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12046外傳〈織夏情〉★〈考季酒之鄉〉試閱-下★

  「太陽,你今天早上請假?」以前爆肝習慣,十分擅長分配時間的暴風就算期末在前還能投注各種課外活動,連我們每個人的出席以及各堂課是不是有突發小考他都不會漏掉。


  「有個小委託。」我聳聳肩。


  「考試在即你還請假!?」大地的聲線都拉高了。


  「星期二早上的異種文化只有期末報告沒有考試。」我記得溫暖好人派的成員都有修這門課,他們難道連期末過關條件都不知道嗎?


  「太陽的話,肯定已經寫完報告了。」綠葉已經見怪不怪了。


  「但你剛才說『委託』?不是『任務』?」身為慣例死線黨一員,卻還是會在期末考期間接受公會指派任務的羅蘭第一個發現我剛才的話有玄機。


  「不是。」我搖搖頭,「今天是『La Cité du Vin』的開幕日,館方邀請我參加開幕儀式。」


  「啥東西?」沒修過法文的烈火表情空白地問。


  「La Cité du Vin……『酒之城市』?」上學期才把法文資格考過的白雲困惑地翻譯道。


  「那個啊,我記得是法國最大的葡萄酒博物館。」消息十二萬分靈通的暴風彈了下手指,「……不是明天開放嗎?」


  「明天是『對外開放』,今天的開幕式只招待特定人士,以及相關領域的專業人才,再來就是社會地位高的特定媒體能入場採訪。」我當然是用特定人士的名義受到邀請。


  「你的觸角未免太廣。」暴風挑起眉。


  這種非正式開放的開幕式,能拿到入場資格一定要有相關背景或關係。


  「比不上你。」我微笑地回道。


  我可是知道這傢伙以前還參加過水族館跟博物館的剪綵活動!


  要比誰的涉獵廣,就算是我都不敢跟這個外務不知道接多少的原.第三十八代暴風騎士比較!


  「你們常有這種活動?」第三十七代綠葉騎士疑惑地問。


  「高等袍級這類委託也算多……」綠葉苦笑著說:「大家常常為了任務接觸各種領域的人士。」只要任務處理得好,除了信用與報酬之外,還能獲得額外的人脈,並結交各界的朋友,這也是高階袍級人脈廣的最大理由。


  所以有的人甚至會以這種「外務邀約」來衡量一名袍級的實力。


  只要任務處理得好,被受到幫忙的各界、各種族邀請根本是家常便飯。


  「到底為什麼葡萄酒博物館的館方會邀請你?」同為酒鬼的第三十七代太陽騎士、也就是我親愛的老師忽然瞇起眼問道。


  真難為剛才我們的話題圍繞著課業時,一直放空吃早餐的老師居然一聽到關鍵字就瞬間回過神。


  太陽騎士果真歷任都是酒鬼出身。


  「四年前我幫忙他們處理過一點小問題。」那是白袍任務,純粹是我個人對葡萄酒博物館有興致才主動接下,然後我對一臉很有話要說的老師邀請道:「光明神在上,在祂的慈愛與教誨中,學生明白尊師重道的重要,若您今日不需為了任何黑暗而煩憂,誠摯地邀請您與學生一同沐浴在陽光和葡萄的恩澤。」


  「嗯哼。」老師很滿意地點頭了,不愧是我的老師,不需要人翻譯也能準確接收我的意思。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我的「光明神語」內容是邀老師一起去喝酒,因此他的接收雷達格外敏銳。


  「不過沒想到會拖到今年才開放啊。」審判微微地蹙眉,他會困惑很正常,我們四年前接下館方委託給公會的任務時,建築物都已經蓋好了,卻花了四年才正式開幕,怎麼想都很有貓膩。


  我要先聲明,絕對不是我們任務沒弄好!


  「……『La Cité du Vin』2009年就開工,2012年完工,到現在才開放,比原定預算多支出了1800萬歐元。」暴風露出很感興趣的樣子,「官方說法是,他們有800萬歐元的超支是低估『人力成本』造成的,跟你有關嗎?」


  「所謂的官方說法一般好像會比實際低。」孤月斜眼看著我。


  「不愧是太陽,有夠坑!」刃金已經把那傳說中800萬歐元的人力預算扣到我頭上了。


  「這個是公會正式核可的任務。」跟我一同接下任務的審判幫忙澄清。


  「那就不是太陽的問題,是公會了。」羅蘭正色道:「公會的任務並非袍級自己開價。」


  只要是公會的正式任務,袍級不能自己收錢是常識。


  委託人支付報酬的對象一律是公會,然後再由公會將報酬匯給完成任務的袍級,除非是委託人事後送上(大部分情況是硬塞過來)的額外報酬,否則袍級不會直接從委託人手上拿到委託費。


  順便一提,如果是學生的話,就會由與公會合作的學院總務處代轉,因此即便是身為黑袍的我,任務報酬也掌控在學院的錢鬼人馬手上。


  另外就是,要是因為任務瑕疵導致負債,也會由總務處負責追討,某種意義來說,這應該是學院為了保護尚不成熟的學生擬定的措施,由校方索討賠償的話,學生的壓力也不會那麼大……如果我沒看過負債的學生被總務處人員鞭打討債的話。


  好歹也是個老油條了……好吧,其實只要資歷夠深的學生袍級都曉得,Atlantis學院的總務處是個比高利貸總部還黑暗兇殘的地方。


  就算校方立意良好,也架不住領導者是個錢鬼的現實。


  「你們接下任務是四年前,高一的時候太陽還只是紫袍,紫袍任務會開價到800萬歐元嗎?」烈火有點難以置信地說,他執行藍袍任務居多,再不然就是混合型的任務,沒有一般紫袍任務的行情概念很正常。


  「高階紫袍任務的話確實有,畢竟要出動複數紫袍附帶好幾名白袍,收費當然高。」接過這種紫袍任務的寒冰說道。


  「我們那時的任務沒那麼複雜,而且是白袍等級。」審判否定道:「任務本身也沒花什麼功夫,只是和加侖河的河水精靈溝通一下,再跟附近土地的守護神協調,請館方配合幾項措施就結束了。」


  「……加侖河?」不知為何,羅蘭似乎愣了一下。


  「『La Cité du Vin』就建在加侖河的河畔,那是法國五大河流之一,不只法國,也穿過西班牙的境內。」審判簡單解釋道。


  這種大型建案最容易引發的問題就是侵害到某些「原住民」的生存空間,然後引起人家的不滿導致種種神秘事件。


  這次因為人類官方難得肯配合,所以連引渡「原住民」們前往安息之地都不需要,姑且可以算是雙方皆大歡喜。


  如果不看因此多支出的大量預算的話。


  「那搞不好他們有其他開銷。」堅石就事論事道。


  「也對。」如此合理的說法馬上就被其他人接受了。


  「不過我知道他們後來有私下委託你一些事。」話鋒突然一轉,剛剛才替我澄清的審判現在卻突然揭我的底。


  『……』深知我不可能做白工的眾人紛紛以『結果幕後黑手還是你!』的目光瞪著我,好像幾百萬的歐元全部進了我的口袋……我有那麼黑嗎!


  「我沒收到那麼貴。」這群傢伙居然滿臉不相信,我也很希望那些錢可以進我的口袋,偏偏就是沒有,「有好幾次我都讓他們用上乘的葡萄酒折抵了。」


  重點是那些葡萄酒很多都進了老師的肚子!


  「如果陸續還有再合作的話,難怪他們會邀請太陽去參加地下開幕。」刃金用真相大白的語氣說。


  「那也不叫地下開幕啦,很多展覽或館場開幕都有個『專業日』。」大地哼哼兩聲:「總是要給出資者或協力者一些特權。」


  ……也沒那麼黑暗,你們這些傢伙幹嘛一扯到我就自動把事情往背後一堆黑幕的方向思考?


  「但是,先不說公會的正式任務結束後還額外委託太陽,太陽都出手還花費了四年?……難道有麻煩的館藏?」羅蘭說出自己都不太相信的推測。


  「應該不是這方面的問題,『La Cité du Vin』除了葡萄酒以外,幾乎沒有其他有年份、資歷的藏物,這座博物館主打用新穎、創意的技術向一般大眾介紹葡萄酒的知識和歷史。」暴風搖搖頭道。


  「那是因為他們一開始收集展示品的時候弄到了一大堆麻煩的東西,最後才變成這種模式。」這個就真的是黑幕了,「所以我建議他們全面採用多元技術展覽就好。」


  『……』眾人紛紛無言以對。


  展覽品在博物館建造期間就開始收集,堆在倉庫裡通常惹不出大問題,直到建築物落成,要轉往展示區後,各種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如雨後春筍冒了出來。


  也不曉得館方人員收購文物作為館藏時究竟是拿什麼當標準,在博物館建造期間的那三年他們收購到的物品其實不算多,先不論充數的,有看頭的那些文物九成以上不是來源有問題就是東西本身不正常!


  我都想認識一下採購小組了!這什麼運氣!


  剛好之前執行任務時,我有跟館長通過電話,對方也留了個心眼把我的手機號碼記下,所以一發現神祕狀況他們處理不了後,就直接打電話來求救了。


  即使只是白袍級別的任務,但建造時預算其實就超標的館方應該多少有被公會的收費嚇到,因此才想試試看私下委託,否則殺不了價。


  我當然也不是個能佔便宜的人,我個人的收費可能還比公會黑心一點點點點。


  正好那次的委託人中有個酒莊繼承人,他家是贊助商之一,對方送上了上乘的葡萄酒請我高抬貴手,因為品質真心不錯,做人也不可以太不講情面,我就接受了他的提案,拿那些上乘的酒折抵一半的委託費。


  我通常會把問題處理到力所能及的最好,做為一個有高級職業操守的天使,只要收下已經認可的報酬,就沒有隨便了事破壞自己信譽的道理。


  再加上我是效率主義至上,普通問題都能一天內搞定。


  結果就是,他們之後也接連收購一堆有問題的東西,有了那次的經歷後就食髓知味地準備一堆葡萄酒打電話找我求救!


  好在那群法國人很識相地沒拿過次級品呼嚨我,否則我就讓他們知道我是怎麼幫高等袍級剝皮。


  但能接下這種大型計畫案的主事者也不可能沒點眼色,即使我因為形象關係都是以親切善良與和顏悅色的態度示人,裡面好幾名成員仍是一開始就注意到不能占我便宜,否則會發生他們無法處理的後果。


  再說,稍有一點腦子的普通人,都不會想隨便惹上能夠處理神秘現象的特殊人士,說白了,能夠處理的話當然也能夠引起。


  我挺有把握自己能作祟……咳、把事情惡整到連其他袍級都無法收拾。


  不用硬搞出很嚴重的事,只要把麻煩的小問題多加個幾層、複雜化後就夠讓一般袍級想死了。


  總之我前前後後敲詐……咳咳,向他們索取了不少上等葡萄酒,當然都是事先就談好的正當報酬。 


  但就算有合理的委託費,也受不了他們那樣三天兩頭打電話求救,幾個月後我乾脆向他們建議博物館就全面採取現代化的展覽與導覽說明吧!


  反正他們原本就規劃了不少這樣的主題區,我只是請他們取消文物展覽。


  這年頭,博物館遍地都是,別說其他國家,就連法國自己本身都已經有別間葡萄酒博物館了,沒問題的文物早就被人家收進去展覽了啦!


  他們也不思考一下,為什麼珍貴又具有歷史價值、收購起來還能符合預算的東西會被前人當著沒看到。


  當然是因為擺進櫥窗後會發生各種神祕事件啊!


  「這樣一來,你會被邀請也算合情合理。」孤月有點羨慕地說,瞥了一眼剛才被我邀請去參加的老師後,他好奇地問:「有品嚐活動吧?」


  如果只是純粹的開幕式、沒有酒喝的話,我也沒道理找尼奧老師參加了,他對致詞和博物館展覽都沒什麼興趣。


  「會供應參觀者葡萄酒。」就算本來沒有這項服務,今天也一定會有,因為今天出席的都是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裡面也有餐廳和葡萄酒賣場,頂樓還有酒吧。」


  「酒吧啊……」有人露出嚮往的表情。


  就算是聖騎士,喝酒仍是男人的浪漫,即便不如歷代太陽騎士如此能喝,但不少十二聖騎士還是有著不錯的酒量,向來滴酒不沾的審判騎士例外。


  「我等等也差不多該出門了。」我望向審判:「你要一起來嗎?」好歹最初的那個任務他也有份。


  「我就不去湊熱鬧了。」不喝酒的審判果然沒什麼興趣,接著他若有所指地問道:「這樣一來,你今年還有打算參加波爾多的紅酒節嗎?」


  每年六月法國波爾多地區會有紅酒節,只要沒有重大事情我都會參加,運氣好的話,還能買到頗具年份的好酒。


  那個地區的酒品質真心好,一點也不輸給尼奧老師以前釀的那些,不然我也不會接受他們拿葡萄酒折抵一半的任務報酬了。


  「今年好像會乾脆把活動辦在一起,如果今天喝夠,也買到中意的葡萄酒,我下個月應該就不會去了吧。」做為一個學生,還是不要把期末考無視得太徹底比較不會遭天譴。


  況且我們自己家的光明神似乎不太保祐學業。


  「六月好歹是期末考月,你居然每年跑去參加紅酒節……」烈火死目了。


  「去年沒有。」被我睡掉了。


  「但你去年也沒考試。」刃金咬牙切齒地說。


  「有升學考喔!」只是沒有高三期末考而已,「而且有興趣的話,你們也可以來啊。」發現不少人都有點心癢難耐,所以我大方地邀請道。


  雖說今天還沒開放一般大眾進入,但我既然敢邀請尼奧老師,那代表我有辦法帶其他人進入。


  結果對於我如此親切好心的提案,居然連審判都給我一個白眼。


  唉,就是有額外活動想參加,我這幾日才會凌晨爬起來複習功課,外加提前把異種文化的報告寫完嘛!


  其他人就算了,但連我有額外念書都知道的審判應該早該料到了吧!


  「不想理你了。」負氣結束早餐,期末考有八科考試、六份魔王級報告,還不包含其他零碎作業的大地以稍嫌粗魯的力道收拾自己的餐具碗盤,「你就不要陰溝裡翻船!」


  「我每年都這樣,但貌似這裡沒人總成績曾經贏過我。」我優雅地聳聳肩,徹底無視眾人彷彿要把我瞪出一個洞來的凶狠目光。


  儘管我連放話與挑釁的姿態都高雅得無可挑剔,語氣更是無比溫和,但就連隔壁桌的師長們也開始對我側目了。


  「小心大意失荊州啊!」這學期和我修課內容最接近的暴風勾起看似輕佻,卻帶著不小壓力的笑容。


  我完全不懷疑他這次打算自己幹掉我。


  要問我的心聲就是、放馬過來啊!


  可惜老師在場,不能說出如此粗魯直接的回應,我只好換個方向。


  「你們可以試著期待,也可以自己努力讓我『失荊州』,不過大概到下輩子都不可能吧?」我一臉無辜地給他們補上最後一槍:「認真要說的話,上輩子的筆試成績好像也沒人贏過我的樣子……嗯,一次都沒有。」刻意故作姿態地偏頭想了幾秒,我用無辜無害的神色說出他們無法反駁的現實。


  然後我面前原本還萎靡不振的餐桌直接爆出鬥氣了!


  我面帶笑容地抿了口茶,閒適地注視沖破天際的考生仇恨值。


  看來士氣問題解決了,相信被我這麼一刺激後,在場所有人都會努力地在這學期拚出好成績。


  按照今天的仇恨值,加上這學期依舊會繼續被我用成績輾壓的結果來看,往後三年六學期的期末應該也沒問題才是。


  看我這位太陽騎士是多麼的高瞻遠矚又體貼善良,不惜犧牲自己成為眾矢之的也要鞭策大家一起取得好成績呢!




咳咳,那座La Cité du Vin真的是今年的六月開張的喔!
有興趣的孩子可以去查查,不過因為它才剛開幕,相關資料不多,新聞報導還多一點XD。

然後,這邊是考試在即(?),依舊跑出去玩(?)的太陽,
誠心建議大家,如果沒有太陽那種過目不忘的學習能力(外加人家平常就有再複習功課),
千萬不要效法喔!
不然考試會有點悽慘喔~(遠目)

至於如果有考生准考生還是剛考完試的孩子,跟其他的十二聖騎士們一起被太陽那番話掃到的話......
乖,要蓋太陽布袋前請先思考實力差距問題~(欸!)
身為作者的某雪我已經頂鍋蓋捲舖蓋逃亡了,請不要來找我~(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