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30301《易理闡真》06-訟

=06天水訟《易理闡真》第一部《周易闡真》

上乾下坎(訟卦第六)

訟:有孚、窒、惕、中吉,終兇。利見大人,不利涉大川。 

[訟]者,爭辯是非之義。
卦德內[坎]險,外[乾]健,因險恃強,因強致險。二者俱有乖和之義,故謂[訟]。
此陷真爭勝之卦,承上[蒙卦]而來。[蒙]者有險而能止,所以退其後天氣質之陰也。 

人受後天陰陽五行之氣而成身。
受陰氣之多者,性陰險;受陽氣之多者,性暴躁。陰陽之氣雜亂者,陰險暴躁兼有之。
此氣質則然,惟大聖人能化其氣質,其次中下之人,爲氣質所拘,
偶有觸犯,陰毒發而躁性起,爭勝好強,詭計百出,損人利己,鬥口鬥智,
辨是論非等等乖和失中之事,皆名曰[訟]。 

修道者,須要知得氣質之性,爲害最大,依世法而修道法,
先將陰險暴躁之氣一筆勾消,健於內而不健於外,境有險而心絕無險,
可以漸化氣質,不在是非場中鬧矣。
然身未離塵世,猶有患難相侵,我雖不陰險,而人以陰險來傷,我雖不暴躁,而人以暴躁來欺。
此無故陷害,自信處心無愧,其中受屈,窒塞不通,事在不得不辯明者。
但欲辯之於外,不若自訟於內,故曰「訟有孚窒,惕中吉。」
能惕於中,邪念止而正念生,窒塞可通,陰險可化,勝心可無矣。
否則不能惕中,因小忿而失大事,躁性外發,陰謀內生,未得於人,早傷其己,始不謹而終必凶。
然亦有事惕於中,自訟不明,而必告訟於人,借人分辨是非邪正者。
但分辨其是非邪正,惟利於見大人,若不見大人,則非所利。 

蓋大人者,正己而正物者也。
能規人之過,能勸人之善,能破人之疑,能開人之慧,見之最利。
否則既不能惕中,而自化氣質,又不能見大人,而擴充識見,恃一己之陰險,爭勝好強,
陷其真而從其假,訟非所訟,自招其禍,是以不利涉大川。
惕中可以見大人,不惕中便是涉大川,惕中吉,不惕中凶。修道者,可不自訟於早乎? 

 

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終吉。 

初六,柔而自下,有訟之事,無訟之心,是以「不永所事」。
然既在訟中,亦必辨明其事,雖「小有言」,終不成訟,究得以「吉」全之。
此柔而不訟者也。 

 

九二,不克訟,歸而逋,其邑人三百戶,无眚。 

九二,所應相敵,不克訟而即不訟,歸而逋其邑人三百戶,以避其鋒,雖有災眚,不能及之。
此剛而不訟者也。 

 

六三,食舊德,貞厲,終吉。或從王事,无成。 

六三,柔弱本不敢訟,是以「食舊德」也。
食舊德而危厲自處,小心謹慎,不致訟而自無訟,終得以吉全之。
然既在訟中,我不訟而人必訟,須當借高明者,分辨其是非,事明即止,是以或從王事無成。
此柔能順則,不成其訟者也。 

 

九四,不克訟,復即命渝,安貞吉。  

九四,以剛遇剛,必有爭端,而能以柔處之,
「不克訟」而即不訟,化其氣質之性,復於天命之性,
以不安貞,渝變爲安貞,不求吉而吉即隨之。
此剛而自反,不果於訟者也。 

 

九五,訟,元吉。 

九五,剛健中正,以德服人,能化一切陰險、好強之輩,皆歸於不訟,是以爲[訟]之「元吉」。
此正己正人,能使無訟者也。

 

上九,或錫之鞶帶,終朝三褫之。

上九,爭勝好強,不知自反,到得訟終,外雖得勝,內實敗德,如「或錫之鞶帶,終朝三褫之」。
一錫而三奪,其所得於人者少,而其所自失者多,此有己無人,終敗其訟者也。
然則不訟即吉,有訟即凶,不惕於始,必敗於終。
訟之不可有也如是夫。

 

《易理闡真》第二部《孔易闡真》卷一《大象傳》



《易理闡真》第二部《孔易闡真》卷二《雜卦傳》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