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32003下一站,學會說愛你




有這麼一段話在我的記憶當中,
應該是學生時代看到的轉寄信或是簽名檔,
再不然就是某作家在某專欄所發表的;
「白天,我們只能在天空看到一個太陽,
 到了夜裡卻能看到無數顆比太陽更遙遠的星星。
 沉澱後的心靈讓我們可以看得更遠、更多,
 僅僅如此,夜晚就有足夠的理由讓我瘋狂愛上。」
然後有好一陣子我也莫名開始喜歡享受夜的寧靜,
當了徹頭徹尾的夜貓子;
即使隔天要上班,還是經常東摸西摸到一兩點才睡,
如果是休假前一天就更超過,和朋友瞎混到快天亮才回家更是司空見慣,
就算宅在家也是徹夜泡在電腦前,
大概是這輩子肝指數最危險的一段時間吧~
不過,那陣子的部落格文章,
產值也比這兩、三年要來得可觀。



約莫是二00八年,在偶像劇和新聞炒作之下,
「敗犬」一詞迅速竄紅,
總能在日常對話或是時尚話題雜誌的字裡行間,
發現這個詞彙被廣泛使用;
而近期有詳盡解釋「敗犬」的暢銷作品,
是日本女作家酒井順子於二00三年發表的散文集《敗犬的遠吠》中,
開宗明義幾句話做下了註解。
「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適婚年齡還是單身,就是一隻敗犬;
 平庸又無能的女人,只要結婚生子,就是一隻勝犬。」
於是一些知名人氣部落客開始發表有關所謂「熟齡男女」在現今社會各方面扮演的地位、角色,
以及他們自以為適用於絕大多數人的處世心態,
有意無意地灌輸讀者「過了適婚年齡,女人和男人的價值恰成反比,
青春對女人來說寶貴而短暫,對男人而言則是過了青春才開始邁向高峰」之類的觀念。
在此我暫時不打算對這樣的論調做任何批判,反正他們既然是知名人氣部落客,
隨便寫一堆鬼話都會有驚人的點閱率。
只是近十餘年來,女權主義的提昇在社會上已有相當效果,
兩性平等從口號變成實際作為,在很多地方都可以明顯看見。
如今這些部落客和媒體大肆闡揚這樣的觀念給社會大眾,
是否在某種程度上有種把既成的平等現象又往後推的趨勢?
雖然這暫時不會是個有標準答案的問題,但我仍曾經花了點時間去思考,
特別是看了「下一站,說愛你」的電影劇情簡介之後。



要說起印象深刻的泰國電影,第一個想到的是「拳霸」,
小時候看第一集時很有熱血沸騰的感覺,
也會和同學討論拳霸和黃飛鴻PK誰會贏之類的腦殘問題,
直到後來年紀大了點再看續集,發現老是這樣不是為了女人就是權位名利,
一路打打殺殺到結局的老梗戲碼,好像也不再那麼令人期待了;
其次是「鬼影」,即使還沒看就已經先被朋友爆雷,
聽到關鍵的劇情結果,觀看的時候還是很融入裡面營造的氣氛,
那陣子也總是在每次拍完相片之後,仔細檢查是不是會拍到什麼特別的東西。
總之就因為這兩個系列,讓我對泰國電影的類型還停留在動作片和鬼片,
儘管還知道有「人妖打排球」這種一聽就沒有很想去了解是什麼類型的。
在這樣的既定認知下,接觸第一部的泰國愛情喜劇片,
應該可以是滿懷著期待和興奮的心情前往觀賞的,
尤其如果正被甜蜜的愛情滋潤著,更是如此吧;
可惜這不是個正確的時間點,我必須以下班後紓壓的心情,
或是為了可能會在幾個月後寫出心得文做準備而觀賞。

※※※※※※※※ 被以下內容雷到可索取理賠分隔線 ※※※※※※※※



故事從「梅麗」參加好友「鴨子」的婚宴開始。

當天晚上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走入禮堂完成人生大事,
自己卻連男朋友都沒交過,梅麗便帶著祝福和感傷的情緒,
在鴨子的新婚洞房把自己灌得不省人事,倒在他們的床上呼呼大睡,
睡飽了再摸黑開車回家,接著有點狼狽卻是命中注定的邂逅就要發生了。



男女主角初次見面的場合,以狼狽來形容可能還有點保守。
凌晨四點多的馬路上,梅麗邊開車邊聽著感傷的歌曲,
隨即也嚎啕大哭了起來。
猛然回過神時為了躲前面的機車,造成車子失控,
撞掉後視鏡然後驚險地停在小吃攤前面,
把正在吃宵夜的小吃攤客人全嚇得魂不守舍;
梅麗下了車,帶著一臉哭花的妝與夾雜著驚嚇及惶恐的尷尬表情,
面對主動前來關心的男主角「大伯」……
看到這樣的男女主角初次相遇,不得不讓人確定這是一部愛情喜劇。



若以酒井順子的標準來看,梅麗還不能算是敗犬,
因為除了年屆三十以外,要說是個「美麗又能幹」的女人,
實在是有段差距……至少就一開始的設定而言是如此;
美麗與否是見仁見智,在工作上,
擔任太陽能板業務員期間,有放客戶鴿子以及談生意時呼呼大睡的記錄,
總是很容易受到上司特別關切。



根據劇中提供的線索,梅麗不但三十年來從未真正談過一次戀愛,
學生時代和工作場合中大概也沒有遇過真正傾心的對象,
遇到溫柔體貼的大帥哥,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自是不在話下。
車子被老爸沒收之後,原本就渾渾噩噩的日子變得更加衰事連連,
就在處理小妹的事情時,第二次相遇的機會意外降臨;
雖然兩人互動僅限於在解決問題,卻更讓梅麗心動,
甚至萌生想要主動出擊的念頭,
只是對於小時候媽媽「不能倒追男生」的告誡一直耿耿於懷,
結果反倒是媽媽完全忘了這檔事……



直到第三次在輕軌車站的偶遇,
才知道大伯是個作息時間日夜顛倒的車站維修工程師,
梅麗下班的時候,大伯才正要開始上班;
儘管如此她也不放棄這樣的極品,費盡心思展開追求,
還求助鄰居「小樂」充當軍師。
相處過程當中,神經大條的梅麗儼然是個破壞狂,
先是讓大伯的太陽眼鏡被機車壓碎,接著再摔壞筆記型電腦和數位相機,
卻在買新眼鏡送大伯的時候,有機會偷偷給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話說小樂畢竟是把愛情當作遊戲的小女生,自己的交友狀況亂七八糟不說,
反而還煞到大伯,主動介入其中,讓潑水節的兩人假期變成了三人行;
不過在這次的假期中,也讓大伯確定了自己對梅麗的心意。
只是上一段與藝人「格維達」的感情,因為工作時間不同,造成兩人無法見面而結束,
加上即將要到德國留學兩年,大伯直到接近假期尾聲都沒有直接表示自己的想法,
就連要離開泰國的事都是由大伯同事的口中透露,
倒讓梅麗開始猶豫了。



「如果有了男朋友,他沒時間和我一起吃飯,沒時間陪我,
 我還要這麼男朋友做什麼?」
梅麗心目中愛情的模樣,是可以常常和心愛的人在一起,
尤其在鴨子結婚之後,自己無論工作或下班後都是自己吃飯,
更加渴望身邊能有個人陪。
經過一翻努力,終於有機會和朝思暮想的人修成正果,
卻突然發生這樣出乎意料的變數,
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以及自己的付出可能又要變成一場空,再次回到感情的原點了。



「兩個人在一起,並不是要兩人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
 是為了讓自己知道,在這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愛著自己。」
儘管鴨子這麼開導,但是談感情也並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就算知道地球的彼端還有一個人愛著自己,若總是相隔遙遠的兩地無法想見面就立刻見面,
那這樣的感情未免過於浪漫了些;
畢竟人心不單純,世界不單純,有太多不可掌握的變數充斥在我們身邊,
「心心相印」並不是感情保存期限的絕對保證。
從新婚開始,只要有鴨子的戲份就是和老公「阿奪」如膠似漆地黏在一起,
講出這樣稍嫌不切實際的話,我抱持保留態度,梅麗也沒有立刻做出回應。

「我曾經想過……如果一個女人甩了像你這樣的男人,她一定是瘋了;
 但是現在,我終於明白格維達對你說過的話了。」
大伯離開的前一晚,兩人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梅麗暗示著希望大伯回來後,可以找一份上班時間正常的工作,
對她來說戀愛需要的是歸屬感和安全感,
有個人實實在在地陪伴在自己身邊才像是在談戀愛,
即便住在同一個城市,工作時間完全相反,這不是她要的相處模式。
大伯沉默不語,也看不出來是否有心為了梅麗做些改變。

說起來,正是因為人心和世間萬物都在變,似乎造成了這樣的趨勢;
在感情中能走下去的另一個人,有時不一定是我們「最愛的人」,
而是「最適合的人」。
好像有點玄了,為什麼不一定能和最愛的人走下去?最愛的人卻不是最適合的人?



年輕時我們對愛情總會有憧憬,覺得理想中的對象應該是怎樣怎樣,
甚至塑造出一個完美到遙不可及的形象,可能是俊男美女或是才華洋溢之類的,
後來我們也可能有幸遇上符合這樣形象的人出現,但卻不一定可以相處得久。
比方說他有金城武的帥氣,但是喜歡宅在家痛恨出門,
兩人會為了出門逛街或吃情人節大餐而爭執;
她有林志玲的美貌,但是因為工作緣故而必須保持光鮮亮麗,
每個月光是治裝費要花十五萬元以上,
我們在發現到這些難以協調的問題後,只好結束兩人的相處關係,
然後找到一個也許長得像洪都拉斯,但是一定會帶女朋友去想去的地方,以及重視浪漫的人。
發生這樣的現象,不能說我們的標準降低或是眼光變差,
相處本來就包含很多層面,我們只是經過了先前失敗的例子,
而後為了讓兩人相處更能長久而調整心態,讓我們思考到比外表和才華更實際的部分。

從一些小地方可以發現大伯和格維達曾經非常相愛,外型上也超級登對,
像是親密照片曝光後兩人的反應,然而還是因為對未來沒有共識而分開。
也許因此造成大伯日後遇到心動的對象,也不輕易表達愛意,
因為自己曾經對情人全心全意付出,戀情還是走上了終點;
而梅麗雖然沒談過戀愛,畢竟是女生,又背著老媽告誡「不可太花痴」的包袱,
主動表白也不是容易的事。
到了大伯搭上飛機的那天早上,梅麗收到大伯託房客「小衰」帶來的包裹,
才瞭解到從第一次意外邂逅開始,大伯都很珍惜每次相處的機會,
並且藉著記錄被梅麗弄壞的眼鏡、筆電和數位相機,表示自己都有注意每個細節,
比方說梅麗在太陽眼鏡盒子寫下的電話號碼,
其實大伯當晚就發現了,只是沒有勇氣打給她。
這個包裹讓原本已經灰心的她立刻衝向機場,抱著一絲希望想再和大伯說些什麼。



「如果是愛情電影……最後一定來得及的,不是嗎?」
沒能成功攔截到大伯,下次再相逢的機會也仍在未定之天,
梅麗難過又無奈地抱著小樂,想在長久的分離之前至少再見上一面,
卻連老天都不幫忙。
看到這裡我腦中閃過這樣的畫面,如果梅麗趕在大伯進登機門之前真的見到面,
並大聲說出「我會等你回來」之類的話,大伯微笑點頭,
然後回過頭去,慢動作走進登機門,留下流著淚卻也帶著微笑的梅麗;
這樣演的話就實在太老梗了,我有很高的機率會為此而不想寫這篇心得文,
幸好上帝保佑,這個畫面只在我腦中出現一下而已。



接著數百年難得一見的「閃亮彗星」掠過地球,
劇中出現的角色都在情人、友人或家人的陪伴下觀賞這美景,
梅麗和大伯之前在天文臺約會時也曾相約一同看彗星,
然而此刻一個在家中頂樓,一個卻在飛往德國的飛機,
這一幕似乎在訴說著遙遙無期的分離,
但兩人也彷彿在此時暗自做了某種決定……



時光飛梭,瞬間過了兩年,梅麗從天兵業務員成了證券行行員,
主要聯繫國外客戶,上班時間也因此完全日夜顛倒。
某次上班途中在電車上巧遇回國的大伯,
聊過之後發現大伯則是正常時間工作的上班族,
雖然兩人的情況完全對調,像是又被老天開了個玩笑,
不過也證明他們願意為了配合對方而去做了改變。
而且這次大伯光明正大地公器私用,給了梅麗一個驚喜,
在這一站的相遇,也清楚表達自己的心意,藉著再次的假期邀約以及許多乘客的見證,
為結局畫下了幸福圓滿的句點;
至於接下來誰要配合誰的工作時間,已經不是重點了。

這部「Bangkok Traffic Love Story」是泰國捷運十週年紀念電影,
於二00九年十月上映,創下了新台幣一億六千萬元票房的影史紀錄,
推出之後又為曼谷的觀光產業造成了一股熱潮;
台灣以「下一站,說愛你」為片名上映,
其他地區也稱為「曼谷輕軌戀曲」或「我愛捷運男」。
劇情的進行輕鬆詼諧,一百廿五分鐘裡毫無冷場,笑點不斷,
沒有出現轟轟烈烈的激情以及天荒地老的承諾,卻是值得讓人一再回味的小品。

目前為止,我還沒去過泰國觀光,
只有為了轉機而在曼谷國際機場和烏打拋軍用機場停留過一點時間。
在每天搭乘的大眾運輸工具中而譜出戀曲,好像還是比較像在戲裡出現的情節;
話說高中時期,有段時間為了想和某個鄰校的女生搭同一班公車上學,
每天都很早就出門,在她出現前都不上車,
所以只要她哪天請了假,我遲到罰站的機率就很高了。
現在在都市生活的人整天都很忙碌,久而久之面對任何事也愈來愈沒耐性,
感情上,經常以當下的感覺去判斷對方是不是對的人,
沒有聽到明白的表示,沒有看到確定的舉動,就自以為很瀟灑地判對方出局,
然後再花很多時間去傷春悲秋,說好對象都死光了。
其實感情需要時間去醞釀和經營,「對的人」也同樣需要時間去發現,
甚至是由時間「製造」出來的,
真的能在感情上認真付出的人,不會輕易開口給承諾,
因為打從心裡認為對感情和承諾,需要用一輩子去負責任,
等到確定對方確實是那個值得去愛的人,才會給出那無價的承諾。
老子在《道德經》裡把誠信視為人與人互動的最佳準則,
「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便是最好的注解,當然在感情方面亦是放諸四海皆準。
這一站的相遇、相處當中,也許會發現很多相異之處,
覺得兩個人好像不是那麼合得來;
不過如果可以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彼此願意為對方做一點點小改變,
在下一站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發現那個花了不少時間心力尋覓的所謂「對的人」,
其實根本近在咫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