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41656李白古詩第九首

長安東門

李白【古風之九】


莊周夢胡蝶,胡蝶為莊周。一體更變易,萬事良悠悠。

 
乃知蓬萊水,復作清淺流。青門種瓜人,舊日東陵候。


富貴固故此, 營營何所求。

 

莊子他夢見自己是蝴蝶,醒來以後,已弄不清那個胡蝶是真實的,還是莊周這個人是真實的,還是兩個都是真實的,又或許兩個都不真實。我們就連自己本體的變易,例如:童年的你,中學的你,現在的你,或者明天的你,那一個是真實的,還是都不真實的,我們都弄不清楚了,更何況是在我們身旁可及或不可企及的萬事萬物呢?那麼物體這東西究竟是有還是沒有呢?

麻姑在天上短短時間內,看見人世間滄海桑田的變化,東海三次變為桑田,而星羅棋布的蓬萊仙島所在的海峽也在人世間數度變為小小溪流。天上人間,這時間的流轉是真有其事,還是時間是可以來來回回的,那麼時間倒底是快還是慢?是存在還是不存呢?這人世間的時間是真實的嗎?

秦時貴族的東陵候,一夜之間成了青門外種瓜的人,人生的際遇,誰能知道無常什麼時候會降臨呢?

我們的生命,宇宙中流轉的時間,我們辛辛苦苦花費一生青春歲月所追求的榮華富貴,沒有一樣是可以永遠持有的,每一樣事物都會在轉瞬間消失殆盡,我們又何必營營苟苟,放棄了一切去汲汲追求如浮雲一樣的富貴呢?

P5100203.JPG - 玉山登山

人生如夢, 即時追尋, 登玉山而知自己對台灣認知太少, 自己太渺小.

人生如夢,夢裡不分西東,這一刻春風得意,下一刻傷心失意,誰能十足肯定的說,我現在的人生是真實的,而夢中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孰是真?孰是假?

李白古詩共五十九首,這是第九首,莊子夢胡蝶的寓言發人深省,到底胡蝶的一生是真實的,還是莊周的一生是真實的?莊子抛出了這樣子的一個思維,又或許他真的進入了一個我們所不能逹到的境界,而莊子要借這個境界譬喻,以這種超脫世俗的言論來啟迪我們。

李太白更借由神仙傳中天上人間時間流轉的不同,天上一日,人世間已滄海桑田三回了,說明人生一世是多麼的短。又從東陵候一夕之間成為布衣,在青門外種瓜營生,他是做東陵候快樂呢?還是種出了甜美的青門瓜才比較快樂呢?人生一生很短,我們好好珍惜都來不及了,何必去荒怠自己的心去追逐身外之物呢?

好好珍惜身邊的人,一旦走失了,也許滄海桑田三次都找不著他了,這像汪洋中浮萍偶而相遇的緣份,有時候值得放下一切來好好把握,好好珍惜。

 

 

一體更變易,萬事良悠悠。

我們自己本身是夢是真,都弄不清楚了,那身外一切的萬事萬物又如何能知道真相呢?

乃知蓬萊水,復作清淺流。

我們從許多故事中都知道天上的一小段時間會是地上時間的許多年。樵夫在山上看仙人下盤棋回到山下就過了近百年了,西洋人也有李伯大夢的寓言等等。

這兩句引自葛洪的神仙傳:麻姑說,在她為侍的這麼一會兒,己見東海三次變為桑田,而蓬萊水也已變成往日一半的的大小,恐怕又要變回小溪水了吧!

青門種瓜人,舊日東陵候。

秦朝末年,召平為秦國東陵候,秦滅後淪為布衣(尋常百姓),無以為生,只好在東門外種瓜營生,瓜美有名,世稱青門瓜。因東門出南第一門又稱青門,所以世稱青門瓜。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