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50230《高島斷易》10-履

《高島斷易》10-履

=10天澤履

「履」者,冠履之履。
篆書從尸、從才、從舟。尸者,象人身;舟者,載也;才者,行也。
即所謂步履而行,可以運動人身者也。
故此卦以此取名,《象》辭曰「履虎尾」者是也。

轉而為禮,禮者,人之所踐行也,故《序卦傳》曰 :「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

《大象》曰:「以辨上下。」

又轉為福之義,《詩》曰「福履綏之」是也。人能守禮,則天賜之以福。

此卦外乾內兌,乾天、兌澤,天在上、澤居下,上下尊卑之分正,故有禮之象。

又[乾]為行,[兌]為和,《論語》曰:「禮之用,和為貴。」

《象》有「履虎尾」之辭,故即取其首字以名卦也。


履虎尾,不咥人,亨。

此卦[乾]上[兌]下,[乾]為老父,前行;[兌]為小女,追隨在後。

凡以剛健踐弱之後,以柔弱踐剛健之後難。
就卦而觀之,以六三一陰之柔弱,介五陽剛強之中,有欲行難行之象。

以至弱之質,攝於至剛之後,猶「履虎尾」,最是危機。

文王就其難行之道,繫其辭曰「履虎尾」,危之也。

 

《彖傳》曰:
履,柔履剛也。
說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
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乾為虎(/*??),虎指剛健者,人者對虎而言,「不咥人,亨。」
此卦二五兩爻,皆得陽剛之中正,
九五尊位,居至高至貴,而能不疚於心,必有光明之德也,
謂之:「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象傳》三句,專就五爻而言,此爻卦變則為[離],
[離]為火、為日、為電,有光明之象。


以此卦擬人事,內卦[兌]為我,外卦[乾]為彼,我柔弱而彼剛健。

例之古人,如上杉謙信、織田信長等,剛毅果敢,為其臣僕者,一不順從,每遭慘禍,
諺云:「伴君如伴虎。」此之謂也。

嗟乎!世路險阻,無往而非危機,虎之咥人,不獨山林,
凡 一切利害所關,即為危機之所伏,皆可作虎觀也。

唯以不敢先之心、後天下之人,以不敢犯之心、臨天下之事;
以不敢輕進之心、處天下之憂患。 

敬以持已,和以接人,以此履虎,虎雖剛猛,必不見咥。

由是觀之,人能行以卑遜,何往而不亨通哉!

行於強暴,則強暴服,行於蠻貊,則蠻貊化;行於患難,則患難弭,皆和悅之效也。

以卦體言,初爻虎尾,至九五之時,危險既去,身安心泰,自具光明之德也。

故履之時,柔能制剛,弱能勝強,雖剛暴難制者,皆可以柔和之道制之。

若欲以剛制剛,必有大咎,此[履卦]所以貴和悅而應上也。


以此卦擬國家,上卦為政府,下卦為人民,
上剛強,下卑屈,名分懸隔,剛強者進於前,卑屈者隨其後,謂之「履,柔履剛也。」

上下之秩序如此,下以和悅愛敬,服從夫上,上亦樂其柔順,不復以強暴相淩,
謂之:「悅而應乎乾,是以履虎尾,不咥人,亨。」

九五之君,德稱其位,垂拱而天下治,上不愧祖宗之鑒臨,下不負臣民之瞻仰,何疚之有?

於是功業顯著,德性光明,謂之:「剛中正,履帝位而不疚,光明也。」


通觀此卦,高者無若天,低者無若澤,上下尊卑之分,昭然若揭。

六三以一陰,介在五陽之間,為全卦之主。
才弱而志剛,體暗而用明,不自量力,而敢於前進,致蹈危禍也。

初九在下,素位而行,不關榮譽,雖涉危險之世,行其固有之業,而自得其安樂也。

九二居內卦之中,不繫情於名利之途,坦然自樂,不陷於危險也。

九四上事威猛之君,下接奸獄之侶,處危懼之地,小心翼翼,
位尊而主不疑,權重而人不忌,終得遂其志也。

九五居尊位,雄才大略,獨斷獨行,以剛猛而馭下者也。

上爻熟練世故,洞悉人情,建大業,奏偉功,而克享元吉者也,是[履]之終也。


《大象》曰: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辯上下,定民志。

此卦上天下澤,尊卑貴賤之等級分明,是不易之地理也。

君子見此象,「辨上下,定民志」,
使之各居其所,各安其分,不相紊亂,自無僭越,禮制之要也。
夫宇宙之間,莫低於澤,莫高於天。

譬諸在人,莫尊於冠,莫卑於履,上下之分如此。

「履」者,「禮」也,君子體乾之強,莊敬而自強,所以行禮也。

[兌]之德:悅也,悅者、和也,禮以退為讓,履以下為基,故曰:「履,德之基也。」

天而不下交於澤,則江河無潤;澤而不上交於天,則雨露無滋。
唯天高而能下,故水土草木之氣,蒸而為雲雨,而天益高;
惟君尊而能卑,故億兆臣民之分辨,而為禮讓,而君益尊。

若上下不辨,民志不定,則等威無別,民情騷動,天下紛然,亂自此起,如之何其能治也?

此卦上自天子,下至庶人,安尊卑之分,聯上下之情,君懷明德,民無二志,天下所由治也,
謂之「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 

 

【占問】

  • 問家業:有門庭肅穆,僕妾順從之象。
  • 問任官:有品級漸升之象,若攀援干進,反致不利。
  • 問營商:宜辨別貨品,實察商情,待時而售,必得高價。
  • 問出行:利於濱海之地。
  • 問六甲:得女。
  • 問疾病:宜疏通中焦。
  • 問遺失:一時為物所掩,久後自出。

☆☆☆☆☆☆☆☆☆☆☆☆☆☆☆☆☆☆☆☆☆☆☆☆☆☆☆☆☆☆☆☆☆☆☆☆

☆¸.•°*”˜˜”*°•.¸☆ ★ ☆¸.•°*”˜˜”*°•.¸☆  ☆¸.•°*”˜˜”*°•.¸☆ 

初九,素履,往无咎。

《象傳》曰:素履之往,獨行願也。

「素」者,生帛,取天然之色而無飾也。

「素履」者,謂直行本分。

此爻以陽居陽,雖得正位,上無正應,在下位,不援上,
《中庸》所謂:「君子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者也。

以居履之初,去虎猶遠,守當然之本業,強善其身,不求同達,
一旦得位,亦不改其「素履」之守,所謂「窮不失志,達不離道」,
故曰:「素履,往無咎。」

《象傳》曰:「獨行願也」者,謂己之所願,不在乎外也。

此爻無正應,故曰「獨」也。


【占問】

  • 問時運:宜安居樂道,待時運亨通,往無不利。
  • 問營商:宜守舊業,久後必獲利。
  • 問謀事:宜緩待,不宜急迫。
  • 問戰征:宜獨行潛往,刺探敵情,無咎。
  • 問家宅:「福履綏之」,門庭吉祥。
  • 問六甲:生男。


【占例之74】

橫濱商人某氏來告曰,近來商業不振,得不償失,
欲移居東京,別創事業,請占前途吉凶,筮得[履]之[訟]。

爻辭曰:「初九,素履,往无咎。」

斷曰:

此卦[兌]之少女,履[乾]父之後,明明教人以謹守先業。

商務之通塞,未可拘一時而論,物價高低,隨時變換,前失後得,亦事之常,何必遁作改計?
不如守舊,久必亨通也,故曰︰「素履,往無咎」。

某氏聞之,隨絕改圖之念,仍在橫濱,從事舊業,未幾而商機一變,大獲利益。

☆¸.•°*”˜˜”*°•.¸☆ ★ ☆¸.•°*”˜˜”*°•.¸☆  ☆¸.•°*”˜˜”*°•.¸☆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

《象》曰:幽人貞吉,中不自亂也。

「坦坦」者,道之平也;
「幽人」者,謂隱居山林之士也。

此爻當履之時,得剛中之位,中則不偏,不偏則不危,履行其道,猶行平坦之道路也,
故曰「履道坦坦」。

夫行道者,履於旁則危險,履其中則平坦,
必其中心淡泊,忘情榮辱,以道自守,斯得幽人之貞也,故曰「幽人貞吉」,
若欲急進而從事,恐履虎而招禍也。

蓋此爻雖有才德,以上無應爻之助,故未得出而用世,惟其窮居樂道,遵時養晦,故吉。

《象傳》曰「中不自亂也」者,謂不降其志,不辱其身,是不以利達亂其心者也。

一說「幽人」,為幽囚之人,
如文王之囚羑里而演《周易》,文天祥之囚土室而作《正氣歌》之類,
雖在患難,不亂其志也。

此爻內卦變為[震] ,[震]為大途,有道之象;
又以[兌]澤,有幽谷之象,故曰「幽人」。 


【占問】

  • 問時運:有高尚其志之象。
  • 問營商:一時物價平平,可得微利。
  • 問出行:平穩,獲吉。
  • 問終身:有恭敬修身之意。
  • 問家宅:有分析財產之意。
  • 問失物:有意外損耗之慮。


【占例之75】

一夕,有盗入某顯邸宅,竊去衣服若干,貴顯請占盗之就補與否,筮得[履]之[無妄]。

爻辭曰:「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

斷曰:

此卦[兌]之少女,履[乾]父之後,
老父為盜,少女者、改造其藏品,或變其體裁,而轉賣之,是父女共為盜者也。
一時不得顯露者,盜中之最狡者也。

然互卦有[離]火,火之明,即探索吏也,互卦之主爻,即六三之探索吏。

《象傳》所謂「渺能視,不足以明也」,故現時不能補獲;
至上爻有「視履考祥,其旋元吉」之辭,自此爻至上爻,爻數五,
必在五月之後,藏品暴露,盜賊即可就縛。

後五月,此盜就縛,果如此占。

☆¸.•°*”˜˜”*°•.¸☆ ★ ☆¸.•°*”˜˜”*°•.¸☆  ☆¸.•°*”˜˜”*°•.¸☆ 

六三,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

《象》曰: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

咥人之凶,位不當也。武人為于大君,志剛也。

「眇」者,目之偏視也;「跛」者,足之偏廢也。
「武人」者,文官之對;「大君」者,尊貴之稱。

此爻以陰居陽,不中不正,無才無德,以剛暴取辱者也。

蓋於[履]為成卦之主,欲待其勢而統轄群剛,不自度才德之微,不足負擔大事。

目之眇,自以為能視,足之跛,自以為能履,不避危險,勇往直前,自蹈履虎受咥之禍,
故曰:「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

曰「眇」曰「跛」者,示六三之柔暗;能視能履者,謂恃九二而冒險躁進。
虎之不咥我,以我背後有[乾]也。

六三見虎之畏[乾],以為畏已也,去[乾]而自用,遂為虎所咥。

《彖》曰「不咥人」,爻曰「咥人」,其義相反,
蓋《彖》取內卦[兌]之柔和愛敬而立義,
爻主中正,以六三陰柔不中正,獨與上九之一至相應,上九虎之首也。
履尾而首應,故有咥人之象。

六三不自知其量,放肆橫行,武人而干犯九五之大君,其強暴而無所忌憚如此,大凶之道也。

《象傳》曰「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者,
謂其識暗,故視不能明,謂其才弱,故行不能遠。

「位不當也」者,謂以陰居陽;「志剛也」者,謂其陰柔而不中正,志剛而觸禍也。

[兌]為毀折,互卦[離]為目,[巽]為股,
[離]目為[兌]所毀折,有眇之象;[巽]股為[兌]所毀折,有跛之象。

又[兌]為口,有咥之象;「武人」[巽]之象,[巽]之初六「利武人之貞」可見也。

「武人」,武士也,如《詩》所詠「赳赳武夫」是也,
其職掌專主軍政,奉王命以討伐不庭,效忠於疆場者也。

「武人為於大君」,剛強自用,干犯名分,孔子所謂「暴虎馮河,死而無悔」之徒,
其甚者竊弄兵權,不奉朝命,如北條義時,足利尊氏者也。

我國維新以來,軍政嚴肅,海陸兩軍,類皆桓桓武士,干城之選,好謀以成,
固不徒以志剛為武也。

《易》之垂誡,或不在當時而在後世,其慮遠矣。


【占問】

  • 問家宅:有暗昧不明,以小凌大之象。
  • 問商業:有被人欺弄,急切不能脫售之慮。
  • 問戰征:宜退守,不宜進攻,妄動者凶。
  • 問行人:恐中途遇險。
  • 問失物:就近尋覓,自得。
  • 問六甲:生男,但嬰兒防有殘疾。


【占例之76】

友人副田虎六氏,從佐賀縣來告曰︰
某所礦山,工學士最所稱賞,礦質極良,余將請政府之認可,著手採掘,請占其利害。
筮得[
履]之[乾]。

爻辭曰:「六三,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武人為于大君。」

斷曰:

此卦剛健之[乾]父前進,柔弱之少女隨後,足下繼續先軰所開之礦山。

今此爻以陰居陽,氣強而智昏,其所計劃,必有與實際相齟齬著也,
故謂之「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

凡商辦之業,與官辦之局,大異其趣。
如彼礦山,固鄉間無賴人所集合,能設其規則,而統制得宜,其眾人服從;
且指揮眾役,必用老成諳練之人,乃能成其業。
若指揮不得其人,彼礦夫紛擾,非易箝制,懶惰虚喝,百弊叢生。

足下緃精明強幹,而于礦業,究屬生手,
譬如行路,此程非熟悉之途,故爻辭又曰「跛能履,不足以與行也」。

足下又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是以決意擔當,
但恐入虎穴而為虎所咥,其危險實可寒心。爻象如是,足下宜斷念也。

氏不信余占,用某學士為甲幹,使之赴礦山,為不諳實業,部下不服,終以不克成事而罷。


【占例之76】

貴族院議員某,福島縣多額納稅者也,
自去年(三十一年 1898)冬,至本年春,蠶絲輸出外國者,時價益騰,
本年養蠶之成績,頗好結果,預料他日蠶絲,輻輳橫濱,勢必低價。

乃於橫濱四品取引所,期五月與六月,約賣蠶絲若干,與買者同納付保証金數萬元于取引所。

至期,蠶絲之入橫濱者稀少,時價看漲,不能交現,
買者知蠶絲之不足,數人聯合,益倡高價,于是有介賣買兩間而謀為仲裁者。

某來曰︰「此仲裁適余意否?請為一筮。」筮得[履]之[乾]。

爻辭曰︰「六三︰ 眇能視,跛能履,履虎尾,咥人,凶。 武人為于大君。」

斷曰︰

此卦以[兌]之柔,隨[乾]之剛,猶少女與暴夫同行,其危險如「履虎尾」。

今占得三爻,足下測度蠶絲出產與時價,是誠以管窺天,謂之「眇能視,不足以有明也」。

橫濱商人,自產地販集蠶絲,向以貸金收買,故轉運往往不速,
謂之「跛能履,不足以有行也」。

賣者乘其虚,而益倡高價,殆將食沒足下之保證金,謂之「履虎尾,咥人,凶」。

足下不自揣其不能,不知賣家之不良。欲搏一時巨萬之利,反生大損,
猶以匹夫之勇,望為武將者也,謂之「武人為于大君」。

今仲裁難行,過六月中旬,可得協商,然大損不免也。

後果如此占。

☆¸.•°*”˜˜”*°•.¸☆ ★ ☆¸.•°*”˜˜”*°•.¸☆  ☆¸.•°*”˜˜”*°•.¸☆ 

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

《象》曰:愬愬,終吉,志行也。

「愬愬」者,畏懼之貌。

此爻以陽居陰,逼近九五尊位,才強志弱,以九五為虎,常懷危懼,故有「履虎尾」之誡。

若以其危故,而退身遠引,亦非為臣之道。

此爻處大臣之位,有可未常不獻,有否未常不替,亦非避其威而不履也。

但小心謹慎,常若想想,故曰「履虎尾,愬愬」。

是以位雖高而主不疑,權雖重而上不忌,終免憂危,而得保全之吉,故曰「終吉」。

此卦全卦以柔為吉。「終」字對初而言,有始於危,終於不危之義也。

《繫辭傳》曰「四多懼」,此爻多懼,唯其防患周密,終得免害。

《彖》辭曰「不咥人,亨」者,謂此爻也。

《象傳》曰「吉,志行也」者,謂履行其道也。

「志」者,為平日期望之志也。


【占問】

  • 問時運:以溫和接人,以篤實當事,雖臨危險,終得免禍,是氣運平穩之時也。
  • 問商業:不宜急切脫貨,宜謹慎耐守,終獲利益。
  • 問戰征:宜臨危固守,遇救得捷,可轉敗為勝。
  • 問六甲:平穩得男。


【占例之78】

明治十七年(1884)十二月,朝鮮京城有政黨紛擾,
時國王遣特使來我公使館,請我辦理使竹添君護衛王宮,公使因率兵前進。
清國將官某氏,亦率部下兵迫王城,遂抗我兵。
此報達我國,朝野騷然,朝旨派外務卿井上伯,奉使朝鮮責問。
是國家之重事也。某貴顯使余占其動靜。筮得[履]之[中孚]。

爻辭曰:「九四,履虎尾,愬愬,終吉。」

斷曰:

此卦上卦[乾],為父,下卦[兌]為少女,有少女隨父之象,故名曰[履]。

夫我國之于朝鮮,以我既行歐美之開化,欲使彼國速從時勢之變遷,
我導其前,彼履其後,以同行改革也。

萬一朝鮮為歐人所占領,不啻為我國之贅疣,實為亞細亞全洲之障礙。

奈彼國冥頑不悟,妄以嫌忌外人,遂起今日之亂。
今外務卿井上怕奉使前往責問,彼必自知微弱。

四爻變而為中孚,結局終歸平和,謂之「履虎尾,愬愬,終吉」。
于時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也。

(附言)

是月二十七日,交詢社傳福澤諭吉氏之言,邀余演說朝鮮《易》占。
余因趨其席,社員滿室,幹事諸氏謂余曰:
今回朝鮮之事,甲論乙駁,或和或戰,群蹴紛紛,不知歸的,
君玩《易》象 必獲先機,幸為開陳爻辭。

余曰:《易》道,通天機而知未來者也,與憑空議論者不同也。
余憑《易》占,已預知結果,在外人或未之信也。遂應其請,詳述前說。

在席自福澤氏以下,皆不解《易》,臉如怪訝,
余歸後,福地源一郎氏,寄書請示占象,因更記前說以自送之,
翌十八年一月一日揭之於東京《日日新聞》。
當時《時事新報》記者痛嘲余說。
彼昏昏者不解《易》理,亦無足怪,彼聞井上大使,與朝鮮政府開論,即在一月二日。

《易》理之定數,不差分毫,余之《易》占,不失一語,不亦可畏敬哉!

☆¸.•°*”˜˜”*°•.¸☆ ★ ☆¸.•°*”˜˜”*°•.¸☆  ☆¸.•°*”˜˜”*°•.¸☆ 

九五,夬履,貞厲。

《象》曰:夬履,貞厲,位正當也。

「夬」者,「決」也。「夬履」者,謂其一任剛決以履行也。

此爻剛健中正,體[乾]卦,履尊位,下無應爻,自恃剛明,困於任事,
多威武猛斷之政,未免有果敢而窒之弊,故曰「夬履」。

古聖人居天下之尊位,雖明足以照,剛足以決,勢足以專,
未嘗不博取天下之議,以廣其見識,此聖人之所以為聖人也。

此爻不患不剛明,而患在躁急,一任已見,以剛行剛,不審時機,不察群情,
遂致上下不通,內外阻隔,急切之甚,激成禍變,是危殆之道也,故曰「貞厲」。

「貞」者,貞固也,謂固執而不變也;
「厲」者,危也,謂當常存危懼之心也。

《易》中用「厲」字之例皆然,[噬嗑]之九五,「貞厲無咎」,亦猶是也。 

蓋履之道,尚柔不尚剛,九五以剛居剛,是決於履也;
以其中正之德,又能危厲自惕,斯得動無過舉。

《書》曰:「心之憂危,若蹈虎尾。」國君能常蹈虎之危,可謂「履帝位而不疚」也。

爻辭「貞厲」者,固見其厲也。
《象傳》曰:「位正當也」者,與[兌]之九五,及[中孚]之九五同義。

蓋有不滿於君德之旨也,謂剛決之君,似於寬仁溫和之德有闕,所宜反省而加勉也。


【占問】

  • 問時運:前苦後甘,目下正當撥雲見日之時,猶宜毋忘曩時苦境,兢兢業業,斯能長保其富也。
  • 問商業:宜和衷共濟,有貨不宜急售,久後必得厚利。
  • 問失物:有不待尋而自得之象。
  • 問官途:目下已得升遷,唯宜謹慎,斯可永保。
  • 問疾病:危而後安。


【占例之79】

某會社社長,來占命運之吉凶,筮得[履]之[睽]。

爻辭曰:「九五,夬履,貞厲。」

斷曰:

此卦以[兌]之少女,繼[乾]父之後。
今君富學識,溫和而長于交際,由株主遷舉而為社長,地位中正,固無可疑。

但既任職權,不能不竭力謀事,一或剛決獨行,凡事難保無失,謂之「夬履,貞厲」。

在足下精明果敢,勝任社長,固余所深信也,唯從占筮之意,尚宜時時警戒,勸足下注意而已。

後果如此占。

☆¸.•°*”˜˜”*°•.¸☆ ★ ☆¸.•°*”˜˜”*°•.¸☆  ☆¸.•°*”˜˜”*°•.¸☆

上九,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有慶也。 

「視履,考祥其旋」者,謂自視其履行之跡,能考禍福之祥兆。

此爻居[履]之終,即踐行之終,
凡人之所踐行,善則得福,不善則得禍,治亂禍福之所歧,悉由於履行。

人之所履,亦難保始終皆善,有始不善而終善者,有始善而終不善者,必觀於終,然後見也。

若周旋無虧,終始如一,則其吉大矣,故曰:「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象傳》曰:「元吉在上,大有慶也。」謂君上能行此道,則大有吉慶也。元即大,吉即慶也。

凡六十四卦之中,上爻繫「元吉」者,不過二三卦,此爻居其一,蓋上爻,極地而多危殆也。


【占問】

  • 問時運:目下正得安樂之時,其人必素行無虧,晚運亨通,福壽雙全,大吉也。
  • 問商業:往返經營,俱得大利。
  • 問家宅:禍福無門,惟人自招,若能積善,必有餘慶。
  • 問疾病:恐天年有限。
  • 問失物:不尋自得。
  • 問六甲:必產貴子。
  • 問戰征:大獲勝捷,奏凱而旋。


【占例之80】

明治二十三年(1890)十月,東京府下第十五區選舉,代議士有侯補三名,其一為某豪商也。
一日友人某氏,來請占其成否?筮得[履]之[兌]。

爻辭曰:「上九,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斷曰:

此卦以[兌]柔弱之少女,隨行[乾]剛之老父,其勢不相匹敵,固不待論。

[履]之上九,[履]之終也,必其人經履幾多艱難危機,漸奏事功,以至今日盛運也。

然應不中不正之六三,依偏視之眇者,與偏廢之跛者,與剛猛之武人,共相競爭,
《孫子》所謂下駟與上駟,其不能必勝可知矣。

上爻處位之極,無可復進,悟前非而鑒既往。翻然回頭,可得大吉也。

若謀不出此。欲強遂初志,其凶有不可言也。

後依所聞,某豪商果察機自退,不復與爭云。


【占例之81】

明治三十年(1897),占我國與德國交際,筮得[履]之[兌]。

爻辭曰:「上九,視履,考祥其旋,元吉。」

斷曰:

[履]者,以柔順而履剛健之跡,有周旋無虧之象,故名此卦曰[履]。
曰「履虎尾,不咥人,亨。」以柔攝剛,恭順而不師真正,故不見咥,而反見亨也。

見之本年我國與德國交際,彼國誇其威武,非無虎視眈眈之意,
然我國當路之重臣,處置得宜,且彼國駐外公使得人,能兩得平和,故彼此無事。

 

強國之稱,比之從前交際,自然不同。
在彼具猛虎之性,搏噬之志,故未嘗一日忘也;
且因我之強,亦不無嫉妒。在我惟宜以柔克剛,隨時應變,斯可得矣。

☆¸.•°*”˜˜”*°•.¸☆ ★ ☆¸.•°*”˜˜”*°•.¸☆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