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401002021/10/02 「信長後繼者戰爭」戰報

遊戲BGG連結。點擊照片會進入相簿,能看原尺寸照片。這場依然有採用我的 local rule:謀反人與天下人,可以決定行動順序從誰開始、要順時鐘還是逆時鐘。勝敗判定事件,要滿足所有條件才有效。也有採用競標選邊規則。



第一回合結束時的盤面。這場三人的勢力分別是:光秀─信孝─長宗我部─德川,秀吉─信雄─毛利─上杉,勝家─三法師─瀧川─北条。第一回合第一動,上杉就攻打瀧川(勝家是天下人,合法攻擊對象)、8骰對 11骰進攻方不利。沒想到上杉好骰中 4獲勝,瀧川卻連續兩個戰死檢定失敗,陣亡兩個中小勢力,可說是出師不利。也因為開局的獲勝,上杉高歌猛進,搶下了信濃國的控制。但第一回合最後一動,勝家打出獨立勢力、移動力骰到六,馬上對秀吉還以顏色:先把上杉老家的五個控制全部移除/孤立,又攻打信雄:這是 2骰對 5骰的進攻,沒想到獨立勢力的 2骰全中,正好消滅了信雄的兩個部隊。因為補充的規則限制,信雄被消滅後無法重新進場,等於秀吉直接少一個大名可用,真是沈痛的損失。家康第一回合也進場,但馬上被北条爆打,幸好沒有人陣亡。


第二回合結束時的盤面。這回合毛利渡海到四國、攻打長宗我部,靠著「野戰築城」策略牌的效果獲勝,但沒有造成夠大的傷害。勝家則是一路攻下了歧阜城與安土城,並且打出「清州會議」,讓光秀擺脫謀反人的身份。此時大家覺得不太對勁:勝家第一回合打出過「後繼者後見」事件增加正統值,加上控制歧阜城與安土城,這滿足了「織田家繼承」這個勝敗判定強制事件的條件 ── 而這張牌還沒打出來過。莫非就在勝家手上?

秀吉與光秀因此合力對抗勝家,但秀吉稍早都在用上杉/毛利進攻,本隊戰力補充不足,沒有打通日本海側、從秀吉領地進攻勝家領地的道路。回合最後秀吉打出了池田恆興事件,讓他作為大名登場。上杉翻掉勝家老家的一些控制,德川也搶下歧阜城,暫時解除勝家立即獲勝的可能。沒想到勝家最後一張手牌是「天正壬午之亂」(從棄牌堆撿的),直接拔除歧阜城的控制、回合結束在此的德川部隊會全部耗損。隨後宣告反逆:北条幾乎控制了德川老家所有領地,勝家也從安土城回頭,準備下回合夾殺德川。因為這天發生一些意外,比較晚才開場,這場打到這邊就先結束。盤面態勢當然是勝家最有利,就看下回合第一動能否順利擊敗家康。


因為這場只打了兩回合就結束,感想比較少。但最讓我銘記在心的,還是開局秀吉要儘快打通地圖中央上方、連通秀吉與光秀領地的道路。否則秀吉沒有使用本隊直接壓制柴田的手動,只能靠地圖東側的在地大名,時常力不從心。這場的另一個感想:我們用競標規則玩了好幾場,也認同大名抽選強弱有別,應該要補償抽到弱大名的玩家。但競標真的是最好的勢力分配方式嗎?還是反而讓遊戲走向趨向單一?比方說:因為秀吉與毛利搭配特別強,秀吉往往會出到其他玩家不願意接受的高價。但這也造成了勢力分配時的分佈趨向單一,例如上述的秀吉與毛利始終同一組。我有一個想法:是不是可以根據我們導入競標規則這段時間的出價經驗,來設定每個大名抽到時的讓分量?比方說柴田2─秀吉1─光秀0,毛利2(與秀吉同勢力時+1)─滝川1─長宗我部0,再讓玩家隨機抽選大名。這樣遊戲應該會更有多樣性,而非從競標開始時,遊戲的走向就被定石主導。畢竟繼業者系統的趣味,應該是每次遊戲都可能隨機抽選到不同的勢力,有不同的感受才對。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