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72239第六次夜衝合歡山-流星日出團-出發前

16度飄著细雨的晚上
我在河濱公園練跑著
都不會感覺到冷
因為我昨天才去了最愛的景點-----合歡山
4度加上七級風真的叫做寒風刺骨
經驗豐富裝備越來越齊全
這次帶了頭套
頭沒被風吹到
感覺好很多

這次我是主揪
想起來以前我常常找大家一起去玩
辦過好幾次機遊活動
騎過很多次的長距離路程
不過後來就停擺了
算算時間
約有四年之久
會興起辦流星日出團這次活動
有兩個起點
一個是有天跟阿復學長聊天
才知道他在霧社工作
就說了有機會去找他
(我這人不隨便說說的)
另個是手槍的msn暱稱打著
天氣冷時就想念合歡山
(畢業旅行從墾丁回家的路上我們幾個就說好了
 以後要再一起去合歡山)
說起合歡山我怎麼不想念
我去過五次
從第一次就愛上了
五次下來帶了好多人上山
少說也有三十幾個人
想查看看合適的日子
找到了沒有月亮的星期一
(因為我現在只放星期一)
又很接近流星雨來的日子
就敲定了

問了幾個過去的團員
很順利的找到
在出發之前最多還到了11個人可能參加
反應熱烈超出我的預期
我本來只是想一台車五人上
不過總是很難這麼順利
攝影師銓哥需要回老家一趟
新科律師當天有老闆的課
海大研究生學姊也是有老闆課
丞哥很直截暸當的拒絕
和很多想參加但是時間無法配合的人
...................
出發前半夜三點傳簡訊說無法參加
最後出發前三小時復活的一日堂姐----學姊
加加減减最後是七個人從台中上山

另外是車子的問題
本來想說用銓哥的車
或是手槍的車
或是煞氣超超的車
或是手槍律師友人的車
還是我家的車
到後來的租車
格上?凱凱認識的車行?
租一台車?租兩台車?
最後決定租了一台八人座的箱型車
(當時很怕沒有人會開)

天氣的問題
一個禮拜前看是那天是好天氣
不過每格一天看
越看越糟
到最後前兩天變成了陰時多雲偶陣雨
那時已經訂了兩台vios
是要想雨備?還是取消?
下雨天的晚上能去哪?
夜店?唱歌?打保齡球?
很煩
最後決定不管怎樣衝了!
(我煩是擔心大家什麼都沒看到 白冷的)

出發當天六點起床去送貨
回到家十二點多
休息了一下
提醒手槍幫我買明太子麵包
拉回堂姐參加活動
背了裝滿滿的背包和小包包出發
第一次到新的國道客運總站
感覺真豪華
等著車
等著等著看到小鴨
(話說小鴨跟我還蠻有緣的
我第一次看到小鴨其實是國三時候
我們是同國中的
因為小鴨那時候是我國中同學的情敵
同仇敵愾嘛 所以也記住他了
後來到高中時候又看到他
他第二次當我學弟
認人太強了所以我還記得
第三次在興大的宿舍
又再看到他
我就問他了是不是附中的? 是不是弘道?
真的都是
他第三次當我學弟
不過他應該都不認得我
我很低調的

開車平順的開著
不知道是因為趕著時間的關係
我覺得司機開的好慢
而且在車上也睡不著
重看了投名狀
"搶錢 搶糧 搶女人""大哥是對的!"
在過苗栗後因為有車禍的關係塞車了
本來約六點到逢甲的
我六點才到中港轉運站
本來想打電話請煞氣超超來載我
才發現他換電話了
我沒他的號碼
結果是手槍來載我
不過可惜的是沒買到明太子麵包--賣完了
往逢甲麥當勞的路上
透過二姑姑跟我媽得到了表弟的電話
手槍騎車還是很猛
(可能忘記之前的車禍了)
到了麥當勞
手槍去停車跟找他的朋友
我跟晉超先在裡面等
看到一個烙單穿白色外套的妹
等了一會
手槍帶了他的兩個朋友來
晉超對著他其中一的朋友說:
阿 你奈底加?
手槍律師友人:我要去合歡山
他們竟然是當兵的學長學弟
世界真小  也太巧了

五個人邊走邊逛逢甲
繞了一圈什麼都沒買
隨便在一間小攤叫了冰跟火鍋吃
吃到一半
剛剛看到烙單的白衣正妹也跟我們在同一間吃
我跟他們說:
ㄟ 又看到了耶
不過也是說說而已
沒怎樣就走了
繼續在亂晃
第三次看到她
三次都是在相距一段路的地方
旁邊有人了.........

八點照原定計畫跟凱陽去租車
一直不知道是怎樣的車
到簽訂合約後要取車時才知道是哪台
toyota的HIACE 2.7DX
很大一台
還好是自排的
其他人應該也會開
回到麥當勞接大家
堂姐這時候也到了
也看到書記官彥丞
感覺有變胖
過太爽了吧
終於七人到齊
準備往霧社出發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