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60056★〈十五夜,團圓宴〉試閱6★(〈圓秋夢〉宣傳)

  『!!』鬼族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我們早就殺到數都數不清了,可是我們誰也沒察覺那名鳳凰族是鬼族,聖騎士出身的我們不可能被瞞過去!


  「他不是!」我們還來不及提出質疑或進一步詢問,冰鱗龍的皇女直接爆走了,鋪天蓋地的冰系風暴眨眼朝我們轟了過來!


  冰炎馬上張開手,習慣應付冰系攻擊的我也配合著他放出的能量一起編織出冰寒屬性的防護,在冰爆打上我們之前將之彈開。


  「那個鳳凰族是鬼族!?」最震驚的莫過於和對方同族的烈火,他愕然地對不知道為什麼也跑來月球上支援的堂妹說道:「騙人的吧!」


  「這種事情幹嘛要騙人!」米可蕥原本插著腰要數落自己的堂哥,可是她馬上和身邊的其他朋友們一樣注意到不太對勁,「等等,你們沒發現嗎?」


  夏碎等人也跟著察覺到我們的反應不對勁。


  我們彼此知根知底,我們這夥人也不是新手,不可能在任務之中搞出沒發現敵人是鬼族這種狀況外的烏龍事!


  「都先等等!」注意到眾人快要亂成一團,我揚聲喝住所有人的同時再度揮下手中的長劍,燦金色、宛如劍風的光芒鋒利地在我們雙方之間劃出界線,一時間逼得所有人停下躁動,通通將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然後我對龍女說道:「拜託您也先等一下,這種時候攻擊等於作賊心虛。」


  「誰跟你們心虛!」龍女咆嘯道,龍族獨特的嘯聲幾乎讓人腦袋生疼。


  「我可以用黑袍天使的身分作證那名鳳凰族的身分,戰靈天使不可能被鬼族的偽裝給瞞過!」我厲聲說道,用力地壓過對方狂怒的氣勢。


  鬼族的臭味明顯到幾乎無法藏,又不是某個會拿別人的身體當障眼法的耶呂鬼王第一高手!


  身為戰靈天使族的少主,我不可能被鬼族的偽裝隨便騙過去!


  原本已經張嘴準備轟出新的冰爆,在聽到我的話後,理智好不容易勉強回籠的龍女暫且停下了攻擊,只見她懷疑地眨了眨眼,瞬也不瞬地瞪著我。


  「你們為什麼會說那名鳳凰族是鬼族?」總算找到介入的時機點,暴風趕緊對同為情報班的千冬歲發問。


  與此同時,其他人也各自拉住離自己最近的「援軍」,就怕一個不小心真的要變成大混戰!


  別看敵方只有冰鱗龍的皇女一人,真的打起來應該也是圍毆,就算我們這邊現在多了冰炎等人支援,可那個被指認為鬼族的高位鳳凰族馬上就會回返,同時對上他們倆,即便打得贏,今年中秋節也註定得去醫療班過!


  「鳳凰族的紀錄中,千年前的鬼族大戰,為了援助冰牙精靈族率領的聯軍,前代鳳凰族族長左右手之一的鳳玦閣下帶領族人前去支援前線,結果卻在半途遭到耶呂鬼王七大高手之一率領鬼眾襲擊並圍困足足五日之久。」千冬歲語氣平板地唸出手上的情報,「鳳玦閣下那時在鳳凰族中是少數具有卓越治療能力且攻守兼具的高位者,幾乎靠他一人苦撐直至盟軍趕去救援,可他也因為與鬼王高手正面交鋒、受創過深,遭到黑暗氣息與鬼族毒素的侵蝕,紀錄中他被扭曲成鬼族。」


  「他沒有!」龍女一口反駁道:「我把他凍起來,阻止了轉化!」


  「……」黑暗氣息能用冰凍方式處理?


  那當初三王子自己把自己凍起來不就好了!


  雖然他身上還有妖師的詛咒,所以不管怎麼樣都無法那麼簡單地處理。


  『……』顯然眾人都有差不多的疑問,在場可全員都是袍級,結果每個人頭上都浮現明顯的問號,連常常把人家冰凍的冰炎都不例外。


  「冰鱗龍能夠徹底凍結生命的時間。」遠比龍女沉靜的話語伴隨著金色的流火打破了彷彿箭在弦上的氣氛,當名為鳳玦的鳳凰族重新現身後,冰炎等人完全不敢大意地擺出迎敵姿勢。


  可是沒有人攻擊,就算是瀕臨引爆狀態的安因。


  因為對方身邊的火焰,太過乾淨純粹,那是屬於鳳凰族的淨化之炎!


  打死我也不相信化成鬼族的鳳凰還能施展淨化的火焰!


  「千年前,娜蕾正好離開部族在各個世界旅行遊歷,因為收到大氣精靈傳遞的求救,因此趕來救助我的部隊。」按住還想發作的龍女,完全不像活過上千年時光的龍玦語氣平淡地說:「我能在第一鬼王直屬高手的手下撐五日、保住我的族人,是因為後三日有她一同作戰。」


  「紀錄裡的確提到龍鱗族的皇女伸出援手,但在聯軍決定盡快抹殺遭到染黑的鳳凰族時,她將營地結凍,並且劫走了已經開始鬼族化的鳳凰族。」一顆紅色的水晶漂浮在千冬歲的掌心上,他嚴肅地唸出公會記錄下來的事件情報。


  「是又怎麼樣!」娜蕾一點也沒有遮掩的意思,也完全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有什麼問題。


  雖然問題可大了!


  「您這樣做,會引發很嚴重的事態。」安因擰起細長的眉毛,神色凝重。


  千年前,種族們應對黑暗氣息還沒有現在這種程度,就算是慣於與黑暗種族爭鬥的戰靈天使族,也都曾有天使因為被染黑,在化為鬼族或墮落天使的轉化之中選擇了自盡或由其他天使將之斬殺。


  越是種族中的高位者,越必須如此處理,否則就會成為強大的敵人!


  而且一旦化為鬼族,那就再也回不去了,就連死去都無法前往安息之地或者重新進入輪迴,等待在盡頭的唯有消失。


  所以當時的聯軍也是在確定沒救後,決定至少要保住鳳玦的靈魂,真的讓他轉化為鬼族,不僅會增加新的敵人,同時他也失去安息的可能。


  這種時候,若有外人介入阻止,按慣例會被視同幫助鬼族,甚至是意圖促使受害者轉化為鬼族,這是很嚴重的事情。


  鳳凰族甚至有資格對娜蕾追究到底。


  「那是我的錯,是我拜託她這麼做的。」鳳玦直接將責任攬下,「因為我還有想做的事情、不想死,就算知道身體正在被侵蝕,最好的處置方式是死亡,可我還是拼命想著要活……所以我求她帶我逃走。」


  「想活又沒有錯!」娜蕾罵道。


  「娜蕾當時剛離開部族沒多久,冰鱗龍沒滿千歲情感都不算成長完成,這點公會裡應該有紀錄,所以她並不理解當時發生什麼事。」不理會娜蕾的暴怒,鳳玦開始半真半假地替搭檔開脫。


  我歪著頭,其他人也都皺起眉,沒有人同意他的這番話。


  冰鱗龍是很麻煩的種族不假,光他們要從「蛇」蛻變為「龍」就需要幾百年以上的時光來修練,化龍後,扣除好戰一點外,他們的情感也跟冰一樣淡漠,對外界的事情反應都很遲鈍。


  有一種說法是他們常常不曉得該怎麼和其他種族溝通,所以乾脆拿拳頭跟人家交流。


  因此要成為凍土首領的冰鱗龍就會被放出去外面歷練,多接觸一些外面的種族好增加自己的情感……雖然變得像此刻的娜蕾如此暴躁易怒也不太容易。


  可再怎麼樣,這些都不構成理由說娜蕾不懂事,隨意救走正在鬼族化的高位鳳凰族,這種理由沒法替她的行為開脫!


  因為情感單純不等於沒知識沒常識,就算是本能她都該察覺那有多危險。


  而且弄個不好,她自己會成為鳳玦鬼族化後的第一個祭品!


  「以公事而言,這行為必須被嚴厲懲罰。」我微笑著坦然地說道:「雖然以私情來說,也不是無法理解。」


  如果今天我身邊的任何一個兄弟鬼族化,公會做了要抹殺的決定,我連考慮都不會,肯定是直接抗命到底!


  我相信反之亦同,畢竟就算我當初跑去當魔王,他們還不是照樣把我弄回去當個有失控危險的太陽騎士!


  因此千年前的事情,就算公會與各種族皆有定論,但以感情來說,還是很難去講到底誰對誰錯,只是立場的差異以及選擇、取捨的不同。


  當年還在發展情感的冰鱗龍皇女不理解種族們的擔憂,即使明白那決定背後的理由,她可能也無法接受他們想要殺死一直為了保護族人而奮鬥的鳳玦,更別提那三日他們還一同作戰。


  所以她選擇接受鳳玦想要活下去的強烈意志,握住鳳玦向她懇求的手。


  「娜蕾將我冰凍了七百年,在那之間,我的時間一直是停止的,娜蕾找到治療黑暗氣息的方法後才將我解凍,那之後又花了兩百年的時間處理黑暗氣息以及療傷。」或許是我的表態,鳳玦也露出淡淡的笑容,「不過她被我誤傷,又加上長時間的消耗以及躲避種族們的追殺和鬼族的糾纏……所以這些年我們也一直在尋找替她調養的物品,這次的月華就是其中之一。」


  啊啊……難怪這個千年前可以跟我家親長大人打架好幾次的龍族皇女沒辦法一出手就把我們通通宰掉,要維繫七百年的冰之封印,加上壓制並治療鬼族化的搭檔,幾百年來還被光明種族與鬼族都追著跑,真虧她有毅力持續到底!


  搞不好原本情感淡漠的冰鱗龍就是因為上述種種原因,現在才會變成這種火爆脾氣。


  被人追殺幾百年,若是我也會養出來一個宰一個、來兩個殺一雙的壞脾氣。


  「現在該怎麼辦?」聽完前因後果,又再度把自己的族人從頭打量到腳,確定他確實不是鬼族的烈火遲疑地問:「鳳玦大哥不是鬼族,娜蕾皇女當然也不是,這樣我們有要開打的理由嗎?」


  「鳳凰族裡面有他們兩位的通緝令。」有點被他們倆的故事感動到的米可蕥怯怯地說:「如果可以請黑袍開出證明應該可以撤掉,在場一共有三名黑袍,我們兩個也是藍袍,而且太陽學長的醫療班特別顧問資格還留著……另外,或許能請鳳玦大哥跟我們回族裡一趟?」


  畢竟有沒有變成鬼族其實非常容易判斷,根本連澄清都不用,把鳳玦帶回鳳凰族,就算是瞎子都感覺得都出來他不是鬼族。


  「!」可是米可蕥話一出,娜蕾不知為何轉頭瞪向鳳玦,眼神兇惡無比。


  「不,我不會回去。」乾脆無視搭檔的目光,鳳玦搖搖頭說:「我是鳳凰族的脫離者……何況都已經過了千年,我似乎也沒有回去的理由了。」


  鳳凰是長命的種族,但沒有天使和精靈這種程度,一千年的時光足夠沖刷大多數的族人。


  事實上鳳玦若不是被凍結了七百年,看上去絕對不會那麼年輕。


  冰鱗龍則沒有確切的壽命限制,他們那族的特殊性導致他們的生命長短與個體的實力強弱有關,只要維繫住力量,長生不死都有可能,雖然這是很困難的事。


  得到鳳玦的回覆,烈火跟米可蕥面面相覷,半是猶豫該不該把鳳玦的事情回報,半是不知道該拿鳳凰族的通緝令怎麼辦才好。


  憑良心來說,現場真的沒有人聽到這種故事還能去追殺他們。


  娜蕾獨自苦撐七百年的意志讓人很難不去佩服。


  「話說回來……即便這裡可能有一名鳳凰族與一名龍族化成的鬼族好了,為什麼會跑上一堆人來支援?」忽然注意到一個怪異的癥結點,暴風疑惑地對離他最近的千冬歲問道:「我們幾人又沒發緊急求援的消息回去,公會應該判斷得出來我們能夠自行應付吧!」


  對,就算真的有兩名高階鬼族,我們十二人又不是應付不了!幹嘛搞得好像我們需要救援一樣!


  而且這隊伍裡面還兩黑袍兩紫袍,怎麼想都太誇張了吧!


  「你們沒注意到月亮外頭圍著很多鬼族、妖獸與魔物嗎?」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說出讓我們瞪大眼的話,注意到我們的表情很愕然,他抬頭望著被星雲遮蔽住的上空,「……好吧,內部真的是一點氣息都沒有、也看不到。」


  圍著月亮的那道結界真的太過密實,連我都忽略掉月球裡面的人會無法察覺外頭的情況。


  「呃,月亮外面現在……」暴風感到不妙地問道。


  「總之就是一堆黑暗種族圍著想闖進來,好像是有個惡魔在月亮上呼喚,他們才會找到月亮的位置。」千冬歲聳聳肩說:「不過因為那道把月亮藏起來的結界,他們一時間也進不來。」


  「但只要我們處理掉結界問題,那些東西馬上會全部衝進月球。」也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重新和公會聯繫索取新情報的暴風按著額頭說道:「我們十二個會首當其衝。」先不提到時跑不跑得掉,我們不可能在那種情況下甩頭走人。


  「所以我們才過來支援。」阿斯利安苦笑著接著說道:「今晚不是還有聚會嗎?多一點人上月球幫忙,至少不用在這裡耗上一整晚吧!」


  「大家一起努力,我相信很快就能解決。」安因安慰道,身為行政人員的他可是特地跟同事調班才有空來參加我們的聚會,當然會希望如期舉行。


  我低頭瞄了一眼手錶,距離約定好的聚會開始時間只差五分鐘了!


  十分鐘內我們要殺掉圍在月球外頭的那堆天殺的東西!?


  殺光他們不難,但十分鐘內殺光……


  「可惡!這樣今晚的聚會要怎麼辦啦!」孤月火大地說。


  「不過他們還真的是闖不進結界裡面。」仔細感知著周遭環境,發現一點不對勁都沒有的審判嘆口氣說:「連點氣息都沒感覺到。」


  「啊!」有辦法了!


  「怎麼了?」冰炎直接朝我看了過來。


  「十分鐘後聚會照常開始!」我用一隻手插著腰,彎起不容人反駁的笑容。


  「……不會要大家一起戰鬥吧?」褚冥漾瞪大眼,一臉驚恐地喃喃自語,接著遭到冰炎凶狠一瞪。


  不過很多人都用差不多的眼神看著我,似乎跟這個小學弟想到一塊去了。


  雖然這也是個辦法,畢竟今晚的團圓宴幾乎所有親朋好友都會到,這幾年下來,我們認識的人可不少,再加上老師他們,要用最短的時間宰掉外面那些東西根本不是難事。


  可是我說過了,聚會要準時開始才行!


  「那個就當飯後運動。」我搧了搧手,然後望向外交大使暴風:「發出通知,今晚的聚會地點改到月球!」


  『……啊!』於是,眾人一起意會過來。




-----〈十五夜,團員宴〉試閱到此結束喔!

因為想放到一個段落,所以這篇的試閱比較長一點點~
相信看到這邊,大家也猜到了,這次的宴會要辦到月球上喔!XD
這樣就算地球看不見月亮也沒關係了,反正他們看得到就好咩!(欸!)

然後中秋烤肉大會慣例辦了比賽,有明目張膽的找碴者不說,還有終極隱藏版超強手段最高端的踢館者!
欲知詳情,請洽實體書~XD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604763021563
咳,我絕對不會承認我在打廣告~(喂)(被打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