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81300第二人生 ★第四百零五章★

  這波雷電橫掃結界內側的空間,甚至直接從防禦較弱的結界內部將它整個瓦解掉。


  原本差點回歸平衡的天秤再度重重地往禔亞學院的方向傾倒,在平臺上轟鳴奔騰的雷電,直接將靠近平臺的大量猛獸通通電成焦炭!


  以高度來說,大概只有在中部以下位置的野獸倖免於難。


  獸類的本能對劇烈的光芒和高溫做出了反應,加上雷火燒盡了詩織放出的特製調香,四散躲避這道攻擊的猛獸失去引子,一時間,閃過雷電的牠們分別在不同的位置落定,不約而同地觀察起上方的情況。


  雖說失去了香味的引誘,但既然兩個目標都在上頭,牠們沒道理放置不管,只是得尋找新的攻擊時機而已。


  「都做到這種程度,也沒法傷妳分毫嗎?」一手抓著巨大孔雀的腳掌,不知何時飛上天的泰洛從上空落下,落到平臺的同時他還順帶收回自己的兵器。


  孔雀……雖說給人只能在的上走的印象,不過牠們確實是能夠優雅飛行的鳥類,與泰洛搭檔、有著美麗色澤的幻獸孔雀當然也不例外。


  而且那頭孔雀每次振翼都會散發出金色的光點、十分顯眼,繞著舞台上空盤旋的牠在半空中留下金色的軌跡。


  「早就知道的事情就不用特意詢問了吧?」掃開周遭的蒸騰煙霧,雖說及時擋下雷電的攻擊,不過暴雷帶來的高溫也不是完全沒給詩織帶來影響。


  雖說沒受傷,但是身體被烤得火燙似乎在所難免。


  身上連一道傷口都沒有的詩織全身冒著白氣,多虧代表隊制服的優秀材質,雷擊的高熱也還算可以忍受。


  「不管怎麼樣,將軍!」將槍尖指向詩織,泰洛居高臨下地說。


  因為對方在身高上確實有優勢,被俯視的詩織也只能仰視對方,但遭到單放面宣判戰敗的她也不惱。


  「你還會下西洋棋啊?不過呢……嘴快的男人很容易悲劇喔!」這一回,詩織將紙傘向地面一揮,並且以正對著腳下平臺的方式張開傘面。


  「!!」他們腳下忽然出現平整卻巨大得足以蓋住整座舞台的結界,帶著霸悍的力道,這道結界障壁宛如堅固的牆壁,倏然從兩人的腳下往下方的眾多猛獸壓去!


  那份力道比推進機更加殘暴,沒被剛才的雷電排除掉的獸類全數遭到無情的「鎮壓」、沒有一隻逃得掉,牠們一如字面所說,被無法抵擋的強勁壓力全力向著舞台重重壓下。


  那股壓力不只讓牠們爬不起身,甚至近一步擠壓牠們的身體,就連高傲的猛獸都覺得自己的內臟要被壓得噴出來。


  「妳……!?」泰洛壓根沒想過詩織會來這麼一手,頓時有些啞口無言。


  直到許多細碎的破裂聲響傳入耳中,詩織才解除這道結界。


  她的目的只是要將那些水晶壓碎,並沒有要現場將這些猛獸壓成模型。


  「你能那麼快就跳上來,真是幫了大忙。」詩織微笑著向競爭對手道謝。


  伴隨著她這句話,清脆的聲音再次傳來,上空的天秤逐漸回歸均衡。


  要是泰洛也在下方,這道結界硬被他撐住的可能性就會非常大,一旦爭取到緩衝的時間,其他被殺得措手不及的獸類自然會起身反抗。


  如果便長雙方拉鋸的話,詩織可沒有信心能夠一口氣壓制數量如此龐大的敵軍。


  所以這一招是只有引蛇出洞後,才能使出來!


  「看來我被誘導了。」或者該說,詩織早就猜到,泰洛遲早會忍不住衝到前和她一較高下。


  泰洛大致還是相當冷靜,因為局勢並沒有徹底導向詩織,如今場地並沒有殘餘的獵物,雙方的得分也十分相近。


  那麼分出勝負的關鍵就是半分鐘後會被傳送到舞台的最後一批獸類!


  在這之前,只要將面前的對手無力化,就等於把勝券握在手中!


  雙方都明白這點,因此他們靜靜地對峙著,一旦面前的敵人露出破綻,他們就會二話不說送對方下場。


  主攻結界的詩織毫無疑問是防守類型──而她上輩子的職業也是防守強於攻擊──因此她注定是接招的一方。


  明白該由自己發起攻勢的泰洛沒有客氣,經驗豐富的他也沒有急躁,從擺出姿勢到突刺,他的架式完全找不到任何能夠趁亂打過去的空隙。


  鑽漏洞的選項被刪除了,詩織也只能正面接招,打開的傘面好似盾牌一般地擋住長槍的進攻,並且和它僵持。


  猛一看上去,眼前的畫面會讓人想到矛與盾的故事。


  能夠貫穿任何東西的茅,以及能夠擋下任何攻擊的盾,兩者一旦短兵相接的話,到底會由誰勝出呢?


  雖然一人拿的是長槍,一人拿的是紙傘一把,不過兩名選手很好地演繹出那個古老的小故事。


  武器本身的性能相差不大,使用者也都相當優秀,假如他們二人能夠對峙到最後,必然會分出一名勝者──無法支撐到最後的人毫無疑問會落敗。


  可惜的是他們的戰鬥有時間限制、無法對峙到最後。


  長槍和紙傘的僵局不過短短數秒,但水漏中的水一滴滴地流逝,肉眼都能看得出來上方的水珠所剩無幾,不願浪費時間的泰洛便主動抽回武器,然後極快地從側邊發動下一波攻擊。


  眼睛看得透徹的詩織自然是立刻招架,因為知道自己的武器無法在這種距離下靠近身搏鬥傷到對方,兩輩子的職業都是挨打高手的詩織索性鞏固防禦。


  不發動攻擊可不代表無法獲勝,不管是怎麼樣的戰鬥,都需要戰術!


  泰洛無論變換了多少種槍法,也沒能打亂詩織的節奏和步伐,聖騎士的防禦技術和普通學生可不在一個檔次,再加上詩織全力貫徹防守,所以他們兩人一招一式打得激烈,卻是誰也沒能拿下誰。


  分出優劣的,是空間中的微小震動,身為結界高手的詩織唯獨對空間中的變化有著相當高的敏銳度,所以她搶先一步捕捉到傳送陣開啟的前兆,不惜露出破綻引得泰洛筆直進攻。


  「喝!」詩織由上而下、打偏逼近眼前的長槍,她用全部的力氣在擊打的同時把長槍前端的高度壓低,本人在抽回攻勢的同時一躍而起!


  「!」詩織靈巧地向前一躍,這是對招至今她首次拉近和泰洛的距離,可是她的目標卻不是近在眼前的對手。


  輕盈地用腳掌前端在長槍的刃部一點,一邊將敵人的武器往下壓的同時,詩織也藉著長型物的反作用力猛力跳起。


  因為武器被下壓,泰洛沒能在第一時間進行追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垂直往上跳的詩織迎向在他們正上方的高空開啟的巨型傳送陣。


  不過失去最後的先機,貌似也很難說到底是福是禍。


  「壓軸嘛……呃!」詩織並不意外最後會被送來龐然大物,可是在九顆額頭上都鑲著紅色水晶的巨大蛇腦探出傳送陣時,她頭一次露出大事不妙的神色。


  但就算太陽穴滑下冷汗,詩織依舊沒有沒有示弱。


  「麻煩的傢伙拜託滾回去!」


  在九顆蛇首張開大嘴時,詩織搶先一步釋放出半圓形、圓盾般的結界,和牠們來個正面衝撞!


  「那是、……海德拉!?」下方的泰洛一眼就認出九顆蛇首的真面目,實際上,牠們是同一頭怪物,「翠、回防!」他立刻叫回剛才沒法在近戰中幫上忙的孔雀幻獸。


  也認識上頭那隻大名鼎鼎的怪物,孔雀二話不說地回到主人的身邊,並且用身上的金芒環繞著主人、佈下防禦的守護陣勢。


  海德拉最為致命的,當屬牠所吐出的劇烈毒氣!


  (或許我以後也該參與一下社團的團戰活動了。)在半空中硬頂海德拉,不讓牠徹底登場的詩織稍微反省了下。


  學院祭才被揭穿身分的她目前為止還沒有參加過光明騎士社最為出名的團戰活動,也就失去和專使毒的孤月小隊對戰的經驗。


  就算是海德拉,大概也不會比世界蛇更毒!


  可惜詩織沒有和第三十八代孤月騎士對陣的機會,也不曾和劇毒的孤月小隊過招,應對毒氣的手段老實說還真沒幾個。


  還沒看見敵人就殺到對方面前的詩織別無選擇,只能搶在海德拉噴出毒素之前,硬是用拿手的結界擋住牠們的腦袋,和牠們來個正面對拚!


  於是本來要穿過傳送陣的海德拉就這樣不上不下地被堵在陣法之中,儘管牠們努力從遭到正面擠壓的口中噴出毒氣,無奈牠們與詩織之間還擋著波紋般的圓盾結界。


  那可是好幾層的盾之結界,就算是海德拉的毒氣,也沒法在短時間內將結界全數腐蝕。


  最後,雙方在半空中的僵持是聖騎士的毅力勝出了!


  和海德拉正面對撞的幾秒後,詩織猛一發力,用強勁的結界之盾和爆發的術力把傳說中的劇毒怪物給頂回傳送陣!


  「不勞你們出場!」詩織蠻橫地把根本無法露出全部面貌的最終BOSS給打回原處。


  哪裡來的就哪裡去吧!


  在海德拉憤怒地咬碎幾層結界盾的時候,詩織也不忘手動爆開幾層防禦,讓四散狂亂的術力絞碎蛇首上的得分水晶。


  在水漏中的最後幾滴水珠滑落時,海德拉也被逼回了傳送陣,而落在天秤上的九顆寶珠則將天秤往Atlantis學院那側傾倒!


  「啊!」徹底錯失時機的泰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勝利落入敵方學校……是說他根本沒料到詩織會如此之亂來。


  常理上,根本不會想到會有人搶在獵物掉出傳送陣前,就搶先一步把人家打回去啊!


  而且打就算了,竟然還沒忘記要破壞指定的目標水晶!


  「聯合競技賽預賽,第二場獲勝的是──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在海德拉被人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原陣遣返」後,慕茲恩也在炸響的歡呼聲中宣布了比賽的勝者。


  大概是詩織全程打得讓人目瞪口呆,最後那下更是經世絕豔,一下子就驅散所有觀眾的不滿了。


  可是她並沒有因此感到慶幸。


  即使她的最初目的已經達到,這一場過後,應該能順利將眾人的目光轉向特地大展身手一番的自己身上,不會去關注他們隊伍的成員目前的情況。


  但詩織還是覺得有些不妙。


  「……」從高空中落下的詩織倒是得感謝一下她的搭檔,如果不是她的身上攜帶緩衝的咒具,她可能會摔出個大洋相。


  不過饒是如此,掠過半空中的平臺、直接落回舞台上的詩織還是些微地踉蹌了下。


  (不好,不小心吸進去了一點。)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詩織暗地裡叫了聲糟。


  海德拉果然不是可以近距離火拚的角色,最後為了取分而爆了幾層結界還是賭得太大。


  在那波衝擊中,詩織儘管逼退了海德拉,卻也意外吸入了幾口毒氣。


  若非具有聖騎士的靈魂以及一定程度的聖光,詩織的五臟六腑都會被腐蝕個乾淨,現在她則是不動聲色地全力運轉體內的聖光療毒。


  這是她在還沒恢復記憶前悟出的半吊子招式。


  既然沒有上輩子的記憶,需要咒語的神術一類自然使不出來,可這不代表她會沒注意到與生俱來的聖光。


  小時候某次中毒躺床等死時,詩織就曾死馬當活馬醫,像是運氣一般地運轉體內那股真相不明卻溫暖非常的力量,她發現這樣可以將毒素一點一點地淨化掉。


  雖然效率完全比不上使用神術,卻勝在不會有大動靜而遭到察覺。


  「妳還是快去解毒比較好。」從詩織的臉色看出她吸入了毒氣,承認自己完敗並且也算輸得心服口服的泰洛建議道。


  先不說其他部分,最後那招確實是膽識和實力兼具之人才辦得到。


  沒辦法不服氣。


  「我沒有中毒的嗜好。」詩織聳了聳肩,變相的承認她確實有此打算。


  就算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海德拉的毒氣很要命的好嘛!


  她的體內正上演聖光和毒氣的拉鋸戰,普通人早暈死過去了!


  不過演技很好的詩織並沒有露出明顯不適的神情,反正只要能撐到回去休息室,她相信她家隊長肯定會立刻替她解毒。


  她的隊長最強的就是神術,只要那一位在,絕對死不了人!


  不過,他讓人生不如死的能耐也十分了得就是……總之,這仗贏了比什麼都好。


  大動干戈之前詩織就把利害得失計算完畢,她的戰略可不只涵蓋這場戰鬥,而是包括接下來的幾場預賽。


  這仗贏得還算漂亮,再加上還是由身為無袍的她敲響漂亮的勝利,毫無疑問能讓隊伍搶下順風。


  在這種接連不斷的賽事裡,氣勢非常重要!


  「那麼、可以爭取到多少任務減免呢?」詩織用只有她聽得見的語氣自言自語道。


  最近還債也還得差不多,她原本債務就不多,感覺之後應該可以脫離被算帳的行列了吧?


  詩織為了忍受毒素帶來的劇痛而下意識地開始神遊,又因為比賽結束而無意識出現那麼一絲鬆懈,所以當身後的空氣被撕出一道漆黑的裂縫時,詩織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讓她意識到不對的是,四周原本慶典似的喧鬧聲戛然而止,還多出了各種驚嚇和咆嘯。


  「!」不對勁的時候先放結界保護自己就對了!


  這是詩織長年養出的習慣,因此在回過身前,她已經反射性地在周遭架出牢固的結界。


  可是她才轉過身,與大量的黃濁眼睛視線相交那麼一秒,黏膩卻又鋒利的觸手已經貫穿她的護身結界,同時也穿過她的身體,尾端甚至直接黏上了他們腳下的舞台,把她釘得動彈不得。


  「咳!」詩織差點咳出血,但她還是即使咬住嘴唇,硬把那口血吞回去,「……空間獸嗎?」


  「翠!」泰洛那邊也受到襲擊,不過他的幻獸在第一時間替他擋了下來,代價則是同樣被當成標本遭到觸手貫穿、釘在地上。


  看來這不是禔亞學院的手筆。


  他們也不可能眾目睽睽之下搞出這種破事!


  所以,下手的是誰……?




不好意思,昨天忙著忙著、不知不覺就弄太晚了Q︿Q
很抱歉今天才送上新章!(合掌)
這張就分出勝負啦!
詩織贏得姑且算是非常漂亮喔!
其實最開始寫詩織戰的時候,就已經確定最後要讓她把大BOSS海德拉直接撞回傳送陣裡面~
終極奧義:連出場都不給人家!XD

話說回來,存稿快用完了~QWQ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