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60042★〈十五夜,團圓宴〉試閱5★(〈圓秋夢〉宣傳)

  咦?月球外的結界跟他們無關嗎?


  可是我已經感知出外頭那股強大的結界之力與他們的力量感相符啊!


  「……」鳳凰族跟她面面相覷,顯然也不明白我在說什麼。


  這種高手不太可能跟我們這些後生晚輩說謊,因為他們沒必要這麼做,況且他們倆的表情確實很訝異。


  難道是我搞錯?


  但是這種錯誤換作上輩子我也不可能犯!


  「是那個惡魔搞的吧!」確定同伴也不清楚後,龍女一秒卸責。


  「不,我想不是他。」我搖搖頭說:「就是因為闖不進圍住月球的結界,所以他才會跟在我們之後進來。」所以結界不可能是惡魔的手筆。


  「結界是我們弄的,他進得來有鬼!」龍女惡聲惡氣地說:「你們這些小鬼若不是直接聯繫月球開通道,根本也不該進得來!」


  『……』於是換我們幾人面面相覷了。


  「呃,結界是您弄的,但您剛才不是表示沒有藏起月球嗎?」我微微蹙眉,她沒發現自己說的話前後矛盾了嗎?


  我記得龍族的智商還蠻高的啊!


  「我們只圍了結界,沒有藏月球!」龍女義正詞嚴地說。


  『……』好吧,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們圍著的結界力量太強,把月球整個隱蔽掉了?」將我們的對話全部串連起來,鳳凰族的那位提出假設。


  「是的。」真是謝天謝地,看來兩個裡面有一個能正常溝通。


  不管是東方龍族還是西方龍族,性格通常可以大致歸納成三種||一是溫馴親切,還具有守護弱小的良善;二是高傲冷漠,對非龍族的其他種族不屑一顧;三是暴躁易怒,隨便就會炸掉,且沒耐心與他族溝通。


  很顯然眼前的龍女屬於標準的第三種。


  「反正又不會影響,不過就是看不到月亮。」龍女顯然完全不覺得他們的行為會造成其他種族的麻煩。


  「今晚是八月十五中秋節,沒有月亮各地都會很困擾。」不講道理的任務目標我看多了,而且是上輩子就習慣和這種人交涉,在還能對話的前提下,我還是盡量希望能和平解決。


  況且等下還有聚會,身為東道主的我們可不適合拖著一身傷主持。


  「……或許今晚就能撤下。」鳳凰族的那位想了想,不太有把握地說。


  「嗯……」注視著龍女犄角上的傷,在對方凶狠地瞪回來時,我微微偏頭勾起一抹笑,「『月華』今晚會盛開?」


  關鍵字一出,原本還能商量的兩名高位種族瞬間釋放出絕對威壓,讓我知道自己猜對了,只是面對他們針紥般的敵意與濃烈的氣場壓制,我身後的十一名兄弟一點示弱的意思都沒有,全員進入備戰狀態,現場氣氛簡直一觸即發。


  「月華」,月之花,一種種在月亮上面的罕見幻花,沐浴星辰與日光超過百年以上才會在陽光下盛開,當月球轉到另一面時就會凋謝,所以非常難尋得,月華的採集任務在公會分級上甚至屬於紫袍級別。


  主要是因為月華的功用眾多,從治病、解咒、祈福到解開封印都可以,所以想搶的種族多的是,恐怕剛才的惡魔應該也是衝著月華而來。


  他們倆也料到月華會引來爭奪,乾脆佈了結界不讓其他種族踏上月球。


  不過我還以為自己會在說出他們的目標後遭到攻擊,畢竟那個龍女的脾氣相當暴躁,這麼看來還有協調空間。


  「雖然是罕見的藥材,不過醫療班裡面也有,為何要大費周章設結界在這裡等待?」無視劍拔弩張的氣氛,我這話是對那名鳳凰族問道。


  擁有這種實力的鳳凰族高位者應該不至於調不出罕見藥材吧!


  「我是鳳凰族的脫離者,沒有立場使用相關資源。」鳳凰族冷淡地回道。


  「……?」不是醫療班的脫離者,而是鳳凰族的脫離者?


  我意識到對方的身分可能比預料中的還麻煩。


  脫離醫療班白話點說就是捨棄袍級,這並不是什麼罕見的情況,用個比較簡單的詞彙來解釋就是離職袍級,可沒人規定袍級一定要當到死,只要接受必要的記憶抹消,抹去腦袋裡的重要情報,基本上不會有大問題。


  可是脫離自己的種族那就有問題了!


  沒有哪個種族會願意無故失去血緣者,更別提還是如此強大的高位者!


  就算是跟惡名昭彰的殺手私奔,都不至於讓整個種族翻臉不認人,不然母親與家族斷絕往來的九瀾也不可能成為醫療班成員。


  這通常是觸犯族內禁忌,或者是背叛種族才可能被趕出族中!


  「閒事少管。」注意到我們的神情變化,應該是不想讓我們追問同伴身分的龍女目光兇惡,她又多瞪了幾秒我的臉後才說道:「我們拿到月華就撤下結界走人,這之前別來煩我們!否則就把你們冰凍在月球上過中秋!」


  不曉得是不是看在我們雙方種族有邦交的份上,以她這種性格的龍族來說,肯給出這種承諾算是要妥協了。


  如果今晚不是中秋節,我會就這麼回報公會,然後等待他們自行離開,這樣大家皆大歡喜,我也不用想辦法解決這種怎麼算也算不出百分之百勝率的對手。


  可我們是為了賞月才出了這趟任務,月華是否今晚就會盛開也是個未知數,所以不解開那個結界還是不成。


  中秋賞月聚會沒月亮,怎麼樣也無法接受吧!


  「不然由我們透過醫療班幫你們籌措月華藥材,如何?」我退了一步,「我還能替您們先將月華做好必要的處理。」就算是上好的藥材,也不是一採下來馬上就能用。


  「我們沒義務接受。」龍女完全不想再讓步,她直勾勾地瞪著我的面容,然後冷冷地說:「現在不滾的話,你們也不用離開了!」她的身上放出絕對寒氣,完全不遮掩打算當場把我們做成冰雕的意圖。


  這是在逼我選擇用暴力解決這個任務嘛!


  「真要動手,您們二位一時間也拿不下我們。」我勾起冰冷的笑,「要是破壞此地,傷到花對誰都沒好處,不是嗎?」


  就算是罕見藥材,對我們而言也沒有絕對必要,真的毀掉,麻煩的是不能跟鳳凰族調藥材的他們!


  反被我威脅回去的龍女再度定定地盯著我的臉。


  怪了,我的長相是哪裡礙到她了嘛!


  隨後龍女緩緩地挑起眉,說出讓我無法反應的話:「加利德法到底是怎麼養小孩的?先不說戰鬥天使一族出身居然玩精神系法術,反正玩得厲害就算了,但堂堂天使族長為什麼會養出一個又會偷法術又會皮笑肉不笑要脅人的小鬼?」


  「……」我的表情定格在那秒。


  她認識親長大人?!


  「……啊靠,才剛決定就有人想逼我們埋火山種冰山嘛!」我身後的烈火完全忘記他們之前是講悄悄話,直接用炸掉的音量高聲道。


  不用回頭也不用放感知我都能感覺到我身後的一群人開始蠢蠢欲動,大有放棄交涉,直接跟對方動手的打算。


  「放馬過來啊!跟那個暴力天使互毆的時候老娘都沒在怕了,你們幾個小鬼算哪根蔥!」即便不明白烈火那番話的意思,怎麼樣也不可能看不出那十一道銳利的視線裡蘊含的戰意,根本就是武鬥派的龍族皇女囂張地放話。


  不過她的話也讓差不多要動手的審判等人通通停下動作。


  「您跟我的親長……?」我試探性地問道。


  「年輕的時候互毆過好幾次。」龍女毫不猶豫地回道。


  那個「好幾次」讓我身後的聖騎士們瞬間偃旗息鼓,能跟最強天使族長交手的,除了怪物外還是怪物。


  最了解親長大人實力的我一秒在腦袋裡把「大打出手」四個字刪掉。


  「您究竟是……」


  話又說回來,這個龍女的氣勢與力量雖然霸道又強悍,但並沒有我記憶中那些天使將軍那麼可怕,遑論是族中實力最強的親長大人,若她所言屬實,看來她身上的舊傷確實造成很大的影響。


  「自己去問你手上的幻武兵器。」龍女冷哼一聲,完全不想解釋。


  「!」意識到她也發現我手中的劍是月彌將軍後,我整個人表情空白了。


  『怎麼辦,好像埋不了耶!』正當我想先來跟向來寡言的月彌將軍交談確認對方真實身分時,我身後傳來小聲的討論,而且還是用我們上輩子的語言。


  嗯?他們還不打算放棄把人家埋掉?


  『全部一起上?』騎士擅長搞圍毆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她後面的鳳凰族正在瞪我們。』就算聽不懂我們的語言,有長眼睛的都看得出來他們正在打歪腦筋。


  『一次兩個有點困難,這種時候要……分別蓋布袋?』這不是我家太陽小隊在做的事情嘛!


  「呵。」不再理會後面的人,好不容易從僵化狀態回過神來,我在心中跟月彌將軍做起聯繫。


  月彌將軍,您認識這位龍族嗎?


  娜蕾,凍土的龍族皇女,若說加利是我們那時代中最強的天使,她就是那時代最強的冰龍,就像你記得的,我們兩族是邦交,他們倆年輕的時候時常切磋。


  靠!為什麼這種怪物會出現在月球上啊!


  ……


  明顯感覺到月彌將軍的沉默,我呆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在心中爆了粗口,而且用字遣詞非常無禮,甚至有指桑罵槐之嫌,我都不曉得該不該慶幸自己剛才沒有順口罵出更髒的字。


  咳咳……將軍對不起、萬分對不起,我會好好反省!


  意識到月彌將軍越發冷凝的意念,不管怎麼樣先認錯就對了!


  下次注意一點,被加利聽見後果會不堪設想。


  無論你的真實性格為何都無所謂,只是對外必須要謹記你的身分。


  你是我們一族的少主,即便只剩你,這點永遠不會改變。


  月彌將軍光第一句話就讓我下意識發抖,是說他的語氣本身就讓我有點害怕了。


  看來對於冰鱗龍皇女剛才的那番話,月彌將軍說不定有些微詞。


  而且論輩分,龍女跟親長大人同輩,是我的長輩,可我的行為卻讓她質疑親長大人教養的方式……


  「嗚……」我以極低的音量嗚咽,實在有種無顏見江東父老的顏面盡失感。


  看來睡了一覺,我也太放鬆了!


  再說以前當太陽騎士時,我習慣臉上微笑、心裡罵髒話,畢竟老師再怎麼樣也管不到我心裡在想什麼,況且他搞不好罵得比我更兇。


  而且我一年前也沒在注意這種事,在心裡腹誹別人的事情真心沒少做,唯一與我精神相連的句芒又不在乎。


  只是我現在的身體裡面還借住別的靈魂,其中一個又是天使族長,還是我的親長,我最好乖乖修身養性、把皮繃緊一點。


  修身養性、修身養性、修身養性……沒錯!我不能再讓人抓出錯,害親長大人得被質疑!


  因為我是親長大人的孩子!


  西亞,我的意思是……


  沒問題的,月彌將軍,請放心,我會是最完美的天使少主!


  不,我、呃……


  「格……!?」露出詫異的目光注視著用笑容重新武裝起來的我,照理說應該不曉得我心裡發生什麼對話,不過審判還是立刻皺起眉,隨即無奈地嘆氣,將原本想說的話通通吞回去。


  既然審判沒有當場開口,那就代表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也沒有理會他,現在應該要思考該如何解決任務。


  能跟親長大人一戰的對手,就算現在有傷在身我應該也打不贏,先不提她身邊還帶著實力同樣兇悍的鳳凰,我是絕對不能打沒有百分之百勝算的仗!


  不提個人問題,身為戰靈天使還打輸實在太難看,不能再讓人質疑親長大人教養出來的小孩!


  「咦?」


  「怎麼了,綠葉?」


  「啊、我好像聽見花朵盛開的聲音。」綠葉的話馬上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通通轉開。


  「好像的確有。」同樣擁有精靈族血緣,可以聆聽自然聲音的寒冰慢了幾拍才遲疑地點頭,他畢竟沒有受過種族內的教育,只能憑本能摸索血緣中的能力,會反應比較慢也算正常現象。


  好,既然花開了,那麼看來不用硬想個方法出來,這個任務有解了!


  龍女與鳳凰瞬間交換一個眼神。


  「請放心,我們這趟的目標不是月華,不會和您們爭奪。」發現他們多少顧忌到我們的存在,我馬上以公事公辦的語氣表明我方立場。


  「你去採花,我看著他們。」龍女完全不買我的帳,「十二個小鬼而已,我還不放在眼裡。」


  就算是事實,妳有必要當著我們的面說嘛!


  「既然妳還記得自己是個長輩,那就別再跟小孩子計較了。」那位鳳凰族嘆了口氣,在龍女爆跳的瞬間開啟轉移法陣。


  雖說月華採下後若沒辦法馬上製藥,必須要用冰系的法術保存,不過上位鳳凰族輪不到別人來替他操這種無謂的心。


  「什麼鬼!誰跟小鬼計較了!」從頭到腳都在威嚇我們的龍女對著同伴離去的位置發怒。


  這種時候,不想掃到颱風尾就得沉默是金。


  「嗯?」原本決定等那位鳳凰族一拿到月華就請他們撤下結界,但是在結界撤下前,居然又有新的人馬越過結界進入月球。


  「你們開的通道真夠麻煩。」龍女沒好氣地瞪了我們一眼。


  「請稍等,那是我方人員。」我立刻阻止對方聚集冰爆轟上去的動作。


  雖然看混血冰精靈被冰系龍族轟好像很有趣,讓我十分天人交戰,如果不是想快點解決掉任務,我絕對放冰炎被轟!


  話又說回來,不是讓亞戴爾他們看著通道嗎?為什麼會放那群人過來!


  來的人還真不少,就算今天是中秋,也沒必要攜家帶眷跑來月球上吧!


  從通道出來的冰炎帶著強烈的敵意,武器已經握在手上,活像下一秒就要殺過來攻擊那位龍族皇女,不對、他真的殺過來了!


  「等等!別攻擊!」避免不用人點火就動不動爆炸的龍女直接和忽然冒出來的我方人員開打,審判趕緊橫劍阻止就要一槍往對方身上招呼過去的冰炎,順便瞪了一眼好整以暇站在原地的我,誰讓我滿心期待想看被冰凍的混血精靈,所以完全不出手阻止。


  不過說也奇怪,冰炎那傢伙暴躁歸暴躁,很少一起頭就大動干戈,除非他已經確定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們到底要做什麼?」發現接在冰炎之後衝出通道的一票人居然也都戰意凜然,帶著準備打上三天三夜的強悍氣勢,本來懶得出手的我都想放冰術讓他們冷靜一下了。


  而我沒動手的理由是因為沒必要,我相信附近驟然蔓延開來的寒冷冰氣絕對不是我的錯覺!


  「對不起,這是我方人馬。」綠葉趕緊阻止下一秒可能就要爆發的龍女。


  「這不構成我停手的理由。」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龍女還是緩住攻勢,至少沒進一步發動攻擊。


  為什麼這年頭都是冰系的一點就炸啊!


  「嗯?沒有鬼族嗎?」鞭子同樣握在手上的夏碎疑惑地望著一臉莫名其妙的我們幾人,「明明有濃厚的黑暗之力。」


  那是因為不久前我們才封印了一個惡魔,那個天殺的東西曾經搞出一個黑暗領域,雖然被冰火雙屬性給破壞掉了,但依舊會留下不少殘留的力量。


  「這裡有惡魔之力,只是被封印了。」轉頭望向龍女製作的冰之封印,安因嚴肅地說道。


  「我們沒有回報這裡有鬼族啊!」看見接連鑽出通道的友人,剛才有與外界聯繫以蒐集情報的暴風困惑地說道:「你們為什麼都跑來了?」


  雖說是黑袍級別的任務,但也沒必要派出五色袍級來支援吧!


  沒有袍級的褚冥漾可以跳過不論,安因可是一名黑袍天使,冰炎、夏碎是黑袍紫袍搭檔,阿斯利安也是紫袍,加上紅袍的千冬歲、白袍的萊恩以及藍袍的米可蕥,公會制度裡的五個袍級都湊齊了!


  以支援來說,這樣的組合算是非常誇張,除非是長期任務,否則很少會湊齊五個袍級,處理一般任務不需要動用如此周全的隊伍,甚至還動用兩名黑袍!


  重點是我們又沒發求援回去!幹嘛搞得好像我們要被人家幹掉一樣!


  「你們回報遭遇了凍土龍女與鳳凰族的脫離者。」千冬歲轉出傳訊水晶,萬分警戒地瞪向那名敵意不知為何再度暴漲的龍女。


  暴風不解地問:「難道他們是公會的通緝犯?但我並未收到相關情報。」


  可就算是通緝犯,我們十二個人也是五袍兼具,公會沒理由在我們沒發出求救訊息的條件下派出新隊伍吧!


  「那個鳳凰族是鬼族。」抽出長刀的鬼族躁鬱者安因凶狠地瞇起眼,給出了讓我們全員炸鍋的情報。




這本由於時間點關係,某雪也剛好能趁機補足一些之前因為跳時間而沒寫到的劇情~XD
萬聖夜是一篇,這篇中秋夜也一樣喔!
這篇是西亞剛回歸之後、魔皇復活之前,所以他的內心是還未被加利德法開導過的隱藏版麻花節狀態。
導致月彌將軍的話常常被他誤會或曲解意思~(遠目)
因此在第四部西亞的精神狀況(因為某個魔皇亂挖舊傷)出問題後,明明也能和西亞進行意識交流,可是月彌將軍幾乎緘默、不敢開導,只能放著讓身為西亞親長的加利德法親自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當初因為劇情流暢度關係,所以沒提到,本來還想說有人問的話我就來解釋,沒想到居然沒人感到奇怪,所以不甘寂寞的某雪只好自己來爆了!XD)

總之就是,月彌將軍已經在這段日子中察覺他跟西亞之間有點代溝,以及西亞的精神狀況其實藏著矛盾的紊亂與自我厭棄,他束手無策。
這點蒂璉也差不多,先不提她大多數時候都在沉睡,寄宿在西亞身上那麼久,她也知道西亞的精神狀態其實很常自我矛盾。
由於有月彌的前車之鑑,所以她不敢亂開口~
況且在族中,除加利德法外,西亞最熟的天使將軍是當初自動請纓成為少主的守護者的月彌。
連月彌都沒法好好開導,蒂璉當然更怕雪上加霜。

另外就是,今天......好吧,已經是昨天了,昨天開始寄出新刊訂單!
預定想在四天內通通寄完!(握拳)
然後訂單弄著弄著.......猛然回過神來才發現指針超過十二點了......
咦,星期一過去了耶,然後我...疑似、好像、居然忘記更文啊------(慘叫)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跪)

今天的試閱文一共有兩篇,算是〈十五夜,團圓夜〉最後的試閱文。
下星期一會恢復更正文喔!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