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132穿越荒蕪

坐在高樓的陽台上,隔著玻璃窗,我的心浮在空中。常青籐的枝蔓散發著植物特有的氣息,它提醒我,我所存在的環境是真實的,包括表姐給我砌的一杯清香四溢的菊花茶。天色蒼茫,偶爾有雨點灑落。視野開闊,遠遠的,高樓林立,像孩童搭的積木,只看見上面每個小小的格子一樣的窗戶。我想,一到晚上,那些小格子裡會填滿暖色或冷色的燈火,那麼,在路上行走的人們仰望到的應該就是一帶星河了,而任何一顆星星都是有熱量的,不管春夏秋冬。在世紀大道的一邊,大片的土地荒廢在城市的邊緣,如同一座巨大的空墳。我試著讓自己走進去,並把心安置在這樣的雜草當中,躺著,坐著,走著,沒有目標,也沒有任何念想,能呼吸青草的香氣已經夠了。一隻長有黑白羽毛的水鳥自一灘水塘那邊飛過來,飛得很低,身子貼近了瘋長著的蘆葦一般的草尖,瞬間,又有一隻同樣的水鳥緊隨其後,它們寂寞地飛,飛不高,也飛不遠,盤旋在這片沒有一棵樹,只有蔓生的雜草的荒地裡。看著它們,我失去了飛的慾望,讓自己的心下沉,低到塵埃,嗅著泥土的氣味,像一條蚯蚓爬行在黑土的縫隙當中。越爬越遠。我看到母親把鐵耙舉起來,用力砍入土地的背部,翻出許多蚯蚓,叫我去揀,說是可以喂鴨子。我畏懼這種軟體動物,轉過頭,不搭理母親。母親生氣地說,連這曲?也不敢碰,膽小鬼,算了,就把它們留在地裡。母親開墾的是被村人忽略的地塊,都說那泥土裡都是老樹和芒草的根,沒養料,種不熟莊稼,不願花費力氣和肥料。但母親就是不信,她種上了玉米,施肥、澆水、除草,忙個不停,後來生出的玉米個個飽滿壯實。每到夜晚乘涼的間歇,母親拿出煮熟的玉米,和前來拉家常的鄰居分享,而我吃著甜玉米,想起了那可怕的蚯蚓,問母親為何留下蚯蚓,她說,蚯蚓可以松土,會使田地肥沃。我不再懼怕蚯蚓,母親的話讓我學會區分醜陋和醜惡,與此同時,我對土地產生了一種敬畏之心,母親的美好行為讓我恍然,土地是神秘的,是生命的根本。走著走著,走進了時光的深處。曾經的莊稼地漸漸放大,眼前的荒地變成大片的玉米地,餘暉中,母親背著一筐沉甸甸的老玉米走在田埂上,我蹦跳著跟在她的身後,唱一首歌謠。如今,我的母親老了,微微顫抖的雙手再也種不出那又糯又甜的玉米。心游移在眼前空曠的荒地上,觸摸或抵達,真實而疼痛。視線變得模糊,像兩根鬆弛的線,虛弱地延伸著,那一幢建造中的辦公大樓彷彿一把豎直的刀子割斷了它,只看見兩個建築工人站在吊車裡,正緩緩地降落,他們如同那雜草上的兩

(繼續閱讀)

201204302000熟悉的地方,美好的回憶

跟他應該有一個多月沒見了吧,我們整整14天沒有聊過天了。我以為他再也不會找我了,上週五的晚上,看到他的頭像在閃,心突然跳動了一下,突然感覺心裡的鬱悶一掃而光。那麼多人的關心和安慰都不及他的一個QQ表情,人,怎麼會這麼的奇怪呢?今天Y請吃飯,我們又去了新一城,去了那家“聚寶魚村”,那是我們第二次見面的地方,那一次是我們第一次聊天,是他第一次送我回來……吃完飯我們一行人向Y家裡的方向走,走過那曾經我們一起牽手走過的路,記得那是我們的第三次見面,他第一次牽我的手,我的第一次心跳;記得那一次,我牽著Y的手,而他在後面偷牽著我的手指,那種感覺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其實也只有那一晚我才覺得他是真實存在的,也是真實對我好的。那件事之後,週一就是白色情人節,其實我節日沒什麼概念,那天他說他為我學了一首歌,要送給我,聽到那首伴著吉他聲的《傳奇》,切實我是感動的,也從這一刻起,我喜歡上他。之後雖然他也有經常打電話,但總感覺少了點什麼,總是覺得那麼的不真實,我不斷的問自己:他是真實的存在著嗎?一周後,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本來說好的一起吃晚飯,他突然有事遲到了,一直到晚上八點多才忙完。見面的時候,突然感覺大家對彼此都不熟悉,不知道說什麼好。但我是快樂的,從四年前與H結束了那段初戀之後就再也沒有過這種感覺,我的感情空白了四年,我是多麼的渴望愛情,但都沒有遇到那個讓我心跳加速的人。現在的他,我會心跳,會臉紅,會感覺不好意思。我遇到我的愛情的嗎?一直到現在,我由喜歡變成了愛,但已經不再奢求什麼了,只要遠遠的看著他,知道他過得好不好那就夠了。其實那一次爭吵,感覺是自己太不理智了。如果沒有那一次,也許我們還能像朋友一樣聊聊天,但是現在有時候會處於尷尬的境界,總是要避開那個敏感地帶……愛情?我還能再相信嗎?我還能享有幸福的權力嗎?Talking Points Memo |球球的BLOG | 行走風雨,品味人生

(繼續閱讀)

201204230531庸人自擾

這兩天想回家的慾望特別強烈,其實國慶才剛回來的,也就剛剛離開了一個月,可是卻像走了好久了一樣天氣漸漸冷下來了,心情也冷了很多,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把簡單的事情也想的複雜了,這樣太累,也不容易開心,很多時候想說話,但是不知道找誰,怎麼又出現這種感覺了,有點迷茫,有點暈,想著還要在這學校待1年多,真的有點痛苦,有時候真的好想在成都可以有一個熟悉的人,在學校裡累了,週末可以去找他,聊聊天,散散步,一起吃火鍋,一起看電影,至少讓我覺得這裡不那麼陌生,不知道為什麼,來成都3年了吧,仍然覺得這是個陌生的地方,即使放假也無處可去。孤獨,我還有一點點不習慣吧,也許很快就能都習慣了。有時候覺得在面臨崩潰的邊緣,整個腦子都是空的,或是太滿,像要溢出來,像要爆炸,然後睡覺,頭倒在枕頭上,第二天起來,又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我知道這是在壓抑,總有爆發的一天,還好有時回家還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可以調節一下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特別低落的時候,一般是在月末吧,一整個月沉積的事情都跑出來,呼~對自己說,忍忍吧,會好的,很多事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既然不願意附和別人,不願意改變,就該承受相應的後果,對吧~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