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20842白話周易:55-豐

=55雷火豐 豐卦 (雷火豐)

豐富,盛大;打鐵趁熱。 

《說文》:「豆之豐滿者也。从豆,象形。」
「豆」為古時盛肉的器具,豆器裝得滿滿的就是豐,引伸就是豐富、盛大的意思。

[豐卦]卦象下[離]明而上[震]動,明以動,明和動相得益彰,可光可大,所以有盛大之象。
雷電齊發,威猛而快速,每發必中。
聰明讓人可以判斷正確,如判刑之事都能斷定是非;
雷動則可以積極執法,將犯罪之人加以懲治,所以可光可大。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豐卦]為上震下離,[噬嗑卦]則是上離下震,兩卦都是雷電齊發。
[豐卦]是明以動,說「君子以折獄致刑」;
[噬嗑卦]是動以明,說「利用獄」。
兩卦皆有明、動的特質,所以都適於做懲奸除惡、使用刑罰的任務。

得[豐卦]事情最好高調、做大,不要畏首畏尾;光明正大地去做,而且最好是日正當中時。
日正當中也是一種比喻,喻指光明正大而高調之外,
同時必需以明快的判斷與執行力把握事情的最佳時機,有打鐵趁熱之意。
又《雜卦》說:「豐,多故也。」
事情盛大,則難免狀況多,所以還必需要有事情多而雜的準備。

[豐卦]是繼[歸妹卦]而來,《序卦》:「得其所歸者必大,故受之以豐。」
[歸妹卦]中講帝乙歸妹,則[豐卦]是講婚禮之豐盛,所以有「王假之」。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豐富盛大,亨通,大王親自蒞臨,不要擔憂,事情適於在日正當中的時候進行。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
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大王來到,是因為希望高調做大(尚大)。
之所以宜日正當中,是因為最好能夠遍照於天下。
太陽過中之後就會西下,月亮滿月之後就會月蝕,天地都會消息盈虛了,更何況於人和鬼神?

依《彖》傳,則豐卦有告戒要把握最佳時機的意謂:也就是日正當中的那一刻。
事情要趁著最佳時機順水推舟,需要有聰明的判斷力加上雷震般的行動力。

[字義]

王假之:大王親自蒞臨。
假,至,來到。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旡咎。往有尚。

遇到接待的女主人,雖然事情已經有一旬(十天),但有貴人救濟,而能免於罪咎,前往能得到獎賞。
然而若是過旬,則會有災難。

〔字義〕

遇其配主:遇到接待的女主人。
配:一般都解釋為匹配,指身份上相當者。
主:,接待、招待的主人。
但另一說法較為可取,以「配主」為女主人。
高亨持此說,而虞翻的注解也可支持此說法,
虞翻注「遇其配主」曰:「妃嬪,謂四也。四失位在震,爲主;五動體姤遇,故遇其配主也。」
則「配」作「妃」。
帛書本則作「禺其主」,可作「遇其妃主」。

雖旬旡咎:雖然已過旬,不會有罪咎。旬,一旬為十日。
《象》曰:「雖旬无咎,過旬災也。」
換句話說,旬是極限,到旬仍不會有罪咎,但只要超過一旬(十日),那麼就會有災難。
旬,另一解釋為「均」,平均的意思。

往有尚:前往會有獎賞。尚,賞,獎賞。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太陽被厚厚的雲所遮蔽住,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可以見到北斗星。
君王昏庸不明,若是貿然前往,一定會遭到猜疑。
但若是能以誠信慢慢感化他,當能藉此伸展你的志向,吉。

前段言太陽被遮蔽而黯澹無光,比喻君王被小人所蒙蔽。
後段言君子因被蒙蔽而有了疑心病,為臣者必需以誠信才能夠啟發君王。

[字義]

豐其蔀:盛大到蒙蔽之物。
「蔀」:音「部」,諸家解釋相當紛岐:
或認為是一種草,或者是遮蔽陽光的草蓆,總之蔀都被當作是遮蔽到太陽的東西。
但以虞翻說法最為可取:「日蔽雲中,稱蔀。」則豐其蔀意謂陽光被雲遮蔽的非常嚴重。
因為後文有「日中見斗」,則遮蔽物應該來自天上,一個可能就是日蝕,
另一個可能則是剛好被天空一片濃雲遮蔽兩者最為可能。

日中見斗:日正當中的時候可以見到北斗星。
因為太陽被雲所蒙蔽,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有如夜晚,能夠見到斗星。
此比喻君王被小人所蒙蔽。

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前往見君王則得到嚴重的懷疑,有誠信則可以啟發受到蒙蔽的君王。
疑疾:疑心病。
孚:誠信。
發:啟發。
《象》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誠信能夠啟發君王的志趣。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沬,折其右肱,旡咎。

天空更暗,以至於日正當中時還能夠見到小小的沫星。
大臣因此遭革除,君王有如失去右手臂,沒有罪咎。

六二跟九四都說「豐其蔀,日中見斗」,九三說「豐其沛,日中見沫」,
「沫」為斗杓後的小星,遠不如北斗明亮,則太陽被遮蔽的程度更嚴重,天色更暗。
以至於大臣必需負罪下台。

[字義]

豐其沛,日中見沬:天空大暗,日正當中時竟然見到斗杓後的小星。
虞翻曰:「日在雲下稱沛。沛,不明也。沫,小星也。」
《九家易》曰:「大暗謂之沛。沫,斗杓後小星也。」
一般注解認為沛為幡幔,或作斾。
另來知德則以「豐其沛」為雨水之豐沛,而沫則為細雨貌,日中見沫指的是下太陽雨。

折其右肱:折斷右手臂,喻指君王失去右輔的大臣。
折:折斷。
肱:音弓,手臂。
右肱:喻指君王的心腹大臣。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太陽被厚厚的雲所遮蔽住,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可以見到北斗星。
遇到昏暗時代中的主人,吉。

前段言太陽被遮蔽而黯澹無光,比喻君王被小人所蒙蔽,則時政昏暗。
後言,遇到這個昏亂時代中能夠賞識人才的君主。

[字義]

豐其蔀:盛大到蒙蔽之物。
「蔀」:音部,諸家解釋相當紛岐:
或認為是一種草,或者是遮蔽陽光的草蓆,總之蔀都被當作是遮蔽到太陽的東西。
但以虞翻說法最為可取:「日蔽雲中,稱蔀。」則豐其蔀意謂陽光被雲遮蔽的非常嚴重。
因為後文有「日中見斗」,則遮蔽物應該來自天上,一個可能就是日蝕,
另一個可能則是剛好被天空一片濃雲遮蔽兩者最為可能。

日中見斗:日正當中的時候可以見到北斗星。
因為太陽被雲所蒙蔽,以至於日正當中時竟然天黑有如夜晚,能夠見到斗星。
此比喻君王被小人所蒙蔽。

遇其夷主:遇到昏亂時代中的主人。
夷:同明夷,亂世,昏亂的時代。
夷主:昏亂時代中能夠賞識人才的君主。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為豐卦之主,可以引來英明之才,章顯德性,受到眾人慶賀與讚譽。吉。

[字義]

來章,有慶譽:引來人才,有福慶與贊譽。
章:美,引伸指人才。
慶:福慶,可慶賀的事。
譽:名譽,好的名聲。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戶,闃其旡人,三歲不覿,凶。

住屋豪華極奢,又自己將家裡封閉起來,隔絕於外;
外人只能偷窺他的門戶,但裡面又是空空不見人影,三年之久皆不見其人,凶。

前面言小人得勢之後高傲而孤僻。
先是豐大自己的住家,極盡奢華以炫富,
然後又不與人來往,將其門戶封閉起來,與外界完全隔絕。
後言外界對此門戶一直無法闚見一二,封閉過甚。如此自絕,久當遭禍。

[字義]

豐其屋,蔀其家:豐盛其房屋,覆蓋其住家。
豐其屋:指房屋相當奢華。
蔀:音部,覆蓋。
蔀其家:將住家封閉起來,與世隔絕。

闚其戶,闃其旡人,三歲不覿,凶:偷窺他的門戶,空空無人。
闚:偷闚。
闃:音去,寂靜、空蕩,空空無人的樣子。


《王弼:周易注》55- 豐《孔穎達:周易正義》55- 豐《朱熹:周易本義》55- 豐
《易理闡真》55-豐《京房易傳》55- 豐《焦氏易林》55-豐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