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80249想送特別一點的創意禮物給女朋友 情人節禮物


提供各大知名品牌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線上輕鬆購物,數千樣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商品等等提供愛購物的你價格透明的購物環境,以最便宜的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價格滿足您,讓大家在百忙中,在家也能輕鬆買到自己想要的商品,不用到外面人擠人就能挑選CP值超高,網友最推薦的商品,輕鬆推薦使用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讓您可以高的CP值一次購足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等...產品
創意禮物

買到便宜又超值的東西是大家都想要的,最近看到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讓我好心動,想說多多上網比價看看,能不能發現更便宜的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通常在網路上買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更划算,常常還會附贈一些贈品,所以人家說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西洋情人節禮物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貨比三家不吃情人節虧真的是這樣,如果你也想找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推薦你可以到下面網址看看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商品網址: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商品訊息簡述: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推薦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2018排名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平價推薦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專賣店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評比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開箱文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推薦品牌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評價


情人節禮物排行榜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哪裡買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品牌推薦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好用嗎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高CP值推薦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評價排行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評價,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哪裡買,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評比,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推薦2018,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價格,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特賣會,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好用嗎,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好吃嗎,

CHICCO Lite Way3 樂活輕便推車-可可棕★衛立兒生活館★

推薦


川普當選,對美國與全球經濟、政壇而言均是一顆震撼彈。他最引人注目的政見之一是要求Apple將iPhone和電腦遷回美國生產,否則將課以45%重稅;然而變動Apple的產線將使iPhone成本增加。本文將分析Apple可能採取的3種製造模式,並探討iPhone返美製造的可能性。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一、iPhone供應鏈分析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雖然不少人對iPhone回美製造的政策嗤之以鼻,但仍引起廣大美國民眾迴響,背後主因可深究至美國製造業的衰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數名經濟學家共同研究結果顯示,由於中國進口產品的競爭,1999~2011年使美國喪失至少200萬份工作。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統計,至2016年12月為止,美國約有1,227萬名勞工從事製造業,佔全美勞動人口約8%;然而隨著產業轉型,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紛紛移往亞洲,失業的美國勞工自然把標靶瞄準被視為世界工廠的中國。以下將探討iPhone供應鏈、製造定義,以及中國在整體iPhone製造過程中實際扮演的角色。整體供應鏈 中國比重低(一)iPhone關鍵零組件與供應商─Apple通常有多供應商來分散風險,但從所列出的主要供應商來看,亞洲仍是主要的供應來源(見表一)。即便是最核心的處理器也由台積電代工。因此,移往美國製造的首要問題就是供應鏈的轉移。(二)中國在Apple供應鏈中所扮演角色─川普除了將製造業工作流失怪罪於包括Apple在內諸多在海外設廠的廠商,也指控中國製造產品所造成的大規模貿易逆差。然而每支iPhone組裝成本僅佔總成本約2%,且放大至整體美中貿易的規模後,將受各式各樣進出口商品稀釋,中國組裝的重要性顯得微不足道。此外,大部分廠商其實是由台灣、日本與韓國經營,中國在整體iPhone供應鏈中的角色並不大。由此來看,中國在整體iPhone供應價值鏈中主要貢獻組裝,所佔比重微乎其微。縱使iPhone主要是在中國組裝,但iPhone所產生的利潤絕大多數卻是回流到美國經濟,包括產品設計、軟體開發、產品管理與行銷等高薪工作仍在美國當地居多,以薪水和稅收的形式重回美國GDP一部分。由此來看,iPhone實質上仍是「美國製造」的產品。二、川普的政治影響力川普對Apple遷回美國製造的要求,有可能是對全球供應鏈的無知,也有可能是因為純粹政治語言作祟。就川普上台後對Apple製造iPhone可能產生的變化來探討(見圖):(一)沿襲目前模式,不遷回美國製造─第一種情況就是仍維持目前的「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但此模式將面臨川普聲稱高達45%關稅,並有三個相關疑慮:課45%關稅 存三疑慮1.美國總統有行使全面性關稅的權力,然而有最高15%和最長150天的限制。2.美國總統有權力在「戰爭」或「國家緊急狀態」時期對特定商品實施無上限關稅,且因其定義相對模糊,川普有一定的法源依據能落實高關稅。3.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公布的協調關稅表可看出,iPhone由中國組裝完成後進口至美國並沒有課徵關稅。若川普政府選擇實施針對性關稅,相當於增加45%的額外成本。以iPhone 6S Plus(32GB)零售價649美元為例,假設成本為240美元,則45%稅率將產生約108美元關稅。Apple將如何攤平這額外成本的3種可能策略:(見表二)上述三種策略分別將導致以下狀況:1.全部轉嫁給消費者,則iPhone零售價將上升至757美元,且預料將使Apple失去比例不小的客群,連帶性造成營收下降。2.Apple全部自行吸收,撇除其他倉儲和營銷等成本,則將使銷售每支iPhone獲得的毛利率,從目前63%降至約46%,與同業相比實際上仍是非常亮眼。3.Apple分攤關稅給消費者、壓低零組件採購價、同時自身吸收。若Apple選擇對供應商下手,則現有供應商可能有兩種應對:接受低價來維持Apple訂單,或堅持價格但受到其他降價求售廠商的挑戰。尤其是正在崛起的中國供應鏈,結果將是加劇供應商間的競爭。簡言之,若川普實施45%關稅,且Apple持續選擇在海外組裝iPhone,則可能產生以下結果:1.Apple產品變得更昂貴,造成部分購機需求轉向其他品牌廠商產品。2.若遷回美國當地製造的成本仍高於關稅,為抵銷關稅影響,將促使Apple將組裝生產線遷往成本更低地區,回美製造更加不可能實現。(二)遷回美國組裝與進口零組件─第二種可能性是將組裝線遷回美國,但零組件仍然進口,此模式將會面臨3個主要問題:(1)高彈性工時的中階技術型人力供給;(2)零組件進口將會提升庫存成本、運送成本與前置時間;(3)需建造組裝線和工廠等基礎建設。成本管控是所有廠商的營運關鍵。由於製造iPhone所需的大部分零組件供應商皆位於亞洲,且中國能快速且大量的提供製造業所需的人力,因此將產線設於中國是最佳地理區位的選擇。相較之下,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條件。中國人力相較於美國勞工而言更符合持續、固定的生產鏈運作型態,因此回美設廠所面臨人力問題不可小覷。美國目前並不存在可大量且快速生產iPhone的條件。然而若政治凌駕現實,川普提供遷回美國生產的廠商享有所得稅從現行35%降至10%的減免優惠與其他補貼,並成功說服Apple將iPhone帶回美國生產,首當其衝的是以鴻海/富士康為首的代工廠。遷美人力組裝 成本遽增對鴻海這樣規模的廠商也難以一舉將組裝廠遷至美國,但鴻海已經在美國市場有製造據點布局的準備和打算。可預見的是,若在美國使用人力組裝,美國昂貴的勞力將造成iPhone成本大增,按照原本的商業與訂價模式,iPhone有可能虧損。而若改以自動化組裝替代,則實際創造的工作機會將非常有限,無法達成創造大量工作機會的承諾。(三)全美製造─第三種可能性是從內部零件製造到組裝都在美進行。此模式又可從3個層面來看:1.零組件廠商遷美動機不足─若富士康帶頭遷美、加上Apple遊說,整體供應鏈將有若干零組件供應商決定跟隨遷往美國;但更大部分供應商將因成本、風險與文化差異等原因選擇留在亞洲,造成供應鏈分散。同時,規模較小的遷美廠商受Apple制約的程度會加深,可能難以兼顧美國與亞洲的營運。相對的,中國品牌陸續崛起,Apple對供應商影響力若降低,就會有更多供應商留在亞洲深耕,或跟隨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開發新市場。目前Apple仍有品牌效應吸引供應商在價格上讓步以保留供應鏈地位,藉此創造穩定的訂單與利潤;但若Apple遷美製造,此模式可能被打破,供應商跟著遷美的可能性就會因經濟、市場與政治不確定性而進一步降低。2.原料取得不易─據美國國家實驗室The Ames Lab和麻省理工學院研究,iPhone多種元素無法在美大量取得。如外殼的鋁需從鐵鋁氧石中取得,但美國並無大型相關礦場;稀土元素如釹和鑭(用於相機鏡頭),皆是必要且無法替代元素。相較掌握全球85%稀土供應的中國,在美製造原料取得上將有困難。3.當地製造零組件的成本─建置廠房產線需大量資金,且初期成本很高,須待產線運作一段時間並成熟後才有機會下降。總結而言,與第二種模式相比,全美製造的成本和風險更高,且因多種原物料仍需仰賴進口,加上大部分供應商不會隨同遷美,因此實現純美製造的機率非常小。生產模式改變 經損不可避免三、觀點與結論(一)任何生產模式的改變都將帶來經濟損失─3種模式比較下來,目前的模式已是經濟最佳化的模式,任何變更都可能使成本上升,並造成經濟損失大於新工作機會的問題。若帶來價格上揚,Apple可能會面臨銷量和營收下降的風險,並衝擊整體供應鏈。(二)中國影響被過分放大─中國目前在iPhone製造過程中的主要貢獻為組裝,成本僅佔整體成本極小部分。iPhone有6成以上利潤仍由Apple取得,並以GDP形式回流至美國經濟,可說iPhone實質製造地點仍是美國,中國在整體製造過程和美中貿易的影響都被放大。來自外國廉價人力的競爭是美國製造業工作流失部分原因,但經濟結構轉型才是根本因素。加上美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有部分會被自動化、機器人等取代,iPhone回美生產不見得能創造更多傳統的就業機會。航太科技與汽車工業等產業返美製造的意義在於就近服務客戶,且美國本就是此類工業的成長驅動來源;相比之下,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近年來主要由中國需求帶動,中國與鄰近國家又是目前主要的iPhone供應商所在地,iPhone返美製造不見得有多少利基。(三)政治語言須審慎對待─若川普決定要實施全面性關稅,勢必引來各國貿易夥伴的反彈,進而造成貿易戰爭;但實施針對性關稅亦有可能招致若干貿易夥伴的回擊,川普打算課關稅,還需仔細研討。然而,川普將製造業工作帶回美國的政見,反映了長久以來廣大製造業勞工面臨工作流失問題所產生的不滿。在民意驅使下,川普勢必做出調整,也很可能影響到Apple的供應鏈區域分布狀況。由於供應商全數遷美並不實際,介於中間的「半美製造」模式有機會發生。以鴻海目前在美已有廠房來說,在美設置產線門檻相對較低;鴻海子公司夏普社長戴正吳也曾公開說,若生意夥伴選擇遷美製造則沒有理由不跟從,此即一例。而對於其他極度依賴Apple的供應商而言,則需在「不遷美、失去所有Apple訂單」與「遷美、付出極高初期成本」之間做選擇。但拓墣仍認為,大多數供應商在此狀況下仍將傾向留在亞洲,以避免發生顧此失彼的情形,但可以預見未來蘋果除了可能在美國組裝以外,每支iPhone中由美國「本土」供應商 (包括美國本土公司以及在美國設廠的外國公司)提供的零組件比例也將提升。(本文作者為拓墣產業研究院研究員黃敬哲)(工商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川普當選,對美國與全球經濟、政壇而言均是一顆震撼彈。他最引人注目的政見之一是要求Apple將iPhone和電腦遷回美國生產,否則將課以45%重稅;然而變動Apple的產線將使iPhone成本增加。本文將分析Apple可能採取的3種製造模式,並探討iPhone返美製造的可能性。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一、iPhone供應鏈分析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雖然不少人對iPhone回美製造的政策嗤之以鼻,但仍引起廣大美國民眾迴響,背後主因可深究至美國製造業的衰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數名經濟學家共同研究結果顯示,由於中國進口產品的競爭,1999~2011年使美國喪失至少200萬份工作。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統計,至2016年12月為止,美國約有1,227萬名勞工從事製造業,佔全美勞動人口約8%;然而隨著產業轉型,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紛紛移往亞洲,失業的美國勞工自然把標靶瞄準被視為世界工廠的中國。以下將探討iPhone供應鏈、製造定義,以及中國在整體iPhone製造過程中實際扮演的角色。整體供應鏈 中國比重低(一)iPhone關鍵零組件與供應商─Apple通常有多供應商來分散風險,但從所列出的主要供應商來看,亞洲仍是主要的供應來源(見表一)。即便是最核心的處理器也由台積電代工。因此,移往美國製造的首要問題就是供應鏈的轉移。(二)中國在Apple供應鏈中所扮演角色─川普除了將製造業工作流失怪罪於包括Apple在內諸多在海外設廠的廠商,也指控中國製造產品所造成的大規模貿易逆差。然而每支iPhone組裝成本僅佔總成本約2%,且放大至整體美中貿易的規模後,將受各式各樣進出口商品稀釋,中國組裝的重要性顯得微不足道。此外,大部分廠商其實是由台灣、日本與韓國經營,中國在整體iPhone供應鏈中的角色並不大。由此來看,中國在整體iPhone供應價值鏈中主要貢獻組裝,所佔比重微乎其微。縱使iPhone主要是在中國組裝,但iPhone所產生的利潤絕大多數卻是回流到美國經濟,包括產品設計、軟體開發、產品管理與行銷等高薪工作仍在美國當地居多,以薪水和稅收的形式重回美國GDP一部分。由此來看,iPhone實質上仍是「美國製造」的產品。二、川普的政治影響力川普對Apple遷回美國製造的要求,有可能是對全球供應鏈的無知,也有可能是因為純粹政治語言作祟。就川普上台後對Apple製造iPhone可能產生的變化來探討(見圖):(一)沿襲目前模式,不遷回美國製造─第一種情況就是仍維持目前的「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但此模式將面臨川普聲稱高達45%關稅,並有三個相關疑慮:課45%關稅 存三疑慮1.美國總統有行使全面性關稅的權力,然而有最高15%和最長150天的限制。2.美國總統有權力在「戰爭」或「國家緊急狀態」時期對特定商品實施無上限關稅,且因其定義相對模糊,川普有一定的法源依據能落實高關稅。3.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公布的協調關稅表可看出,iPhone由中國組裝完成後進口至美國並沒有課徵關稅。若川普政府選擇實施針對性關稅,相當於增加45%的額外成本。以iPhone 6S Plus(32GB)零售價649美元為例,假設成本為240美元,則45%稅率將產生約108美元關稅。Apple將如何攤平這額外成本的3種可能策略:(見表二)上述三種策略分別將導致以下狀況:1.全部轉嫁給消費者,則iPhone零售價將上升至757美元,且預料將使Apple失去比例不小的客群,連帶性造成營收下降。2.Apple全部自行吸收,撇除其他倉儲和營銷等成本,則將使銷售每支iPhone獲得的毛利率,從目前63%降至約46%,與同業相比實際上仍是非常亮眼。3.Apple分攤關稅給消費者、壓低零組件採購價、同時自身吸收。若Apple選擇對供應商下手,則現有供應商可能有兩種應對:接受低價來維持Apple訂單,或堅持價格但受到其他降價求售廠商的挑戰。尤其是正在崛起的中國供應鏈,結果將是加劇供應商間的競爭。簡言之,若川普實施45%關稅,且Apple持續選擇在海外組裝iPhone,則可能產生以下結果:1.Apple產品變得更昂貴,造成部分購機需求轉向其他品牌廠商產品。2.若遷回美國當地製造的成本仍高於關稅,為抵銷關稅影響,將促使Apple將組裝生產線遷往成本更低地區,回美製造更加不可能實現。(二)遷回美國組裝與進口零組件─第二種可能性是將組裝線遷回美國,但零組件仍然進口,此模式將會面臨3個主要問題:(1)高彈性工時的中階技術型人力供給;(2)零組件進口將會提升庫存成本、運送成本與前置時間;(3)需建造組裝線和工廠等基礎建設。成本管控是所有廠商的營運關鍵。由於製造iPhone所需的大部分零組件供應商皆位於亞洲,且中國能快速且大量的提供製造業所需的人力,因此將產線設於中國是最佳地理區位的選擇。相較之下,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條件。中國人力相較於美國勞工而言更符合持續、固定的生產鏈運作型態,因此回美設廠所面臨人力問題不可小覷。美國目前並不存在可大量且快速生產iPhone的條件。然而若政治凌駕現實,川普提供遷回美國生產的廠商享有所得稅從現行35%降至10%的減免優惠與其他補貼,並成功說服Apple將iPhone帶回美國生產,首當其衝的是以鴻海/富士康為首的代工廠。遷美人力組裝 成本遽增對鴻海這樣規模的廠商也難以一舉將組裝廠遷至美國,但鴻海已經在美國市場有製造據點布局的準備和打算。可預見的是,若在美國使用人力組裝,美國昂貴的勞力將造成iPhone成本大增,按照原本的商業與訂價模式,iPhone有可能虧損。而若改以自動化組裝替代,則實際創造的工作機會將非常有限,無法達成創造大量工作機會的承諾。(三)全美製造─第三種可能性是從內部零件製造到組裝都在美進行。此模式又可從3個層面來看:1.零組件廠商遷美動機不足─若富士康帶頭遷美、加上Apple遊說,整體供應鏈將有若干零組件供應商決定跟隨遷往美國;但更大部分供應商將因成本、風險與文化差異等原因選擇留在亞洲,造成供應鏈分散。同時,規模較小的遷美廠商受Apple制約的程度會加深,可能難以兼顧美國與亞洲的營運。相對的,中國品牌陸續崛起,Apple對供應商影響力若降低,就會有更多供應商留在亞洲深耕,或跟隨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開發新市場。目前Apple仍有品牌效應吸引供應商在價格上讓步以保留供應鏈地位,藉此創造穩定的訂單與利潤;但若Apple遷美製造,此模式可能被打破,供應商跟著遷美的可能性就會因經濟、市場與政治不確定性而進一步降低。2.原料取得不易─據美國國家實驗室The Ames Lab和麻省理工學院研究,iPhone多種元素無法在美大量取得。如外殼的鋁需從鐵鋁氧石中取得,但美國並無大型相關礦場;稀土元素如釹和鑭(用於相機鏡頭),皆是必要且無法替代元素。相較掌握全球85%稀土供應的中國,在美製造原料取得上將有困難。3.當地製造零組件的成本─建置廠房產線需大量資金,且初期成本很高,須待產線運作一段時間並成熟後才有機會下降。總結而言,與第二種模式相比,全美製造的成本和風險更高,且因多種原物料仍需仰賴進口,加上大部分供應商不會隨同遷美,因此實現純美製造的機率非常小。生產模式改變 經損不可避免三、觀點與結論(一)任何生產模式的改變都將帶來經濟損失─3種模式比較下來,目前的模式已是經濟最佳化的模式,任何變更都可能使成本上升,並造成經濟損失大於新工作機會的問題。若帶來價格上揚,Apple可能會面臨銷量和營收下降的風險,並衝擊整體供應鏈。(二)中國影響被過分放大─中國目前在iPhone製造過程中的主要貢獻為組裝,成本僅佔整體成本極小部分。iPhone有6成以上利潤仍由Apple取得,並以GDP形式回流至美國經濟,可說iPhone實質製造地點仍是美國,中國在整體製造過程和美中貿易的影響都被放大。來自外國廉價人力的競爭是美國製造業工作流失部分原因,但經濟結構轉型才是根本因素。加上美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有部分會被自動化、機器人等取代,iPhone回美生產不見得能創造更多傳統的就業機會。航太科技與汽車工業等產業返美製造的意義在於就近服務客戶,且美國本就是此類工業的成長驅動來源;相比之下,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近年來主要由中國需求帶動,中國與鄰近國家又是目前主要的iPhone供應商所在地,iPhone返美製造不見得有多少利基。(三)政治語言須審慎對待─若川普決定要實施全面性關稅,勢必引來各國貿易夥伴的反彈,進而造成貿易戰爭;但實施針對性關稅亦有可能招致若干貿易夥伴的回擊,川普打算課關稅,還需仔細研討。然而,川普將製造業工作帶回美國的政見,反映了長久以來廣大製造業勞工面臨工作流失問題所產生的不滿。在民意驅使下,川普勢必做出調整,也很可能影響到Apple的供應鏈區域分布狀況。由於供應商全數遷美並不實際,介於中間的「半美製造」模式有機會發生。以鴻海目前在美已有廠房來說,在美設置產線門檻相對較低;鴻海子公司夏普社長戴正吳也曾公開說,若生意夥伴選擇遷美製造則沒有理由不跟從,此即一例。而對於其他極度依賴Apple的供應商而言,則需在「不遷美、失去所有Apple訂單」與「遷美、付出極高初期成本」之間做選擇。但拓墣仍認為,大多數供應商在此狀況下仍將傾向留在亞洲,以避免發生顧此失彼的情形,但可以預見未來蘋果除了可能在美國組裝以外,每支iPhone中由美國「本土」供應商 (包括美國本土公司以及在美國設廠的外國公司)提供的零組件比例也將提升。(本文作者為拓墣產業研究院研究員黃敬哲)(工商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川普當選,對美國與全球經濟、政壇而言均是一顆震撼彈。他最引人注目的政見之一是要求Apple將iPhone和電腦遷回美國生產,否則將課以45%重稅;然而變動Apple的產線將使iPhone成本增加。本文將分析Apple可能採取的3種製造模式,並探討iPhone返美製造的可能性。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一、iPhone供應鏈分析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雖然不少人對iPhone回美製造的政策嗤之以鼻,但仍引起廣大美國民眾迴響,背後主因可深究至美國製造業的衰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數名經濟學家共同研究結果顯示,由於中國進口產品的競爭,1999~2011年使美國喪失至少200萬份工作。根據美國勞動統計局統計,至2016年12月為止,美國約有1,227萬名勞工從事製造業,佔全美勞動人口約8%;然而隨著產業轉型,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紛紛移往亞洲,失業的美國勞工自然把標靶瞄準被視為世界工廠的中國。以下將探討iPhone供應鏈、製造定義,以及中國在整體iPhone製造過程中實際扮演的角色。整體供應鏈 中國比重低(一)iPhone關鍵零組件與供應商─Apple通常有多供應商來分散風險,但從所列出的主要供應商來看,亞洲仍是主要的供應來源(見表一)。即便是最核心的處理器也由台積電代工。因此,移往美國製造的首要問題就是供應鏈的轉移。(二)中國在Apple供應鏈中所扮演角色─川普除了將製造業工作流失怪罪於包括Apple在內諸多在海外設廠的廠商,也指控中國製造產品所造成的大規模貿易逆差。然而每支iPhone組裝成本僅佔總成本約2%,且放大至整體美中貿易的規模後,將受各式各樣進出口商品稀釋,中國組裝的重要性顯得微不足道。此外,大部分廠商其實是由台灣、日本與韓國經營,中國在整體iPhone供應鏈中的角色並不大。由此來看,中國在整體iPhone供應價值鏈中主要貢獻組裝,所佔比重微乎其微。縱使iPhone主要是在中國組裝,但iPhone所產生的利潤絕大多數卻是回流到美國經濟,包括產品設計、軟體開發、產品管理與行銷等高薪工作仍在美國當地居多,以薪水和稅收的形式重回美國GDP一部分。由此來看,iPhone實質上仍是「美國製造」的產品。二、川普的政治影響力川普對Apple遷回美國製造的要求,有可能是對全球供應鏈的無知,也有可能是因為純粹政治語言作祟。就川普上台後對Apple製造iPhone可能產生的變化來探討(見圖):(一)沿襲目前模式,不遷回美國製造─第一種情況就是仍維持目前的「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 Assembled in China」,但此模式將面臨川普聲稱高達45%關稅,並有三個相關疑慮:課45%關稅 存三疑慮1.美國總統有行使全面性關稅的權力,然而有最高15%和最長150天的限制。2.美國總統有權力在「戰爭」或「國家緊急狀態」時期對特定商品實施無上限關稅,且因其定義相對模糊,川普有一定的法源依據能落實高關稅。3.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公布的協調關稅表可看出,iPhone由中國組裝完成後進口至美國並沒有課徵關稅。若川普政府選擇實施針對性關稅,相當於增加45%的額外成本。以iPhone 6S Plus(32GB)零售價649美元為例,假設成本為240美元,則45%稅率將產生約108美元關稅。Apple將如何攤平這額外成本的3種可能策略:(見表二)上述三種策略分別將導致以下狀況:1.全部轉嫁給消費者,則iPhone零售價將上升至757美元,且預料將使Apple失去比例不小的客群,連帶性造成營收下降。2.Apple全部自行吸收,撇除其他倉儲和營銷等成本,則將使銷售每支iPhone獲得的毛利率,從目前63%降至約46%,與同業相比實際上仍是非常亮眼。3.Apple分攤關稅給消費者、壓低零組件採購價、同時自身吸收。若Apple選擇對供應商下手,則現有供應商可能有兩種應對:接受低價來維持Apple訂單,或堅持價格但受到其他降價求售廠商的挑戰。尤其是正在崛起的中國供應鏈,結果將是加劇供應商間的競爭。簡言之,若川普實施45%關稅,且Apple持續選擇在海外組裝iPhone,則可能產生以下結果:1.Apple產品變得更昂貴,造成部分購機需求轉向其他品牌廠商產品。2.若遷回美國當地製造的成本仍高於關稅,為抵銷關稅影響,將促使Apple將組裝生產線遷往成本更低地區,回美製造更加不可能實現。(二)遷回美國組裝與進口零組件─第二種可能性是將組裝線遷回美國,但零組件仍然進口,此模式將會面臨3個主要問題:(1)高彈性工時的中階技術型人力供給;(2)零組件進口將會提升庫存成本、運送成本與前置時間;(3)需建造組裝線和工廠等基礎建設。成本管控是所有廠商的營運關鍵。由於製造iPhone所需的大部分零組件供應商皆位於亞洲,且中國能快速且大量的提供製造業所需的人力,因此將產線設於中國是最佳地理區位的選擇。相較之下,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條件。中國人力相較於美國勞工而言更符合持續、固定的生產鏈運作型態,因此回美設廠所面臨人力問題不可小覷。美國目前並不存在可大量且快速生產iPhone的條件。然而若政治凌駕現實,川普提供遷回美國生產的廠商享有所得稅從現行35%降至10%的減免優惠與其他補貼,並成功說服Apple將iPhone帶回美國生產,首當其衝的是以鴻海/富士康為首的代工廠。遷美人力組裝 成本遽增對鴻海這樣規模的廠商也難以一舉將組裝廠遷至美國,但鴻海已經在美國市場有製造據點布局的準備和打算。可預見的是,若在美國使用人力組裝,美國昂貴的勞力將造成iPhone成本大增,按照原本的商業與訂價模式,iPhone有可能虧損。而若改以自動化組裝替代,則實際創造的工作機會將非常有限,無法達成創造大量工作機會的承諾。(三)全美製造─第三種可能性是從內部零件製造到組裝都在美進行。此模式又可從3個層面來看:1.零組件廠商遷美動機不足─若富士康帶頭遷美、加上Apple遊說,整體供應鏈將有若干零組件供應商決定跟隨遷往美國;但更大部分供應商將因成本、風險與文化差異等原因選擇留在亞洲,造成供應鏈分散。同時,規模較小的遷美廠商受Apple制約的程度會加深,可能難以兼顧美國與亞洲的營運。相對的,中國品牌陸續崛起,Apple對供應商影響力若降低,就會有更多供應商留在亞洲深耕,或跟隨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開發新市場。目前Apple仍有品牌效應吸引供應商在價格上讓步以保留供應鏈地位,藉此創造穩定的訂單與利潤;但若Apple遷美製造,此模式可能被打破,供應商跟著遷美的可能性就會因經濟、市場與政治不確定性而進一步降低。2.原料取得不易─據美國國家實驗室The Ames Lab和麻省理工學院研究,iPhone多種元素無法在美大量取得。如外殼的鋁需從鐵鋁氧石中取得,但美國並無大型相關礦場;稀土元素如釹和鑭(用於相機鏡頭),皆是必要且無法替代元素。相較掌握全球85%稀土供應的中國,在美製造原料取得上將有困難。3.當地製造零組件的成本─建置廠房產線需大量資金,且初期成本很高,須待產線運作一段時間並成熟後才有機會下降。總結而言,與第二種模式相比,全美製造的成本和風險更高,且因多種原物料仍需仰賴進口,加上大部分供應商不會隨同遷美,因此實現純美製造的機率非常小。生產模式改變 經損不可避免三、觀點與結論(一)任何生產模式的改變都將帶來經濟損失─3種模式比較下來,目前的模式已是經濟最佳化的模式,任何變更都可能使成本上升,並造成經濟損失大於新工作機會的問題。若帶來價格上揚,Apple可能會面臨銷量和營收下降的風險,並衝擊整體供應鏈。(二)中國影響被過分放大─中國目前在iPhone製造過程中的主要貢獻為組裝,成本僅佔整體成本極小部分。iPhone有6成以上利潤仍由Apple取得,並以GDP形式回流至美國經濟,可說iPhone實質製造地點仍是美國,中國在整體製造過程和美中貿易的影響都被放大。來自外國廉價人力的競爭是美國製造業工作流失部分原因,但經濟結構轉型才是根本因素。加上美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有部分會被自動化、機器人等取代,iPhone回美生產不見得能創造更多傳統的就業機會。航太科技與汽車工業等產業返美製造的意義在於就近服務客戶,且美國本就是此類工業的成長驅動來源;相比之下,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近年來主要由中國需求帶動,中國與鄰近國家又是目前主要的iPhone供應商所在地,iPhone返美製造不見得有多少利基。(三)政治語言須審慎對待─若川普決定要實施全面性關稅,勢必引來各國貿易夥伴的反彈,進而造成貿易戰爭;但實施針對性關稅亦有可能招致若干貿易夥伴的回擊,川普打算課關稅,還需仔細研討。然而,川普將製造業工作帶回美國的政見,反映了長久以來廣大製造業勞工面臨工作流失問題所產生的不滿。在民意驅使下,川普勢必做出調整,也很可能影響到Apple的供應鏈區域分布狀況。由於供應商全數遷美並不實際,介於中間的「半美製造」模式有機會發生。以鴻海目前在美已有廠房來說,在美設置產線門檻相對較低;鴻海子公司夏普社長戴正吳也曾公開說,若生意夥伴選擇遷美製造則沒有理由不跟從,此即一例。而對於其他極度依賴Apple的供應商而言,則需在「不遷美、失去所有Apple訂單」與「遷美、付出極高初期成本」之間做選擇。但拓墣仍認為,大多數供應商在此狀況下仍將傾向留在亞洲,以避免發生顧此失彼的情形,但可以預見未來蘋果除了可能在美國組裝以外,每支iPhone中由美國「本土」供應商 (包括美國本土公司以及在美國設廠的外國公司)提供的零組件比例也將提升。(本文作者為拓墣產業研究院研究員黃敬哲)(工商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情人節禮物 }



強力推薦大家一張超好用的現金回饋卡

可以幫你省下很多錢~~

用這張卡刷卡繳保費也有1.22%的現金回饋喔!

一般轉帳自動扣款也才1%的折扣

刷卡繳款還有1.22%,真的超級好用!

回饋金直接下個月帳單回饋給你

不需另外申請,直接幫你抵扣下期帳單喔!



594E0115D25832A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google廣告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google廣告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