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40552 《周易禪解》35-晉

=35火地晉 晉 坤下離上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大壯]而能貞,則可進于自利利他之域矣。
當此平康之世,賢侯得寵于聖君,錫馬蕃庶,錫之厚也,晝日三接,接之勤也。

觀心釋者:妙觀察智為康侯,增長稱性功德為錫馬蕃庶,證見法身理體為晝日三接。

 

彖曰,晉,進也,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明若未出,不名平康之晉時,
不順不麗,不名晉世之賢侯,
不柔不進,不得錫接之蕃數,
蓋六五之柔即[坤]全體,[坤]與合德,故進而上行以麗之也。

觀心釋者:
根本實智光明,破无明住地而出,故云明出地上,
定與慧俱,止觀不二,故云順而麗乎大明,
无明實性即佛性,无明轉,即變為明,故柔進而上行,是以功德智慧重重增勝也。

 

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本覺之性名為明德,始覺之功名之為昭,心外无法名之為自,
自昭明德,則新民止至善在其中矣。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无咎。

象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晉]之六爻,皆應自昭明德以新民者也,而時位不同,所養亦異,故吉凶悔吝分焉。

初六以陰居陽,定有其慧,且居順體,故可進而晉如,
然在卦下,又與鼫鼠為應,非我良朋,則斷不宜欲速,故有阻而摧如。

夫[晉]與「摧」皆外境耳,何與于我?
但當守正則吉,縱令一時不足取信,惟寬裕以待之,終无咎矣。
言獨行正者,自信自肯不求人知之意;
言未受命者,猶孟子所謂命也有性焉君子不謂命也之意。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柔順中正,自昭明德,常切望道未見之愁,正而且吉者也。
上與六五王母合德,錫以本分應得之福,故名介福,縱令貴極人臣,非分外也。

 

六三,眾允,悔亡。

象曰,眾允之,志上行也。

以陰居陽,定有其慧,當[晉]之時,而在順體之上,
初六所謂罔孚者,裕養至此,眾皆允之,而悔亡矣。
隱居以求其志,行義以達其道,故曰志上行也。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君子之自昭明德也,外宜晦而內宜明,故闇然而日章,
以九居四,則外剛而內柔,外明而內晦者也,
如鼫鼠,能飛不能過屋,能緣不能窮木,能遊不能度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不亦危乎。

蕅益子曰:「予昔初入閩中,見有鬻白兔者,人爭以百金買之,
未幾,生育甚多,其價漸減至一錢許,好事者殺而烹之,臭不可食,遂无人買。」
博古者云:「此非白兔,乃鼫鼠耳。」噫,本以賤鼠,謬膺白兔之名,无德居高位元者蓋類此矣。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以六居五,定有其慧,又為離明之主,得中道而處天位,正所謂自新新民,无所不用其極者也。
雖俯乘鼫鼠之九四,仰承晉角之上九,而與坤順合德,故往接三陰,同成順麗大明之治,
則吉无不利,舉世皆蒙其福慶矣,又何失得之可恤哉。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上九亦外剛而內柔,外明而內晦者也,而居晉極,則如獸之角矣。
以角觸人則凶,維用以自治,如伐邑然,則厲吉而无咎。
然不能自治于早,至此時而方自治,雖得其正,不亦吝與,
四十五十而无聞焉,斯亦不足畏也已,故曰道未光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