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52353外傳〈織夏情〉★〈考季酒之鄉〉試閱-上★

 「現在才臨時抱佛腳?」五月的最後一天,一起床就看見一群人在客廳為了特定科目奮鬥。


  不只和另一桌的師長組是兩樣情,就算是同一桌的兄弟,周遭的氛圍也壁壘分明。


  我倒是不怎麼意外,快到六月了嘛、期末考的季節。


  「才沒有『臨時』。」烈火哀怨地瞪向乍看下從來沒有複習功課這種困擾的我。


  「你看我這學期什麼時候閒過了。」刃金跟著抱怨。


  聽起來很輕鬆的大學生,就算在原世界的學校都分為隨便混隨便過的科系,以及期末剛接近就得開始修羅看日出的科系。


  Atlantis學院大多數科目都是後者,絕對不要小看這所學校的老師們。


  這所學院的留級原因五花八門,只有你沒想到的,絕對沒有不會發生在這裡的,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下,畢業生的實力會強根本理所當然。


  通常大學四年都沒被當掉留級,幾乎都可以畢業……當然啦,不可以自討苦吃在還沒拿到畢業證書的前提下跑去蓋資深戰鬥黑袍布袋,不然有很大的可能性蓋布袋失敗還被扣下畢業證書。


  這種事要徹底畢業才能幹好不好!


  而且即使不提對剛升大學的我們還頗遙遠的畢業問題,期末考將至,沒有哪個學生真的那麼有種敢兩手一攤裝死。


  學校每學期的考試都會統計出「死亡率」。


  這個死亡率毫無疑問是真的掛掉要去復活的那種「死亡」!


  這裡絕對沒有胸無本事還敢兩手空空去考試的學生,再怎麼懶惰、不用功的人應該都不希望一個期末死上十次。


  雖然有無限復活機制,但沒有痛楚遮蔽系統,有的死法可是非常痛的!


  我不只一次懷疑Atlantis學院不會死人的機制是為了逼迫學生用功!


  不認真就給你死的話,那真的得把尾巴夾緊。


  扯遠了。


  總之,這裡就是一所沒寫功課會被老師放各種生物追殺、即使乖乖交作業,還是有一堆校園造景或不明生物會讓實力不足的人從學期初躺到學期末的終極學校。


  最狠的是,即便出席率及格、功課也認真交齊了,依舊不能保證考試時不會被掉下來的星星砸死、遭到各種詭異的考試教材殺死,或者被隔壁桌的爆走同學波及而亡,讓你期末考被迫去復活、該堂考試交白卷,然後明年重新來過。


  啊、但是有一點可以不用擔心。


  因為就算不幸在某堂考試陣亡,之後的考試也不會被迫缺席,為了讓學生們可以好好參與有著整個學期最高死亡率的期末考,保健室的期末復活效率很高,醫療班會特別加派人手。


  但這也代表、如果沒認真念書,一個期末會名符其實死上很多次!


  「既然是自己選的課,那就罩個聖光護體,把頭皮弄硬一點吧!」也不是沒在武技課程上吃苦頭的我聳聳肩,毫不在意地坐下享用豐盛的早餐。


  比起他們,我可是除了複習紙筆考試以及術法實作的科目外,還得私下找時間進行武術訓練。


  武技課程通常以實戰方式進行期末考,身為黑袍天使,當眾被修理成豬頭可是會被懷疑是冒牌貨的。


  但這些傢伙因為本來的底子,武技類課程幾乎不用特別煩惱就能過關!


  「如果罩個神術就能『All Pass』,要我罩三十層都沒問題!」孤月沒好氣地說道。


  「以你的聖光量,聖光護體罩十一層就會沒力了。」殘酷冰塊組的成員這些年都有加強修練神術,但還是比不上溫暖好人派,而即使是溫暖好人派,能放出三十層聖光護體的也沒幾個,除我之外,大概就是大地能勉強達到吧!


  「你那數字是怎麼來的……」孤月一臉無言。


  「不要跟太陽抬槓神術。」堅石拍了拍他的肩膀。


  「為什麼你這傢伙永遠都不用煩期末啊。」大地不爽地說。


  「慧根問題。」望著期末月慣例的愁雲慘霧餐桌,我回以一抹令人如沐三月春風的和煦笑容。


  嚴格來說,我不是沒煩惱過,但才不會煩給別人看!


  我的笑容毫不意外地拉到十一名學生的全體仇恨值,不需要在期末趴死線的人,不代表期末真的能翹著腳渡過,聽見我的話還是會跟水深火熱的同伴們一起咬牙切齒,程度不同而已。


  連一直安靜吃早餐的審判都冷不防朝我瞟了一眼,但我知道他那一眼的意思與其他人不一樣,只是我選擇忽略。


  不提武技課程的修行問題,即便有過目不忘的腦力,沒有「過目」,腦袋也不可能憑空生出知識。


  至於忙到常常用公假翹課的我凌晨一早爬起來跟不熟的科目奮鬥什麼的,這種事不用特別說出口,我也完全不打算讓其他人知道。


  至於審判居然能在我一點動靜也沒發出的條件下知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會再驚訝了。


  『……』安靜吃著自己早餐的老師組們,有不少人無奈地互換眼色,儘管很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只好用溫暖的目光守護各自的學生。


  我看得出來很多老師想幫忙,可是他們也不曉得該從何幫起,儘管名義上是「老師」,但我們學校的課業他們基本上一翻兩瞪眼。


  不過還是有人很好的老師,在學生為了期末作業翻山越嶺的時候,會自告奮勇地陪同協助。


  「大家加油。」同樣也有期末報告得奮鬥的綠葉,總是會額外挪出時間用美味的食物給大家當燃料:「今天午餐有烤肉喔!」


  「我也準備了冰涼的甜湯。」寒冰跟著說道,Atlantis學院向來四季如春,但每當靠近期末的時候,校園內總是會有某種燥熱感。


  這這樣的環境下,沁涼的甜品毫無疑問是重要的考前戰備糧食,即使是看上去很風涼的我也不會介意在這種時期享用冰涼的飲品。


  為了慰勞已經開始得看日出的好同伴們,寒冰老媽和綠葉老媽最近都煮得很豐盛,每學期的期末,我們家總是吃得特別好。


  雖說期末考還有三個星期,今天甚至還沒到六月,但就像我前面提到的,Atlantis學院的期末考,絕對不是你考前一周才開始複習就能順利通過,大學以前的初階課程或許還可以,大學部的進階課程是想都別想!


  我們學院不在佛祖的管轄範圍內,打著臨時抱佛腳的主意就等著考試中死到十八層地獄報到,反正死完後還是能馬上回來的。


  不認真的話,一次期末就可以讓你每一層都去觀光一次。


  更別提有的老師除了兇殘的考試,還有更加慘烈的指定作業,為了寫份作業上山下海不算什麼,天堂地獄跑一趟也在所多有。


  所以每當熬過期末後,綠葉跟寒冰會煮非常豪華的一餐當作「劫後餘生」的慶祝。


  這形容絕對不誇張,要是一整個月都得看日出,白天除了上課考試還得兩個世界跑透透就為了寫作業,即便是有著聖騎士靈魂的吸血鬼都會變成爆肝臉。


  「我需要加倍的肉。」烈火每到期末的時候,肉類的攝取就會是平常的兩倍起跳,不只他,羅蘭、堅石、孤月這種傾向也很明顯。


  由於後兩者是我們家食量最可怕的成員,所以期末的這個月……升上大學後,已經直接延長為期末前的一個半月,我們家的伙食費開銷是平時的六倍,幸好大家現在的荷包夠深。


  「我們有多準備。」綠葉準備的量搞不好都夠普通學校煮一天的午餐。


  「可以的話也提前添購宵夜的食材吧!明天早上的神學研討有隨堂臨時抽考。」明明就是臨時考試,暴風照樣能夠提前一天告訴我們。


  順便一提,「神學研討」是進階課程,課堂中有講述的當然不只特定的某一種信仰,不只會追到沒有歷史的史前時期,還會將各世界各時期各種族的信仰發展進行詳細的比較剖析。


  得修上一年不說,光課本就有七本,還不包括老師的課後指定閱讀書目。


  怎麼說上輩子也是神職人員的一種,我們全員都有選修這門課程,然後不少原.聖職人員修這門課修得很想死。


  雪上加霜的是我們自家的光明神教義沒在課程中出現過,類似或似是而非的倒是有,但也加重其他人記憶與區分上的困難。


  如果明天要抽考的話,想必有人今晚是不用睡了,不過沒我的事就是了,除非明天的考試有人不及格,那才輪到我出手。


  再說呢,身為原.聖職人員,還是統領一個神殿的頭頭,我是不可能把這門課的第一名位置讓給別人,而且還是在我的死對頭也有修課的情況下!


  『啪!』有人把臉敲進桌上的書裡了。


  「晚上我可以幫忙複習。」看不下去的審判開口道,對於自家騎士需要考前救援,向來嚴格的審判騎士只是無奈。


  因為這真的不是不認真念書的問題。


  「為什麼我這學期沒事去修妖魔解剖學。」星期四下午有別科考試的烈火大概連想死的心都有了,雖然還有兩天,但妖魔解剖學的考試準備起來很麻煩。


  「上星期解剖的那個啥我到現在還沒記起來……」孤月頭大地說。


  「那個叫『埃克斯雅德獸』,」這複雜的名字就連我都想去給那個替妖獸起名的傢伙蓋布袋,然後我「好心」地說出他們不太想面對的現實:「不要忘了老師有提到,後天要一人解剖一頭妖魔或妖獸,並取出指定器官,至於解剖對象,這學期有教過的種類隨機。」我的最後一句話讓在座有修課的人,包括審判在內通通臉色發白。


  妖魔的構造相差甚大,儘管我們能拿來當教材下刀的不過是些下階妖魔或妖獸,但要背起來還是很讓人頭痛。


  再加上老師喜歡抓活的現場讓學生解剖,就算級別低,想也知道對方不可能乖乖讓學生們下刀,免不了還得先惡鬥一場。


  而且為了解剖,我們還不能下重手把牠們打得面目全非才是最討厭的地方!


  「太陽,拜託你別再來上次那種事了。」發現我笑得一臉雲淡風輕,審判皺著眉說。


  「也就你才想得到那種血腥手段。」刃金翻了個白眼。


  「你們也可以這麼做啊,比較方便,分數也會比較高喔!」直接先把對方打殘,緊實地捆起、下好束縛法術後再醫回來,然後活生生剖出想要的器官,這樣就不用在解剖前還得跟對方奮鬥個半天。


  記取上次的教訓,這次我會先弄啞解剖對象,省得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切得七零八落的妖魔發出魔音穿腦的尖叫聲。


  「上完課要記得洗澡才可以吃晚飯。」沒修那門課的寒冰提醒道。


  我們這學期每個星期四動不動把自己搞得血淋淋的,讓有潔癖的第三十七代寒冰騎士抓狂了好幾次,也害寒冰每個星期四都被老師抗議,沒修課的他被罵得挺無辜。


  不過就算不用自己洗地板,每星期把家裡弄得像命案現場也的確不太好。


  「期末還有多久?」已經不知今夕是何年何月的烈火問道。


  「二十天、不算今天的話。」白雲看都不看日期,直接回道。


  眾人都露出希望期末快點結束,又不希望期末那麼快到來的糾結神色。


  「這學期有誰有危險?」望著愁容滿面的同伴,雖然也得一起修羅,但沒有被當危機的綠葉苦笑著問。


  由於平時勤於複習,再加上這學期沒修到地雷課,所以即便期末考在前,好人綠葉也能游刃有餘地陪其他人複習。


  但我覺得他這問題根本多此一問,現在抱著書本,連早餐時間都不能放過,得抓緊每一分每一秒複習或者跟作業奮鬥的那些人很明顯有危險吧!


  『……』聽見綠葉的問題,原本一邊啃早餐一邊埋首功課或複習的人默默抬起來,他們彼此交換一個眼神,還有人偷瞄笑得一臉人畜無害的我,接著不約而同再度低下頭。


  沒人敢在我的面前承認自己有留級危險,儘管他們有沒有承認其實都一樣,手邊都抱著課本或作業,我就是瞎了都還有感知能用好嗎?


  但期末作業已經很讓人頭大了,再被笑面鬼巡司開新作業或處罰任務,想必他們的留級風險會直線上升七十個百分點吧!


  而且要是真的留級或者補修,恐怕連暑假都不用過了。


  因為我肯定會讓那個人的暑假填上任務和課外作業的繽紛色彩!


  我覺得十二聖騎士分兩派搞不好是某種慣性,平時有溫暖好人派與殘酷冰塊組之分就算了,就連考試前,都分成能夠專心吃早餐的一區,以及得在早餐桌上拼命趕作業或複習功課的一區。


  前者的成員是審判、寒冰、暴風、綠葉、白雲,以及公認是資優生的我。


  本人一向名列前茅,入學至今沒摔出過前三名……沉睡的那一年不算數!


  剩下的羅蘭、孤月、刃金、堅石、大地、烈火此刻抱著各式各樣的課本或筆記當早餐配料,也有人一手抓著叉子一手抓著羽毛筆正在寫報告。


  其實用電腦比較快,前提是得適應敲鍵盤,我們之中大多數人在上輩子的習慣影響下繼續當手寫派。


  總而言之,以考前修羅的比例來說,溫暖好人派勝利了,我們的複習組只有兩人。


  但這真的不是平常沒認真讀書才造成此刻的慘狀,只是大家每學期都會修上一堆會坑死自己的課程。


  我會挑自己不行的武技課修,其他人當然也會挑適性不是那麼高的課程,不然都只選擇擅長的領域就失去受教育的意義了,因為會的還是會,不會的還是不會。


  例如溫暖好人派這邊的烈火,他此刻的焦頭爛額有一半歸咎於投錯胎。


  將錯就錯去當藍袍的烈火每學期都會修一大堆醫療相關課程,畢竟他和醫療班適性不太好,要是因為相關知識不足而在前線出差錯害死人,我們家的烈火騎士恐怕連切腹自殺的覺悟都有。


  就連我都覺得可以頒給烈火一個模範學生的獎狀,可惜平常就很拚的他低空飛過期末不是新聞,因此每當期末時總會有許多看不下去的藍袍前輩一邊苦笑一邊對他伸出援手。


  至於殘酷冰塊組每學期都會悲劇的則是羅蘭。


  他的悲劇同樣是他每學期自發性造成的。


  生性認真的劍癡明白自己在術法上的靈活度很低,因此一定會固定修上幾門就連其他人都覺得難搞的術法課,然後每當期末就會看見認真的他變成死線黨的一員,不管是作業還是考試上都一樣。


  而這學期情況好像特別慘,儘管還不需要在餐桌上唸書,但就連審判、寒冰和白雲都帶著不太明顯的憔悴,這幾天肯定都在熬夜。


  Atlantis學院的大學課程沒有修課上限或下限,要修多少全憑自己高興,有修到門檻就能畢業,當然也可以故意不申請畢業、拿深造當理由不出社會,很多想繼續進修的高階袍級都是這麼做的。


  剛升大學的聖騎士們,自然會發揮騎士應該認真的本性,再加上從國中開始被我刺激出來的積極性,每個人都把自己的課表修到不影響任務承接的最高上限,其中還包括一堆會坑死自己的課程,於是學期末只好焦頭爛額地奮鬥。


  事實證明,聖騎士不只是挨打界的冠軍,還有點自虐傾向。


  明明上學期的期末已經慘過一次,這學期大家還是毫不猶豫讓自己繼續慘。


  大一就這樣,真不敢想像接下來的三年,但我有預感,這低迷的氣氛要是變成常態性,接下來的三年遲早會出現被當的人。


  看來得想辦法提升眾人的士氣才行。




咳、相信已經考完試的大家應該不會被這篇給打到臉才對~(欸#)
其實這篇才是〈織夏情〉的第一篇,但先前顧慮到指考在七月,所以就先不放出來刺激考生們了~(被滅)

好像很多人都說想去異能學院唸書,某雪決定來告訴大家一下,
其實異能學院比一般學校兇殘多了,至少科目掛科不用真的死咩!
Atlantis學院的吊車尾學生真的有人期末考得死個十八次喔~
(一堂課死個兩,被醫療班火速復活送回來考試最後又死回去的也不是沒有喔~~~((咦))

十二聖騎士們,基本上他們先天優勢為武力,其他地方跟普通學生差不多~
頂多他們比較認真,理解能力...見仁見智~
畢竟換個世界等於三觀要重新來過,很多守世界種族覺得正常的東西,放在他們眼裡那叫莫名其妙XD~
再來就是,因為他們真的很認真、太認真了!
再加上某個劍術超爛的太陽騎士破天荒開始修習武技,所以他們只好跟著奮鬥了~(遠目)

〈織夏情〉的海外表單快要完成了,請海外讀者再等一下子~>^<"
先前匯率浮動很大,我得全部重新算過,目前已經把定價弄好了,就剩運費Q^Q
沒意外等等應該可以貼出來~~~=^=
謝謝大家的等待~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