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70522小孩沒比大人笨





小的時候曾經想著,等到變成大人以後,
不懂的東西會不會都有答案,所有的煩惱也都能輕易地解決?
變成大人以後,是不是想做什麼都可以做,
不需要每天只顧著讀書考試?
事情的結果,當然和那些幻想大相逕庭,甚至說適得其反也不為過。

如果處在作業期限前的燃眉之急也能從容不迫地看電影是媒體人的權利,
那我確定我把這項權利使用得淋漓盡致;
前陣子和馬來西亞的朋友聊了一些關於語言全球化的議題,
讓我把將近七年前的「小孩不笨」(I Not Stupid)挖出來研究了一下。
這部由梁智強編、導、主演的諷刺喜劇片,
2001年九月全程在新加坡拍攝錄製,隔年十一月下旬在台上映,
以三個後段班小學生的觀點,反映當下的教育、家庭、社會各方面的實際現象。
主要角色「達利」、「文福」、「國彬」生長於不同的家庭環境,
彼此個性迥異,課業成績卻都一樣爛,
也因此總是遭到前段班學生以及他們家長的歧視;
當中的「達利」家境優渥,老爸是當地最大肉乾工廠的老闆,
即使成績不好,對未來的出路也可高枕無虞。
只是也因為這樣的生長環境,讓他對於任何事都只會言聽計從,
絲毫沒有自己的意見及想法,在同儕眼中也只是個懦弱的富家子,
即使在自己家中收到外人的欺負,也只會手足無措地嚎啕大哭;
直到綁架事件以及移植骨髓救了好友的媽媽之後,
讓他知道必須適時表達想法和維護立場,了解自己是可以為別人做事,來建立自我價值。
「文福」沒有像達利那樣含著金湯匙長大,
父親長年在獄中服刑,母親必須一肩扛起家計的重擔,
也因此文福具有三人之中較為剛毅勇敢的個性;
在前段班表哥的嘲諷和對後段班學生抱有熱忱的 李 老師鼓勵之下,
自尊心和潛能被激發,以不斷進步的成績證明自己不會永遠被瞧不起。
對於「國彬」的內心戲,前期沒有太多著墨,
只是一樣因為被編入後段班,同樣受到很低的評價及待遇。
國彬的媽媽深刻感受到文憑在社會的重要性,因此給他很大的壓力,
然而他始終拿不到理想成績,但在繪畫方面有超高興趣及天份,在綁架事件中表露無疑。
壓力大到一度想尋短的國彬,後來同樣是因為 李 老師的推波助瀾,
讓自己的才能有得以發揮的舞台,
為「不唸書也可以靠一技之長闖出一片天」這個非主流意念下了一個註腳。

遙想民國八十年,剛升上國中的我也進入了一個成績決定一切的環境,
雖然從三年級才開始能力分班,
但其實從那時我們就應該要明白只有拿到好成績,在老師同學眼中才有地位。
決定座號的方式是入學時的智力測驗,兩百五十幾個男生被分成七個班,
人數平均分散,班與班之間的測驗成績是均等,
不過每個班從一號到最後一號就是依照智力測驗成績編排;
全班卅七人當中我排第七號,但是我印象中各種大型考試,
像是段考和模擬考這類,我從沒考進前七名過~
倒是後面那些九號十號甚至十五號的,成績都可以超越前面的五六七號。
前兩年下來,我除了數學理化差了些,文科和社會科表現還不差,
尤其是英文能夠和前三名分庭抗禮;
平均起來,大考的成績大約在八至十二名之間遊走。

到了國三面臨程度分班,班上有十二個同學進入A段班,
包括幾個座號和名次都在我後面的同學,而我卻進入了中段班;
雖然不至於所有老師都放棄了我們,但卻和放牛班一樣,是不被學校所期待的一群。
不太記得是自己去問還是導師主動跟我說,
我進不了A段班是因為成績名次不穩定,各科表現也不平均,
安排我進中段班是要我先把數理弱項好好加強,
並且會視我的進步情形找機會把我轉去A段班。
距離聯考剩不到一年還講這種什麼先顧好弱項再轉班的鬼話,
也只有年幼無知天真無邪的十四歲少年會傻傻地信以為真;
時間流逝,聯考結束的那個暑假不但得知所謂的A段班並沒有全部考取公立高中,
還從某同學的媽媽那邊聽到,他們有一大部分是因為在分班前不斷送禮巴結導師,
那些同學才能優先被考慮送進A段班。
當老媽和我知道這些的時候已經全無意義了,而且我也沒後悔接下來的選擇,
只是這樣的現象,本來以為是電視劇或小說的情節,
等到真實地在眼前上演時,還真有相當的感觸。

在教育層面來說,華文的議題也是本片另一個重點;
這個語言,台灣講「中文」或「國語」,大陸講「普通話」,
星馬地區則稱之為「華文」。
即便是華人充斥的新加坡地區,華文這樣的傳統語言卻沒受太多重視,
某部份還在學齡階段的小孩只想說英文、學英文,
抱持一種「只要學好英文就有競爭力,學華文沒有幫助」的觀念;
甚至在職場也有普遍的現象,本片的編導梁智強飾演一位廣告公司的職員,
強調出了一個現象,本地人和西方人在廣告創意上競爭高低,
同樣的呈現,西方人的東西卻比較容易被客戶接受,
充分顯示出「外國的和尚就是比較會唸經」的成見在新加坡商場根深蒂固,
在這情形之下,片中某位老師積極倡導華文的言辭,便顯得格外令人印象深刻了。
「做一個華人,華文華語一定要懂,因為這是我們的母語,我們的根;
 因為我們生長在這個環境裡,華文華語的用途是超越你的想像的。
 如果在新加坡你不懂得華文,將會使我們失去了解中華文化的機會,
 不懂華文將會使我們不了解自己的族群,
 不懂華文,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麼。」
自從去年放洋取經,和大陸地區同胞開始有了深刻接觸,
撇開政治面和經濟面的現況不談,就文化面來說,
我一度非常憎惡當年毛澤東在文革時期廢除傳統文字而推行簡體中文的行為,
不但對傳統是嚴重的破壞,也糟蹋了千百年來我們老祖宗對學術文化上的貢獻
根本就是惡搞的王道。
然而,如果站在國際化的角度觀之,簡單和複雜的文字間的取捨就不同,
對西方那些非母語使用者而言,學簡體中文的確要比繁體中文要容易一些,
用英文符號所組成的漢語拼音,也比完全陌生的注音符號要親切得多。
基於這樣的理由,儘管我還是不會認同毛澤東破壞文化的理念,
不過在推行簡體中文和漢語拼音這一點,也變得較能接受了。
片中提到這樣一段熱血的發言,
新加坡地區在華文教育方面的努力,似乎也有以長遠眼光來期待的價值。

片末,三個小孩彷彿都找到了今後的方向以及自我的定位,
大人也在彼此的互助合作之下化消原本的仇視;
雖然很想說圓滿大結局是老梗,不過都已經是快七年前的片,本來就不是什麼新片了。
此外,由於「小孩不笨」亮眼的票房成績以及熱烈迴響,
不但獲得第十八屆國際天主教人道關懷優良華語電影「金炬獎」,
2003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亞洲電影」提名,
後來還開拍了「小孩不笨2」,以及「小孩不笨」電視版,
梁智強在新加坡電影文化方面的貢獻也因此受到政府高度肯定。
以教育為題材的電影其實也不算新穎,
不過除了教育體制,還融合家庭、社會各層面的主要問題,
就很值得作為學習的題材了。
儘管主要是以三個小學生的眼光去看這個社會,
其實身為家長以及教育工作者更需要用心咀嚼與體會裡面許多情節和對白,
畢竟在這樣的過程裡,父母、小孩、老師可以說是同時成長的,
如果能在這一百零五分鐘裡面獲得很不一樣的啟發而讓很多人的未來有所不同,
也算是讓梁智強的功德簿上增添一筆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