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61306近鄉情怯與圓鑿方枘並存的邏輯





一種東西通常能被賦予很多種價值,最主要決定於它如何被看待;
而被看待的對象可以很複雜,但也可以用單純的分類法來判斷。
在街上奔馳的拉風跑車,以及資訊展上推出的新型電腦,
很容易吸引男人特別關注及打量,然而對女人來說,
車子不過就是種有四個輪子,能在街上跑,裡頭有駕駛可以送自己回家的東西,
電腦除了能上網聊天、買東西以外,也沒其他重要用途;
另一方面,女人可以省喫儉用好幾個星期只為了一個B牌或G牌的水餃包,
在男人的觀點,一盤幾十元的水餃通常比要價動輒幾萬元的水餃包有更多的實質意義。
綜合來講,男人和女人就算被分成兩種生物,根本也是天公地道的事,
只是由於現在性別錯亂的現象日趨嚴重,如果硬要分還得從生理和心理去細分,
也徒增了愈來愈多的複雜性和不可預知性。

經過了四百卅八天的西天取經之行,在二00八年九月十七日晚上九點,
重新踏上久違的故鄉。
原本我以為可以輕易體會到近鄉情怯是什麼樣的滋味,
然後就算做不到某小楊的立即爆哭,也要像某老宋那樣眼泛淚光地凝望這個寶島。
結果一出機場居然只有被高到難以置信的氣溫和濕度嚇到傻眼,
就算兩地之間的緯度差了快卅度,當下的感覺卻像是天與地的驚人差異~
後來光是這個部份,大概就花了我一個多禮拜的時間來適應吧。
其次,到了台北街頭,也有種不被預期的違和感油然而生,
街道怎麼這麼窄?樓房怎麼這麼密集?人和人怎麼走得這麼近?
奔馳於巷道之間的車,怎麼開這麼快?
有好幾次因此佇立在這個從小生長的城市角落,瞠目結舌地凝望著眼前的一切,
如果這裡是住了超過廿八年,在留學期間數度朝思暮想能儘早回來的故鄉,
為什麼現在會有一種不曾屬於這裡,和一切圓鑿方枘,
彷彿只是個暫時停留的觀光客的感覺?
如果環境的問題需要花一個多禮拜去解決,心態的問題就算花上一個月去調適,
是否說得過去?現在我沒有標準答案,不過肯定問題主要出在心態上;
雖然說是回來等論文成績,潛意識裡面也許是認為還待不夠,
很多地方還沒玩到,才或多或少促成這種違和感的產生也說不定吧。
然而,世間萬物,計畫若真的跟不上變化,
那麼衝動和懂無知,無庸置疑可以造就多數事情的開始;
這樣的邏輯往往在我們回頭看某些過程的時候,才會有所共鳴。

留學這個階段其實並不是我從小就認為勢在必行的人生規劃,
相反地,一路走來始終平凡的我,曾經覺得能考上大學並順利在四年內結束學業,
已經能被視為神奇的事了……
根本絲毫沒有想過要上研究所,遑論出國喝洋墨水。
做這個決定時,也不像大部分的留學生那樣,
有著「可以有更好的發展機會」或是「可以與國際接軌,增長見聞」之類的崇高理想;
很大的一個動機是我在求學階段時,英文成績相當優異,
就讀中學時拿到的第一張也是唯一的獎狀,是全年級英語鑑測的第二名,
那時候開始我覺得我往後的人生應該會和英文緊緊相扣,
儘管還不太清楚哪幾種工作可以實際地符合這天真的錯覺。
其次是在從事媒體工作一年多中以來認識了很多人,包括一些自稱是留過學的;
當中有幾個是我看了之後會暗自想著:
「這樣也是喝過洋墨水的喔?那看來留學好像也不難嘛。」
然後憑藉著這種主觀意識產生的誤會,也直接促成了這趟放洋取經之行~
第三,自從軍中退伍,又工作了幾年之後,體會到一個很自以為是的真理,
人雖然不能光靠著回憶過日子,可是歷練一定要很豐富,
等到有朝一日我們只剩下過去可以述說的時候,
經歷過的一切都將成為價值連城的珍貴資產。
如果那時能說「當年我留學的時候……」或是「那些我在大不列顛的日子……」 之類的,
應該會有與眾不同的感覺吧~
好吧,我不否認這種自以為是有可能摻雜著一點點虛榮的成分,
總之這個為期四百卅八天的留英階段,
說穿了就是以上述的錯覺、誤會、自以為是,再加上一點點可能存在的虛榮為基礎,
與一個從小在課業上就沒受到太多期待的放牛班學生所結合的產物。
嚴格說來,光就這個出發點,
就算說已經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上面說的「與眾不同」了,也無可厚非。

儘管如此,一個人只出國一年多就對故鄉產生違和感的情形,
還是不會被大多數人所理解。
但是如果這個人過了廿八歲才第一次出國,又是處在一個文化、環境都有極大落差的國家,
就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情有可原了吧~
無論如何,發表這篇網誌的時候我還不能完全確定畢業論文已經過關,
不過「英盛羊摔」這個系列可以說已經結束,也可以說是未完待續,
畢竟未來還是無限可能,或許下一分鐘系上就說我的學術論文被康橋大學拿去發表,
有機會角逐諾貝爾文學獎這項殊榮;
也或許下個星期大不列顛和美利堅合眾國就被阿魯巴星球派來地球的先鋒部隊瞬間殲滅,
英文變成世界上最不受尊重的語言,這也是有可能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經歷過這段過程的人們,
勢必都曾經努力著、放縱著、享受著、珍惜著這些日子;
雖然,也許日後有人看到我也會一樣想說「這傢伙也是在國外留學過的?」
至少我們不曾後悔過,很慶幸當初做了這個決定。
關於對一個住過廿八年又四個多月沒離開過的故鄉產生的違和感和不適應現象,
我想從我開始能睡到上午十點以後起床,開始覺得偶爾也要吃外食,
開始能處在擁擠人潮當中而不會覺得不自在,開始不會在過馬路時尋找行人專用按鈕,
就可以宣告結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