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2經營感情

小時候,我就不知道該如何去經營感情。對於父母的愛,我只懂得一味地索取。長大了,突然成為了一個孩子的媽媽,面對兒子,我更不知道該如何去付出,以至於當了一回這世上最不稱職的母親。兒子從小就在他奶奶的懷抱裡長大,陪他吃陪他玩,在他最需要母愛的時候,奶奶都在他的身邊。而我,只能充當一個旁觀者,眼睜睜地看著兒子把心中“母親”的地位給了他的奶奶。我懊惱,我難過……當我在兒子面前“來去自由”的時候,我深深地意識到這一點。想補救,但可能已為時已晚了。是誰,說媽媽在孩子心中的地位是無法取代的?我一直這樣安慰自己,但卻被一次又一次地打擊得體無完膚。也許,真的會有那麼一天,我在兒子心中的地位也會漸漸長大……

(繼續閱讀)

201304081556午後,一場突襲的憂傷

無意中上網,空間裡看到你和一個女孩出去玩,站在一起的照片。不知道,心裡竟是如此的痛。儘管知道這一天是早晚的事,只是自己早就放手了,早就決定對你不管不問了,但是淚水還是無休止的襲來氾濫。最後剩下的只有寂寞。從來都不知道,孤單是如此的可怕,寂寞是如此的恐怖,會活生生把人吞沒。終於明白,為什麼電視小說中會有那麼多的人愛情遭到排斥時,去立馬選擇或是嫁給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如果現在有個人,只要是個男的,即使很討厭的,我也會立馬答應他,跟他一起去流浪,還要裝作很幸福的樣子。儘管知道自己以後一定會後悔。可是,可是……笨蛋,你的賭氣在做給誰看,人家就根本就不在乎!想狠狠的罵自己。站在旁邊的女孩是新交的女朋友吧?呵,挺漂亮。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第一次感覺到!內心那些氾濫的潮水是如此的洶湧,似乎快要決堤了。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原來自己還是如此的“賤”,還是這麼喜歡哭。如果你看到我寫的這些文字,恐怕又會笑吧,笑我是如此傻。終於明白,《飄》裡那個深愛思嘉的船長的心境。也罷……學校的事情很多,計劃也很多,但僅僅只因為看到一張你與一個女孩站在一起的照片就把我的生活全打亂了。本來心情已經很平靜了,早上還在慶幸自己終於從愛情的失落中爬出來,因為和一群女孩在一起時,終於又可以無憂無慮的笑了,心裡鬱積了半年多的東西似乎也在一點一點地爬出來,但是僅僅只因為……呵呵,也許我的平靜只因為你是平靜的,只因為你的空間是如此的安靜。也許這些沉默本來就是暴風雨來臨的前驟,它早晚都要爆發的,也是不可避免的。我想,可能自己有些東西還是無法一下子完全扔掉。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宿命吧,喜歡一個人是宿命,那個人離開也是宿命,不喜歡別人也是一種宿命吧。無所謂!成長,在成長,到處是成長的味道!好苦。也許我這輩子就注定要孤單吧。得到的不喜歡,喜歡的又不敢去追求!呵,也許這也是一種宿命吧。孤單的時候,難過的時候,心痛的時候,受挫的時候,就給自己一個支點,大聲地哭一場。哭過之後,繼續前行。陪伴我們走過一生的,走有我們自己,只有這些孤單的文字。呵,想想也是。柳月,你不許羨慕別人。自己的單身生活也很精彩,而且必須精彩。嗚嗚,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一時無法釋懷。從來都是習慣了一個人,也便不在乎

(繼續閱讀)

201206151031誇德源醫藥

1.我們四人走上台,歡天喜地來道白,還差一個怎麼辦,我來!2.藝術節到第四屆,男女老少樂開懷,說說德源好形式,嘎事!3.歡聲笑語晚會到,銷售部門傳捷報,人人都在比幹勁,匯報!4.營銷人員不怕苦,配送藥品啥都懂,要問領頭人是誰,劉總!5.配送員工心裡亮,送貨跑得快又暢,個個都是好小伙,真棒!6.營業大廳幹勁高,開票促銷一肩挑,實幹苦幹加巧干,有招!7.倉庫英雄真不少,有的年輕有的老,要問貢獻有多大,不小!8.質管部門有遠見,注重品質抓關鍵,GSP質量來認證,嘿嚴!9.採購部門不輕鬆,貨比三家心要公,頭功應該歸哪個,高峰!10.銷售三億哪麼算,財務部門人人讚,做帳水平不得了,包賺!11.企業用人莫失誤,把關要靠行政部,了難後勤雞毛事,做數!12.網絡時代衝擊波,IT設備不能唆,車要跑快路得好,Beautiful!13.安鄉德源問題多,摸到石頭能過河,凌雲壯志誰敢攔,正確!14.鴻康保健質量好,計劃生育不能少,小秘大款笑嘻嘻,唄好!15.咱們德源要騰飛,既靠機制又靠人,瞄準市場找準位,OK!16.(合)德源前景真美好,今天不能一一表,跟著高毅董事長,快跑!!!!!!!文章來源:月之海/Anderson JW - 出版&傳媒2.0 - 瘦身美女的居家生活 - 百變巫女之占星空間 - 女性情感文學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31857羽毛球必殺技術解說

把對方擊來的高球全力向下扣壓叫殺球。殺球的特點是力量打、速度快。它是主動進攻的重要技術。殺球分正手殺球、反手殺球和頭頂殺球。下面分別進行介紹:  正手殺球  其擊球前的準備姿勢和擊球動作與正手擊高遠球基本一樣。不同的是最後用力的方向朝下,而且要充分利用蹬地、轉體、收腹以及手臂和手腕的爆發力全力地將球向下擊出,擊球的一剎那要緊握球拍。  反手殺球  其準備姿勢和擊球動作與反手擊高球一樣。但最後用力的方向朝下,而且要加快手臂和手腕朝下的閃動。擊球點應盡可能高些、前些,這樣便於力量的發揮。 反手殺球雖然力量不大,但有其突發性。一般在實戰中,趁對方不備,偶爾用反手殺球(因反手殺球威脅不大,對方思想放鬆)也會收到出奇制勝的效果。  頭頂殺球  準備姿勢和擊球動作與頭頂擊高球一樣。不同的是擊球時要充分利用腰腹力量,以大小臂帶動手腕快速下扣。頭頂殺球是一種重要的進攻性技術,也是我國運動員在左後場區進攻的主要手段。它彌補了反手擊球力量不足的弱點。初學者如能掌握好頭頂扣殺技術,便會使對方難以對付。  殺球時易出現的錯誤 擊球點過後或過低,影響手臂發力;擊球前動作過分緊張、僵硬,有勁使不出;揮臂時以肘為軸,影響大臂發力;擊球時手腕下「甩」不夠,往往造成殺球出界等等。 不管用哪種動作殺球均可作重殺、輕殺、長殺、深殺、直線扣殺、斜線扣殺。  重殺時要全力扣壓;輕殺時用力介於重殺和劈吊之間;長殺是將球殺向對方場區底線附近;深殺落點在中場附近。  總之,殺球時只要通過手腕和手指控制拍面、傾斜角度、用力方向和大小,就可扣殺出不同的球來。這些不同形式的殺球主要是為了戰術的需要和根據對方站位的情況靈活加以運用。 初學打羽毛球的人在平時練習和比賽中可能對打高球不感興趣,見到高球就想扣殺,其結果是適得其反,消耗來體力,達不到好的效果,還往往使自己處於被動狀態,因此,初學者在學來殺球技術之後,不能在比賽中盲目濫用,而是要通過打高球和吊球來為扣殺創造機會,這樣才能使殺球顯出更大的威力。

(繼續閱讀)

201204291042冬色如畫,海邊風景雨來佳

繁複的生活是否壓抑了那顆躁動不安的心,我不知道,或許是太想給自己放一個假了,給自己的心放一個假。如此,對自己說,去哪裡,都可以。那樣的地方,無須奢華,遠離塵囂即可。那樣的地方,要有楊柳依依,晚風拂過,柳絲輕垂徐徐搖曳,搖曳出歲月沉澱的顏色。審心自問,那樣的地方,是鼓浪嶼吧!草草收拾行囊,踏上了去那裡的行程。一座美麗的島嶼,自踏上島嶼的那一刻起,心驟然平靜下來。緩緩的海風拂起長髮,灑脫中帶著飄逸。沿著海岸不緊不慢地走著,靜靜地欣賞著海景,島上沒有交通工具,步行是唯一的選擇,但我喜歡這種感覺。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進島嶼中的小巷裡,宛如穿越了彼岸,細看流年。島嶼的靜,如同她的美一般,讓我無法抗拒。一棵開著桃紅色花朵的樹,在一所老舊的屋子前,悄然的印入了我的眼。本是老舊的屋,因著這棵開花的樹,洇染了些許的綺麗。連屋前的小巷道也隨著輕搖而落的花溢滿溫情。花開花落,隨風而過,原是可以,如此的安然,如此的靜逸唯美。只要,只要曾經炫燦過,縱是凋零,亦不足惜。走著走著,夜就這麼降臨了。細雨,不知不覺,就飄落下來。灑落在巷道,濕透瀝青的石板路。屋前那棵古老的老榕樹,絲絲榕樹須,在風雨中搖擺,搖落塵囂,輕輕地,讓思緒從一個雨幕穿過另一個雨幕,穿透著歲月,從遠古的過往,一步步走來。可有紙傘?可有低眉的女子在雨中徘徊,著一身素淨的藍色印花衣裙?不覺輕笑,這裡不是烏鎮,這裡不是江南水鄉,這裡是海邊的鼓浪嶼。雨,濕了整個世界。靜謐的島嶼,在夜的細雨中,愈顯綺麗和滄桑,別有一番風情。島嶼的夜已靜,雨飛風細,濕潤的空氣總是如此的迎合著紛飛的思緒。這是我喜歡的世界,水花輕澗著,有氤氳的雨味。暮雨瀰漫的島嶼,到處可見走走停停的遊人。美好的時光總是不長久,該離開了。留不住的歲月,在日復以夜的交替更迭中暗暗湧動著難以言說的失意。失意也好,得意也罷,終究是我們該面對的。就讓心沉澱在鼓浪嶼的靜謐中吧!Battle Lines |虹虹的BLOG | 牡丹詩帖·楊小洲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06春夜風雨,煽起我粉紅色的情愫

夜,那麼靜謐,靜謐得在裝有雙層玻璃窗的屋內,也能聽見外面風雨夾雪的淅淅瀝瀝聲。人體檯燈,彷彿孤獨的少婦春情湧動的情愫,很藝術的在窗前桌子上灑下一片溫柔,那麼纖細,那麼純潔,然而又顯得那麼無奈,那麼蒼白。透明的琉璃花瓶裡,從後園折來的一枝杏紅,雖然已經凋零,但枝丫上存留的幾朵萎縮了的花蕊,卻仍散發出一絲絲淡淡的苦澀。不知是誰,大約也耐不住初春雨夜的寂寞,一遍又一遍地放著任賢齊的歌——《春天花會開》:“春天花會開,鳥兒自由自在,我還是在等待,等待我的愛……昔日相思樹,親手為你栽,依稀人影在,只是紅顏改,你在那裡我的愛,消失在茫茫人海……”歌聲,若斷若續,隨著夜晚的風雨飄來,竟是那樣的委婉纏綿,動人心旌……放下抱在懷裡的布娃娃,我偶爾向四周望望,看看是不是還有比我更壞的東西在這屋子裡作祟,便拉開如春天杏花色的窗簾,遙望被路燈照亮的濕漉漉的夜空、濕漉漉的街道,情不自禁地吟起唐朝詩人韓愈那漉漉的詩句:“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然而不知何時,我的兩眼,竟也變成了濕漉漉的夜空——那一滴滴敲花有聲的雨點,一片片落地即融的雪花,彷彿都是我童年門前那清澈小溪的一朵朵浪花。——啊!我的童年,我童年的廣場草地,我童年的院落花鳥,我童年的那一片小樹林,還有我童年在小樹林放飛的那一枚如初春杏花一樣的粉紅色風箏……——啊!我的童年,我童年的小石拱橋,我童年的小石拱橋下的一灣流溪,我童年被那流溪打濕的碎花格子裙,還有我童年圍在碎花格子裙領上如初春杏花一樣的粉紅色絲巾……那個昔日穿著碎花格子裙,光著腳丫子在小溪裡揀石子,在綠色的草地上奔跑,跑累了仰臥在草地上,默默地望著藍天、白雲,有著和藍天白雲一樣飄渺幻想的小姑娘;那個昔日腰間跳動著兩隻蝴蝶結,晚間和媽媽坐在小院子裡,愛把一根手指放在嘴裡吸吮,好奇地看著天上的星星、月亮,有著和天上星星月亮一樣純潔夢境的小姑娘……——她,已乘歲月遠遠地、永遠地去了…&hell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