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080636台灣在地文化資產走讀:澎湖之風櫃尾荷蘭城堡



風櫃尾荷蘭城堡由荷蘭人興建於明天啟二年〈1622年〉,作為貿易往來的據點,堡內有司令官住所、營舍等建築物。為全台最早完成之西式城堡,位於馬公風櫃尾所突出的小半島上,俗稱「蛇頭山」的盡頭處,與馬公半島共同扼守馬公灣,具有相當重要的戰略地位,頗具文化、歷史價值。2001年指定為國定古蹟。




自十六世紀初,西方海權國家勢力東漸以後,荷蘭人佔領東印度群島,設立東印度公司,想和中國沿海進行貿易,但因和明朝沒有外交關係,1622年荷蘭將軍雷爾生率領軍艦襲擊葡萄牙強行租借知之澳門,遭明政府與葡萄牙聯軍擊退,之後覬覦澎湖,荷蘭艦隊於1622711日入侵媽宮港,登陸風櫃尾。同年8月勘察地理形勢後,奴役澎民數千,自海中取石建築風櫃尾、紅木埕、瓦硐等三處紅毛城,作為其與明政府貿易之據點。迄今僅存「風櫃尾荷蘭城堡」尚有殘蹟可供查考,餘已不復見、且無跡可尋。



依據史料記載,風櫃尾荷蘭城堡為小型的歐式城堡,平面正方形,長寬各約55公尺,其四角正對著東、南、西、北四個方位,轉角處均有往外突出的稜堡。本堡的城牆高約7公尺,以土壤壓實而成,其上鋪草皮;西南面的土垣因鄰接風櫃半島,其外側以石料及石灰築成,並有濠溝一道;其餘的三面臨接海洋,土垣的外側以木板圍成,木料來自日本、巴達維亞及廢船。於荷人佔領期間,本城堡之稜角上共安置有29門大砲。





1624
年因明政府派軍進攻澎湖,荷軍抵抗失利,戰爭激烈,燬風櫃尾荷軍砲樓,荷軍投降,明荷雙方達成協議,荷蘭人可將建材拆除,搬遷至台南安平,另外興建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荷蘭人離開之後,留下來的土垣與濠溝作為日後歷代政府的海防砲台。目前半島上長滿銀合歡,城堡遺跡經歲月斑剝,頹圯廢墟早已被樹叢覆蓋,湮沒在荒煙蔓草中,難以辨識。





臺灣、澎湖入清以後,城堡似繼續被做為砲台使用,1717年曾加以整修,並增設墩台一座,營房數棟,持續至清末。18841月,因中法之間戰雲密布,緊急整修本砲台及西嶼砲台,翌年3月,法軍攻擊臺北失利,將軍艦調往澎湖,29日艦隊航入澎湖灣,本砲台曾發砲攻擊,但不久守軍即宣告棄守。1895年,日軍進攻澎湖,三日佔據澎湖,本堡似乎一直充做砲台之用。迄1945年臺灣光復後,城堡即任其荒廢,未再做砲台使用。



鑒於這座紅毛城深具歷史意義,為紀念此一重要的歷史事蹟,荷蘭政府與澎湖縣政府共同出資整修,建造了一條378公尺的木棧道銜接至城垣外圍,現址也設置解說平台,以中、英、荷三國文字共同呈現,並立碑為紀,2007年正式揭幕。





沿著201縣道至澎湖本島南端的風櫃聚落,轉入風櫃漁港後方的小徑,風櫃尾北端突出的半島山頭就是蛇頭山,這裡曾經是個兵馬倥傯的古戰場,還有兩處歷史事件所留下的遺跡:「法軍萬人塚紀念碑」、「日軍艦松島殉難慰靈碑」。經由澎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進行規劃,現已整修成蛇頭山遊憩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臺灣師大法學碩士 高中教師、華語導遊、華語領隊文化資產導覽員

CCHF志工,浪遊歐亞非美五十國百處UNESCO WHS。

落日的殘缺,大海的浩瀚,行走在寰宇的盡頭,看到遊民在呼喚自己的生活,整理行囊,開始走到盡頭那邊。

細膩的沙石,炙熱的烈陽,漫步在沙漠的深處,看到綠色在遠離自己的生命,擦掉汗水,努力在非洲中前進。

朦朧的雲霧,無盡的叢林,攀越在矗立的山巒,看到身體在浩大面前的渺小,放肆呼喊,揮手在美洲中震撼。

壯麗的城堡,游走的文化,領略在教堂的藝術,看到希羅在文藝復興中輝煌,盡眼欣賞,視野在歐洲中品味。

傾倒的宮殿,失落的文明,輕踩在古國的廢墟,看到記憶在銷聲匿跡中燦爛,遐想阿拉,視線在亞洲中衝擊。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精選旅遊網站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