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20103外傳〈織夏情〉★〈七夕鬥鵲橋〉試閱-中★

  「妳不下去?」我挑眉看向居然敢留在原地的詩織(西鷗俐)。


  「副隊長帶隊了嘛!」用手指輕點下巴,詩織(西鷗俐)歪著頭思考道。


  「你們兩個一人帶隊一邊。」我橫了她一眼,這丫頭好歹是太陽小隊第二把交椅,別跟我說她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想到?


  何況就算她是今天才忽然冒出來,已經被她整得很有心理陰影的小隊員們就算已經重新投胎一次,應該也沒膽無視她的命令。


  所有隊員心知肚明,就算詩織(西鷗俐)今後會繼續當隱藏版隊員,她仍舊有那心機與手段令得罪自己的小隊員慘到下輩子。


  「這麼說也是。」沒跟著往下跳完全是另有原因的少女奸笑兩聲,然後轉出那把顯眼無比的紫色油紙傘,「但我的武器只有一個,在他們面前搞變化就沒有隱藏的理由了。」


  這個劍術天才、神術也不錯的原.聖騎士不知為何符咒學得超爛,完全丟他們法術天才的隊長的臉!


  根本無法指望她可以用爆符(或其他屬性的符咒)做出合用的武器,看過她被手上符咒燒到的我很清楚,這丫頭不把自己炸死就不錯了!


  但她的幻武兵器型態翻遍整個校園大概也找不出第二個人有,就連屬性都相當罕見,其他人也不是沒看過她用,一拿出無疑是不打自招。


  既然如此,她現在還敢拿出來,理由只有一個。


  「妳該不會……」配合她剛才說的話,我露出饒有興致的目光。


  沒有回答我的話,我的小隊員邪邪地笑了兩聲,比起亞戴爾,她搞不好更有當魔王下屬的潛質。


  『阻擋之面、守護之線,我是妳的主人,妳跟從我指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妳隱藏在空間之後的界之面容,御界主,重現領界。』美麗的傘面散開、化為紫色的飄渺煙霧,留下的木質傘柄流洩出金屬的光芒,從渾圓的木棍轉化為鋒利的劍刃。


  「妳的武器用途真廣。」瞄了一眼散化到空氣中直至無影無蹤的紫色霧氣,我意有所指地說道。


  「哎,因為我們是這麼被您鍛鍊的嘛!」詩織(西鷗俐)聳聳肩,「那麼、隊長您慢慢納涼……我是說,請好好享受,我走了!」語畢,她以一點也不輸給同僚的幹練姿勢一躍而下。


  「呵。」其實她也手癢很久了吧?


  從她明明比其他人晚跳下去,卻幾乎是同時落在鵲橋上這點來看,我確定自己的小隊員根本幹勁十足。


  我的小隊員們默契絕佳,他們一降落到鵲橋後,就自動分成兩邊,我剛才也提過了,我們的佈署是──男騎士去痛宰人家的男朋友,女騎士去修理那些可愛的女朋友。


  反正不是我的,盡管打沒問題!


  既然要同時往鵲橋兩邊攻擊,只有亞戴爾帶隊就絕對不夠,萬能副隊長能當替身,但搞不出分身,所以女生組的領隊是詩織(西鷗俐)。


  上輩子只要碰上小隊得分頭行動的情況,就會是這個帶隊模式,我確信其他聖騎士小隊也有所謂的二把手、三把手,這不是我家特例。


  要讓擅長團戰的聖騎士發揮最大威力,就需要有領軍的頭。


  相對的,只要有個帶頭的領隊,那麼即使不事先溝通戰術,憑藉過往的默契和騎士服從上級的慣性,他們無論進攻、防禦都能整齊一致、進退有序!


  「那就、開始吧!」我微微一笑,這輕柔的音量絕對傳不到他們耳中,但經過兩輩子的砥礪與鍛鍊,他們心中都能自動接收隊長的指示。


  只見分別面向不同方向、站在所有隊員前頭的亞戴爾跟詩織(西鷗俐)同時平舉長劍,架起只要是神殿出身的人都再熟悉不過的架式。


  『!?』即使沒有事先溝通確切戰術,在他們身後各自就定位的其他小隊員們一看見兩名領隊的動作隨即跟著照做,臉上出現心照不宣的興奮神色。


  除了可以修理看不順眼的閃光們,久違的團體作戰完全能使他們士氣高漲到發揮百分之三百的實力!


  下一秒,分別面向橋梁兩端、身披鬥氣與聖光的聖騎士化身彗星,原本一道一道的軌跡結合在一起,成為巨大的「隕石」向著兩頭飛速突進,沿途無論是單身去死團還是人生情場勝利組通通被轟殺出去!


  「這是、開戰的第一響。」


  雖然這個「第一招」已經讓整個鵲橋上清潔溜溜!


  隨著壯麗的「彗星」掃過,不斷有人發出淒慘的哀號與壯烈的慘叫被彈出鵲橋,身子骨太輕、實力不強的還直接遠遠飛到不知名的地方,好在我們學校的校園廣大到沒有盡頭,應該不至於落到校外。


  不過還是有倖存下來的人,只是不在鵲橋上。


  察覺發生異狀的人為了躲避沖刷整條橋樑的霸悍攻擊,他們二話不說自己跳出橋梁範圍,反正等級高一點的學生幾乎都有飛行方法。


  比還來不及看清狀況就慘遭撞飛的學生們好,他們至少還能用或是錯愕、或是警戒、或是啞口無言地目送一路向著橋梁兩端掃蕩的恐怖衝陣。


  能及時判斷出無法擋下而及時選擇逃開的,都是眼色極佳、動爭經驗豐富的袍級或上級生,甚至有隸屬其他小隊、今天自發性跑來當去死團的其他同僚們。


  我的小隊員們突襲的時機如此好、速度又快如迅雷,這些能夠發現狀況不對的人,自然也在當下直覺到只有一個應對方法,所以才會毫不猶豫施展各種飛行的法術跳出鵲橋範圍避難,等隕石過境後再回到橋上。


  理由再簡單不過,亞戴爾他們的衝鋒、無法擋下!


  「光明十二式.一瞬衝鋒」


  這是聖騎士專用的衝陣用劍式,只要成員人數夠多、布陣無誤,也沒有哪個修練不足的天兵出錯,那就無法阻擋!


  「光明十二式」原本就是光明神殿每個聖騎士必修的招式,而既然是設計給專門群戰搞圍毆的騎士,團體施展起來的效果絕對會大大倍增!


  如果只是一道,尚能夠正面抵抗,那種情況毫無疑問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可只要衝鋒的人數增加,一條龍結合起來的威力絕對是開平方在計算!


  再怎麼高級的劍士或戰士,你把它扔到高速衝鋒的高鐵面前,只要不是我家老師那種怪物,基本上都是被撞飛的下場。


  但就算是老師那種程度的高手,和結合成「龐然大物」的騎士陣正面對抗的話,也會落得兩敗俱傷。


  質可以勝過量,前提是組成那個「量」的並非實力高超,且深諳該如何把數量優勢發揮到最極限的聖騎士!


  和聖騎士作戰,即便單戰能獲勝,團戰也只有被輾壓的份!


  騎著戰馬團體作戰的騎士就跟大批戰車沒什麼差別!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世界的國家軍隊幾乎由騎士組成的理由。


  「全部擋下吧!」好歹是國家軍隊級別的戰力,不可能在區區一個學校活動被學生們突破!


  不過一直低頭觀戰也挺麻煩的,況且在這簡單暴力的衝陣結束後,接下來就是比較複雜的團體交鋒了。


  沒有千里眼的我可沒辦法在這距離欣賞鵲橋上的戰況,而且低頭看完整場戰鬥脖子也會很酸。


  『啪!』所以我彈了下手指叫出頭戴巨大巫師帽、下方還有一根浮空小掃帚的圓滾滾藍色娃娃,與此同時,我的身邊出現另一名青年,儘管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平直的淡金色短髮與打著淺色格紋領帶的筆挺白襯衫,再再透露某種幹練的氛圍。


  「星月,去下面蒐集情報。」我下令道,這隻使役我剛完成沒多久,不過根據先前的測試,牠不僅隱匿能力夠強且陸海空萬用,也完美達到在各種空間來去自如的預設功能。


  沒有語言能力的星月立刻騎著掃帚往下俯衝,一頭鑽進才開始混亂,不久後就會一面倒的「戰場」。


  「白羽,給我一杯茶。」雖然管家副隊長下去忙了,但我這些年還是訓練了其他能夠進行各種雜活的使役好嗎?


  不然優秀的副隊長老是拿來端茶倒水也太浪費人力,而且這麼一來,有重要工作安排給他我就得自己麻煩,我當然會未雨綢繆。


  「主人、請。」不只茶水點心,白羽恭謹地在我面前拉出一張頗符合七夕氣氛的木質小圓桌,將盛裝著中國風糕點的木盤放在我的面前,旁邊還有一壺桂花茶。


  不錯,看來亞戴爾有教過他,他們嗜甜如命的主子(隊長)不大喜歡一般的茶葉,我的舌頭實在嚐不出那所謂的回甘,放了十足的糖和蜂蜜的花茶比較合我的胃口。


  「天使少主,可否讓我也加入呢?」清雅的聲線從我上頭傳來,早就察覺到他們的我,當古裝麗人落在身邊時,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位據說是玉帝的小女兒、還有著勝過所有姊姊容貌的織女公主。


  真是名不虛傳的美人。


  「您為何會在這裡?」好歹也是七夕的主角之一,不把握一年一度難得的相聚,跑來看學生情侶與去死團的戰爭很有意思嗎?


  「因為我的孩子也在下面,他馬上就要考紫袍了。」織女眨眨眼,一臉無辜地說道,目光還忍不住往我面前張開的立體投影看去。


  我已經讓星月把畫面回傳,為了舒適地觀賞鵲橋上的戰鬥,我的面前正張開半徑一公尺之大的巨大球體投影螢幕,這樣的尺寸讓旁邊的織女也能輕鬆觀賞橋上的戰況。


  話說原來牛郎織女的兒子也在下面嗎?


  「所以呢?」我似笑非笑地問道。


  雖然這位天女舉手投足間都流露出足以令後宮三千佳麗通通黯然失色的風情萬種,將「美若天仙」這句譬喻法詮釋得淋漓盡致,相信只要是個男性,都不忍拒絕她的任何要求。


  可惜她萬般皆好,就是已婚這點不好!


  本人對人妻沒興趣!


  既然是別人的妻子了,那麼長得再漂亮也與我無關。


  「嗯、我可是知曉您……罷了,這不是個主意……那麼,用這個當『代價』如何呢?」織女將頭上髮簪取下,輕輕地放在桌上,「這是、王母曾用來阻擋我與外子見面的銀河簪。」


  這裡替國文不好的人解說一下,「外子」是已婚女性對外稱呼丈夫的詞彙。


  雖然已為人婦,但識相的美女果然讓人討厭不起來。


  如果她剛才威脅我或討價還價,我並不介意送她回銀河的彼端。


  「白羽。」我喚道。


  下一秒,我幹練的使役拉出第二把椅子,還順便上了其他茶水點心。


  不然織女殿下若誤吃以我的口味特製的點心,那她今晚也不用見老公了……雖然我的直覺告訴我,她應該本來就不想看見對方。


  再加上她獨身找上以血腥手段聞名笑面鬼巡司,我可不認為她以西王母的神器做為代價只是為了折抵區區的觀賞費。


  織女殿下別有所圖的意思很明顯,但「費用」很合我的意。


  「謝謝您。」織女以完全不輸給我的儀態落座,充份展現出她身為王族的高雅,「那些是您的屬下嗎?總覺得,有和您同樣的氣息。」


  「是。」應該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織女一臉期待。


  「今天、不會有任何情人相見。」我緩緩地說道。


  「那樣很好。」織女微笑地承認我的試探,「既然也算同一陣營,姑且請不要對我的孩子出手。」


  即使對另一半不甚滿意,顯然這位母親還是很愛自己的孩子。


  不過這麼看來,所謂的「七夕」果真不該當情人節過。


  連「情人節」的「情」字都沒有好嗎?


  「既然不是敵對陣營,那就不會特別針對,如果被波及掃下去那就是功夫不到家,回頭再練練。」會被人家順手幹掉的傢伙,還是別打考袍級的主意吧!


  儘管不像Atlantis學院常搞出自家人相殺自滅同時幹掉敵人的蠢事,但把自己人也掃蕩掉的袍級在所多有。


  「真是嚴厲呢。」織女掩嘴一笑。


  「這是前輩的意見。」我好歹也是一名黑袍,還有比黑袍的話更有說服力的嗎?


  「嗯?」發現鵲橋上的戰況有所變化,織女露出些許困惑的神色。


  「唉呀?」我也跟著把目光轉回鵲橋實況轉播,然後,我看見了嚴格說來可以算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景象。


  畢竟雙方都是光明神殿的人。


  我們這夥人是騎士團出身,從來沒搞出「自家人相殺自滅」的烏龍事,今天是首開先例了,但我既不生氣,也一點都沒有阻止他們的意思。


  今天的目標是人生情場勝利組,管他是不是光明神殿的成員!


  不過太陽小隊集體圍毆審判小隊成員,真是史無前例頭一遭的說,不知道審判知道後,臉會變得有多黑?




為了彌補大家前兩個星期沒有文,這次放兩篇騙個日更~(被打死)
呵呵,太陽小隊化身可怕的去死去死團,
怨氣濃厚到就算是審判小隊也能夠圍毆~XD
另外,雖然先前在正文裡寫出的時候,好像都沒有人察覺「一瞬衝鋒」這招的真正用途,
在這邊的外傳順便讓大家見識一下正港的~(笑)
接下來當然也會有其他招式繼續出現~
畢竟去死團...咳咳,太陽小隊的怨氣已經沖天啦~(邪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