網一個小時,我每天在家必須配合阿姨的生活步調,所以沒有一天能順著自己的意,我也說「早啊」,順便給她一個「露出整排大牙的笑臉」。接著芢馨批哩趴啦打了一推字,我還來不及看完,心想我的打字好累,實在太慢,還是使用語音,比較快一點,但是需要阿姨幫我戴上耳機,我上次自己勉強套上去,沒想到硬生生折壞了一副耳機,真令我心疼。
     
    「嗨!早」我們終於說上了話,講話又可以不必擔心浪費的事情,愛講多久都可以,往往對著電腦,可講上一個鐘頭,除非阿姨來抗議,我必須躺下,才結束對話。
     
    對話結束了,不過腦中卻無法停止回想,剛剛芢馨提到「不想活了」,我只是默默地聽。也不敢勸她,因為我也常常這樣想,「想死跟不想活」是不一樣的,我認真地想過,對我來說死亡是醜陋的,當我受傷那一刻就是這樣,又是鮮血、扭曲、慌亂、哀嚎、我的表情一定極為難看,而且我還是個頂愛漂亮的女孩,我怎會去想死亡?但是「活著」不能把自己打扮得美美,連肢體都無法擺好姿勢,當自己想辦法要挪動一下下,都是表情極盡扭曲、身體卻絲毫不動,就像芢馨說的「簡直像水泥塊一樣」。
     
    雖然醫生一再地說「這是心理現象」,其實「僵硬、痙攣」與「平常的軀體」也沒差異太大,就是擺脫不了打從心裡嫌惡自己吧。
     
    最近這個募款計畫,需要一個健康的人來幫忙辦活動,馬栗當然是不二人選。我已經依賴他很久,靠著他的社工頭銜與個人特質,沒一個活動沒辦成,我曾經偷偷地想過,若是他願意,我想跟他私奔,不管活得如何,我都想試試看獨立地活著,至少不是在阿姨家當累贅、罪人,眼看著阿姨漸漸老了,關節都退化酸痛,實在不忍再繼續折磨她,畢竟我母親臨終時的託付,並不是終身契約,真想給自己也給阿姨一家子放假!
     
    目前推動的募款計畫,就是成立一個「極樂中心」,讓所有不幸中途受傷者都有機會來這兒「安享晚年直達極樂世界」,只要自認為在家庭裡的人間職責已盡,就可以辦理進駐這裡,所謂「極樂」就是接近心中極樂的淨土,除了居住、學習、交流,還要同樂,我常說「重度脊髓損傷者一開始簡直像個大孩子」,所以這個中心應該也會像個「超級兒童樂園」,有人包著尿布、耍著脾氣、不會整理儀容、不喜歡上課、不愛做運動、、就順著他讓他過完這輩子吧。
     
    馬栗聽過看過我的計畫。社工專業讓他不想馬上說啥意見,只是有點笑容又有點憂愁,一部份覺得創意好笑,滿誇張的,一部份覺得「這簡直是組成一支敢死隊」,擺明了向死神招手。

    「這樣滿有創意」!馬栗開口說了,給了璐瑤一劑強心針,「但是..」馬栗開始說起自個兒的疑慮擔心,例如「社會接受度」「觀念」甚至「國格」都提了,我們忍不住辯論一番,

    即使我今天中氣不足,說話有點喘、背部非常不舒服、全身都怪怪的情形下,我全神貫注地想說服我心中唯一的依賴「馬栗」,我希望他支持我,瞭解我,我不是「想死」,只是「不想活了」。難道,我們不能將這群死黨集合在一起,過著極樂的生活,接著慢慢走向極樂世界?我覺得挺合理的。
     
    這個想法,芢馨聽了很開心,這傢伙平常活得不耐煩,經常喜歡附和他人的點子,但是光說不練,從來不負任何責任,她說「當他發生意外之後,就少了一條神經,甚至連『有信用』的那一條也發現不見了」,我嘿嘿笑,實在拿她沒辦法,畢竟死皮賴臉的人,是老大沒錯!
     
    不過,我們幾個一起在網路上合作那麼久了,已經培養出默契,有一聲響屁,就知道是誰的,這樣的境界與交情足夠讓我們一起作夢。在線上會議的時候,我提出我在床上想出來的企畫點子,馬上獲得我們的頭頭「馹玖」的讚賞,畢竟快樂誰不想要,而且遵守人世間繁雜的一規一舉,直在是畫蛇添足多此一舉,連自己都作不到,為何要強迫連累他人呢?
     
    部落格活動進行開站以來,憑著馹玖、芢馨的群眾魅力,以及馬栗的熱情力量,加上我們這群死黨的全力參與,人氣始終還不賴、留言回應也差強人意,但是「募款」嚴重不足,這也是意料中的事,畢竟我們的點子太新,年輕人會覺得好玩但是沒錢,中年人有錢卻沒空上網,這是我們的死穴,如何能解?
     
    想不到,一派活潑、胡言亂語的芢馨居然又出了個意外,她的外勞看護不小心將她掉下床去,而且這次非常嚴重,「撿不起來不打緊」而且還骨折受傷,好不容易抬上救護車,醫院住院檢查下來,發現得了「癌症」,並且已經擴散到全身,所以骨骼才會如此脆弱不堪。

    我們在會議中,馬栗宣布了這個消息,頓時在網路那頭出現一片真空,沒人呼吸說話,當然也沒人哭泣,馹玖打破沈默開口說「這未嘗不是好事」,人生遲早要走,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擔心的事,我擔心我們其中要有人先走,我希望不是我,因為我有重要職責要替他辦理後事。
     
    聽到這兒,又是一陣沈默。
     
    「輓聯已經想好了」,馹玖在會議上說著,這是過了三個月的時候,芢馨在安靜中過世,璐瑤的計畫沒達到目標,馬栗忙著與芢馨家人協調治喪的程序,一切都平靜的發生,只是會議上不再出現「爭論」「玩笑」,沈默的時間拉長,「你們要聽聽我寫的嗎」,字幕上出現「OK」,於是馹玖默默唸著居然哭了起來,號稱男子漢的他,也決堤了。
     
    會議中白版上出現幾句話:
     
    芢馨摯友
    但願生在同時、死後相隨,極樂世界有你有我  飛鷹人敬輓
     
    今日各自散會!

    後記:
    本文緣起,是因為回應一位讀友,而有感而發的文章,文內頗多不順,敬請見諒!!
    因為,我一直在想「這樣的飛鷹人」到底有哪些人在關心?沒提供任何禮物與獎金的活動誰會來看?難道,我們想挑戰現代社會的世俗型態嗎?

    膽子也未免太大了,而且,可能不但乏人問津又敗得很慘。

    前天有看到公視重播「螢火蟲之墓」,原本不敢看轉台了,但是沒好選擇之下,又被吸引再次看完她,結果是「哭得唏哩花啦的」,我已經比一二十年前初次看這部宮崎駿動畫電影的悲傷多了幾分「飛鷹人」的感傷。

    後來,我想了想,我朝思暮想的飛鷹人有點像是那個節子妹妹,非常可愛、天真令人不禁想要照顧,但是在「極度不良」的環境裡要當一位哥哥真是「自不量力」,不是「思念過去、物資匱乏、民生問題、受人排擠....」悲從中來還是要過日子,周遭的人也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如何幫助這個小兄妹呢!

    原本無憂無慮的幸福一家人,發生意外之後又遇到惡劣的環境、不得不寄人籬下的痛苦以及想要追逐無拘無束的自由,卻不知已慢慢向死神接近。我在想「是否忍耐待在阿姨家就好」至少不會害死節子,為了一些尊嚴與自由卻讓她陷於孤立無援的境地。

    而周老師更像是這位哥哥,覺得自己有責任要照顧好妹妹。

    我是唯一身體完好的人,更沒有權力說苦。當看到「野外火化節子」的鏡頭,哥哥面無表情、淚已哭乾,我想我會陪伴到那一天。


    螢火蟲之墓 劇情可參閱:
    http://www.csie.nctu.edu.tw/~thtsao/Miyazaki/firefly.html
    【東方鷹分享】平凡中的快樂.....|日誌首頁|【飛鷹人超級任務】福智之友 終...上一篇【東方鷹分享】平凡中的快樂...下一篇【飛鷹人超級任務】福智之友 終於結案了,台灣人大感動...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