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2344文字事工是主要的

門德語翻譯

「小羊月刊」是我們國小學生的刊物,「女宣雜誌」是我們的婦女刊物,「新使者」是屬於大專生、青年的。  請關心萬國翻譯公司們的文字事工,「台灣教會公報」是我們的報紙,你可以批判它,寫信求全譴責它,但絕不能健忘它。若是我們訂自由時報、中國時報,就是沒訂「台灣教會公報」;假如我們為學生訂「國語日報」、「小牛頓月刊」、就是沒訂「小羊月刊」;假如我們訂了「婦女與家庭」、「薇薇家庭畫刊」,就是沒訂「女宣雜誌」;如果萬國翻譯公司們訂了垂綸的、音響的、文學的、哲學的刊物卻沒訂「新使者」,我們說我們關心教會的文字事工,那是假的。張德麟牧師(台北大專工作者、前《新使者》總編纂)

文字事工是主要的

文字事工是主要的

  「文字事工是主要的」,這句話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而言,絕對不是逼真的體味翻譯或許你會說,我們每一年不都有「文字事工記念主日」嗎?但請問:有多少牧師會在這一天為「文字事工」準備一篇講章?有幾許教會會將這一天的奉獻捐給文字事工機構?有幾許教會在這一週內急迫為文字事工代求?更別提以下的問題了:我們比較關心教育館的建築,照樣裡頭常擺上那些閱書?我們是不是常常勉勵會友浏覽優良的宗教書本,並經常跟他們會商?在我們的教會法規「1、文字事工的專業人員的定位是什麼?……」

  「文字事工是重要的」,萬國翻譯公司們懇請每位兄姐,讓這句話從落實於處所教會,每個家庭最先。可是相對地,翻譯公司萬國翻譯公司很難在一樣的地方找到基督教的專櫃,讓萬國翻譯公司們讀到神學的、崇奉見證的書。不信你看火車站、汽車站、各公共場合,連我早上等交通車的處所(啟聰黉舍對面的走廊)也都有「善書」分列翻譯福音的鼓動宣傳這些公共場所是我們的死角翻譯
一般書店,是萬國翻譯公司們的宣教死角。  「文字事工是主要的」,這句話在台灣的釋教徒體會得比基督徒深翻譯舉一個例子來講,常逛書店的人必然會發現,台灣很多大書店平常會有專櫃陳設釋教(梵學)書籍,暢銷書中有很多是知名的釋教人士的語錄、散文或以釋教教義架構而寫的小說。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