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20102尊人者,人恆尊之




學齡期間的各個階段絕大多數是很制式的,
我們從幼稚園到小學、中學,被灌輸的觀念就是要和大家一樣;
老師上課要聽,出了作業要做,考試要全部答對,
考不好就準備挨板子,老師不打爸媽也會打,
通常是兩次都逃不掉。
不照著這些規定的路走的小孩,好像就成了罪大惡極的頑劣學生和不正囝仔,
直到我察覺身為和一般人不同的「小眾族群」也沒什麼不好,
已經是大學聯考後陰錯陽差進入冷門科系就讀的時候了。

九0年代的武打電影,故事劇本除了更早期李小龍演繹過的精武門系列,
不外乎黃飛鴻、方世玉、洪熙官這些自清朝就在民間流傳的英雄事蹟。
這段期間,成龍和李連杰憑藉著習武數十年累積的真本事,
從香港的動作片開始發跡,一路打進好萊塢,奠定了舉世聞名的動作明星地位;
此外,出身武術世家,不到廿歲就在美國拿下武術冠軍的甄子丹,
對於華語動作片愛好者而言,也是個毫不陌生的名字。
儘管一般來說,在影壇上是李連杰比較早紅,
甄子丹卻比李連杰更早一屆獲得全國武術少林拳冠軍,從影廿餘年來也獲獎不少;
只不過,無論是「黃飛鴻之男兒當自強」裡滿腹城府的納蘭元述,
「少年黃飛鴻之鐵猴子」裡剛正凜然的黃麒英,
或是近期「英雄」裡漠然寡言的長空,
「七劍」裡豪氣干雲的楚昭南,
甄子丹扮演的武功高手總是散發一股高不可攀、睥睨天下的傲氣,
要演個有妻有子的角色,肯定是會打老婆打小孩的大男人~
詮釋起低調淡泊的詠春拳宗師葉問,能到位幾分?是我在看本片之前深感疑慮的地方。
然而在全劇終,演員名單開始緩緩上升的那一刻,
這個疑慮亦隨之落幕,彷彿我對甄子丹的戲路有了些改觀……
更可以說是我重新認識了甄子丹。
以下有雷~

※※※※※※※※※※※※ 被雷到有機會拗到理賠分隔線 ※※※※※※※※※※※※

對於葉問的角色形象,一開始就塑造得相當有魅力,
無論是武學造詣、人品修養都是人中之極,顯貴的家世背景讓他不需要出去上班打卡,
有個帶著古典美但偶爾潑辣的老婆,以及被寵得有點任性的寶貝兒子,
和平的時代裡,葉問每天做的事就是在家裡練拳哈草,偶爾電一電來切磋武藝的同道好友,
當個大少爺過著十分優渥的生活;
在佛山這樣的武術重鎮,武學發達、武館林立,還有一條專為好武人士規劃的武館街,
葉問卻沒有開班授徒,發揚詠春拳的意圖,練拳純粹為健體強身與招待朋友。
儘管面對著作威作福的地方官和蓄意挑釁的鄉下惡霸,
在從容不迫地教訓對方之後還會幫對方保留最後的尊嚴,確實有十足的宗師涵養;
就連被說「怕老婆」都可以圓融地說出「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的道理,
真是為所有妻管嚴的男性同胞掙得了一些面子,
也說明了宗師之所以成為宗師,就是要懂得隨時尊重任何人,
就連二話不說給你下馬威或是當眾羞辱你的人,都要一視同仁。

詠春拳的創始者為福建省詠春縣的嚴三娘,
是種剛柔並濟、攻守兼備且重於關節技巧,偶爾也會有小碎步和近身連打動作的內家拳法;
劇中無論是廖師傅的廖家拳,金山找的羅漢拳,青龍館主的南洪拳或是三蒲的空手道,
無一不是勁道剛猛、氣勢懾人的外家拳法,
相比之下,葉問的詠春拳應該算是冷門拳法,全佛山沒有一家武館在教,
甚至好像也只有葉問一個人在練……在開始教棉花廠員工之前。
如此看來葉問不但異常低調,也完全符合他說自己「真的不適合做生意」的說法,
可惜這種人通常要面對著很多無奈,因為不懂得把別人的錢賺進自己口袋的人,
自然會多了幾分為他人著想的同理心,很容易感受到別人的痛苦,卻又不是總能幫得上忙;
而事實上因為時代環境的變化,很多人的生活也開始被無奈佔據,
開始失去曾經很重視的原則和堅持。

身處兵荒馬亂之時,安身立命已不可多得,獨善其身更是奢求;
一九三七年日軍侵略中國,隔年十月佛山也淪陷,葉問一家的生活環境頓時從天堂跌至深淵,
必須和一般老百姓一樣以勞力維持生計。
儘管低調依舊,不過這段期間為了調查好友武痴林下落,因緣際會進入日軍武道場,
更因為親眼見到自己同胞慘死,盛怒之下狂電場內的空手道學員,
也受到了三蒲將軍的注意,開始了無法低調下去的生活。
以民族意識著眼的動作片不在少數,但是像葉問這樣整片充斥著無奈的角色,
倒是有種隱約中彷彿置身現實生活的感觸和辛酸……

雖已逐漸適應市井生活,一被日軍盯上,再也沒有安詳的日子,
時勢逼得他最後不得不進行比武,甚至差點無法再見到妻兒,是葉問的無奈;
因為國家淪陷,政府被外邦統治,李釗從地方官變成中日之間的翻譯,
卻普遍被認為走狗、漢奸。
只求一家溫飽的他,在廖師傅被槍殺的同時,心裡必然也很難受,
暗中幫忙卻不被理解,滿腹委屈也難以宣洩,是李釗的無奈;
從武館師傅淪為挖煤工人、表演武術給侵略國家的敵軍觀賞只為了生活,
也是廖師傅和眾多佛山武師的無奈;
雖說人定勝天,但若是天時都不給面子,縱有豪情壯志與雄才大略,
受時勢所遏,難以一展長才的情形,在目前的社會仍然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不過和現實面做太多結合,也許不是「葉問」要表達的中心思想,
最主要還是前面說到的民族意識吧,一些小地方呈現出當時中國人的無助,
像是葉問走在自己生長的土地上,卻還要讓路給屠殺自己同胞的日本軍車,
然後回家對老婆訴說自己渺小的無助神情,在以往的動作片當中,
是看不到這樣的甄子丹的;
這部作品除了讓更多人認識詠春拳,想必對甄子丹個人的演藝事業,
又推向了另一個新的高峰。

某間KTV包廂內,小陳正和同事們玩得酒酣耳熱,
手機突然響起,小陳連忙拿起來衝到角落;
「老婆大人……同事邀我一起來的……沒有,我沒喝很多……是,我馬上回去……」
講完電話,看著同事們譏嘲的神情,只聽到小陳說:
「看什麼看!這世上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