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82354★〈十五夜,團圓宴〉試閱4★(〈圓秋夢〉宣傳)

  「你以為惡魔會跟你正大光明交鋒嘛!」不屬於在場任何人的強烈冰之力猛烈地撕開四周的黑暗,空氣中的黑色碎裂,接在冰霜之後的是燦金色的火焰,不僅燃盡那些黑色的碎片,火光也照亮了原本近乎無光的空間。


  「!」還來不及判斷突然殺出來的第三方究竟是誰,強悍而霸道的雙屬性之力橫掃整個空間,連我們也在攻擊範圍內!


  爆開的相逆屬性能量非常難對付,因為相逆的屬性若沒有互相抵銷,就會相乘再平方地爆出不知道幾倍的威力!


  「哼!」但那是對別人來說,我和一個冰火屬性的半精靈當死對頭可不是當假的!


  『界火行滅,止熄。』抬手放出獨特的白焰,在相逆之力襲捲我們的瞬間我也放出特殊的火焰法術,硬生生打亂與冰霜相輔相成的金焰,破壞兩道劇烈能量的平衡,讓相逆屬性的能力沒法發揮最強的威力!


  『止!』眾人也紛紛放出法術擋住差點砸在自己身上的招式。


  破壞平衡、被削弱的相逆屬性不是那麼難以抵擋,應該說根本很好防禦!


  因為兩股能量會自亂陣腳、先互相抵銷一輪,這樣要還防不下,袍級就該拿回公會退掉!然後就等著被我準備三百個任務重新訓練!


  於是最後真的慘遭爆炸性的強大雙屬性攻擊、陷入挨打局面的只有那個再度藏起來的惡魔!


  因為這股雙屬性直接將整個空間通通炸過一輪,除非他就藏在我們旁邊,才可能勉強藉著我們的防禦逃過一劫,不過他忌憚我這個擁有卓越精神系能力的相反種族,不可能自己送上門來。


  雖然忽然冒出來的第三方勢力不能不防備,但我選擇優先宰了那個惡魔!


  「在那裡嘛!」黑色的領域被打破,直接轉身面對惡魔藏匿位置的我抽出純光屬性的長劍筆直揮下,用更加霸道且冷冽的光把遠處的黑暗屬性一分為二!


  「嚇!太陽你居然沒有讓劍飛出去!」孤月難以置信地說。


  「閉嘴!」我最好會讓月彌將軍化成的劍飛出去啦!


  「雖然沒劍氣而是作弊用聖光和各種光明屬性的能量來增加威力,不過以太陽來說能砍殺敵人就很難得了。」大地嘖嘖稱奇。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而且我的兵器是光屬性,最好用聖光增加威力是作弊!


  「雖然是先轉好方向才直直揮劍,不過太陽竟然能用劍砍中敵人耶!」刃金一臉發現新大陸的表情。


  「嗯,很有進步。」羅蘭用著讚許的眼神對我說。


  「……」感覺到握在掌心中的劍傳來冷然的隱隱笑意,雖然月彌將軍沒說什麼,不過我現在非常想送自己人去安息之地懺悔!


  都還沒幹掉敵人你們居然有閒情逸致吐槽我的劍術,回頭大家給我走著瞧!


  「別想跑。」沒理會我們這邊的鬧劇,意識到就算被劈成兩半,還是能自動分解再重組的惡魔打算竄出這個空間重振旗鼓,審判馬上封殺所有的空間通道,逼得惡魔只好放出干擾、混淆類型的精神系法術,趁著我們錯失他氣息的一剎那再度藏匿。


  可惡!都是這些大敵當前還有空抬槓的混帳害我分心!


  我狠狠地瞪了他們幾眼,結果這群傢伙通通給我眼觀鼻鼻觀心,一副置身事外的欠揍模樣!


  若不是我忽然感知到逼近我們身邊的強大冰屬性,否則我一定先讓他們切身明白任務中不可玩鬧的重要性!


  「還不錯。看來外面世界的情報沒有亂扯,這一輩的小鬼挺能幹的。」捲開取代黑暗瀰漫在整個空間的冰霧和熱氣,突然出現在我們身側的是一個相貌美得讓人屏息的……龍族?


  我應該沒有認錯,她的頭上頂著的是龍角,雖然犄角上有著明顯的傷痕,但依舊不影響其龍威,另外就是,這女人有著一身濃烈的冰屬性。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龍族會有那種足以媲美精靈和天使的絕對美貌。


  不過這不是重點也不必在意,因為不管什麼種族都會有美女,人類也不例外,而且對方的五官輪廓確實屬於龍族沒錯,她的兩頰甚至鑲著冰藍色的龍鱗。


  現在要疑惑的應該是為什麼一條冰龍會住在月球上?


  而且她身上只有冰屬性,那麼與冰霜一同進行攻擊的火焰是……「天上那位不下來嗎?」我仰首,出現在漆黑宇宙下,拍動著翅膀捲起法術驅散月球外頭那些詭異星雲的是一隻美麗的巨大鳳凰。


  鳳凰碩大、優美的細長尾羽隨著鳳凰的移動在空中拉出白金色的力量殘痕,宛若能撕開墨黑的宇宙,大小足以媲美機翼的金色羽翼捲動著熾熱的火流,卻沒有抵銷周遭冷凝的霜霧,而是彼此交揉成更加霸道的雙屬性氣流。


  「咦,鳳凰族?」沒想到會在這邊遇到同族的烈火愣了下。


  上空的鳳凰顯然也發現這裡有他的族人,證據是那些和碎冰交雜著,本來無差別襲擊此區域的碎火不再往我們方向捲。


  不過對方也沒有多加理會我們,而是在散去星雲後,向著四面八方放出燦金的火焰,想要硬生生逼出那個再度把自己藏起來的惡魔!


  「那個惡魔藏去哪了?」剛才沒有加入吐槽我行列的好人綠葉已經放出搜索法術好一會,卻毫無所獲。


  「他放了精神干擾以及各種混淆的法術。」我沒好氣地說。


  要不是這些死傢伙害我分心,我才不會讓他有躲起來的機會!


  「別氣了,反正他還沒逃出去,你還有機會宰掉他。」先前就提過無法使用大法術,所以沒什麼特別表現,根本就在打醬油的暴風安慰道。


  「廢話。」就算惡魔很難殺,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實在愧對我的種族!


  「這實力是鳳凰族的高位者?」不在意躲起來的惡魔,與醫療班也算熟的堅石比較在意上空那隻大動干戈的巨大鳳凰。


  「我不知道他是誰,鳳凰族的高位者我全部都認識才對,這種實力我不可能沒聽過,先前大戰時也沒看過!」人緣好的烈火露出不解的表情。


  烈火不認識的鳳凰族很少,雖說起因是逃避學習,可是他從小喜歡不分部門、領域或派系地混入各種野外採集的隊伍到處幫忙,自然會認識很多族人。


  國中後實力整個顯露出來又好戰的他是第一個參與前線戰鬥的新生代。


  儘管年輕,烈火依舊在保護一發生大型紛爭就會最先遭到攻擊的鳳凰族部落或醫療班中屢次立下確實的功績,因此即便他的治療能力遠下於同輩,卻破格獲准參與許多重大事務,那時主要是讓他當護衛一類的工作。


  畢竟鳳凰族本來就常缺乏實際戰力,難得有能打的年輕人,不好好培養也說不過去……題外話是這也間接導致許多同輩看他不順眼。


  所以烈火沒有不認識的上位族人,除非是在他出生前就脫離鳳凰族的族人!


  冰龍女人在看清楚我的臉後,她似乎停頓了幾秒觀察我,接著才說道:「光之天使族的小鬼,用精神系法術把那該死的惡魔逼出來。」


  「……」姑且不論她那擺明是命令的語氣,這女人剛才難道是在花時間辨認我的種族嗎?


  我這光系天使的身分很明顯吧!


  「動手,否則我就把你們通通做成冰雕。」若說上一句是命令,這一句就是貨真價實的威脅,一邊說,龍女一邊放出了相當強烈、甚至高過我所知的龍王級別的強烈龍威。


  「王族嗎?」暴風也馬上辨認出對方的階級。


  我該說不愧是月球嗎?那種見鬼級別的高手一口氣給我來兩個?


  月球只是靈氣稍強,但資源不豐的小衛星吧!


  「這地方真是不顯山不顯水。」之後得必要性地回報一下公會。


  眼前的龍女和鳳凰一對一的話我能考慮一戰,特別是他們不太擅長應付精神系能力,否則也不用叫我這個路人甲出手,而且眼前的龍女身有舊傷。


  化人後還無法藏起的犄角是明顯的破綻,恐怕修養上百年都難以完全痊癒,這似乎能間接說通為什麼有高位的鳳凰族與她一起行動。


  只是真的動手,能把戰鬥拖成對我有利的持久戰不太容易,這女人瞬間凍碎我方成員的可能性並不低,對方的爆發力很強,連我都看不出底限。


  考慮到我們主要的目的是解決月亮上的結界問題,現在不是跟可能是地主他方勢力起衝突的好時機,能夠順水推舟,借這種高手的威能速戰速決比較符合效益,我們可得在聚會開始前趕回家。


  於是我先鎖定那個還想藏著的惡魔,一邊逼出他一邊順便把被命令的氣出在對方身上,不只往他身上招呼一大堆精神系法術,我甚至將四周瀰漫的濃烈冰火雙屬性之力全數往他的方向灌!


  「在那是嗎?」就算本人不具備精神系能力,還是眨眼間藉著我的能力找到敵人,女人張嘴吐出轟然的冰爆龍息,冰藍色的長髮劇烈地在身後飛揚。


  天上的鳳凰也在同一時間噴出濃烈灼熱到可以凝成岩漿的鳳炎,完全相逆屬性的能量居然轉瞬間捲在一起,直接打碎惡魔佈下的防禦,將他整個人從半空中轟下來,甚至打出了半徑二十公尺的巨大坑洞!


  我們幾人早就眼色甚佳地與被攻擊的那個位置拉開距離,以免遭受波及。


  我個人倒是拼命找機會補刀,務求讓對方死個透徹!


  「殺掉沒問題嗎?」雖然精神系法術和操控元素都偏向無形攻擊,身為我搭檔的審判還是一眼看出我在做什麼。


  「完全沒問題。」我很有自信地回道。


  惡魔出現在這裡已經是撈過界了,那傢伙恐怕就是之前盤據在月球周遭的不明存在,因為無法入侵月球,察覺我們開啟的道路就混水摸魚跟著摸了進來!


  再加上這傢伙襲擊公會紅袍、圍住月亮,當我們踏上月球後,雖然是我先叫出光椎擺出迎敵姿態,可最初發動實際攻擊的人是他,又是那種足以抹殺一般袍級的精神系攻擊,這幾個理由足夠我大開殺戒!


  就算殺掉有處理過當之嫌,公會那邊頂多給我記點,卻不會質疑我。


  天使擊殺襲擊自己的惡魔簡直天經地義到連普通人類都不會覺得有問題!


  何況現在出手的不只我,搞不好之後可以賴到龍女他們那夥人身上,我相信我家兄弟們不介意替我做個偽證……咳,審判騎士或許會保持沉默就是了。


  「好強的能量。」察覺到惡魔被這樣攻擊居然還能抵抗,甚至一心二用跟我的精神僵持,沒法出手,只能保持在警戒狀態的綠葉表情凝重,雖然他想出手幫忙,但這情況下他們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們面前的空氣已經通通沁入絕對零度的寒氣,爆裂的火焰卻能夠在那些冰霜之上恣意遊走,只要一鎖定目標,相逆的雙屬性就直接炸開,就算是黑袍,沒做好防護都會不死也重傷。


  能夠達到這種恐怖的威力,是因為充斥整個空間的兩種相反屬性取得了讓我讚嘆的絕妙平衡,所以我偷偷在與惡魔角力的同時一心三用記下周遭的平衡。


  哼哼,我說過我的死對頭也是相逆屬性,這當然會是個不錯的學習機會!


  只是這股平衡也是其他人不敢胡亂動手的原因,除非有我這種程度的操控能力,否則不能出手!


  因為此刻隨便放出其他屬性的力量或法術可能干擾平衡,到時死的絕對不是隨時在調整彼此能量的龍女跟鳳凰,而是出手破壞的那人會遭到反噬!


  於是這群傢伙通通給我變成看戲檔了!


  惡魔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半空中捲起的雙屬性龍捲風暴直接往那個巨大坑洞轟下,不用放感知都能從腳下的震動推測那個惡魔差點被埋進月球的地心。


  「實力差距好大。」審判衡量起在場所有人的實力。


  「這裡最麻煩的是那兩位吧!」孤月也點點頭說。


  「嗯,那個鳳凰我打不贏。」烈火很不甘願地承認,畢竟是同族,彼此的實力差距相當容易估算。


  其實那個惡魔頗棘手,看他手段如此之多就明白了,而且我老早就發現對方身上的力量感很強,就算他真的和我們硬碰硬都免不了得吃點小虧,不過我同時也注意到龍女和鳳凰的實力都在對方之上,所以剛剛才會配合龍女的要求出手。


  「我突然覺得冰炎平常還挺客氣的。」沒事做的大地望著不遠處的巨大坑洞好整以暇地說。


  「那是因為他要是這麼玩,接著就得回醫療班躺!」我毫不客氣地反駁,那個融合相逆屬性卻還沒能完全操控的混血精靈沒法自己這麼搞!


  「幸好不是敵人。」刃金有點慶幸地說。


  「目前為止。」白雲悠悠地糾正。


  「你在找什麼?」羅蘭疑惑地問。


  「那兩位的資料。」白雲淡淡地回道,這種程度的高手不太可能沒沒無聞。


  儘管月球目前還是對外隔絕狀態,只是既然我們已經踏上這裡,自然可以牽起我方的聯繫,例如還留在家裡那邊的副隊長們跟我們就沒有斷聯。


  「找到之後傳給我。」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次的關鍵人物幾乎都到齊了。


  為了接下來的交涉方便,知道對方的身分總歸是比較方便。


  「我也來查查。」跟龍王當拜把兄弟的暴風跟著發訊息。


  「烈火,別發呆!」好歹也是同族,不會趁機發訊息回族裡打聽一下嘛!


  「喔、好!」某人終於想起自己可以跟族裡探聽消息。


  攻防差不多告一段落,幾乎可以說是單方面壓著惡魔打完後,上頭的鳳凰化成一道火柱落下,踩著在月球表面四散燃燒的烈焰,一個綁著橙金色長髮的男人走到冰龍女的身邊:「如何處置?」


  黑暗種族果然都是打不死的蟑螂!


  「殺掉!」龍女一臉同伴在問廢話似的不耐煩神色。


  「大惡魔很難徹底殺死。」鳳凰族就事論事。


  「你不是鳳凰族的嘛!」龍女火大地說。


  「……」鳳凰族明顯無言了。


  鳳凰族的種族特性並不是讓人死得徹底吧!


  雖然鳳凰族確實有靈魂分離的法術,可以讓人死到連復活都沒辦法,就這方面來說確實具備讓人死透的本領。


  「算了,我也懶得浪費力量在殺不了的傢伙身上,把他封印起來就算了。」龍女冷冷地說,然後她抬手編織出冰系的封印之力,「你,去壓制!」這次她命令的是自己身邊的鳳凰族。


  完全不在乎對方堪稱惡劣的態度,鳳凰族召出了一把幻武兵器長刀,往坑洞的方向揮下混合著劇烈光芒的白色爆火。


  這威力……錄下來給冰炎看,那傢伙搞不好會想面壁思過?


  「光屬性跟火屬性的兵器,貴族級別以上。」堅石分析道。


  純屬性的兵器非常罕見,雜著兩種屬性的貴族兵器反而沒那麼稀奇。


  而在火焰燃燒的同時,絕對零度的冰霜直接覆蓋上去,並且一層層向下編織出不同的冰層與各式封印陣,那龍女居然足足凍起四十四層!


  嘖,果然還是不要開打比較好。


  看那個龍女性格如此暴躁還以為她是純粹暴力派,想不到能夠信手拈來複雜的封印陣法。


  「那是龍族的封印之術。」暴風說道:「不愧是凍土的皇女。」不愧是有個龍王拜把兄弟的紅袍,這傢伙已經查出人家的身分了!


  不過一個王族之女沒事跑到月亮上幹嘛?


  等等,他說「凍土」……?


  記憶中,統御凍土諸龍包括其他種族的確實是名為冰鱗龍的罕見龍族。


  冰鱗龍數量稀少,一千年前遭到鬼族攻打之前就非常少了,主要是與種族特性和修練方式有關。


  據說冰鱗龍幼時外表與一般蛇類無異,那時的牠們也不能以「龍」的身分自居,必須在極寒冰地上修行成千上百個年頭,以絕對零度的寒氣一點一滴地凝出美麗的鱗片,隨著身軀與力量的成長漸漸化出龍族該有的莊嚴姿態,完成蛻變後才真正成為「冰鱗龍」。


  所以冰鱗龍的數量原本就少到有沒有破兩位數都是個問號,可是這族的實力絕對強大,擁有足以媲美冰牙族精靈的絕對寒氣。


  順便一提,我會知道得那麼清楚是因為凍土跟戰靈天使一族有邦交,而且若說我們是戰鬥天使,冰鱗龍就是戰鬥龍族,甚至多了喜歡爭鬥這個習性!


  只是由於太過稀少,所以鮮為人知,可知道的人大部分都不願意與之為敵。


  話說身為戰靈少主的我搞不好等等可以攀個關係解決這任務。


  不過這事可以等會再來計劃,難得有機會目睹龍族皇家的法術,把握機會學起來比較重要。


  我繼續用精神系法術幫忙壓制還想掙扎的惡魔,以此作為掩護,偷偷分出一點心神將難得的龍族法術鉅細靡遺地刻進腦中。


  四十四層的大型冰系封印要一口氣記住也不是那麼容易,只是一想到冰系的混血精靈要是被冰系的龍族法術封印會露出什麼表情,就讓我無限期待、完全不介意多消耗一點腦力!


  我說過冰鱗龍的冰系能力能與冰牙族一較高下的!


  「太陽,我們的任務還沒結束。」一邊戒備著那兩位陌生的高位者會不會突然朝我們出手,蛔蟲審判一邊搖了搖頭,似乎對我還能分心想著坑死對頭感到十分無奈。


  沒有回他,我乾脆假裝自己正全神貫注在協助封印惡魔。


  「別裝了,封印已經結束。」用冰霜將惡魔嚴密壓實的龍女冷笑著望向我,她又再度端詳了幾秒我的長相後,才語氣不佳地說道:「偷法術的天使小鬼,公會的人沒事跑上月球做什麼?」


  還真難得居然有人發現我正在偷學招式,世外高人果然很難唬弄。


  不過我的天使身分很需要懷疑嘛!有必要再三打量我確認!?


  ……還是說她也認出我是戰靈天使族了?


  「那就得問問兩位為何把月球藏起。」無視心中的不快,我彎起營業用的笑容,禮貌地問道。


  聽到我的話,沒有馬上回覆的龍女眨了眨寶藍色的丹鳳眼,她先是仔細打量了我的神情一會,就在我疑惑她在懷疑什麼的時候,龍女困惑地轉向同伴問道:「……我們有藏月球嗎?」




好了,藏月球的兩位元凶正式出場~XD
(雖然目前那兩位都是狀況外)
不過這兩位算是打不贏的角色,咳,其中一位的身分,太陽其實不能動手的說~(笑倒)

另外,因為這篇的時間點,是在大戰結束、太陽沉睡一年過後的事情,
所以十二聖騎士多半沒怎麼看過太陽用月彌將軍牌的太陽神劍,對於太陽揮劍居然武器沒飛出去,眾人驚嘆驚訝驚嚇到差點驚悚了~XD
結果害理智差點斷線的太陽沒找到藏起來的惡魔,咳,這筆帳之後又有點算了~(笑倒)

這邊繼續宣傳一下,《第二人生》外傳〈圓秋夢〉的預購已經開始囉!
對這篇有興趣的孩子可洽以下賣場: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604763021563
另外,《第二人生》系列的所有書本目前都有現貨!
某雪家的賣場全部都有:http://class.ruten.com.tw/user/index00.php?s=doreen400
如果有新讀者想收藏的話,可以把握機會喔~
(因為有些快完售了,這次完售可能得等暑假囉!^.^)
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最近天氣又冷下來了,大家要注意身體呀!
然後某雪要滾回去把急凍文寫完了~
讓冰凍天使(?)等人來和大家一起過寒冬~(喂#)(被滅)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雪姬的商品相關
雪姬的e-mail
doreen400@yahoo.com.tw
《第二人生》粉絲團
雪姬的plurk動態
    沒有新回應!
留言區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