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50142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六章★

  當詩織的身體被貫穿的瞬間,暴風和綠葉二話不說地衝出休息室。


  「襲擊?」我暫時將審判的治療做一個段落,還不清楚等一下會不會有人來炸休息室,不能讓治療卡在不上不下的段落,寧可先做好一個中間處置,這樣才能應變突發狀況。


  畢竟那個突發事件已經發生了!雖然我相信區區一隻空間獸,綠葉和暴風隨便哪個人都可以秒殺掉,但也不能忽略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這樣的可能性。


  「怎麼回事?」和我有同樣判斷的烈火一邊結束治療一邊瞪向蕾蒂。


  眼下很明顯是安全上的疏失!


  這名禔亞學院的安全人員早已抽出武器備戰,看來她也戒備著會不會襲擊者攻擊這座休息室,所以才沒有在第一時間衝出去。


  保護休息室內的選手──這才是她的確切任務,至於舞台那邊的保全問題,這是那位海民水母負責。


  「所有人和獸,通通待在座位上別騷動,不然一人兩腳、一獸四腳絕對會踩死人。」慕茲恩用聲音喊住炸開的觀眾席,否則發現會場遭到攻擊,爭先恐後想逃離競技場的群眾,以及感覺遭到挑釁、想要跳入舞台攻擊闖入者的幻獸們會釀成極大騷動。


  混亂是滋長混亂的最佳要素,真的讓現場情況失控的話,搞不好會有第二頭和第三頭空間獸被幕後主使者扔出來!


  「不清楚,我正在連繫。」被我們詢問的蕾蒂神情異常緊繃,畢竟眾目睽睽之下被人入侵會場,原本盡顯氣派、佈置嚴密的禔亞學院可說是顏面掃地。


  明明才卯足全力,不想讓這一屆的競技賽發生意外,結果第一場比賽結束就遇上這種事,主辦單位之後肯定很頭大。


  而外頭的空間獸已經鑽出來了,那是體型足以和剛剛的海德拉一較高下的巨大……章魚?


  雖然對方的觸手肯定多過八根,不過那黏滑的身軀和佈滿吸盤的觸手,大致造型是章魚沒錯,即便牠的皮膚全身爆著青色的恐怖血管,看起來一點也不像能下鍋做成章魚燒的樣子。


  難得居然能見到海洋動物類型的空間獸,不過敢動我的聖騎士就得去死!哪怕是瀕危生物我都會直接讓牠絕種!


  牠才剛現出身形,大量的箭矢便將牠插成了刺蝟,一點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沒有,也不打算進行審問的綠葉直接下死手!


  他所射出的箭矢永遠都是那麼精準,不只射瞎那頭灰黑章魚的眼珠,還一箭射斷那根刺進詩織體內的觸手,遭到重創的詩織剛要自行撤退,暴風已經去到她身邊,火速將她從第一線帶回。


  對我們來說,搶救自己人才是第一要務。


  「不許動、不准動、不要動!」敵人一跑出空間,能力得以施展的慕茲恩馬上扔了三句話過去,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雙方都是海系生物,她沒有一出口就放殺招,而是用了麻醉類型的毒。


  但是空間獸顯然不太買單,慕茲恩的毒不僅效果不彰,空間獸還立刻鎖定她進行攻擊。


  簡直沒有彈性上限的幾條觸手瞬間射向飄在半空中的主持人!


  但是章魚有觸手,水母當然也有。


  慕茲恩那對從帽罩裡頭伸出的兩片唯美觸手馬上擋下攻擊──同樣都是觸手,兩邊的的美感可真是雲泥之別──美麗又纖細的薄翼觸手架住章魚粗大又醜陋的觸手,就算雙方尺寸根本不成比例,空間獸卻沒法再寸進一步。


  而且當雙方接觸的時間來到第五秒的時候,空間獸發出痛苦的哭嚎,原本便浮在體表的血管忽然真的爆開,被徹底染成紫黑色的血管同時噴出大量血液和黏液!


  水母海民可不是只有聲音能下毒,那具身體的毒素可是聲音之毒的好幾倍!


  沒讓空間獸痛苦太久,也可能是不希望再添變數,綠葉切換箭矢的種類,直接用足以和燒夷彈媲美的高熱箭矢把牠插了個血肉模糊、焦味四溢。


  「看來並不棘手。」羅蘭歛起四散的戰意。


  場上沒有第二頭刺客,休息室也沒有會遭到襲擊的跡象,如果有人要進一步搞鬼,剛才是最好的時機。


  但幕後黑手什麼也沒幹,扔的空間獸實力也不算強。


  也就是說,對方的目的恐怕是……


  「太陽。」暴風將詩織送回了休息室,她身上多了個恐怖的血窟窿,而且身體還飄出了毒氣的臭味。


  剛才的比賽中,擅長防禦的詩織幾乎沒受傷,唯有最後冒出的海德拉小小地讓看似威風的她栽了個跟斗。


  「果然吸入了海德拉的毒嗎?」剛才就多少注意到了,所以我早就一心二用地準備好解毒神術,只是沒想到我的隊員竟然會被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暗算。


  「抱歉、真是敗了您的面子。」詩織幾乎得咬住牙關才能說話。


  我們都看得出來她的身體肯定不好受,所以我立刻對她使出治癒術。


  「之後不加任務,但妳給我歸隊參加團戰。」這次的失態總歸是應變能力不及所致。


  雖然比賽落幕時遭到莫名外力暗算不是她的問題,甚至還情有可原,但是戰場上誰管你那麼多啊!


  在不講道理的生死關頭中,只有最後的結果才是一切!


  「……明白。」詩織也只能應下。


  「所以到底怎麼回事?」刃金再次追問主辦人員,不過蕾蒂仍舊在進行橫向聯繫當中。


  「請大家不用緊張、別害怕、無須擔心!來鬧事鬧場的空間獸已經變成……蚵仔煎?雖然看起來不好吃。」外頭的慕茲恩安撫著所有人的情緒。


  我還真不曉得原來海民水母竟然曉得蚵仔煎這道菜,但市場上既沒有蚵仔也沒有雞蛋……她根本搞錯那道料理的精隨了吧!


  不要以為看起來黏糊糊就是一樣的東西啊!


  不對,這個現在不是重點,重點是那頭空間獸到底是誰叫出來的?


  一邊在詩織身上安下好幾個治癒術,我一邊動了動手腕。


  可以的話,我比較傾向當日事當日畢,現場直接算帳!


  「大會這邊收到了通知,剛才的空間獸是由於定位失誤才會不小心被扔到我們這兒來的。」身為主持人,慕茲恩轉述了她得到的回報與情報,「今天在另一個場地還有兩支人馬進行比賽……剛才的空間獸,是惡靈學院的第一代表隊不小心放錯座標,才會跑到我們這裡來。」


  『……』詭異的寂靜籠罩住會場,就連休息室內的我們一時間都沒有開口說話。


  原因無他,「惡靈學院」四個字一出來,所有人和獸都覺得自己明白了某個不可言說的真相。


  但好像也沒什麼不能說,反正那所黑得光明正大的學校根本不怕人說!


  「能夠被選來參加競技賽還會定錯座標?」烈火現在是火山爆發前的寧靜。


  「時機還掐得如此剛好,我們這邊正好結束呢!」暴風微笑地接下去道。


  「空間獸的種類正好免疫部分毒性。」羅蘭的語氣難得的冰冷。


  「是當所有人腦子都忘記帶出門嗎?還是他們自己忘記帶腦子了?」刃金深吸一口氣,努力壓下怒意。


  「校方正在追究責任,不過他們是在比賽差不多分出勝負時動的手腳,這恐怕無法剝奪他們的晉級資格。」蕾蒂一臉歉意地說。


  都要贏了,沒事叫空間獸是要幹嘛啊!


  「畢竟藉口都找好了……雖然誰來聽都知道有問題。」對於禔亞學院的無能為力,審判似乎很不滿。


  「這種程度的話,大概就是扣分吧。」曾當過競技賽維安人員的我,很清楚那些懲處流程與項目。


  惡靈學院的後臺很硬,再加上有不少頑劣分子很喜歡看他們搞手段,所以這點程度的襲擊,對他們來說至多是「惡作劇」的程度,正如蕾蒂所說,沒法動搖他們繼續比賽的資格。


  「目的……大概是讓我們隊伍難看吧,以及增加之後的麻煩。」儘管憤怒,審判還是理性的分析出兇手的幕後陰謀。


  「三個正選選手,一個在比賽時受到重傷,一個在比賽後遭到重創。」遲了一下才回到休息室的綠葉蹙眉。


  「嘖。」還在接受治療的詩織一連悔恨。


  我明白她為何那麼不甘心。


  我家的地下副隊長不惜曝光她的身手和戰鬥力,就是想轉移外人的注意力,不讓他們死盯著隊伍中的副隊長第一戰便受到重傷。


  詩織的目的是搶下一個讓人只可仰望的勝利,通常情況下,比較不會有找死的人跑來襲擊鋒頭正盛的隊伍。


  可是她偏偏在最後……不,比賽都結束了,但她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遭到突襲並且因此負傷,這讓我們的隊伍陷入更不利的狀態。


  這才預賽的第一仗,三名正選中就有兩人嚴重負傷,唯一完好無傷的人只有始終沒上場的我。


  這樣的事實對我們來說很不利,對我們隊伍的名聲更糟,畢竟我們是這屆少有的袍級隊伍,一群高階者組隊打比賽,結果第一戰就變成這樣,說出去會非常難聽,免不了會有人閒言閒語一番。


  「沒關係,區區風向而已,之後再改變就行了!」為了不讓隊內的士氣近一步受到影響,身為隊長的我必須擺出沒什麼大不了的姿態,「至於惡靈學院……我會讓他們的隊員後悔參賽!」


  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競技賽還很久,你們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


---《第二人生》第九部〈爭鬥的序曲〉完

嗚喵,送上第九部的最後一章~
PO文時多災多難,不小心按到不知名案件導致網頁跳掉,於是只好一切重來了QWQ

總之,這章終於解釋到詩織的計畫以及她不惜大動干戈的理由~
她只是想替隊長和副隊長打個掩護~
可惜最後功虧一簣,竟然在賽後遭到暗算www

嗚姆、存稿正式用完了~TwT
這個星期乾脆也來整理一些之前寫好的其他文章給大家看好了~XD(等等)(被打飛)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