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50310《高島斷易》14-大有

《高島斷易》14-大有

=14火天大有

「大」字,從「一」從「人」。「一」者、天也,以人貫天,天人一致,所以謂「大」也。
「有」字,從「又」從「月」,又手也、持也。月漸漸生光,滿則光大,有[大有]之象焉。

此卦[離]上[乾]下,[離]作「炏」,[乾]作「三」,合作【炏三】字。

卦位六五、一陰居尊,五剛之大,皆為尊位所有,故曰「大有」,遂以[大有]名卦。

陰小陽大,陽為陰所有,宜曰「小有」,
不知爻雖陰、位則居陽,五剛為九五主陽位者所有,故不曰「小有」,曰「大有」。


大有,元亨。

《正義》曰:「柔處尊位,群陽並應,能大能有,故稱大有。」

「元」為善之長,[大有]得[乾]之元,以流行成化,故以「元亨」歸之。

程子曰:諸卦「元亨利貞」,《彖》皆釋為「大亨」,恐與[乾][坤]同也。

凡卦有「元亨」者四:[大有][蠱][升][鼎]。


《彖傳》曰:
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
其德剛健而文明,應乎天而時行,是以元亨。

此卦下[乾]上[離],[乾]者、天也,[離]者、日也,
是日在天上,遍照萬物,庶類繁昌,君心下交,賢才輩出,
物之大者、人之大者,皆歸我所有之象也。以其所有之大,名此卦曰[大有]。

[大有]者,包括宇宙之大而有之也。
卦中一陰五陽,五陽皆服六五柔中之德化,
故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應之,曰[大有]」。 

「大中」者,猶曰「正中」也,從容中道,
見天子建中和之極,啟天下大順之化,柔能應天,故上下皆應之也。

六五之君,虛以容人,中以服人,明以知人,是以得獨擅[大有]之尊稱。

無論諸爻得位或失位,並無凶咎者,以其皆應六五也。

且內卦[乾]剛健,外卦[離]文明,
六五之君,應於[乾]九二,應乎[乾],即「應乎天」也。

應天而時行,其德如是,是以「元亨」,不在上下五陽,而在六五一陰。

夫健而不明、則不能辨,明而不健、則不能決,唯健而明、乃足以保其[大有]也。

蓋「剛健而文明」者,德之體,存其德於身也;
「應乎天而時行」者,德之用,施其德於政也。

應天乃所時行,時行必本於應天,德本一貫,人君有如此之德,天下雖大,可運於掌上也。

「元亨」者,元即從[乾]元來,亨者、通也;
[乾]健[離]明,居尊應天,是得「元亨」之道也。


以此卦擬人事,凡人處世,貴賤尊卑,各從分限,有所宜有,故各宜保其所有。

然求[有]之道,又宜出於公,而不宜溺於私也;又宜取諸遠,而不宜拘於近也。

私則情意繫戀,而[有]必不正;近則見識狹隘,而[有]必不廣。

譬如求學,當擴其識於上下古今,而識斯大也。
譬如求財,當搜其利於山川海陸,而利斯大也。

然必健以行之,而無或自感;明以察之,而無為所蔽。

德則應乎天,行則合乎時,如是以求[有],
則我之所有,可包括夫天下之有;天下所有,皆統歸於我之所有,
庶幾所有者皆公而非私,亦可即近而及遠矣。此謂之「大有、元亨」。

人能玩味《易》象,
凡其作事,順天而無違,出於公不溺於私,取諸遠不拘於近,是即[大有]之道也。


以此卦擬國家,六五一陰在天位,而撫育五陽。

[乾]為富、為正大;[離]為福、為公明;
具此公明正大之德,即未嘗富有天下,而其量已足包天下矣。
《繫辭傳》所謂「富有之謂大業」是也。

《周易》六十四卦中,一陰五陽之卦凡六,
而一陰占君位者,唯此一卦,是以能得[大有]之名也。

故[大有]之世,六五之君,虛己而撫育萬民,集臣民之賢者,使之從大中之政。

九四為近侍之臣,以明哲而有為;九二為正應之臣,剛健而多才;
六五能信任不疑,凡臣民之有為有才,皆得收用其效,而若己有之者也。

製作盡善者,元也;治化四達者,亨也。

是以其政公明正大,德被四海,天下之事,各得其理,天下之民,各得其所,
國富民裕,上熙下安,世日進者文明,治堪追者康樂。

撫此良庶之人民,大起富強之國勢,
納四海之廣於利用厚生之中,圖天下之大歸一道同風之俗。
凡下民身家衣食,皆得被其澤,使不敢自私自有,咸欲以所有舉之於上也。
是之謂[大有],謂之「上下應之」也。

[同人]之卦,文明之化行於下,庶民皆有君子之風,而無乖戾之俗;
[大有]之卦,文明之德備於上,天下咸被聖人之澤,而無缺陷之遺。 

[比卦]以一陽居尊,下應五陰,其應者皆繫民庶;
[大有]以陰居尊,下應五陽,其應者皆繫賢人。

得天下賢人而應之其德之所有,豈不大乎?


通觀此卦,
以五陽函一陰,一陰具離明之德,升五爻之天位,諸陽崇之,天子富有四海之象也。

[比卦]以一陽統五陰,受[師]之凌,宜繼亂用剛;
[大有]以一陰統五陽,受[同人]之後,宜繼治用柔。 

[離]火為陽精,與天同體,天體高而火炎上,高明無極。

上九「自天佑之,吉無不利」者,為君同於天之象。

六爻皆以貢上為義,初為民、二為臣、三為諸候、四為輔政大臣、五為天子、上為天人。

天子富有天下,天下百物之利,九壤之賦,皆天之所生。

五者,天之子也,以天之物,養天之子,造化之定理,誰得而干之!
士君子涉世飲啄皆天也,況其大者乎?此[大有]之占也。 


《大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離]為日,[乾]為天,日在天上,照見物之繁多,故曰[大有]。

夫「日在天上」,明至也,明至則公明正大,而善惡無逃。
君子體天,善則舉之、惡則抑之,慶賞威罰、各得其當,即福善禍淫之道也,
故曰「遏惡揚善,順天休命」。

其「遏惡」,使其有所懲也;其「揚善」,使之有所勸也。
民能懲惡勸善,天下豈有不治者哉!

夫天命之性,有善而無惡,「遏惡揚善」,亦不過順天命之本然。
推之討有罪,奉天之休命而遏之也;命有德,奉天之休命而揚之也。

五刑五用,怒非有私,五服五章,喜非有私,於是惡無不化,善無不勸,
[大有]之治,長保永久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亨通,如日在天上肴光明遍照之象也。
  • 問商業:可放膽大做,有富有日新之象。
  • 問家宅:必是祖基素豐,積善之家,宜誡勸子弟,培植善根,家業可永保也。
  • 問戰征:主將星耀,賞罰得中,萬軍用命之象。
  • 問行人:必滿載而歸,大利。
  • 問六甲:生男。
  • 問疾病:不利。
  • 問訟事:主公明斷結,否則亦必和息。

☆☆☆☆☆☆☆☆☆☆☆☆☆☆☆☆☆☆☆☆☆☆☆☆☆☆☆☆☆☆☆☆☆☆☆☆

☆¸.•°*”˜˜”*°•.¸☆ ★ ☆¸.•°*”˜˜”*°•.¸☆  ☆¸.•°*”˜˜”*°•.¸☆

初九,無交害,匪咎,艱則無咎。

《象傳》曰:大有初九,無交害也。

「交害」者,涉害也。
九居一卦之初,雖卦屬富有,初陽在下,未與物交,所以未涉於害也,何咎之有?

凡處富有之時,易致自滿,滿則驕生,驕生則害即隨之,有害即有咎。

惟時時克思厥艱,思小心敬懼,有而不自以為有,
即出而無相交,必矢刻苦自勸之心,不敢稍存驕盈之念,故曰「艱則無咎」。

蓋富有本非有咎,在初時未交於害,以為「非咎」,則一交而遂得咎者,咎由自取之耳。

《象傳》曰「大有初九」,言當[大有]初爻,無所交涉,不關災害也。

一說,訓「無交害」三字,為國無交而害者,
蓋以初九之應在九四,兩剛相遇,其情不相得。此意亦可備一解。


【占問】

  • 問時運:目下尚未交盛運,須刻苦自勉,待好運到來,自然得利。
  • 問商業:想是基業初創,百貨未曾交辦,須要謹守其初,自得無害而有利也。
  • 問戰征:必是初次動眾,尚未交鋒,須要慎始,自無後患。
  • 問家宅:必是新富之家,艱難創業,自得後福。
  • 問訟事:尚未投告,還宜和息為善。
  • 問行人:尚未有歸志也。
  • 問六甲:生男,產期尚遠。
  • 問失物:一時難以即得,待久可有。


【占例之101】

佐賀縣士族深江某,余之親友也。
明治四年(1871),從事紙石灰等商業,來橫濱為奸商所敗。
此人雖有才學,不慣商業,請余占後來氣運,筮得[大有]之[鼎]。

爻辭曰:「初九,無交害,匪咎,艱則無咎。」

斷曰:

此卦[大有],足見後運昌盛。今九居初爻,是將近運來之時,故不免為小人所害。
雖近來有意外之損失,原來足下於商業本未慣習,雖有小害,未足咎也。

今謀出仕官途,將來必得升遷,但一值盛運,不思厥艱,咎必難免。

惟持盈保泰,雖有而不忘其艱,時時刻苦自勉,
以今日之苦,期他日之亨,即得他日之亨,又仍慮今日之苦,不忘其艱,則無咎也。
如是,則可長保其有矣,願足下勉之。

後果如此占。


【占例之102】

相識縣人永井某來,請占氣運,筮得[大有]之[鼎]。

爻辭曰:「初九,無交害,匪咎,艱則無咎。」

斷曰:

卦曰[大有],已兆資產豐足之象,可欣可喜。
今得初爻,知為一時之初運,未得大利,若不思經營之難,稍涉驕盈,便干災害,萬宜戒慎。

就尊府論之,尊大人性情篤實,平時拮据勉勵,未能擴充家計。

足下意猶未滿,欲發一獲千金之念,幸此盛運初交,得此利益,是正大有之初爻也。
其辭曰:「初九,無交害,非咎,艱則無咎。」此「艱」字,最宜審慎。
蓋謂爻居初九,未與物交,是以「非咎」,一經交際,害即伏之,若不思克艱,咎必難免矣。
慎之勉之!

某氏一時雖面從我言,然年少意氣,不能自抑,漸耽驕奢,卒致敗事,遂即非行,而陷囹圄。
爻象垂誡,不爽如此,豈不可畏哉!

☆¸.•°*”˜˜”*°•.¸☆ ★ ☆¸.•°*”˜˜”*°•.¸☆  ☆¸.•°*”˜˜”*°•.¸☆

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無咎。

《象》曰:大車以載,積中不敗也。

此爻以陽居二,陰陽剛柔,適得其宜。

當[大有]之時,居臣下之位,上應六五之君,
是具大有為之才,遇大有為之時,以一身而任國家之重者也。

二陰柔,是以能容,九陽剛,是以能行,象車。
初三兩剛,比輔於左右,為「大車」,故曰「大車以載」謂其才之足以任重而行遠也。

二以剛中之德,恢有容之量,能以天下之人才,屬之於群,量才器使,
俾得各效厥職,而無有叢脞,故曰「有所往,無咎」。

占者如此,則位足以酬其志,德足以堪其任,上不負君之所託,下不失民之所望,何咎之有?

《象傳》曰「積中不敗也」,言大車得初三左右兩剛比輔,車體完厚,
雖積重於中,行遠而不敗,猶九二才力剛強,能肩當天下之重,斷無敗事之虞也。

此爻變則為[離],[離]六二辭曰:「黃離,元吉。」可以參考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正交好運,一路順風,無往不利。
  • 問商業:販運貨物,貿遷有無,極之域外通商,無不獲利。
  • 問戰征:利於陸戰,率軍直進,攻取皆捷。
  • 問家宅:平安無咎,若謀高遷,更吉。
  • 問疾病:宜出外就醫,吉。
  • 問行人:因在外謀事,諸多利益,一時未歸。
  • 問訟事:得勝。
  • 問六甲:生男,逾月則生女。


【占例之103】

明治二年(1869),友人來請占某貴顯氣運,筮得[大有]之[離]。

爻辭曰:「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無咎。」

斷曰:

此卦六五一陰居君位,統御五陽。
內卦為[乾],乾綱獨攬,正大之象;外卦為[離],離明普照,光明之象。
光明正大而有天下,謂之[大有]。

二爻具剛中之德,與六五之君,陰陽相應,能稱載天下之大任,輔佐天下之大業,
恰如大車運轉自在,謂之「大車以載,有攸往,無咎」。
據此爻辭,知某貴顯,後必當大任,奏大功也。

後果如此占。


【占例之104】

占明治三十二年(1899),占德國之氣運,筮得[大有]之[離]。

爻辭曰:「九二,大車以載,有攸往,無咎。」

斷曰:

此卦五爻陰得中,統御五綱,
恰如德帝統御普國,眾民悅服,國中兵食完備,戰守咸宜,正國軍盛大之象。

今得二爻,其辭曰「大車以載,有攸往,無咎。」可以見矣。

☆¸.•°*”˜˜”*°•.¸☆ ★ ☆¸.•°*”˜˜”*°•.¸☆  ☆¸.•°*”˜˜”*°•.¸☆

九三,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弗克。

《象》曰: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害也。

「亨」與「享」同。
「公用亨於天子」者,謂天子設筵,宴會公侯也。
九三與之,此爻居下卦之上,公侯之象。
九五之君,虛己下賢,一時四方公候,感化來賓,
如《詩》所詠「喜賓安樂,蓼莪湛露」之義是也,故曰「公用亨於天子」。

蓋諸侯之於天子,藩屏王家,天子喜其功,宴亨而勞之。
此爻以陽居陽,具純正之才德,可得如此寵榮。
若使小人當此,捧富有、擅威福、慢上淩下,必招禍患,安得與享禮之優待乎?

上無比應,君上必不信任,故曰「小人弗克」,《象傳》亦曰「小人害也」。

一說「享於天子」者,謂能以所有貢奉於君上。

凡土地之富,人民之眾,皆天子所有也,
諸侯謹守臣節,忠順奉上,撫育黎庶,以效屏藩,豐殖貨財,以資貢獻,
享之天子,以其有為天子之有也。
若小人而居此位,則私有其富,不復知奉公之道。
故曰「小人弗克」。此義亦通。

按:凡《易》辭
曰「先王」者,以「垂統」言;曰「帝」者,以「主宰」言;曰「天子」者,以「正位」言;
又「後」者,天子諸侯之通稱;曰「大君」者,天子之尊稱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正當顯榮之時,利為公,不利營私。
  • 問仕途:恰得寵任榮賞之象,若取賂必敗,宜慎。
  • 問商業:不特得利,且可得名。
  • 問戰征:有精賞三軍之象,得獲勝仗,恐於兵眾有損。
  • 問家宅:有喜慶宴會之象,家食豐富,但使用婢僕中,須當留意。
  • 問訟事:若為飲食起釁,恐難得宜。
  • 問六甲:生男,主貴,但幼小時,防多疾厄。


【占例之105】

大阪有人某來,請占某豪商時運,筮得[大有]之[睽]。

爻辭曰:「九三,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弗克。」

斷曰:

此卦[大有],可知為富豪之家。
「功用亨於天子」者,為大臣寵荷君恩也。
在商人處涉王事,得官家優待,其象亦同。
商人而獲此寵遇,宜慎守其常,切勿恃勢怙寵,
不然,挾富有,假威權,恃寵而驕,必損資產。吉凶悔吝,唯在其人自取而已。

其後某富豪,管理某省用途金,與貴顯交往,
自負富有,頗招人怨,偶罹病死,不能辦償官金,致破其產。


【占例之106】

明治五年(1872),土州人渡邊小一郎來,請占氣運,筮得[大有]之[睽]。

爻辭曰:「九三,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弗克。」

斷曰:

[大有]之世,天子虛己用賢,金帛之出納委之臣下,
大臣為能謹慎任事,小人則必失奉上之道,故辭曰「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弗克」。
足下今負擔鐵道局神戶出張所事務,出納金錢,最宜注意。

昔封建之世,士民共有義氣,往往有監守自盜者,則屠腹而謝其罪。
維新以來,刑法寬緩,人少廉恥,不可不深留意也。

後在神戶,某屬員為私買米市,偷用官金若干,
渡邊氏亦不免其責,且為救護屬員,借入某商人之金若干,以辦償官金。
後事發覺,與屬員某共處其罪云。


【占例之107】

江京虎之門,琴平神社宮司鴻雪爪者,余之知己也。

二十九年(1896)某月,來告曰:「頃日淺野侯爵罹大患,以其危篤,不堪憂慮,
請筮一卦,以占休咎。」筮得[大有]之[睽]。

爻辭曰:「九三,公用亨於天子,小人弗克。」

斷曰:

[大有]者,以示生命之有在也。
上爻為有之終,恰值歸魂,今占得三爻,病之用享,利在藥餌,知必昨良醫奏功也。

貧賤輩請良醫難得,良藥萬難。
「克」者,癒也,故在小人或防「弗克」,
在侯之家,良醫易招,即貴重藥品,亦易購覓,故謂之「王用亨於天子」。
如得天子賞賜之良藥也,病必無礙。

後果快癒,今猶無恙也。

☆¸.•°*”˜˜”*°•.¸☆ ★ ☆¸.•°*”˜˜”*°•.¸☆  ☆¸.•°*”˜˜”*°•.¸☆

九四,匪其彭,無咎。

《象》曰:匪其彭,無咎,明辨皙也。

「彭」者,盛多貌。
《詩》曰「行人彰彭」,曰「出車彭彭」,曰「駟騵彭彭」,曰「四牡彭彭」,
皆形容人馬之強盛也。

此爻以剛居柔,當[大有]之時,在執政之位,有剛明之才德,立眾賢之上,
與六五之君,陰陽親比,君上之眷顧至渥,寵遇殊盛,
所謂位極人臣,威權富貴,萃於一身,是處過盛之勢者也。
過盛則可危,唯能體[離]明,居柔善遜,見幾而避,
雖處其盛,以為非己之盛也,故曰「非其彭,無咎」。

《象傳》釋「無咎」,曰:「明辨晳也」,
「析」者、明之體,「明辨」者,得外卦[離]日之象。

一說以「匪」為「篚」,此爻威權之盛,天下之人,輻輳其門,非無贈賄之嫌。

身居大臣之地,運值[大有]之時,瑣瑣贈賄,何足動其心乎?是謂「非其彭,無咎」。

《易》之取象廣大,不容偏執一義也。


【占問】

  • 問時運:必其平生為人所信服,且有威望,晚運亨佳之會也。
  • 問商業:一時眾商信服,貨物通行,可永保其富有也。
  • 問戰征:眾軍勇躍,威令遠揚,尤宜警備,以防敵軍。
  • 問家宅:主一家和睦,恐有盜竊,宜備防也。
  • 問失物:所竊者即信用之人,以威逼之,必交還也。但恐得而復失。
  • 問六甲:生男。
  • 問訟事:被告者必畏威而和。
  • 問行人:如期而歸。


【占例之108】

親友某氏,以商業旅行,托余代襄其事。

一夜深更,其伙友某,突來哀泣曰:「有一疑事,而不知所措,請一占為解。
僕窮厄,今朝有一商來,領受金三百元,藏之簟笥,忘施鎖鑰,至夕檢取,不見其金。
或遺忘他所,搜索不得,於是檢查朝來出入,及在家者,其人皆夙所信任,無可疑者,
遺失所由,實不可知。」筮得[
大有]之[大畜]。

爻辭曰:「九四,非其彭,無咎。」

斷曰:

卦名曰[大有],知未出外,而在家中可知也。

又以卦擬全家,上卦者為二階,爻辭曰「匪其彭,無咎」,
「匪」者,盛玉帛之竹器,子宜速還,檢二階之竹器,必可得也。

某謝而去,少頃來報曰,果發見之於二階之竹器中也。

☆¸.•°*”˜˜”*°•.¸☆ ★ ☆¸.•°*”˜˜”*°•.¸☆  ☆¸.•°*”˜˜”*°•.¸☆

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象》曰:厥孚交如,信以發志也。威如之吉,易而無備也

「孚」者,所以通上下之情;「威」者,所以嚴上下之分也。
情不通則離,分不嚴則褻。

「交如」者,交接之義;「威如」者,威嚴之義。

孔子曰:「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此之謂也。

此爻以柔中居尊位,虛心禮賢,下應九二,上下五陽,皆歸其德,故曰「厥孚」。

明良一德,朝野心,如良友之善交,故曰「交如」。
然君心貴和,而君體貴尊,所謂有儀可象,有威可畏,故曰「威如」。

蓋[大有]之世,在下者有協助之志,在上者又能誠信接下,足以感發之,
故《象傳》曰:「信以發志也。」
又《象傳》曰:「易而無備也」者,六五居群剛之間,獨用柔道,
未免為人所易慢,而無畏怖之心也。


【占問】

  • 問時運:必其平生為人所信服,且有威望。晚運亨佳之會也。
  • 問商業:一時眾商信服,貨物通行,可永保其富有也。
  • 問戰征:眾軍勇躍,威令遠揚,尤宜警備,以防敵軍。
  • 問家宅:主一家和睦,恐有盜竊,宜備防也。
  • 問失物:所竊者即信用之人,以威逼之,必交還也。但恐得而復失。
  • 問六甲:生男。
  • 問訟事:被告者必畏威而和。
  • 問行人:如期而歸。


【占例之109】

一日親友某來,請占氣運,筮得[大有]之[乾]。

爻曰:「六五,厥孚交如,威如,吉。」

斷曰:

此卦擬之於國家,六五柔中之君,備公明、正大、威信、溫和之德,
與九二陰陽相應,與九四陰陽相比,統御眾陽,以保大有之治。
以個人觀之亦同。

足下信用忠實之夥友,
虛己而容人,以眾之喜為己之喜,以眾之憂為己之憂,主僕相和,家政克行。
然有不可無威,無威則命令不行,國政然,家政亦然。
今當[大有]之時,預體此意,可注意恩威並行也。

某氏守之,家業益臻繁昌。

☆¸.•°*”˜˜”*°•.¸☆ ★ ☆¸.•°*”˜˜”*°•.¸☆  ☆¸.•°*”˜˜”*°•.¸☆

上九,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象》曰:大有上吉,自天祐也。

此爻居[大有]之極,不居其有者也。
以剛在六五國君之後,可謂盡人事而待天命者也,是賢師傅也。

為能則天道,以計畫國政,使[大有]之君,應天時、統萬機、積德行,享有全盛之福。
此非「自天佑之」,豈能享其有哉!

所謂不期而自致者,當此時得天助之,凡百事業,無不吉利,故曰「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夫聖人之作《易》,其畏在天助人歸,如云:「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
此爻之辭,可謂一言足以蔽三百八十四爻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一路好運,萬事皆吉。
  • 問商業:百貨皆獲利。
  • 問家宅:一門福慶。
  • 問戰征:即此一戰,軍功大捷,可罷師也。
  • 問行人:即歸。
  • 問疾病:默得神佑,吉。
  • 問六甲:生男。
  • 問失物:就高處尋覓,可得。


【占例之110】

明治十五年(1882),占某貴顯氣運,筮得[大有]之[大壯]。

爻曰:「上九,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斷曰:

此卦如日之輝天,五陽之眾賢輔翼之,得見大有之治。

今占得此爻,積善積德,得自天佑,天下之事業,無不吉利,謂之「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然此年某貴顯死去,以卦[大有]之終為歸魂,即謂之歸天也。

☆¸.•°*”˜˜”*°•.¸☆ ★ ☆¸.•°*”˜˜”*°•.¸☆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