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12348外傳〈織夏情〉★〈七夕鬥鵲橋〉試閱-上★

  「一切準備就緒了吧?」我優雅地翹著腿,撐在沙發扶手上的右手輕輕頂著下顎、好整以暇地看著在我面前排成整齊隊伍的小隊員們。


  「沒問題。」我的副隊長代表回道,與平常不太一樣的是,亞戴爾專業的笑容多了一絲絲的無奈與苦笑,相較他,他身後的聖騎士兄弟姊妹們有不少人反而鬥志高昂。


  即使剛剛還因為踩在半空中而忐忑不安,一確定不會摔下去後,良好的聖騎士心理素質迅速地調整到最佳狀態。


  更別提他們踩的法陣還是我親自施展的,如果懷疑自身安全就等於懷疑腳下的法陣,質疑隊長張開的法陣……哼哼,那就真的會有生命危險了!


  好整以暇端坐在沙發上的我以自己為圓心,沙發下張開巨大卻隱蔽的法陣,還捲起些許的雲霧遮擋我們的身影,下方肯定不會有人注意到上頭還有一群人。


  「那麼、大家都知道要做什麼了吧?」我面前的小隊員們全副武裝,身穿以黑色為基調的服裝,那是帶著游牧民族風情的獵裝款開衩長袍,比起公會袍級制服來得豪爽許多,也和聖騎士平時習慣的打扮不一樣。


  除了我專業無比的副隊長以及乖巧站在我身後待命的少女外,其他人臉上通通戴著各種獸骨面具,什麼動物的都有,唯獨沒有人骨,畢竟是聖騎士,對帶著人骨還是會有牴觸心。


  至於我的副隊長和少女,他們的服裝與其他人大同小異,不過上頭繡著張揚的太陽圖騰,長袍下擺與袖口邊緣多了一圈暗紅色的羽絨,臉上的則是只蓋住半張臉、華麗又詭麗的歌劇風眼罩。


  名為「鏡花水月」的眼罩面具是本人親手製作的道具,不僅可以遮掩氣息、阻擋探查術法,戴上後還能微調身體的氣味以及原本的聲線,這種似是而非的變化反而比全盤改變更容易混淆他人。


  總之,不管怎麼看,除了打扮一如平時的我之外,其他人都是十足十反派角色的裝束,而且還相當不適合夏天,尤其是名為七夕的今晚。


  『明白!』回應我的話語氣勢高昂,而且就算被面具擋著看不到表情,我也能從他們的眼瞳中讀出不懷好意的眼神。


  我們今天確實打算當反派沒錯,在這種日子裡,恩恩愛愛的情侶讓人看得各種不順眼,相信董事也深有同感,才會在七夕這天固定把校內所有的情侶丟到鵲橋兩邊,讓所有人各憑本事,努力與另一邊的對象相見。


  至於要憑本事的地方,就是被扔到鵲橋中間的單身人士們,會因為見不得人生勝利組的閃光而拚死阻擋他們,務求在號稱中國情人節的這個日子把他們通通殺進保健室報到!


  原本應該光輝的騎士們通通散發著怨念的黑氣,特別是生錯性別的那群。


  再說呢,七夕這天本來就是被分隔銀河兩岸的淒慘情侶一年一度的相會,人家那麼悲情,地上的人跟著湊什麼熱鬧!


  我毫不懷疑,這天會變成情人共度佳節的日子,就和中秋節要烤肉一樣,都是商人炒作的結果!


  情人節什麼的,一個二月情人節就夠了,那種日子我還能收到成千上萬的巧克力,至於得不斷被「有情人」放閃的七夕,就讓給鵲橋的原物主們吧!


  至於其他的情侶,為了我們的眼睛著想,只好請他們去保健室了,雖無法生同裘,好歹也是死同墳!


  就算沒死透,反正是在保健室,不管他們要如何放閃光演苦命鴛鴦,想必等待復活的屍體們也不會介意,頂多怨氣沖天而已。


  「隊長、我有問題!」安德(艾德)在眾人非難的目光下忽然舉起手。


  我的小隊員們都很習慣有問題當沒問題,即使搞不懂隊長在說什麼,事後再去問副隊長就是了,因為隨便浪費隊長的口水,之後就得揮灑加倍的汗水。


  重點在於我是連坐主義的隊長,畢竟他們可是必須團結一致的騎士,處罰理所當然也得所有人(不包括我)一起嘛!


  「問。」反正我現在是天使少主,不需要浪費一堆口水講光明神語,也就大方讓他發問了。


  況且等等活動就要開始,有什麼問題最好趁早問清楚,否則要是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出紕漏,那就不是流汗能解決得了,恐怕還得潑灑一點熱血才行。


  「那個是誰呀?」他看向我身後的少女,其他已經懷疑很久的同伴也紛紛露出疑惑的目光。


  少女的打扮與亞戴爾相同,那代表這兩人等等會是領頭的,連接兩岸的橋樑當然會有兩邊,既然要把情侶們通通送保健室報到,就不能只針對一邊,而是要公平地兩邊一起打!


  不幸的是,聖騎士大半都是紳士,不少男騎士都不太樂意主動對女性出手,那就只能讓生錯性別、這輩子與泡妞基本上無緣的女騎士們動手了。


  「當然是你們的同伴,她是女騎士今天的領隊。」我理所當然地說。


  想必上輩子就是個女人的她,對女性下手絕對不會有所顧慮!


  嗯?誰說我不憐香惜玉的?


  既然都已經死會了,自然就不再我的好球帶,那有必要手下留情嗎!


  『?』儘管多少有猜到應該是自己人,眾人的頭上還是明顯地冒出問號。


  為了避免有奸細在自家隊長的命令下混入,特別是審判已經發現我召集了全部的隊員,如果我直接在社內招募其他人加入的話,他百分之百會派自家隊員混入,一面回報我的事情、一面聽從他的命令找方法阻止我。


  因此這次的行動參與者以及知情者只有太陽小隊的成員,光明騎士社中所有太陽小隊的成員都在他們直屬隊長的一聲令下,於前幾日被我集合過了,前置作業也都完成,就連我身後的這位,也早已在暗地裡完成我的命令。


  她不是社內人員,但毫無疑問是我們的隊員沒錯。


  我們原本也不是什麼社團,歸根究柢,這個社團不過是光明神殿出身的轉世者們的掩飾罷了!


  所以、非社員的少女當然可能是同伴。


  這麼簡單的道理要是還想不通的話,他們大概是我沉睡的那年過得太輕鬆,今年暑假得把他們加倍訓練回來才行!


  「到底是哪位?」安德(艾德)用懷疑的目光上下打量少女。


  「從姿勢來看,是聖殿的人沒錯。」有人困惑地說出自己的觀察。


  越是老練的人,越能磨練犀利的目光,通常都能一眼從他人的舉手投足看出對方的職業,畢竟所謂的眼光,多半由經歷累積出來。


  在場都是活了兩輩子的人,對方是不是同伴完全是看動作而非看臉。


  「她是我們太陽小隊的成員。」既然隊長我進入看戲狀態,而且還虎視眈眈等著要替他們加排訓練,與隊員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們不同,身為副隊長的亞戴爾完全明白我想做什麼,他同時也知曉少女的真實身分與隱藏面目,只好快點給其他人提示,以免隊員們接下來的暑假不得安生。


  「哎呀?」除了亞戴爾之外,大概還有其他知道少女身分的人,依菲亞(依飛)就用著頗為詫異和微妙的目光看著一直在隱藏身分的同僚。


  「我們還有什麼人沒到齊嗎?」有人難掩懷疑。


  這些年來找回的聖騎士中以太陽小隊為大宗,幾乎全員到齊了,就剩幾隻不曉得身在何方的阿貓阿狗,還有這名以裝死和扮豬為本業的原.太陽小隊第二把交椅。


  「哎呀哎呀,先是懷疑隊長的話,又質疑副隊長的說明,你們是打算要在今年成為天上的星星陪伴平常被扔在銀河兩岸、只能搞遠距離戀愛的牛郎或織女嗎?」我身後的少女勾起讓在場所有人(我和亞戴爾除外)通通冒出雞皮疙瘩的笑容,她身上散發出某種異質卻熟悉的威壓。


  『……』站在我眼前的小隊員們很一致地同時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


  發現還有些人表情僵硬,彷彿難以置信,少女緩緩地繼續說道:「看在隊長的面子上,如果有誰想當牛郎織女的電燈泡,小的我很樂意行個舉手之勞,反正不是要送去陪光明神喝茶,應該不怎麼費力……況且以我們現在的高度,要飛出去當星星還挺容易的。」


  她故作姿態地向我行了一禮,身上的氣場足以證明她的實力,能夠把在場除我和亞戴爾以外的所有人通通打飛成為天上一顆星。


  嘖嘖,看來有不少人要趁這次的機會重新訓練了。


  雖說上輩子實力強,但這丫頭是國中後才想起前世記憶,死不入社、又得在今生好友們的面前當個結界天才、其他廢柴的天兵,她能訓練的時間不僅遠短過其他人,還只能私下搞自主訓練。


  『……』都已經如此明顯了,眾人只得收起原本的疑問與冷汗,然後全員換成了認命或吃壞肚子的神情。


  該怎麼說呢、他們非常熟悉這種說話方式以及不怒自威的詭異氣場,畢竟這丫頭上輩子在非戰鬥的狀態下都是這種調調。


  到這地步還認不出原同僚,他們真的該去和天上因為把鵲橋出借,說不定正好整以暇在看戲的牛郎織女作伴。


  相信在我一聲令下後,這丫頭會用最快的速度完成我的命令。


  「西鷗俐……」安德(艾德)哭喪著臉,吐出讓同伴們愛恨交雜……以他們此刻灰頭土臉的模樣,這應該是個令所有小隊員都頗怨念的名字。


  以同伴來說,這丫頭很可靠,無論打進聖殿前十強的戰鬥力還是處理事情的手段都備受下至打雜小弟(當年被委託替我收拾房間的艾洛)、上至神殿最資深者(不要懷疑,就是某個頂著正太臉的教皇)所肯定,即使是身為她直屬上司死對頭的審判騎士都會一邊頭痛一邊承認她是個人才。


  其手段深得頂頭上司我的精隨,當初還沒正式被我委任為太陽小對第二把交椅前,就在接踵而來的群龍無首狀態下把整個小隊整治得服服貼貼。


  也真是省下我回神殿後得收拾爛攤子的功夫,不過我有十成十的把握,這丫頭肯定是不想跟著闖禍的同伴被喜歡搞連坐的隊長一起處罰才會認份出手。


  但她能幹無比,卻常常令除我跟亞戴爾之外的人看見就想繞過,甚至包括教皇和審判騎士。


  因為這丫頭在某種程度上非常難搞,當然,這點一樣是對我和亞戴爾以外的人來說。


  「我就奇怪為什麼妳沒有出現……」有人咕噥著。


  太陽小隊的成員是十二支小隊中找回最多成員的一支,無獨有偶的是,隊伍裡實力與聖光量排得靠前的人除她之外,基本上已經都歸隊了。


  大概是光明神體諒我這些年太過辛勞,所以把能幹的人才一個接一個地還給了我吧!


  「我是隱藏版隊員喔!這次的活動之後,麻煩請繼續當作我不存在。」詩織(西鷗俐)勾起無懈可擊的笑容。


  儘管她的發言各種吐槽點,但眾人已經很習慣她這種說話方式,也沒什麼人想提出疑問。


  雖然還是有點風險,我的隱藏手藝好是好,她的演技也不錯,可也不能小看聖騎士小隊的默契與犀利,我的天兵小隊平常脫線歸脫線,有些時候特別敏銳。


  之後這丫頭以真面目跟他們接觸時,隱藏功夫得做好一點,經過這次的接觸、讓其他人知曉她的存在後,真面目只要一被懷疑,大概會瞬間曝光吧!


  不過這就不是我需要煩惱的事了,好歹也是太陽小隊第二把交椅,隊長我都親自出手替她準備隱藏身分的道具了,事後要還被看破手腳的話,那就代表她轉生一次後,腦子竟然變差了。


  身為一名替屬下著想的好上司,到時我會再讓她重新投胎一次!


  「這次就請大家重新指教吧!因為隊長不太想讓我繼續當個悠哉的看戲黨,所以我就只好下海幫忙囉!」明明是自己找上門來,詩織(西鷗俐)居然有臉皮用可歌可泣的語調彷彿在訴說悲情的命運。


  這古靈精怪的丫頭也不曉得到底是從哪得知我這次活動有計畫,主動送上用神術和結界混合設計的特殊結界。


  太清楚我的性格,她還不敢親自上門,用作普通的紙筆信件把結界的設計寄到我們家。


  常言道術業有專攻,不得不說結界類的東西真的得找她。


  以這結界的複雜程度,普通人想掌握沒花上兩、三個月不用談,但這不包括我,也不包括其他同為太陽小隊出身的人。


  應該是顧慮到使用者,外加不想被懷疑是設計者(幕後黑手),這次的結界是以神術的技術為主,之後我也曾進行過改良,有關結界的部分只要事先按照原本的設計做好前置準備,練習個三五天就能手到擒來。


  不過自己冒出頭的人力,我有那麼容易放過嗎?


  以為不留下指紋與屬名我就查不到人嗎?


  而且這丫頭也不是為了我們才貢獻結界,純粹是自己也想看好戲!


  哼哼,也不想想這世上只有她隊長我才能高坐著隔岸觀虎鬥,其他人想搶這工作,別說門,就是窗戶都沒有!


  「差不多開始了。」亞戴爾忽然往下一望,只見下方的鵲橋已經展開亂鬥。


  別誤會,我們現在的位置絕對不是宇宙之類的。


  聽說我們偉大的董事和牛郎打了個賭才辦了這個活動,所以每年這個時候,都會由苦命的喜鵲們將天橋運到我們學院的上空,大概是因為每年都得扛著重達不知道幾噸的天橋飛到Atlantis學院,喜鵲們每隻都練出所謂的二頭肌,搞不好羽毛下面的腹部還有六塊肌也不一定。


  接著校內所有情侶會被丟到鵲橋兩岸,一邊和擋在中間、俗稱「去死去死團」的單身人士們廝殺,一邊想盡辦法向橋中央邁進、尋找自己的情人。


  眼紅情侶的人還真不在少數,不只校內,就連公會一些單身袍級都會自告奮勇跑來參加這場活動,抵死擋在鵲橋上不讓情侶們見面。


  不過大家會如此熱情與積極,其實是基於某個壞心眼的傳聞。


  校內有個奇怪的傳言是這麼說的:據說在七夕這天見不到彼此的情侶,代表他們對彼此的愛不夠堅貞,無法跨越重重阻礙,這樣的情侶會在接下來的一年內分手。


  於是我很愉快地召集手下的小隊員們,反正我的隊員中還沒人(敢搶在他們的隊長之前)脫離單身一族,大家也就同樣愉快地加入這次的活動,況且這怎麼說都是學校每年的慣例事項嘛!


  根據這點,我們師出有名,能夠名正言順大鬧一場,就是審判都只能嫌我胡鬧,但公正的審判騎士不能對我秋後算帳。


  為了等等突襲方便,我在晚餐後把所有人集中到鵲橋正上方的位置,一跳下去就能正式開打,殺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相信活動創辦以來,大概沒人會成群結隊,如此有系統、有組織地徹底攔阻鵲橋兩岸的情侶。


  至於會不會掃到其他的去死團,那就請他們自己罩子放亮點了!


  「要上了嗎?」安德(艾德)躍躍欲試。


  「的確是到時間了。」下面都如火如荼地開打了,正是出手的好時機。


  我抬手放出聖光護體,瞬間將在場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都罩上一層神術。


  我沒打算親自下去打,畢竟我若出手,那麼也不需要隱藏了,百分之百一定曝光,高貴的天使少主可不適合帶頭率領去死去死團搞七夕屠殺活動,形象這種東西還是得適當維護。


  反正他們也習慣平常帶隊的不是隊長,因為隊長是幕後黑手。


  不然我幹嘛要培養萬能的副隊長,還偷養隱藏版的地下負責人?


  最重要的是,這次要團戰,身為(劍術不是那麼優良的)隊長,我就好整以暇負責指揮和看戲吧!


  「從正中央掃蕩。」我下令道。


  活動剛開始,大家都集中在鵲橋兩邊阻擋剛要踏處第一步的情侶們,橋中央反而沒什麼人,是很好的落腳點。


  而且還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兩邊通殺!


  『明白!』眾人立正站直對我行了一禮後,用統一姿勢從法陣上跳下。





這是今年暑假的全新外傳,也是四季外傳系列的最後一本喔!
今年的夏日七夕,還請各路情侶們罩子放亮些、低調一點,
因為光明騎士社之太陽小隊通通化身為傳說中的去死去死團!
務求在這個七夕送情侶們去保健室復活啦!XD

非常對不起,之前的兩個星期因為身體因素而停更。
前陣子...身體真的是癢到什麼事情也沒法做。
身體發癢聽起來沒什麼大不了......
但如果養到抓出一大堆的血痕與傷痕,連睡夢中都會一直抓一直醒的話,真的很悲劇(我跪)
第一次知道癢比痛還要令人想死Q^Q
現在終於比較好些了,真的很抱歉讓大家久等~>^<"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