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50640《高島斷易》35-晉

《高島斷易》35-晉

=35火地晉

卦體上[離]下[坤],[坤]為地,[離]為火。

[坤]之《象傳》曰:「行地無疆。」「行」,即「進」也。

[離]之性為火炎上,炎上亦「進」也。
且物之善進者,莫如牛馬,[坤]為馬,[離]為牛,皆能行遠,有進往之象。

火,明也;地,順也。明則足以燭遠,順則足以推行,又有進長之義。

按:「晉,進也。」晉古文作(暫缺字),從臸、從日,
臸正字通,即刃切,音進,前往也,上升也。

《序卦傳》曰:「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此[晉]所以繼[大壯]也。


晉,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卦象上明下順,[離]明為日,故象君;[坤]順為臣,故象臣;
合之為君明臣良之象。

[坤]為國、為邦,故謂「侯」。
[坤]為康,康安也;[坤]為馬,故謂「馬」; [坤]為眾,故謂「蕃庶」;
[離]為日,故謂「晝」。

蓋爻稱「康候」者,謂明臣也,明臣升進,天子美之,賜以車馬蕃庶,言車馬之多也。

「晝日三接」者,言不特賜予之多,且覿見之頻,一晝之間,三度接見也。

 

《彖傳》曰:晉,進也。
明出地上,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此卦[離]日[坤]地,取象「日出地上」,日出地而上進,光升於天,明麗於地。

順而柔者[坤]也,麗而明者[離]也。

「大明」者,明君也;「上行」者,臣之升進於上也。

謂其時天子大明在上,諸侯恭順在下,明良相濟,君臣一德,天子褒賞勳功,
蕃賜車馬,一晝三覿,寵賜甚隆,品物蕃多也;
接謁甚優,問勞再三也。 

考大行人一職,曰:「諸公三饗,三問三勞;諸候三饗,再問再勞;子男三饗,一問一勞。」
即天子三接諸候之禮也。

「賜馬」,即觀禮所謂匹馬卓上,九馬隨之也。


以此卦擬人事,在國為君臣,在家為父子。

[離]下[巽]上為[家人],[家人]曰「有嚴君焉」;
[坤]為母,亦為民,有母子之象焉。

父在上而明察,有義方,無溺愛也。子在下而順從,有孝敬,無忤逆也。

申此以齊家,則上明下順,而一家和睦,盤匜潔甘脂之奉,門庭來歡樂之休,
先意承志,順之至也,和氣婉容,柔之正也。 

「麗乎大明」者,繼志而達孝也;「進而上行」者,人侍而承歡也。

《國語》:「康候」,即家所稱孝子賢孫者也。

「賜馬蕃庶」者,國有恩賜,猶家之有慶賞也。

「晝日三接」者,觀禮謂三饗三問三勞,猶世子所稱「朝問安,晝視膳,夜視寢」者是也。

《大學》言修齊,首稱「明明德」,
唯其有[離]明之德,斯進而「修身」,進而「齊家」,進而「治國平天下」,由是道也。

此[晉卦]所以取象於「明出地上」也矣。


以此卦擬國家,
上卦為政府,得火之性,能啟國運之文明;
下卦為人民,得地之性,能柔順而上進。
上以其明照臨夫下,下以其順服從夫上。

《象》曰:「明出地上」,謂日之初出,漸進漸高,喻明君之握用賢臣,登進上位也。

順必麗夫明,則順乃有濟;柔必進於明,則柔得其正;
不然,順以取悅,轉致蔽其明也;柔而生暗,必不能以行也。

故《彖傳》曰:「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此[晉]之所以言「進」也。

曰「用賜馬藩庶」,「用」,謂用以賞賜也。
如《采寂》一時所云:「君子來朝,何賜予之?雖無予之,路車乘馬」者是也。

「晝日三接」者,行觀禮,一也;三饗三致命,降西階拜,二也;
右肉袒,入廟門,出屏南,後入門左,王勞之,再拜,三也。

此為元首明哉,股肱良哉。

一時遠臣來朝,天子燕饗,物美禮隆,賜予之厚,接見之頻,典甚重也。

歷觀六爻,初為始進,故有「摧如」之象。

二之「愁如」,亦凜初之「摧如」而來也。

三則不摧不愁,而「眾允」孚矣。此為肉卦,得[坤]之柔而進也。

四不當位,故有「跖鼠」之誡。

五為卦主,則「往有慶也」。

上處[離]之極,[離]為戈兵,故曰「伐邑」。此為外卦,得[離]之麗而明也。

《象》曰:「君子以自昭明德」,
「君子」者,即[離卦]所稱「明兩作,離」之「大人」也。


通觀全卦,卦體從[大壯]來,
上卦變[震]之下畫而為[坤],下卦變[乾]之中畫而為[離];
[晉],進也,壯則行之,是以「進而上行」也。

《象》曰:「明出地上」,
「明」即謂[離],「地」即謂[坤], 「出」即所謂「上行」也。

日之光明在天,日之照臨在地,日以明而上行,不明不特不見行,且不見為日也。

六爻皆言[晉],而[晉]各隨其先後以為象:

初為進步之始,人或不我孚也,宜寬裕以處之也。

二進於初,二雖懷愁,已見其吉而受福也。

三則又有進矣,罔孚者,忽而其孚,眾心允服,悔何有焉?

內三爻得[坤]之順,故皆吉;

四當外卦之始,出[震]入[離],首鼠兩端,有一前一卻之象,雖貞亦厲。

五為卦主,柔進上行,故「往吉,無不利」也。

上處[晉]之極,「角」,即[大壯]羝羊之角也,進而不順,必致吝也。

外三爻當[離]之位,高而難進,故多厲。

蓋[離]之配卦十有六,象之最美者,莫如[晉][大有]。
[大有]「明在天上」,其明最盛;
[晉]「明出地上」,其明方新,明之方新,其進貴柔。

六爻中四上兩爻曰「厲」,四進非其道,故如技窮之鼠,上窮而又進,故有晉角之危;
皆失柔進之道也。

聖人顯微闡幽,憂患作《易》,故於[晉]明之世,猶必以「貞厲」「貞吝」為誡。

初、二、三、五之吉,正所以勸其進也,自明其德,用以明天下之德,旨在斯乎?

 

《大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

日西入為夕,東出為旦。

方其始出,漸進漸高,愈高愈明,光無不照,幽隱遍燭,即[晉]之象。

君子法此象,以自明其德。
德,心之德也。與生俱來,靈明夙具,本無一亳私欲,得而蔽掩。

猶日之初出於地,滄滄涼涼,明光畢照,本無一些雲翳。

「自昭明德」,昭,即明也,
所謂自明明德,明德而猶待於明,此事不容假貸,唯在自知之而自明之耳。

君子切而責之於自,致知格物,以啟自昭之端,誠意正心,以致自昭之實,
謂之「君子以自昭明德」。 


【占問】

  • 問時運:正當好運新來,猶朝日初出,漸升漸高,明光普照也。吉。
  • 問戰征:當大軍初發,順道而進,宜曰戰,不宜夜攻。
  • 問營商:最利媒炭地火等生業,取其明也。吉。
  • 問功名:有功名指日高升之象,吉。
  • 問訟事:宜返而自訟。
  • 問家宅:此宅朝東南,高敞明朗,得太陽吉耀照臨,大吉。
  • 問六甲:生女。
  • 問失物:在明堂中尋之,得。

☆☆☆☆☆☆☆☆☆☆☆☆☆☆☆☆☆☆☆☆☆☆☆☆☆☆☆☆☆☆☆☆☆☆☆☆

☆¸.•°*”˜˜”*°•.¸☆ ★ ☆¸.•°*”˜˜”*°•.¸☆  ☆¸.•°*”˜˜”*°•.¸☆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無咎。

《象傳》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無咎,未受命也。

初居下卦之始,柔進上行,
自初起,首曰「晉如」,若欲進而未果,繼曰「摧如」,若有摧而見阻。

初與四應,四不當位,不特不應,且所以摧初之進者,實四為之也。

然雖見摧,唯其得貞,是以吉也。

「罔孚」者,推其摧之由來,雖四為之,亦由上下之交未孚耳。

[坤]為裕,故曰「裕」。當其未孚,或汲吸以干進,或悻悻而懷忿,皆所以取咎也。

唯雍容寬裕,樂道自處,咎何有焉?故曰:「裕無咎。」

《象傳》曰:「獨行正也。」謂摧者不正,晉者能獨行其正耳。

「無咎,未受命也。」謂其未受賜命,只宜寬裕以待之耳。


【占問】

  • 問時運:目下好運初來,雖無災咎,尚未盛行,宜遲緩以待之。吉。
  • 問戰征:初次行軍,眾心未定,宜寬以待之。吉。
  • 問營商:貨物初到,商情未洽,宜寬以時日,早則三日,遲則三月,
    到三爻曰「眾允」,則貸可旺銷,必大獲利。
  • 問功名:功名固所自有,不可知者遲早耳,宜寬懷以俠。
  • 問家宅:此宅本吉,一時未許進居,為兩情未洽,緩則必成。
  • 問婚姻:因探聽未確,遲緩可成。
  • 問失物:日後可得。
  • 問疾病:宜寬緩調養,可癒
  • 問六甲:生女。


【占例之271】

某縣人來,請占志願成否,筮得[晉]之[噬嗑]。

爻辭曰:「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無咎。」

斷曰:

[晉]者、進也,晉當初爻,是進步之初也。
「摧如」者,欲進而有所摧折也。進者雖正,無如人不我信也。

今足下占問志願而得初爻,知足下品信端正,才具可用,但一時眾情未孚,是以欲進又阻。

初與四應,四不應初,反來阻初,料足下所托謀事之人,此人不能相助,反致相毀,
故一時難望遂願。

宜到三爻曰「眾允」之日,志願可遂。一爻一月,大約在三月以後,大吉。

其人嘗攜建議書,請謁某貴顯,不能面達,反受警部之辱,得此占所云,大有感悟。

☆¸.•°*”˜˜”*°•.¸☆ ★ ☆¸.•°*”˜˜”*°•.¸☆  ☆¸.•°*”˜˜”*°•.¸☆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於其王母。

《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愁如」,不悅之意,與「摧如」不同,愁者在我,摧者為人所阻。
然二之所以「愁如」,實因初之見摧而來也。

居中履正,故「貞吉」。「介福」,謂大福。
「王母」,以二與五相應,五王位,[坤]陰,[坤]為妣,故曰「王母」。
「王母」,即所謂太后也。

二屬[坤],[坤]通[乾],[乾]為「介福」。

按[井]三曰「王明其福」,[既濟]五曰「實受其福」,
[井]三[既濟]五皆得[乾]體,其福蓋皆受之於[乾]也。

二又互[艮],[艮]為手,手持福以與二,二受之,故曰「受茲介福」。

《九家易》云:「介福謂馬與蕃庶之物也。」

《象傳》曰:「以中正也」,謂其守此中正,不以無應而回其志,故終得受此大福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運非不佳,但所求多阻,中心未免憂結,能守正不改,終必亨通大利。
  • 問戰征:前番進攻,既遭摧折,今此再進,殊切愁懼,然能臨事而懼,後必獲吉。
    六二與六五相應,六五辰在卯,上值氐、房、心、尾,
    氐星前二大星主后妃,故取象王母,禱之,則有福。
  • 問營商:因前販之貸,已被折耗,今茲未免懷愁,故曰「晉如愁如」。
    惟中正自守,至五爻乃曰:「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蓋勸其不必憂愁,而自然獲福也。
  • 問功名:今雖憂愁,至五爻曰「往有慶」,蓋二年之後,即可獲吉。
  • 問婚姻:吉,但目下不就,須待第三年可成。當有祖母為之作主。
  • 問家宅:當遷居,與祖母同居共食,吉。
  • 問失物:久後可得。
  • 問六甲:生女。 


【占例之273】

明治五年(1872),余隨陸軍大佐福原實氏,赴贊州謀筑兵營。

時坐輪船中,福原氏曰:「方今我國形勢,前途未可知,請試一占。」筮得[晉]之[未濟]。

爻辭曰:「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於其王母。」

斷曰:

晉者、進也,欲進而愁其見摧,見進而未能進也,故爻曰「晉如愁如」。

六二以陰居陰,但得中正,與初為比,因初之摧,倍切憂思,可謂臨事知懼,故得「貞吉」。

今占我國時勢得此爻,我國自維新以來,力圖進取,以啟文明,
初時內為舊藩士意見不合所阻,外為泰西各國風教不同所困,
下又為改革不便所擾,是以欲進而未能遽進。

茲當二爻,二與五應,五屬尊位,知當道大臣,蒙我皇上帝心簡在,上下一心,
固不敢畏難思退,唯是進步艱難,日切憂慮,此即爻辭之所謂「晉如愁如」是也。

當日三條公以下諸位大臣,秉正謀國,不特受知于皇上,二且為太后所信任也,
此即爻辭所謂「受茲介福,於其王母」是也。

就前後爻辭而詳推之,初爻則屬之前事,二爻則屬之今日,
二五相應,是即《彖》所稱「康侯」者也。

三爻則初之「罔孚」者,而從孚矣,得以上行無悔。

四爻則恐有讒邪在位,如鼠之畫伏夜行,進退詭秘,意將竊弄政權,為宜戒也。

五爻當君位,是明君在上,殷殷焉為諸臣勸駕。
曰「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蓋指二之「愁如」者言,謂失得不足憂,往則「無不利」。
「有慶」者,即受福之謂也。

上爻居[離]之極,[離]上「王用出征」,故五爻亦用「伐邑」,
謂再有摧我者,當以王師討之,使不敢復阻我前進也。

爻象一爻或當一年,或當十年,可以定數求之。

統之[晉]者「進」也,繼[大壯]而來,為宜柔順上行,不宜剛健躁進,
蓋取[坤]之順而在下,尤必取[離]之明而在上,君子自昭明德,胥是道也。

武功必先文德,上爻之「伐邑」,知亦不得已而用之耳。

我國明良交際,文武兼修,國富兵強,日進月盛,正萬年有道之休也,豈不休哉!

福原氏聞之,大為感服。

☆¸.•°*”˜˜”*°•.¸☆ ★ ☆¸.•°*”˜˜”*°•.¸☆  ☆¸.•°*”˜˜”*°•.¸☆

六三,眾允,悔亡。

《象》曰:眾允之志,上行也。

三居內卦之上,與四為比,剛阻於前,似宜有悔。

「允」,信也,六三辰在亥,得[乾],[乾]為信。

三比近初二,又與初二同心並力,合之為三,三人成眾,故「眾允」。

外卦為[離],[離]取其明,所謂克明克允是也。

「眾允」則四不能摧,故「悔亡」。

古往今來為國謀事,要皆以眾心之向背為成敗者也,眾心不順,其事雖正,卒無成功。

孟子所謂「多助之至,天下順之」者,「眾允」之義也。
初之「罔孚」、未信也,三之「眾允」、見信也。
孔子所謂「信後諫」,「信而後勞其民」。事上使下,道在是焉。

《象傳》曰:「眾允之,志上行也。」三與上應,志在上行,故能與眾同信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災悔已去,大眾悅服,故吉。
  • 問營商:初時為眾所摧,不能獲利,今眾情和睦,可以無咎,賣買皆利。
  • 問戰征:眾志成城,戰必勝,攻必克,上行無悔。
  • 問功名:得眾人推舉乃成。
  • 問家宅:主眷屬和睦,吉。
  • 問婚姻:兩姓和諧,吉。
  • 問訟事:得有第三人出而處理,兩造允從,無悔。
  • 問六甲:生女。


【占例之274】

九州商人某來,請占購買某大會社物品成否,筮得[晉]之[旅]。

爻辭曰:「六三,眾允,悔亡。」

斷曰:

卦體下順上明, 顯見已明白無欺,柔順得眾為要。

今占購買物品,而得[晉]三爻,知其在初爻,已欲購買,為人所摧折不成;
二爻又欲賣之,為己多愁慮未定。茲當三爻,已見眾心允洽,
雖四爻為貪人,意欲從中取利,然因大眾已允,亦不復阻止矣。

准可購買,無悔。

☆¸.•°*”˜˜”*°•.¸☆ ★ ☆¸.•°*”˜˜”*°•.¸☆  ☆¸.•°*”˜˜”*°•.¸☆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象》曰:鼫鼠貞厲,位不當也。

四爻以陽居陰,不中不正,當上下四陰之中,上互[坎],下互[艮],
[坎]為陰伏,[艮]為鼠,[坎]隱而傷明,[艮]止而傷順,無其德而居其位。

上承陰柔之主,竊弄威權,下抑眾陰,使忠言不得上達,以隔絕上下之交者也。

其貪戾之性,猶如鼫鼠,故曰「晉如鼫鼠。」

自來奸臣得位,其性點謫,其志貪殘,晝伏夜動,詭祕百端,竊威弄權,狡同鼫鼠。

一旦明德當陽,察識奸邪,渾如碩鼠見貓,罔不捕滅,故曰「貞厲」。

《象傳》曰:「位不當也。」謂斯不當居斯位,為竊位也。

 按:
[解]之卦,以陰居陽象狐,
[晉]之卦,以陽居陰象鼠,此卦互體[艮],一陽在上,故稱「鼫鼠」。

狐性疑,在[解]當去其疑。
鼠性貪,在[晉]當去其貪。取象各有所當。


【占問】

  • 問時運:運有蹊蹺,宜光明正大處之,若持首鼠兩端之見,好為狡詐,必凶。
  • 問戰征:[晉]《象》曰「晝日三接」,或曰接即捷,言一晝間而得三捷。
    若疑而又貪,如鼠之晝伏夜動,則危。
  • 問功名:爻曰「鼫鼠」,鼫鼠謂五技皆劣,是必不能得志也。
  • 問營商:鼠性貪,貪無不敗,防為同夥貪財致敗。
  • 問家宅:鼠為穴蟲,善盜,宅多鼠,必主耗失。不利。
  • 問疾病:《詩》云:「鼠思泣血」,或有嘔血之症。
    又曰:「鼠憂以癢」,或有疥瘡之疾,是亦可危。
  • 問訟事:首鼠兩端,是一卻一前,一時不能決也。
  • 問行人:晝伏夜行,必有事故,一時不歸。
  • 問失物:已入鼠穴,不得。
  • 問婚姻:「鼫鼠」為鼠竊,婚姻不正。
  • 問六甲:生女。


【占例之275】

商人某來,請占家政,筮得[晉]之[剝]。

爻辭曰:「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斷曰:

卦體順麗大明,柔進上行,足見主家者公明在上,一門柔順和樂,有家業日進之象。

今占得四爻,以陽居陰,位不得正;鼠為穴蟲,晝伏夜動,貪而畏人,陰物也,
四爻如之,故爻辭曰「晉如鼫鼠」。

料足下家中必有鼠竊之徒,管理家務。

如《詩》所詠:「碩鼠碩鼠」,一則曰食苗,再則曰食穀,知盗食家產,為禍非淺,
故曰「貞厲」,言家道雖貞亦厲也。足下其審之慎之!


【占例之276】

子爵五条為榮君,將遷居西京,請占筮吉凶如何?筮得[晉]之[剝]。

爻辭曰:「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斷曰:

此卦內[坤]外[離],為[晉],《象》曰:「明出地上」。
日出於東為明,日入於西為晦,卦德在明,是宜東不宜西也。

今君將移居西京,辭爵歸隱,占得晉四爻,
按[晉]者為「進」,不宜於退,日出在東,不宜就西,象皆不合。

四爻辭曰:「晉如碩鼠,貞厲。」謂鼠首兩端,一前一卻,正如君子之進退疑慮,欲遷未決。

「貞厲」者,謂退隱意非不正,恐後有危厲也。勸君不必遷移。

☆¸.•°*”˜˜”*°•.¸☆ ★ ☆¸.•°*”˜˜”*°•.¸☆  ☆¸.•°*”˜˜”*°•.¸☆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

五爻為[晉]之主,高居尊位,柔而得中,唯與四相比昵,
四遂得竊弄威權,隔絕二三,不得親近,是以有悔。

然五躬備明德,智足察奸,黜六四而任六二,昭明有融,上下交孚,故曰「悔亡」。

「失得勿恤」者,謂五不自恃其明,委用六二,信任勿疑,
計是非,不計得失,即有小失小得,不足慶也。

「往」即「上行」,指康侯往朝於天子也。

「吉,無不利」,指受介福於王母也,故《象傳》曰「往有慶也」。

慶,即「受茲介福」之謂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正當盛運,災去福來,有得無失,大吉。
  • 問戰征:轉敗為勝,在此一戰,奮勇前往,立見成功。
  • 問營商:前此小失,今可大得,吉。
  • 問功名:不必汲汲求名,可無意得之也。吉。
  • 問家宅:日出於東,[離]位南方,此宅必朝東南。
    從前小有災悔,今則屋運已轉,吉無不利。
  • 問婚姻:以九五為男家,六二為女家,兩爻皆吉,大利。
  • 問訟事:曰「悔亡」,謂災害已去,罷訟則吉。
  • 問失物:往尋必得。
  • 問六甲:生女。


【占例之277】

華族某來,請占氣運,筮得[晉]之[否]。

爻辭曰:「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

斷曰:

[晉]五爻為一卦之主,高明在上,且[坤]為邦、為國,有屏藩一國之象。

閣下占氣運而得此爻,爻辭曰:「悔亡。失得勿恤」,
想閣下自廢藩以來,從前或小有災悔,今能柔順上進,觀光志正,是不以失得為憂也,
故曰「悔亡」。

「往」者,往朝也,上下交孚,故無往而不利也。

聞閣下欲以每歲財產餘利,教育藩士子弟,以為國家培植人材,至財產之得失,不復計慮,《彖》所稱康侯者,必在閣下矣。

他日恩賞下逮,車馬藩庶,行有待焉,《象傳》所謂「往有慶」者,此也。


【占例之278】

明治三十一年(1898),占內閣氣運,筮得[晉]之[否]。

爻辭曰:「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

斷曰:

此卦明出地上,順而麗夫大明,國家治體,駸駸上進之氣運也。

今占得五爻,五居君位,昭明有融,上下交孚,君明臣良,正在此時。

然其間黜陟,不無些少紛擾。

在內閣諸公,皆正色立朝,秉忠從事,不計勞辱,
謂之:
「悔亡,失得勿恤,往吉,無不利。」

果哉!是年伊藤侯辭總理之爵,大隈板垣二伯入內閣,五月,山縣侯升為總理。

此間雖非無紛擾,國家益見進步,正合此占。

☆¸.•°*”˜˜”*°•.¸☆ ★ ☆¸.•°*”˜˜”*°•.¸☆  ☆¸.•°*”˜˜”*°•.¸☆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角」者,陽而在上,喻威猛之義。

上爻處[晉]之極,過剛失中,故曰「晉其角」,謂其知進不知退也。

[離]為甲、為戎,[離]上「王用出征」,上爻體[離],故亦曰「維用伐邑」。

用者五,邑指四,奉命而伐之者,上也。
四既有罪,聲罪致討,兵雖危事,吉而無咎也。

然於羽可以格頑,玉帛可以戢爭,不用文德,而用武功,亦未始非聖明之累也,
故雖正亦吝, 而《傳》曰「道未光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好運將終,防有事故,然無大害。
  • 問戰征:只可近征國內,不可遠伐海外。危而終吉。
  • 問營商:於同業防有紛爭,於事則危,於貨則利,於情則吝,幸無咎也。
  • 問功名:晉,進也。角在首上,有首選之象。功名成後,防有從戎之役。吉。
  • 問家宅:居者於鄉黨中,有紛爭之事,未免不安,然無大咎。
  • 問婚姻:上與三相應,上與三,即為男女兩姓,始有紛擾,終得和諧,故「悔亡」,與三同也。
  • 問訟事:《雀角》之詩,刺訟也。罷訟則吉。
  • 問六甲:生女。

增註:《詩經‧雀角》原文:
「誰謂雀無角,何以穿我屋?誰謂鼠無牙,何以穿我墉?
 誰謂女無家,何以速我訟?雖速我訟,亦不女從。」
是說女性被逼婚不從,不得不步上訴訟之途。

 

【占例之279】

友人某來曰:「今有一會社,自創立以來,余所關慮。
昨年總會,整頓社員,迄後事務不整,有株主之紛擾,其由社勢之不振乎?
抑由社員之不力乎?請一占其盛衰。」筮得[晉]之[豫]。

爻辭曰:「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无咎,貞吝。」

斷曰:

晉者,明出地上,有社運日進日新之象。

今占得上爻,為[晉]之極,是進無可進矣。物極必反,意者重有改革乎?

「伐邑」者,即正其不正,可用前社員之練達者,以定會社之規則,庶幾可得吉矣。

事雖危殆,終無咎焉,從此社業復興,不失其正。

然自有識者觀之,不免為之竊笑也,故曰:「貞吝」。

☆¸.•°*”˜˜”*°•.¸☆ ★ ☆¸.•°*”˜˜”*°•.¸☆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