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82256外傳〈織夏情〉★〈七夕鬥鵲橋〉試閱-下★

  「居、居然有叛徒嗎!」安德(艾德)悲憤地說道。


  「……什麼?」非米安儘管表情困惑,但看著阻攔去路的詭異集團,他仍舊湧起大禍臨頭的預感。


  雖然穿著游牧民族風格的獵裝還戴著詭異的獸骨面具,但身上的神聖護體以及剛才的「一瞬衝鋒」,毫無疑問彰顯了眼前的集團和自己出身同個地方。


  而且這種聖光量,十之八九是溫暖好人派成員。


  「雖然不曉得你的女朋友是誰,不過請去陪光明神喝茶吧!」看見頂頭上司名義上之死對頭的麾下小隊員,與非米安同樣,這輩子名字都沒改變的諾恩不知不覺地改變了初衷,原本只是要送閃光情侶們去保健室約會,這下直接換成送去見光明神!


  跟他一樣怒氣衝天,把原先計畫忘掉的人還不少。


  「兄弟們、大家上!」安德(艾德)無視身邊的副隊長,他振臂一呼,平時絕對不敢越過副隊長的小隊員們通通咬牙切齒和他一起上前圍攻。


  「!」在審判騎士手下混了那麼多年,不管跟哪個小隊的成員一對一非米安都有不落敗的自信,但這不代表他能在包圍下殺出重圍。


  同樣是聖騎士出身的他還能不明白,他們這種職業的人在團體作戰上有多大優勢嗎?


  剎那間就判斷出自己下場的非米安臉色一白,他知道一旦被徹底包圍,那就是插翅也難飛。


  顧不得聖騎士間平時的交鋒手段,況且都被圍毆了,誰還管戰鬥手段符不符合騎士慣例啊!


  非米安二話不說讓手上的幻武兵器捲起猛烈的狂風,在那瞬間渾身爆出鬥氣的他揮出混合著幻武兵器風屬性之力與劍風的粗暴攻擊。


  可惜他有劍術有武器有鬥氣,他面前的同僚們同樣是一樣都不缺。


  眾太陽小隊成員們立刻以安德(艾德)為中心集合,他們移動的時間不到一秒,卻在集結的同時以符咒、幻武兵器或種族武器召出各種各樣的盾牌,眨眼間結起盾陣,並灌入厚實的聖光,成為物法兼具的壁壘,牢牢抵擋非米安的攻擊。


  如果說審判小隊的每個成員都可以瞬間爆鬥氣攻擊,那麼彈指上神術防禦就是太陽小隊的必修技能!


  因為聖光量以及神術的掌控度,溫暖好人派的防禦力高過殘酷冰塊組是公開的秘密,相對的,專注修練鬥氣的殘酷冰塊組有著可怕的爆發力和攻擊力。


  可惜強悍的「防禦」遇上強悍的「攻擊」,沒道理人多的一方會落敗。


  不管非米安揮出的風暴有多猛烈,超過十名的聖騎士結出的防禦陣型是名符其實地紋風不動,他們踩在地面的腳,連一釐米也沒向後退去。


  現在的情況是多打一,沒有人會搞一對一的英雄主義去單扛敵人的招式!


  圍毆最大的優勢就是發揮人多的力量以及多數的效率,這種時候還單挑浪費力氣的話,絕對會被他們在上空看好戲的隊長在心底無限鄙視,事後還有被以訓練之名行算帳之實的可能性!


  「!」就在結盾陣的隊員們於心中腹誹時,銳利的劍風電光石火間撕碎掙扎著想推動盾陣的狂風,包括裡面夾雜的鬥氣與劍氣全數一起打散。


  『……』不只非米安,想要以多欺少的太陽小隊成員也通通無言了。


  好吧,他們必須老實承認,如果一對一可以直接輾壓敵人,他們的隊長的確也不會介意。


  「抱歉了!」儘管語氣帶著點無奈,不過亞戴爾完全沒有留手。


  他的隊長下達令他無言以對或苦笑不已的指示是常態,事到如今不管西亞(格里西亞)要他們做什麼,亞戴爾都不會再驚訝。


  而他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全力完成隊長的要求!


  「你是亞……!」非米安絕對不弱,就算在審判騎士小隊裡,他的實力也足以排入上位,所以這一出手就直接破掉他招式的實力,間接讓亞戴爾的身分呼之欲出。


  「喔喔!不愧是副隊長!」一旁的薩德(德薩)吹了個口哨,反正非米安不可能看不出亞戴爾的身分,他們也就完全沒有顧忌的理由。


  而且「話很多」算是太陽小隊全體成員的某種通病,帶原者毫無疑問是他們偉大高貴的隊長。


  「幹掉他!」諾恩不打算給敵人喘息的機會,在非米安因為察覺亞戴爾的身分而發現他們的正體時,他筆直地舉起長劍,準備進行下一波攻擊!


  一眼就看出這個起手勢的隊員們迅雷不及掩耳地與他站成一列,將整座橋截斷,然後一起對非米安舉起手中的劍並同時揮下!


  『五奏碎地!』


  十餘道連著地面前進的劍波垂直地向非米安襲去,縱面擴展超過五公尺的劍波會讓向上跳起的敵人被斬碎,明明是不同人施展,卻以同樣速度並列著前進的劍波也將橫向逃跑的間隙給封殺。


  在橫向空間有限的橋樑,只要十多個人就能將左右閃避的空間全面堵上!


  但同樣能施展「光明十二式」的非米安明白這些都不是「五奏碎地」最麻煩的地方!


  當諾恩擺出起手勢後,非米安與其他太陽小隊成員在同一瞬間明白他想施展的劍招,所以當下在心裡暗叫不妙。


  乍看下是垂直揮下劍的單調攻擊,依賴著常年訓練出的統一勁道,令劍波以同樣的速度前進,用數量將兩側的道路一起封殺,光是如此就足夠正面切開大多數意圖和光明神殿軍隊對陣的敵軍。


  可僅僅只是這樣,無法讓「光明十二式」成為光明神殿永垂不朽、無法撼動的王牌劍法。


  「三旋冽刃。」攻擊直撲眼前的非米安冷靜無比,他算準時機一口氣揮出三道弧形劍刃,目標卻並非是正面向他快速推進的劍波,而是劍波下方的橋樑地面!


  『碰!』被鬥氣炸開的橋面爆出石塊,強大的力道也讓整座橋轟鳴而起,橋面上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腳底下傳來的猛烈震動。


  非米安的攻擊當然不只為了掃開橋面,藉由撼動橋樑,他直接掀飛那些迎面而來的劍波、包括跟在每道大型劍波之後的四道隱波!


  「五奏碎地」是一劍揮出暗藏五道巧勁劍波的複雜劍招,如果只顧應對眼前強勁鋒利的「先招」,那麼就會被尾隨在後的四道「後手」給擊潰。


  經驗老道的審判騎士小隊不可能搞錯真正的威脅。


  「!」結果在「五奏碎地」崩散的那一剎那,由上方斬落的平整劍氣不僅整齊劃一地把飛散的橋面磚石切碎,非米安剛出招,都還來不及重新擺出新的臨戰態勢,胸口便噴濺出鮮紅色的血,那是鋒利、平直的傷痕。


  然後十多名聖騎士躍入非米安的視線,他們在上一秒從原本排成一列的諾恩等人頭頂躍起,藉著「五奏碎地」的掩護使出「二間斷空」砍傷了非米安。


  他們在「五奏碎地」被破之前就發動下一波攻擊,因為太陽小隊的全體成員都預料非米安的反擊,清楚彼此實力的他們不可能抱持著一次攻擊就能幹掉審判小隊成員這種僥倖,所以太陽小隊的進攻毫不馬虎。


  非米安沒有因為負傷而驚愕……不,他多少還是意外的,沒想到太陽小隊會徹底動真格,不僅僅是毫不留情的劍招,他們的攻擊完全按照上戰場的規格來,只是人數較少,所以沒有騎士團兩軍交鋒時的聲勢浩大。


  非米安雙腳死命踩在橋樑上,卻還是因為強悍的劍勁整個人向後滑去,將自己灑落的鮮血在地面拉出兩條平滑的紅色軌跡。


  就在他向後滑退的時候,發動第二波攻擊的聖騎士們也一齊在諾恩等人面前落地,他們就連落地後的陣型都事先計算好了,在腳底碰觸地面的那刻就成為新的隊型!


  發動「五奏碎地」的第一波成員立在後排,進行「二間斷空」的第二波成員為前排,他們一同擺出非米安很熟悉的統一陣勢以及起手式。


  若要說非米安此刻的心情,那就只有「大禍臨頭」四個字。


  「衝!」在位置落到最後的亞戴爾一聲令下後,二十幾名聖騎士同時向才剛站穩腳步的非米安進行衝鋒!


  這是高水準、毫無間隙與戰術十足的連攜攻擊!


  完全清楚自己擋不下也逃不了的非米安用長劍舞出圓形劍盾,正面承受太陽小隊的衝鋒,然後一如他所料地被撞飛。


  在鋒利的劍之軌跡下,沒被切成碎片已經是所有高手能做出的最佳應對了!


  「果然沒死嘛!」看著非米安好手好腳地飛出橋樑範圍,停下衝鋒的安德(艾德)咬牙切齒地說。


  非米安劍式儘管寡不敵眾,還是替他擋下了「一瞬衝鋒」的直接殺傷力,所以他沒被那堪稱能切開軍隊的暴力衝鋒給撕成碎片。


  「射!」非米安才剛飛離戰區,數量不少的金燦光球立刻追擊而去,彈無虛發地命中無法防禦的審判小隊成員。


  結束衝陣的太陽小隊成員們一回頭,看見的是待在亞戴爾身邊的最後三名成員通通和他一起舉起未持劍的手,張開的手掌前端出現繪滿光藤的圓形魔法陣,大小跟一般的圓盾差不多,從法陣裡面不斷射出圓球狀的神術砲擊。


  這不是正宗光明神殿出產的招式,而是太陽騎士拿戰靈天使的光系術法混合神術改良的招式,目前只有太陽小隊能使用。


  「聖光砲」──其每一發都帶著灼熱的光系能量,只要命中對手就會炸開!


  這是太陽騎士為了克服除劍風外,聖騎士們缺乏其他遠距離攻擊而專門設計的招式。


  即使小隊成員今生各自發展出不同能力,遠距離術法同樣不在話下,但行軍布陣,仍舊要有統一招式比較穩當。


  這招的缺點是必須耗費大量聖光,以及需要強大且快速的聖光集中能力!


  ……認真來說,光系能量多到可以淹死人,操控能力強到連某位冰與炎的殿下都要甘拜下風的太陽騎士,其開發出的大多數招式都有這種特點,所以身為他的小隊員,太陽小隊全體成員這些年也只好乖乖加強這兩方面的能力。


  能豁免的大概只有裝死的某位隱藏版隊員。


  非米安的所有應對都在亞戴爾以及不少太陽小隊成員的預料之內。


  熟人交手就有這種好處與壞處。


  好處是對方的一招一式通通了然於胸,壞處也同樣,己方施展的招式與戰術敵方也同樣見微知著。


  這也是為何一發現敵人是熟人後,他們會毫無顧忌地點燃一百度的火侯。


  打不打殘還是之後才有的問題,重點是不認真的話,搞圍毆還吃敗仗,加上對手並非十二聖騎士級別,那事後真的不是跳懸崖能解決,至少會被剝皮斷骨!


  與從一開始就火力全開的太陽小隊不同,非米安沒料到他們會在學院的節慶活動中對自己人來真的。


  除非是由十二聖騎士領隊在學院祭中成為敵人,否則他們自己人不會這樣認真廝殺,這也導致他在接踵而來的兇殘陣式落了下風,然後步步敗退,最後飛出鵲橋還讓亞戴爾等人的聖光砲轟得體無完膚。


  「重新就位。」確定落下、搞不好有很大的可能性會直接摔死的非米安無法再戰後,亞戴爾一句話讓想要歡呼的小隊員通通收心。


  他們的對手可不只非米安一人而已!


  「防守可是騎士的看家本領。」阿加(阿簡)和同伴一起用最少的步數,以普通學生根本沒有的效率重新排出陣型、攔住整個橋面,他們全體散發著,要從此路過,得踏著自己屍體過去的強烈氣勢。


  站在太陽小隊面前的是手持各種武器的學生。


  當然也有可以劃分為自己人的同伴,畢竟去死去死團成員又不是只有他們,躲過最初一瞬衝鋒的學生陸續回到鵲橋上。


  但也有人剛回來,就慘遭亞戴爾一劍腰斬,碎裂的屍塊自橋邊落下,在橋的側面留下怵目驚心的血紅。


  「混水摸魚並不可取。」所有人無可避免地將視線放到這名臉戴充滿歌劇風格的華麗眼罩,以超越技巧、靠著無數經驗累積而來的俐落劍術擊殺敵人的「領軍者」身上,「既然是戰鬥,而且還是為了摯愛之人,那麼不拚上性命也說不過去,你們的愛情只值那麼一點小手段?」


  閃過「一瞬衝鋒」確實值得讚許,不過打算裝成去死團,然後偷偷摸摸溜到鵲橋的另一端去找愛人,這種投機取巧的行為在亞戴爾甚至其他太陽小隊成員的眼皮底下行不通。


  雖然沒有西亞(格里西亞)多智近乎妖的程度,但在對方手下幹了兩輩子的副隊長(兼總管),亞戴爾也不是能隨便呼嚨過去的對象。


  「不是我要說,亞戴爾你真適合當魔王屬下。」薩德(德薩)嘖嘖兩聲,不過他的音量很小,否則要是破壞掉亞戴爾營造出的氣氛,那就太浪費了。


  「但是副隊長說的沒錯,想見愛人還不拿出真本事,有那麼便宜嗎?」特彌斯(特斯)陰險地笑了兩聲。


  他身邊的同伴們也跟著勾起同樣的笑,不用懷疑,全都是充滿黑氣與陰風,還有某種不甘的狠戾笑容。


  「想通過、想與摯愛見面,就拿出你們的本事!」亞戴爾厲聲說道,他凶狠敲上所有人心頭的話語讓再次踏上鵲橋的少年們忍不住退了一步。


  沒有人能質疑或嘲笑他那番等於跑錯棚的台詞,以及眼前這群和七夕怎麼看怎麼不搭嘎的神祕軍團。


  原因很簡單,因為氣勢被徹底壓倒了。


  亞戴爾身上的氛圍太過認真,加上他身邊氣勢四溢的騎士們彷彿化身為銅牆鐵壁,與其說他們周遭的氛圍是演技,不如說是性質不大一樣、但同樣黑暗的扭曲氣場。


  Atlantis學院不缺高手,但這種可以翹的莫名活動也鮮少有頂端高手參戰,即使面前的學生中有一對一可以打倒他們的存在,不擅長團結一致的學生就是一盤散沙,輕易地被有組織有紀律、全體一致的騎士們給壓倒。


  這票化身去死團的聖騎士們如今強勢地主導整個戰場,在這個充滿中國風情的溫暖佳節演繹出黑暗的騎士劇。


  當然啦,此刻的太陽小隊可一點也沒有「騎士」的風範,他們是阻擋著傳說故事裡那些騎士、勇者的反派軍隊。


  既然要拯救(?)自己的公主,不拿出一點真本事也太說不過去了!


  「亞戴爾你幹嘛增加他們的士氣?」在對面因為亞戴爾的話語士氣高漲時,安德(艾德)抱怨道。


  「他們不認真點,我們也很難打出精彩的戰鬥,隊長看戲看不夠的話,在活動結束前可能有更多『變數』等著我們。」一反剛才向對面放話的兇猛氣場,亞戴爾的表情完全不變,卻用很無奈的語氣低聲對身邊的隊員們說道:「你們應該沒人想見識隊長能把戰局戲耍到什麼程度吧?」


  最後一句話讓頭戴獸骨面具而看不見表情的太陽小隊成員全部顫慄了。


  他們多少都清楚西亞(格里西亞)的手段,這世上絕對沒有比下棋的人是他們天妒英才、金光閃閃瑞氣千條、脣紅齒白、膚若凝脂、回眸一笑百媚生的隊長,而只能乖乖聽命行事的他們也同時踩在這個棋盤上還更可怕的事情了!


  「副隊長,隊長有指派你做什麼嗎?」難得乖乖喊了聲「副隊長」,而非直呼亞戴爾的名字,忽然想起某個很不妙的人物,阿加(阿簡)正經八百地問道。


  「沒有什麼特別的。」亞戴爾無可無不可地告訴他們了。


  「……那麼、副隊長大人,可以請您告訴我們,隊長大人是什麼時候把西鷗俐找回來做事的?」儘管在場沒人修過透視課程,所以無法看見阿加(阿簡)被蓋在頭骨面具下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孔,但眾人都聽得出來他心如死灰的語氣,而且他們也在同一時間想到了某個不太妙的可能性,那位集合前就站在隊長沙發後方的少女,其一如上輩子悠閒自得的身影鮮明地出現在眾人的腦海中,「我問的是這次活動,不是她哪時冒出來。」


  「三天前。」亞戴爾三個字便成為讓所有隊員悚到最高點的致命一擊。


  三天……


  ……三天?


  ……三天!!


  這種數字放在其他地方沒什麼大不了,放到他們物盡其用的隊長和唯恐隊友不夠慘的地下副隊長身上,其代表的含意,太陽小隊全體成員心照不宣。


  三天前就把地下副隊長找回,毫無疑問是有什麼前置工作要她去辦啊!!


  目前為止局面都沒有特殊的變化,這代表他們的隊長和地下副隊長搞的「前置作業」尚未浮出水面。


  但如果可以的話,他們一點也不希望局面發生變化,熟悉那兩位手段的太陽小隊全體成員一點也不想知道那兩位搞了什麼!


  既然唯一知情的副隊長是要他們打一場轟轟烈烈的戰鬥給隊長看,全體隊員通通爆出鬥氣與迥異於剛才的殺氣,務求宰掉敵人讓隊長手下留情!


  今天他們也一樣是去死團啊!


  沒道理跟著人生情場勝利組一起去死吧!


  「所以、只好讓他們全部去死了!」安德(艾德)悲憤地喊道,全體成員也用同樣的聲音響應。


  今日走起黑暗系騎士劇場的太陽小隊帶著與先前截然不同的兇猛氣勢,視死如歸地衝向揮出各種各樣武器,準備和他們拚個魚死網破的學生。




呵呵,太陽騎士小隊成員今日通通化身為散發著去死去死怨念的黑暗騎士囉~(笑倒)
這次的〈織夏情〉一共有三篇故事,第一篇〈七夕鬥鵲橋〉的試閱就到這邊結束啦!
欲知之後詳情,請洽實體書~~~(被打死)
第二篇和第三篇之後也會各放個2~3章給大家喔!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