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70000香港 / 從薄扶林道走向太平山頂

 

 

穿越今昔的櫥窗

離開寧靜的塔門,當天下午又回到最熱鬧的中環。 

遊賞香港多次,卻從來沒有認真欣賞,甚至沒坐過香港的電車。於是我在路邊找了個地方佇立,也趁機觀察電車與香港之間的微妙聯結。 

西元1840年,腐敗的清廷在鴉片戰爭中被英國擊潰,簽下史上第一宗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割讓香港成為英國租界,從此開啟香港將近百年的殖民歲月。西方文化大舉侵入,讓香港成為中西兼容,新舊並存的商業貿易大港。電車這屬於資本主義社會的產物,也就在第一時間被帶到香港的街頭。當時電車也被稱為叮叮車,因為它唯一會發出的信號就是叮叮的警告聲。

 

 

我發覺緩慢移動的電車像是這個社會發展的水晶球,電車身上琳瑯滿目的廣告圖案,有3C商品、電影、展覽活動、還有政令宣導,如可窺見當代生活的櫥窗,讓人知道現在流行什麼。然而對分秒必爭、劍及履及的香港人,搭上復古緩慢的電車,又像是享受一場心靈的沈澱,可以有充分理由讓腳步暫停、讓節奏降頻。彷彿是流動的風景,電車也串起所有港人的生活記憶,她總能帶領人回歸往昔時光,重溫那段相對單純的年輕歲月。

溫習完屬於香港的舊夢,不免俗地,我也要到觀光客必去朝聖的太平山上俯瞰百萬夜景,只是這次我選擇走路上山。雖然感覺自己好像在找麻煩, 總挑難的事做。不過在大陸觀光客大肆入侵的現在,據說沒有排隊一、二小時是搭不到山頂纜車的。於是走路上山,既省時省錢,又可運動有益健康,似乎是最佳的選擇。 

 

 

山間薄扶林道

連接太平山有條經典的登山路徑,我從香港的旅遊手冊知道了她,於是坐上往薄扶林水塘的公車,約莫半個小時就來到目的地-薄扶林道。 

走進薄扶林道,入口處有一座野味撲鼻的馬場,著名的薄扶林水塘就在旁邊;這座建於1863年的水塘,是香港第一座儲水庫,對港人而言意義非凡。林道入口處有數條可以上山的路,當我正在猶豫該往何處走時,有位金髮女郎熱情地為我解惑。

原來,我原先計畫走的路就是最有名的龍虎山步道,會經過盧吉道,最後抵達太平山山頂纜車站,但是這條路較陡較長,約兩小時路程。另外還有稍緩的路線,只要四十分鐘就可到山頂。我一想,時間也差太多了吧! 而且再看錶,時候不早了,若可以早點到山上卡位看黃昏、看夜景,總是比較好。於是選擇後者,在mp3陪伴下,邁步走上山頂。 

 

 

這條山徑走起來極舒服,兩旁是高聳的路樹,間插著不知名的植物,緩緩地蜿蜒而上,仰頭一看就看到山頂終點的凌霄閣。我想起這種仰望的感覺,很像在德國要去看新天鵝堡的經驗,這種懷想從前美好生命記憶的事,也是旅行中的趣味所在。

彎道的盡頭就是太平山上了,經過四十分鐘的路程,終於走到山頂,看到凌霄閣。 

 

 

 

 

 

太平山頂獅子亭

抵達山頂時約在傍晚五點,已有許多內行人在最佳展望點卡位。我喜歡在獅子亭附近欣賞太平山的夜景,它就位於凌霄閣右側,沿芬梨徑幾步路便可抵達,是免費觀賞維多利亞港兩岸及高樓大廈的熱門地點。

此刻夜幕漸漸升起,山上涼風習習,真有股高處不勝寒的慨然。然而眼前熟悉的景物又因為一盞盞燈火依序點亮,彷彿由定格畫面切換成動態播放。鮮活閃爍、相互交織的一片燈海,立即構築起令人稱奇的夜景。 

 

 

站在高處,往下看一棟棟比擬樂高積木的大樓,這腳下的世界,讓人有種像是擁有它的錯覺,自己也彷彿變得高大,幾乎要喊出 "I'm King of the World"。 

啊! 又醉了! 令人迷醉,世界三大夜景之一的維多利亞港夜景,像伸手就可觸摸一樣,令人百看不厭。站在太平山頂,宛如做夢一般美麗的感覺,真的非常具療癒。

在山頂,有對來自台灣的情侶想自拍,將香港夜景相擁入鏡,卻總是失敗,於是我自告奮勇拿出腳架幫她們拍,他們非常高興地當我的Sample。在異鄉遇到同胞總是讓人高興的事,尤其是大陸人已經佔領亞洲各大觀光地標時,台灣同胞相形之下已越來越弱勢了。 

 

 

看完夜景,我又徒步下山,輾轉找到半山手扶梯,坐上手扶梯回到熟悉的中環,最後再搭乘天星小輪回到尖沙咀。不得不讚嘆,香港提供給遊客的交通旅遊,內容豐富多變化。這次在星光大道上更看見代表老香港的張保仔號也已經復航,讓海面上多出了新亮點。 

從維多利亞港回望中環 ,那一排代表新香港天際線的商業大樓群,驕傲地站在太平山腳下。儘管風風雨雨襲擾著香港,但是香港永遠都在向世人展現新舊融合的樣貌。 

 

舉手之勞, 請幫忙點閱 右上角" 部落客廣告聯播替公益盡心力下方的廣告", 這將可協助到世界展望會的貧童喔!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為公益 盡心力 ( 請按我 )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