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11926愛臨醫6之五 -- 北上車中人滿苦無立錐之地即成



北上車中人滿苦無立錐之地即成(二首)作者:賴和

扶病1何堪上夜車,地球人滿訝斯時2。一身自汗如揮雨,不藉麻黃與桂枝3。(其一)

旅客座盈人汲汲4,寢臺車隱夜悠悠5。世間何處愁拘束,肯費黃金便自由6。(其二)

【題解】

本組詩為七言絕句,錄自《臺灣日日新報》,「詩壇」欄,1925712,第四版,詩寫搭乘現代交通工具火車的經驗。清代臺灣現代化的交通設施已有鐵路,然而鐵路建設只完成了基隆到新竹之間的一段,但通行情況不佳,例如在八堵一帶的行車狀況就不好。日治時期臺灣進入全面現代化交通的建立,兒玉總督在位時即開始大規模的鐵路建設。1908420日,臺灣第一條縱貫線全線通車,全長406公里,臺灣南北之間的運輸更加便利。當時車廂分三等,一般人收入微薄,多搭乘設備簡陋的三等,17公尺長的車廂可以擠90個人,坐的是木製長椅;頭等和二等車常是日本人和臺灣富商搭乘。頭等車在列車最後面,內裝豪華,座椅是軟墊沙發,設有瞭望臺,當然價錢不菲;二等車稍有裝飾,座椅也是軟墊式。又1911年開始有夜車行駛,1912年開始於一等車加掛餐車,為求旅客乘坐舒適,以減低行旅的不適,1922年開始行駛一等寢臺車(臥鋪車),就是本詩中所提到的「寢臺車隱夜悠悠」。

兩首詩寫搭火車的經驗,從火車的等級顯示了社會底地位的高/低、貧/富的差距。第一首寫三等車廂,空間狹窄擁擠,幾無立足之地,當然也沒有我們現代隨處可見的空調設備,所以一進車廂,乘客各個被逼的汗如雨下。詩人頗能自我解嘲地說:「很好,這樣可以出個大汗,感冒風寒就可不藥而癒,省錢省事!」第二首寫頭等車廂,而且是有臥舖的夜車。相較於三等車廂的喧囂擁擠,搭乘「寢臺車」--尤其是設有臥舖的「天龍」車廂,舒適優雅的空間,旅人心情自然從容自在。看到這裡,詩人沒有因此心生艷羨,反而以諷刺的口吻說:金錢決定了人的階級與地位,只要有錢,就能買到自由與舒適!

【作者】 賴和(1894-1943

【注釋】

1.扶病:抱病,撐著病體。

2.地球人滿訝斯時:車廂人滿為患。

3.麻黃與桂枝:麻黃、桂枝兩者皆中藥材名。據中醫藥理學,發散風寒當中的第一味藥是麻黃,功用是發汗、平喘利尿。第二味藥是桂枝,除發汗外,可溫通經脈,兩者皆能使皮膚血管擴張,發汗作用較強,對流行性感冒病毒有抑制作用。

4.旅客座盈人汲汲:座盈,滿座。汲汲,心情急切。句謂乘客為搶車座位,尋尋覓覓,各個心急如焚。

5.寢臺車隱夜悠悠:寢臺車,日語,即臥鋪車。悠悠,安閒暇適的樣子。

6. 肯費黃金便自由:意思是只要肯花錢,一切問題就解決。

 

參考資料: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736

 

 

閱讀心得

 

   賴和,本名賴河,出生於彰化一個父祖為道士的舊式家庭,隔年滿清政府依據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日人治台時代的基礎教育分為只由日本人就讀的小學校,漢人就讀的公學校,還有原住民就讀的蕃童教育所,由此可見在教育上自幼起始的階級區別。當時的日本政府初期並不鼓勵台人子弟走向人文學科,而因為醫師有較高社會地位,也有不錯收入可改善家庭,因此日治時期的台人子弟成績佳者往往走上習醫之路。賴和也是這樣成為一位醫生的。

   賴河雖終其一生行醫,但並非以醫師之名廣為後人所知。他同時也在文學上展現其創作能量,作品表現了對於弱勢的深濃關懷,他被譽為「台灣文學之父」,正也因此,賴和之名傳唱不歇!

   在第一首作品中,便能看見詩人由自己的職業敏感入手。這扶病上車的人,該正是詩人自己。生病已是令人不舒服的遭遇,還得摩肩擦踵的與人擁擠著,更不堪的是搭乘的還是夜車,連看著車窗外疾飛而逝風景以聊慰苦痛病軀的機會都沒有!本該休息的夜晚時間無法躺平在床安穩入眠,已是額外要耗損許多精神了;沒想到還要拖著渴慕在榻靜養的病體舟車勞頓著,在人滿為患、腥熱難耐的車廂裡汗如雨下!出汗有利於降低體溫,於是深諳醫理的詩人便吟出了「一身自汗如揮雨,不藉麻黃與桂枝」的鎮痛解熱妙方來了!

   這樣折磨病體的擁擠車廂,對照下一首詩所描繪的情形,那真有天淵之別!同樣是夜車,第二首詩裡看到的是寢台車,就是現今我們一般所謂的臥舖火車。行駛在路程迢迢的遠途上,這種寬敞舒適的乘車空間,讓人可以自在伸展著肢體,放鬆的躺在眠榻上隨車身悠悠搖晃,伴著火車特有的行進聲響,一路憩憩腔腔憩憩腔腔的駛入夢鄉、醒在彼站……

   可是,這樣高檔次的待遇,價格可也令人咋舌,絕大多數的普羅百姓是消費不起的。於是對搭乘火車有需求的人便只能購買屬於簡陋車廂的三等廂車票,那自然就無庸奇怪於車廂內的擁擠現象了。詩人因而以謔而不虐口吻詫異表達平時不覺得人多或人少,但竟於此時特別感知到地球人口實在眾多啊!

   不同的車廂層級代表的就是社會的階級。成長於日治時期的詩人,在基礎教育上被分流;在升學制度中看到同樣的分數,日本人能就讀較好學校的現實;甚至已從台北總督府醫學校(即後來的台大醫學院)習醫畢業,就職於嘉義醫院,仍在待遇上遭遇不平等對待,當時台灣醫生的薪水就是少於日本醫生,而且也不受重視!使他在許多作品中都直揭這些醜陋階級心態,因而在第二首詩,以「世間何處愁拘束,肯費黃金便自由」來諷刺有錢有權有勢的上層階級,並哀憐下層弱勢的廣大普民。

   文學的創作須根植於生活的沃土,要有善感的雙眼去關懷更大層面中小人物的滴滴汗淚,醫學又何嘗不是如此?醫師之所以令人尊重,並不僅在於其醫術之精湛,更重要的是其醫德之高貴,甘為所有病痛的瘠土勞瘁,願以有情雙耳去諦聽市井小民的聲聲哀嘆!懸壺濟世的詩人醫生賴河,正是這樣一位醫德崇高的醫師,不愧被稱為「彰化媽祖」;為文濟世的醫生詩人賴和,正是這樣一位詩心綿綿的詩人,不負他「台灣文學之父」美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